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永恆美食樂園 » 第286章:‘鬼斧神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永恆美食樂園 - 第286章:‘鬼斧神工’字體大小: A+
     

    沒有‘綠色帷幕’,也沒有什麼祝福你、治療你輕語的現實之中。

    一大盤子的蔬菜炒飯,被幾名評審迅速瓜分,一碗又一碗的消失,肉眼可見的減少着。

    不得不說的是,若是隻看顏值外表這一塊的「菜色」,這道蔬菜什錦炒飯的賣相,實在擺不到檯面上去,尤其是在綠光橫空而來且光芒消退後,變成普通平凡模樣的菜品之後,與花逢春的燜雞米飯比,格調上,似乎不太比得過。

    然而。

    評審以實際的行動,告訴了所有看客。

    這道炒飯,好吃到犯規。

    是停不下來那種的好吃,到最後大盤子空空如也時,哪怕勇猛如亞刊這樣的男子,小腹處也是顯而易見的微微鼓脹,有吃撐內味了!

    花逢春見此,再默默看向自己面前的托盤,一個砂鍋的雞汁燜米飯倒是變成了每位評審碗裡的東西,然後每個人吃下去的量,雖說都有不同,但仔細觀察的話不難看出,每碗飯都至少剩了一半……

    再看看另一個砂鍋裝的‘燜雞’。

    被炒糖色,點綴得光澤流轉、煞爲精緻的雞肉塊,也是剩下了大半。

    可以說,勝負很明朗了。

    ‘決鬥菜品’,或者說專爲食戟而生的料理,本質上也是美食,如果不能讓審查人員忘掉節操,開懷盡興吃到飽,那麼所謂的美味,也只是個笑話罷了,再如何吹噓都假大空像是鏡中花。

    “還是不行嗎?”

    花逢春嘴中輕輕抽了一口氣,忽地想到什麼,目光向場下調轉而去。

    此前,被幾名黑暗衆以擡棺畫風擡走的紹安,不知何時,悄悄的返場,靜默地立在一塊看臺的陰影角落。

    而顯然注意到了臺上花逢春的視線。

    紹安沉寂的眼神,波動了一下,旋即恢復一潭死水。

    只是,紹安被一抹夕陽照亮的嘴角,有着一抹淡淡的譏誚。

    那譏誚的笑容似乎在隔空對花逢春說——

    你,也不行。

    勝利只能在夢裡實現。

    僞麟,繼承前人的封號罷了,本質上我們還是站在同一個階位上。

    ……

    場地壓低的議論,持續了片刻鐘。

    眼看天色越來越晚,傍晚即將過去,快到入夜掌燈的時候了,擔當主持的李嚴等不下去,終於輕輕一咳,打破評審席長達十幾分鐘的死寂:

    “諸位大人,可以宣佈結果了。”

    聞言。

    彷彿還在追逐口腔中餘味的亞刊,才一臉回味、不捨的輕聲嘆氣:“無法評價!”

    “這已經不是……我可以評價的料理了!”

    譁,場地炸鍋了。

    堂堂黑暗天王這句總結性質的評價,實在是衝擊力兇猛。

    朱七聽了,緊皺的眉毛忽然鬆緩,展露出笑容:“是啊,之所以無法評價,因爲這是一種聞所未聞的廚道——”

    本土廚聯的關長老,徐徐地接上話:

    “嶄新的廚道!”

    雷花夫人則巧笑倩兮,輕輕頷首:“正是因爲一道全新的路,我們在這一塊,實在談不上富有經驗,更不用說什麼達者爲先了,所以請原諒我們不能給你什麼有用的,具有建設性的評價了。”

    這句滿含歉然的話,對象當然是夏言。

    這下,全場一片癡呆的表現。

    沒人是傻子。

    衆看客也從評審的三言兩語,聽出些東西了——

    原來是因爲選手表現出來的廚藝之路,太潮太震撼,以致於巨佬如這批評審陣容裡的亞刊、雷花之流,都三緘其口,表現得無比謹慎……

    甚至,帶着一點點的高山仰止。

    在突然鴉雀無聲的氛圍裡,卻有一個大煞風景的招呼聲:

    “夏言。”

    朱七繞過餐桌,到年輕主廚的近前,一隻手熱情搭在他肩頭上,厚着臉皮說道:“那個啊,有沒有興趣上‘梁山泊’?”

    “咳,就是加入我黑暗正教的意思,別看黑暗料理界水很深,可是我大梁山泊,好歹也是一方霸主,如果你願意到我的麾下,雖說當不了正兒八經的天王,但是當一個天王副手、天王副君還是綽綽有餘的!”

    就是很赤裸直白的招攬臺詞,一羣人都傻住,滿腦袋的黑線。

    看臺的角落,本來姿態閒散一副看好戲湊熱鬧狀況的‘浪子’顏先,被朱七脫線的招攬,驚得頭皮發麻。

    差點沒把腰間的酒葫蘆摘下,當暗器,狠狠砸過去。

    滾啊,當着我的面挖牆角?

    評審之中,對朱七突然熱情的表態,亞刊、雷花、關長老只是在那笑,但‘一丈青’向恩就黑着俏臉。

    她可不希望見到夏言公開加入黑暗陣營。

    如此一來,她身上肩負的任務很可能就要作罷,因爲哪怕是那位凱由首座,也不可能當着全天下人的面坑自己人,況且這個人還是得到朱七、顏先友誼的危險份子,公然對付那是想讓‘梁山泊’大鬧分裂嘛?

    “我已經答應了顏天王。”夏言故意含糊其詞。

    於是,看臺角落的顏先,再次頭皮發麻。

    答應什麼?

    你可什麼都沒答應我啊!

    顏先咬牙切齒:“這都要坑我一手?(;′⌒`)!”

    向恩愣了愣,表現得更忌憚了。

    那位顏天王,究竟允諾了這傢伙什麼闊綽的條件?

    朱七挖人不成,卻沒一丁點的尷尬,繼續拍着夏言的肩膀:“沒關係,我輩黑暗界廚師,求的就是一個快意恩仇無拘無束,改換門庭是家常便飯了,你不必有什麼節操負擔,隨時可以找我。”

    夏言:“……”

    亞刊、向恩和雷花:“……”

    就這樣,第二場的料理交流對決,也在壓倒性的場面之下結束了。

    直到夏言退場,評審們似乎都沒有拿兩人的菜品,公開對比,比拼優缺點然後統計票數的意思。

    目視夏言的背影。

    亞刊張了張口,顯然想叫住他問一問那種自帶葷肉風味的‘素材’究竟是什麼,可話到嘴邊,他勉強嚥回了肚中。

    “呼。”

    亞刊吐氣。

    他知道,這次‘異人館’一役後,世人就不可能再用新晉特級的目光看待夏言。

    而在亞刊心目中,夏言實際上已是一位準麟。

    比所謂僞麟,都更靠近真正的‘麟’字。

    因爲,在那種嶄新的廚道上,似乎並不存在‘畫骨’的瓶頸之說,那種自帶特性且擁有魔幻風味的素材,顯然在先天上就賦予了菜品不思議的屬性。

    而亞刊在剛剛的蔬菜什錦炒飯中,感受尤爲明顯。

    那是……

    造物主的鬼斧神工!不可敵!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
    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