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全職男友 » 第一百零二章 不如不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校花的全職男友 - 第一百零二章 不如不來字體大小: A+
     

    “有時候我常常在想,是不是真的像是他們說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到老了看以前做的那些事,有對有錯,但主說過我們生來便是有罪,這卻是真的。”

    夏振天的嗓音蒼老而緩慢,周圍的保鏢和手下們都停止了躁動,韓遲封閉了出入口,但沒有影響聲音的傳遞。夏振天目光從小蝶那平靜但壓抑着什麼的臉上劃過,落在了桌面上,看着杯盤狼藉的餐桌。

    “我當年對不起你們母女,也不該在你母親生下你之後,就把你丟到一旁不管。”夏振天嘆了口氣,扭頭看了眼地面上躺着的身影。“我四十歲達到巔峰,在這裡打下了一片基業,但後繼無人,膝下只有你的兩個姐姐。”

    “不能說封建迷信,只能說,我迫切需要一個能夠獨當一面的繼承人。所以,我在她,”夏振天指了指身後躺在地上昏迷的女人,嘆道:“在她的允許下,我偶然找到了你母親,又和她好像相愛生育了你。”

    這個故事或者到這裡差不多算是讓人知曉了前後大概,白萱有些義憤填膺地瞪着夏振天,原來還覺得這個比她老爹還厲害的老人家是個梟雄一般的人物,沒想到也是負心薄倖的傢伙。

    “小蝶,你原名應該是夏小蝶,當知道你是女孩的時候,我就有些放棄了想要兒子當繼承人的想法。那時候我想的,是如何將你和你的兩個姐姐培養出來,就算以後不在這裡混下去,也能帶你們過安逸的生活。”

    夏振天嘆了口氣,看着眼地上依然昏迷的中年女人。“但她,一直站在我身後的女人,卻不允許你的存在。那時候幫會出現危機,我不得不依靠她的勢力去平定那場危機。永遠不要低估女人的心思,他們對你沒有任何容忍的期限,卻對彼此有着深深的忌憚。”

    “我無法處理你母親和她之間的矛盾,就讓他們自行解決,最後留在我身邊的是這個女人,而你,則被送去了臨寧市,委託你母親的哥撫養。還好,你活了下來。”

    壯熊哭笑着搖頭:“真希望生活在古代,婦女們的思想不解放,也就沒這麼多事了吧。”

    “去你的,”蔣文濱讚歎一聲,“你最好生活在先秦時期,那時候以天爲被以地爲牀就能同牀共枕,處處看野戰、遍地聞體香,生活豈不是美哉樂哉。”

    “唐朝好,唐朝豐滿。”

    “宋朝,有壓迫就有反抗,有圍追堵截就有防不慎防。壯哉我大金蓮!”

    白萱臉紅紅地掃了兩人一眼,身在韓遲身邊自然而然帶上了一股非同尋常地氣場,讓兩個正要聊得興起的男人趕緊住嘴。“親愛的,你不會這樣吧?”

    “哪樣?”這個問題上,韓遲必須裝瘋賣傻,他可不是一個能管住自己的男人。

    “你!討厭!還能哪樣!”

    “你們都夠了!”

    小蝶猛然拍案而起,瞪了幾人一眼,惡狠狠地罵道:“都能不能嚴肅點!我現在在說正事!”

    “這反應貌似不對吧,”壯熊皺了皺眉,低聲嘟囔一句,隨後看韓遲無奈地聳聳肩,也就低聲不語。小蝶慢慢走出座位,走到了老人面前,擠出一個笑容。

    “爸爸,這是我第一次喊你,今天打擾你了,讓你說了這麼多。我老師還對你惡言相向,其實我今天沒有惡意,只是聽說你快死了,來這裡看看。”

    夏振天雙手擡起想要去握住小蝶的手臂,小蝶不着痕跡地避開,讓老人面色有些黯然和悲痛。

    “最起碼,你這些年都有給我生活費,盡到了一個父親最基本的責任,所以我喊你一聲是應該的。但今後,”小蝶俏臉漸冷,手指對着一旁輕點,一道電弧電離着閃電,突然劈在了那女人身上。

    “我不需要你的施捨,也不需要你的救助,自己過自己的,你死了我也不會回來弔喪。再見!”

    小蝶扭頭而去,空氣中的電弧再次閃過,那本來就奄奄一息的女人在這道紫色電弧中身體抽搐着,呼吸直接中斷。

    電流擊穿了她脆弱的內臟。

    小蝶揹着雙手站在韓遲面前,韓遲點點頭,伸手拍了拍小蝶的肩膀,看她那強笑的俏臉上有着一絲痛苦,也就沒多說什麼。

    雖然,死在她手裡的這個女人,並不是故事中的那個原配,但多少也能給小蝶暫時性了結一段心事。

    “夏先生,今天的會面有些不太愉快,”韓遲對面色死寂的夏振天笑了笑,幾人同時站起身。韓遲做了個看手錶的動作,才發現自己沒戴錶,但還是笑道:“時間想必不早了,我們還要在曼谷玩兩天,這就走了。”

    “記住,我叫韓遲,而且建議你不要找我們麻煩。”

    “小……”夏振天的喊聲沒有出來,就被小蝶扭頭的目光壓了回去。

    小蝶眼裡帶着些淚花,也帶着些淡然和放鬆,就算她平時嘻嘻哈哈看上去沒心沒肺,但一直自己生活的她有着常人所沒有的敏感。韓遲也只是就事論事,沒有刻意思考過小蝶的心理,也不擅長體會女孩的心思。

    總之,自己這次沒做錯就對了。

    “讓開。”

    壯熊站在門口對着外面裡三層外三層的黑衣大漢說了一句,夏振天在裡側微微擺手,周圍的大漢很快讓開了一條通路,讓一行五人安然而去。

    不過走了沒幾步,兩個跟屁蟲低着頭跟了上來。

    韓遲看周圍人多,也就沒說他們什麼,繼續向前走着。

    出了莊園的高爾夫球場,坐上了壯熊安排等候的車輛,小蝶稍微放鬆地喘了口氣。

    “不如不來吧?”

    “嗯,”小蝶面色黯然地點着頭,“早就想到了各種結局,只是沒想到是這種故事,噁心到家了。”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韓遲點點頭,攬着白萱對着身後打算厚着臉皮上車的中年男人皺了皺眉。“你們兩個跟來做什麼?”

    “少爺,曼谷不太安全,我們要貼身保護您。”

    “你們怎麼會在這?”

    “咱們家族每年會有人在外面執行特殊任務,我們兩兄弟負責保護夏振天先生。只是鑑於夏先生今天的表現,我們覺得應該對他的價值進行重新估算。”

    “哪涼快去哪呆着,我現在不是你們的少爺。”

    “是少爺。”

    “咦,這車裡有空調吧,進去涼快。少爺說了,哪兒涼快去哪兒呆着。”

    噗嗤一聲,白萱和小蝶同時笑顏如花。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