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永恆美食樂園 » 第118章:米飯騎臉怎麼輸(求訂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永恆美食樂園 - 第118章:米飯騎臉怎麼輸(求訂閱!)字體大小: A+
     

    「鹽辛」?

    伊武崎峻,一個沉默寡言的極星寮成員,座位緊靠着一色慧,聽到旁邊的自言自語聲,他立刻露出詫異之色。

    有着‘煙燻貴公子’綽號的伊武崎峻,擅長各式各樣的煙燻。

    嚴格來說。

    極星寮成員裡,最爲了解「鹽辛」的,不是一色慧這個頭子,應該是擁有全宿舍最大歐派的榊涼子。

    這個女生,擅長「麴」。

    漢字筆劃很複雜,反正伊武崎峻覺得自己是寫不出來的。

    但說到底,「麴」的本質,無非就是發酵。

    直接理解爲發酵技法也沒問題。

    恰巧「鹽辛」,就是一種需要微生物進行發酵的菜品。

    ωwш ⊙тTk ān ⊙¢ ○

    從最爲常見的海魚。

    到各種各樣的扇貝、蝦蟹。

    乃至眼下食戟,其中一位選手,拿出令人評審席驚異的烏賊內臟。

    反正但凡足夠美味新鮮的海產食材,直接醃製起來,只依靠食材自身的酵素,發酵就完事了。

    “叮!”

    場上,最後一名評審,點亮了投票器。

    伊武崎峻擡頭看去。

    是那位此前沒表明態度的學園總帥,只見他默默穿回和服,返回席位,在桌面的記票器上輕輕一拍。

    與此同時。

    場館上空的大屏幕,再一次分屏。

    兩個鏡頭,分別鎖定夏言、睿山枝津也所在的食戟廚房。

    票數統計結果及時反應出來——

    夏言,5票

    睿山枝津也,0票。

    無可置疑的,乾淨利落的大勝!

    即使在現場,認認真真看了全程的伊武崎峻,被厚劉海略微遮住的眼睛,也不禁寫上了驚歎和震撼。

    挑戰者,全票勝出啊。

    而作爲擂主,守衛自己十傑席次的,那位第九席,‘煉金術士’,睿山枝津也……

    很乾脆的吞了鴨蛋。

    “睿山他……零零零、零票?”

    伊武崎峻聽到極星寮衆人附近的看臺,傳出來一陣低語,接着場館嗡嗡騷亂起來了,反正就是充滿了議論聲,那畫面比清晨的海港漁市都喧囂熱鬧。

    沉默寡言的伊武崎峻,還能勉強控制面部表情。

    可極星寮其他人,就沒他這麼內斂了。

    “啊——”

    吉野悠姬雙手捂住嘴巴,眼睛瞪得死大,回過了神,就發出一陣尖叫引來四座側目。

    旁邊的榊涼子趕緊靠過來,緊緊捂住她嘴巴,怕古靈精怪、率性而爲的少女,激動之下胡亂喊出一些讓人羞恥心爆炸的話。

    反正性格成熟的榊涼子,可不想慘遭圍觀,被羣衆眼神殺。

    至於食戟臺上。

    作爲吞了鴨蛋,不僅僅是敗北,而且是慘敗,大敗,這樣的敗北,對於睿山枝津也,對於一個對自己人生有清晰規劃,乃至在校外都拉扯起了自己產業的“十傑”來說。

    根本不可能接受!

    失去十傑席次,突然變得沒那麼糟糕了。

    更爲糟糕的結果是,這麼一次敗北,他好不容易經營起來的金名片,怕是要從此名譽掃地。

    目睹屏幕上,自己名字後,那個顯示爲“0”的票數。

    睿山後腦勺倏地涌上一股涼意,旋即整塊腦殼都一陣陣發麻。

    “怎麼可能!”

    “我拿了零分?!”

    先是懵了好一會。

    眼睛都爬滿了血絲,睿山盯住那位投出最後一票,讓此次食戟瞬間失去所有懸念,並毫不留情將他踢落深淵的學院總帥,艱澀的開口問:

    “我的‘夕陽薊’,爲什麼會輸?”

    沒問自己廚藝如何,開口就是食材如何。

    是的。

    他之所以接受食戟邀約,並不是對自身廚藝有着爆棚的自信,而是懷抱“盤外招”的想法。

    普通的洋薊,細嚼慢嚥之後,留在口腔裡的甘甜,對於後上菜的食戟方而言,也可以形成尖刺陷阱。

    而‘夕陽薊’,睿山能成功調理,當然清楚,這些異變的“蔬菜皇后”,將會在評審口腔裡留下更尊貴高雅、不可磨滅的印記。

    於是陷阱,瞬間升級爲地雷坑,他考慮和籌劃食譜時,之所以一切求得至簡,其實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要搶先手!

    當然,計劃很順利,睿山只用一小時出頭的時間,就向評審席呈交了一份答卷。

    可他無論如何都想不到。

    自己精心佈置的“地雷坑”,被後來人,硬生生踏平了。

    說好的粉身碎骨呢?

    爲什麼,爲什麼反而是我被炸沒了呢?

    睿山在盯住仙左衛門詢問時,自己腦子裡,仍是一片凌亂的問號。

    一個聲音代爲回答了:

    “你菜品裡的東西,其實在第一層臺階那,就被抹除了。”

    堂島銀投來悲憫的一瞥。

    睿山:“???”

