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全職男友 » 第一百零一章 突然的強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校花的全職男友 - 第一百零一章 突然的強勢字體大小: A+
     

    本來還有些溫馨的氣氛隨着夏振天突然離開而凝固,蔣文濱啃鴨脖的聲音略有些刺耳,讓這個視覺系美男噎在了原地。

    韓遲打量着這個屋子,屋子很寬敞,而夏振天離開的那個方向有十幾米的距離,這讓這個老人離開的背影顯得蕭瑟而悠長。

    “如果你不敢面對小蝶,又何必通過遺產的方式補償?我既然來了,就能保證一件事。”

    韓遲似乎說的隨意,而給白萱夾菜的動作也沒有停頓,雖然白萱已經吃不下面前這麼豐厚的一份早點。韓遲悠然說着:“如果你今天不能給我學生一個交代,我將以她老師的身份,拿走你現在擁有的一切。”

    “老師?”

    小蝶剛想說話,卻被韓遲揮手製止,一旁的白萱也察覺到了韓遲語氣的變化,低頭吃飯。

    “老哥,有什麼誤會可以今天說清楚。”壯熊也似乎知道一些故事,畢竟每個圈子都有八卦新聞的存在。“畢竟小蝶過來看你。”

    夏振天離開的身影停頓住,但他身後的女人卻走向前繼續推着輪椅。而夏振天那蒼老而顫抖的聲音在前面傳來:“我先休息下,有些累了。”

    “老夏!”

    壯熊的喊聲沒有再讓夏振天停下,而屋子周圍的幾處屏風木門被推開,十多名大漢闖了進來。

    “你這樣讓我有點難堪呢,”韓遲撫了撫白萱有些散亂的頭髮,目光帶着些寒意掃向了夏振天和那個女人的背影,“怎麼,當我說話沒什麼分量嗎?”

    夏振天的聲音在前面傳來。“我不知道你是誰,但你管閒事的程度似乎太過了。”

    “是嗎?”韓遲聲音一冷,但卻感覺身旁的白萱在下面伸手握住了自己的手掌,這讓他剛要爆發出來的寒意縮了回去。

    壯熊看着韓遲突然變冷的臉色,咬咬牙站了起來,對着夏振天喊着:“老夏!我勸你、你還是回來一下。”

    砰然聲中,周圍十多名壯漢突然悶聲仰倒,而整棟別墅的警報聲突然大作。

    夏振天離開的背影依然堅決,而那個女人卻回頭看了韓遲一眼,帶着些警惕和警告。

    小蝶不由有些不明所以,而韓遲對她笑了笑,嘆道:“擁有這個情報網絡,我不知道是該慶幸還是無奈。之前給你解釋過一次,那次有些話沒想告訴你,但既然你堅持來這……那邊坐着的是你父親,也是殺了你母親的兇手。”

    小蝶不由一驚,而韓遲卻手指敲了敲桌面,推着輪椅離開的那女人突然轉身,目光冰寒地瞪着韓遲,一伸手甩出一道流光。

    嗖的一聲急促劃過的破空聲,不是子彈,但一把手指大小的飛刀對着韓遲脖頸而來。那長相普通、身材有些臃腫的中年女人停住腳步,而夏振天自己推着輪椅離開。

    “這就是你的依仗?所謂的東南亞教父的風采,今天算是領教了。”韓遲的兩根手指夾住了那把飛刀,一旁的白萱有些害怕地縮了縮脖子,費力地將嘴裡的食物嚥了下去,拉着韓遲就要離開。

    “這裡太危險了,老公我們不行就撤。”

    “哪有男人會說自己不行的,”韓遲隨手甩出了那把飛刀,沒有任何的光影,也沒有任何的響動,那女人突然抱着肩膀軟到在地,肩膀上的鮮血噴流不止,那裡插着一把飛刀。

    “班門弄斧。”韓遲的嘲諷讓有些詫異地夏振天回過頭來看着,有些緊張那女人的傷勢,也顧不得維持原本那蕭瑟、悲愴而蒼老的背影,急促地轉着輪椅走到了他面前。

    別墅周圍的保安像是突然收到了什麼命令,一個個大漢舉着槍一窩蜂地衝來,這些有專業軍事素質的保安,能夠和正規軍對抗。

    但這時候對於一個封閉的屋子,卻完全沒有任何辦法。

    這間房間突然被一道無形地屏障所矇蔽,許多人衝向開着的幾處出入口,卻被空氣撞得額頭紅腫,只能在外面圍觀。

    白萱一臉緊張地縮在了韓遲懷裡,韓遲卻自然鎮定地撫着她的長髮,慢慢撫慰着她焦慮的情緒。很奇怪的,白萱以爲自己看到周圍這些拿槍的黑社會會尖叫失措,但躲在一個她剛剛認識不過幾天的男友懷裡,出奇的安靜。

    自己這是怎麼了?

    出路被封,手下被神奇的手段擊昏,自己最大的依仗也昏迷倒地,夏振天擡頭看着韓遲,目光中帶着些憤怒,也等着些無奈。

    “這都是報應嗎?都是報應……”

    “現在能正視你女兒了?”韓遲笑了笑,一旁一直旁觀的小蝶被他拉入了主角的位置。隨後,招呼了餐桌對面的兩個男人,摟着白萱走向了房間的一處角落。

    那裡有一個茶座。

    夏振天確定地上躺着的中年男人沒事,嘆了口氣,低着頭搖着輪椅回到了原本的位置,和一直淚光遊離的小蝶默默對視着……

    角落裡,三男一女看着那邊詭異的氣氛。

    “韓老大,當年的事你怎麼知道的?”

    “遲少,我發現這次陪你出來不是什麼英明的決定。”

    韓遲對兩個男人的話語故作不見,低頭對白萱說着:“現在臨寧太亂了,讓你自己在那我不放心。放心,這裡不會有事。”

    韓遲突然擡頭看向了一處窗戶,那裡被他封住的空間傳來了一陣顫抖,兩個黑色中山裝打扮的中年人正轟擊着他設下的封印。他們的力量很奇特,不像韓遲所認知的異能,反而是一種類似於武俠小說中高深莫測的武學。

    但這個世界上不存在所謂的絕世神功,但‘氣’的概念韓遲自然清楚,只是和異能表現形式不同個,都是對自身潛力的開發利用。如果要論區別,異能或者是開發腦域多些,‘氣’開發身體多些。

    “大少、少爺?”用拳頭打空氣的兩人突然一愣,雙目瞪圓看着韓遲,動作也頓時停止。

    “韓家人?”韓遲挑了挑眉。

    “是。”

    “離開這,在我不想動手之前。”

    兩人對視一眼,低頭擠開了周圍的人羣,不顧周圍各種聲音的催促和阻攔,決定不攙和這件複雜的事。

    異能的世界並非只有異能,像吸血鬼狼人什麼的,就屬於種族的變異。才外還有血脈傳承、信仰、意志等多方面力量體系。進來科學高速發展,也出現了半機械、機械、基因、生物等領域的力量種類。

    這就是一個混亂的世界,從古至今,因爲人的本性從未變過。

    言歸正傳,在兩分鐘的沉默後,夏振天伸手抹了抹自己眼角。

    “我有罪,對不起你們母女,如果你要報復,可以拿走我這條殘命。”



    上一頁 ←    → 下一頁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