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永恆美食樂園 » 第92章:芳香成分過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永恆美食樂園 - 第92章:芳香成分過量字體大小: A+
     

    “久等了。”

    夏言一隻手端着精緻小巧的盤子,找到了開着門的205室,丸井善二的房間。

    站在門口。

    見到衆人都在,意識到自己不小心墊底了,效率是最低最慢那個,夏言暗暗汗顏。

    反正,都怪“抽卡”太魔性。

    一個不小心,就沉浸進去了,結果就是他房間的儲物箱裡多出來一批風味各異的香料包。

    他在看着極星寮小夥伴們。

    而這羣小夥伴,亦在目不轉睛盯住他。

    一色慧愣愣看着夏言手上的餐盤。

    良久,才消化了夏言爲茶會準備的小吃零食,就是這個盤子裡的東西。

    “那個,夏言君,你的料理,就這……?”

    面色說不上的古怪。

    潔白色餐盤上,一根根、一條條,翠綠色的食物。

    “枝豆!”

    吉野悠姬發出了奇怪的誒誒驚呼。

    就是收穫於大豆成熟前的一種食材,霓虹人叫‘枝豆’,在中文漢語裡卻是通俗的毛豆。

    倒不是說毛豆,出現在極星寮的茶會,有多麼的煞風景,不合時宜。

    反而是,太合適了啊!

    要知道。

    ‘毛豆’就是霓虹居酒屋非常經典的下酒菜之一。

    啤酒和毛豆的搭配,絕妙的CP,不知道得到了多少啤酒怪大叔的喜愛,堪稱百吃不厭。

    至於做法麼,也不難,直接拿鹽水煮就可以。

    然而。

    屋內的極星寮小夥伴們,嗅到了迅速瀰漫於房間,並把空氣變成自己形狀的,那種強勢無雙的氣味。

    腦中都不約而同地,浮現一個肯定的念頭:

    這,絕壁不是鹽水毛豆!

    一色慧嗅嗅鼻子:“奇怪的味道呢……”

    “怎麼形容呢。”

    抵住下巴,腦袋裡閃過一些不太美麗的畫面。

    當夏言把盤子放下時,吉野悠姬乾脆就捏着鼻子,嬌聲嬌氣地喊:“好臭!”

    “夏前輩,你是用什麼怪東西煮毛豆的呀?”

    有什麼說什麼的率直女生,嘴巴上這樣問,行動上,卻是如避蛇蠍,屁股連續挪動,退出好幾米遠。

    這下子,就像羊羣出了一隻領頭羊。

    剛剛聚堆的地毯區域,衆人一鬨而散。

    只留下瑟瑟發抖的田所惠。

    只不過,這位自然系治癒系的女生,臉色也難看的很,憋氣的模樣。

    夏言作爲主廚,烹調者,當然知道自己這盤毛豆的威力了。

    幾分鐘前,在極星寮公共廚房裡,煮出一鍋香料水時,他捏鼻子憋氣的難受勁,也只有他自己清楚了。

    什麼鬼!

    一包秘製香辛料,用清水熬煮,散發出來的,卻是一股很濃烈的發酵味道。

    那從鼻腔,直衝腦門的味道,當時讓夏言有些懷疑人生。

    這……

    系統,你別以爲我良善好欺騙。

    這不就是‘翔味’香料包?

    在廚房裡,所幸夏言還是頂住了臭氣彈,當他把一袋子毛豆,丟進滾燙的香料水裡,悶熟了,自己小心翼翼的剝開一粒品嚐之後。

    所有懷疑瞬間煙消雲散。

    夏言見衆人作鳥獸狀逃難,地毯上,只留下田所惠這位看起來就很好欺負的姑娘,不由地暗自好笑。

    “你叫田所惠吧?”夏言一屁股坐在她對面。

    藍髮雙麻花辮的少女,害怕點了點頭。

    щшш.ttk an.C〇

    “你覺得我的料理,是什麼味道呢?”夏言私下吐槽自己居然想捉弄一個心靈純淨的姑娘,不過,見到田所惠那小綿羊的表現,自己就忍不住披上狼皮是個什麼情況。

    田所惠更害怕了,要哭出來的表情:

    “(?_?)!!”