    我太難了!

    爲什麼是第一階,而且,被抹除是什麼鬼?

    怎麼聽起來,像極了記憶強制刪除。

    見狀,四宮小次郎搖搖頭,口吻更爲冷硬:“愚蠢!”

    “你的‘至簡’調理,主旨無非就是靠食材本身的滋味,去給後上者設陷阱。”

    “但很可惜,刺身拼盤,本來也是追求‘至簡’、‘原味’的料理方式,你們在這一點上撞車了,只不過,你的佈局,顯得太幼稚,妄想靠洋薊的後味、餘味,打亂他蘸料碟的調味公式。”

    汐見潤弱弱地接上話道:

    “可惜了,睿山同學,你完全沒料到,你在我們口腔留下的那一種味道、記憶,在第一層冰階上,就被完全冰封、凍結了呢,好像從來沒存在過。”

    羅蘭·夏佩爾點點頭:

    “是的,等食戟結束了,散場了,離開‘月天之間’後,有同事問我,睿山同學你的菜品,到底是什麼味道,我的回答將是……無!”

    “沒有記憶!記不住!”

    “就好像一天內,我到底打了幾次水,喝了多少杯水,很少有人會仔細去記住,平平淡淡就過去了……”

    評審你一言,我一語。

    毫不留情的總結陳詞,頓時讓睿山枝津也,心臟中了無數箭,感覺眼前發黑,呼吸不上來,身體搖搖晃晃。

    忽地,腦中閃過一道救命的亮光。

    睿山枝津也抓住了什麼似的,大喊道:“他偏題了!”

    “食戟的題目是‘前菜’!”

    “這個題目的宗旨,不是什麼大魚大肉,他強調豐盛、繽紛的刺身大餐,本身就是個錯誤——”

    說着,睿山原本急促的呼吸,快速趨於平緩。

    說話的條理也清楚很多。

    他大概恢復了些理智,腦袋也不再是空白的,抓住機會陳述道:

    “前菜,最大的意義,就是開胃引出食慾,爲了之後的主菜作鋪墊,它不應該也絕無可能成爲餐桌上的主角!”

    評審們都沒開口,面色平靜地凝望他。

    場館再一次安靜下來。

    這時,一個彷彿久等了的嗓音,姍姍來遲道:“啊咧,那就是你對‘前菜’的定義嗎?”

    “開胃?”

    “食慾?”

    睿山看着食戟對手,從他的廚房走出來,到他的面前,將手中託舉的瓷碗,端到了自己的面前。

    場館燈光打下來。

    月亮,灑落一片清輝。

    低頭看看對手呈上的碗,裡面,赫然是一大碗米飯。

    飯碗的一角,覆蓋着一層黏稠的發酵食物。

    烏賊肝臟,與另一種主打鹹爽風味的醃鹹菜,似乎在那種顯得黏糊噁心的,渾濁顏色的發酵汁液撮合之下,彼此混合,渾然一體。

    “這是……”睿山嗅到一股腥氣,喉結控制不住的,上下蠕動。

    “我放在第九階上的‘前菜真理’!”

    只見對手把飯碗遞來,睿山不知怎地,情緒奇怪,竟伸出了雙手去牢牢捧住這個飯碗。

    米飯還是溫熱的。

    那表面一層的奇怪「鹽辛」,充滿了個人特色,不是用純粹的鹽來發酵,反而用了醃鹹菜來搭配。

    “用筷子攪拌一下……”

    聽到那個聲音這麼說,睿山也就這麼做了。

    筷子一攪。

    白雪皚皚的米飯,與趨近醬油色澤的發酵食物,混合成了飯糰。

    嗞嗞!

    睿山猝不及防之下,被視野中轉瞬擴散、升騰的光柱,直直的拍在了臉上,過兩秒鐘,他才怔怔地擡頭,看見光柱高過了穹頂,從‘月天之間’場館上空的縫隙,嗤的一下照射出去,月亮在這樣的“光芒”之下,都顯得無比黯淡。

    然後,睿山把那一團米飯、發酵物,送進了嘴巴。

    臉龐上。

    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種滿足!

    開心、喜悅。

    他被鏡頭放大特寫的面孔,忽然泛起了一抹發自內心的笑容。

    “真好吃!”

    “真香!”

    嘴裡含糊不清地喃喃。

    “我感覺自己的食慾,無限的膨脹——”

    都聽到落敗方自己這麼說了,夏言遞出飯碗後,就對傻住的評審、女主持說:“不管什麼菜品,不論是‘前菜’還是‘主菜’,端出來不就爲了滿足客人的口腹之慾,讓他們得到滿足麼。”

    “更何況,我覺得‘前菜’,嗯,一道菜就足夠了,根本不必講究什麼繁瑣的前菜、主菜這些規格和禮節,上餐桌,直接就上最豐盛的!”

    半晌。

    薙切仙左衛門才用略顯哭笑不得的語氣,爲本次食戟畫上圓滿的句號:

    “那麼,我在此宣佈。”

    “夏言,是食戟的優勝者!”

    “而他,也將接掌「遠月十傑」的第九席次,成爲新任十傑成員!”

    嘩啦啦,掌聲雷動。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
    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