    咳。

    夏言知道點到爲止,語鋒一轉:“當今世界上,什麼香料最昂貴?”

    丸井善二這位房間主人,忽地推了推眼鏡框:

    “龍涎香,藏紅花,香草。”

    “這三者,說不上誰最昂貴!”

    他目光轉到了夏言的餐盤上。

    “不過,我大概知道夏學長的毛豆,爲什麼會散發臭味了。”

    “哦?”

    “香草定律!”

    ‘味覺博士’的綽號,果然不是白來的。

    只聽丸井善二言語流暢的說:“這個定律,是我個人的說法,我習慣把那些香味太聚集,過於濃縮,香味由此變成臭味的現象,如此稱呼。”

    房間內,是一羣有牢固基礎理論的專科學生,關於‘香草’這種香料,他們還是知道的。

    哪怕沒深入瞭解,香草冰淇淋也總該吃過的。

    一色慧在這強勢插話:

    “原來如此呀!”

    他臉上再次煥發燦爛笑容。

    “香草莢,有兩百多種的芳香成分,所以啊沒稀釋過的香草,具有很濃烈的臭味,可一旦稀釋了,臭味就變成了濃郁甜美!”

    撲通。

    一屁股坐在夏言身旁,二話不說,抓起了毛豆。

    他顯然是個行家大吃貨。

    沒直接用嘴巴啃住毛豆,而兩手捏住毛豆的兩角,輕輕向中心部擠壓。

    “噗哧——”

    一粒鮮綠色的豆子,突然蹦出來。

    一色慧就用嘴巴叼住豆子,吞進嘴巴時,還輕輕吸了吸附着在毛豆表面的香料水。

    “你別這麼猴急啊!”夏言想阻止卻晚了。

    “唔!”

    一色慧張張嘴,想說什麼,已經是口齒不清、一臉迷幻的表現。

    旁觀的極星寮小夥伴們,則是凌亂加震驚。

    握草。

    藥效,這麼的迅猛?

    “你自己剛纔都說了,芳香成分太多、過量,香味太濃縮,一定要稀釋啊!”

    見狀,夏言無奈地,隨意抓取旁邊一瓶飲料。

    呃?

    豈料是一瓶無標籤的手工特產,倒出來,則是一杯顯得較爲渾濁的液體,並散發出來淡淡的酒精味道。

    榊涼子這位紫色長直髮、大歐派的女生,說道:“這是我釀作的‘米汁’。”

    “應該沒問題的,反正都是稀釋。”

    夏言把杯子遞給一色慧。

    好在一色慧還沒倒下,接過杯子,咕嚕一口氣喝下‘米汁’。

    結果,臉上反而表現出來驚慌。

    “啊——”

    淚水就從眼眶流溢出來。

    飲料在口腔裡激盪,剛纔吞吃進去的兩粒毛豆,在激流之中,沉沉浮浮。

    作死吸進口的香料水,此時在洪流中,竟比洪流之力還強橫,隱隱形成了絕對的虹吸漩渦,心神一探進去。

    轟隆!

    一色慧怔怔地凝望夜幕。

    鮮綠的毛豆,宛若兩顆裹挾長長綠光的隕石和彗星。

    眨眼間,就當頭墜落而下。

    於是他和極星寮宿舍,就成了一大片廢墟最底下的,那部分最不成形狀的爛泥。

    “太爆炸了!太具有爆發力了!”

    現實中。

    一色慧豁然起立,淚水長流。

    “就像是兩顆流星,重重的,沉重的,砸進了我的胃袋,擊穿了我的靈魂。”

    “這種連星球都要毀滅的俘虜力量……”

    “夏言君……”

    身上的白色襯衫、休閒長褲,突然就不見了。

    只剩下那一件印有小熊圖案的圍裙,關鍵是,圍裙的肩帶,都滑落到了手臂上,於是上半身完全赤裸,下半部分好在有圍裙遮住。

    一色慧伸出了雙手,緊緊握住夏言的一隻手。

    這個畫面,落在極星寮小夥伴們眼裡。

    流着淚的裸男子。

    與一臉黑線的傳說學長。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
    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