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全職男友 » 第九十九章 可控增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校花的全職男友 - 第九十九章 可控增長?字體大小: A+
     

    油畫上面用抽象派藝術造就的女人怒吼吶喊的形象,她楞楞地盯着油畫一陣,腦海中的空白許久未散去,眼前的油畫漸漸清晰,而身旁傳來的對話聲讓她頓時有些難以明瞭。

    “怎麼沒什麼過激反應?這幅油畫真的能夠刺激精神異常的患者?”

    “她只是階段性地失控,用這個方法應該測試不出來什麼。”

    這是,壯熊和蔣文濱的對話聲?隨後她聽到了那夢中經常出現的聲音,那個帶着些許溫柔強調的男人味道。

    “現在應該擔心的是她醒來之後還有沒有異能,而不是擔心她的精神問題。她醒了?”韓遲輕咳一聲,看了眼閉眼睡覺的白萱,她慵懶的風情讓人有些迷醉,也讓韓遲不忍心繼續折騰。

    “老師?”小蝶有些茫然地問了一句,韓遲兩步走到她面前,用那雙讓她魂牽夢繞的雙眼注視着她的瞳孔。

    “釋放異能給我看下。”

    “嗯?”小蝶雖然沒反應過來,但身體還是遵從韓遲的意思做了,兩手手指的指尖綻放出了一抹小拇指粗細的青色光華,噼裡啪啦電離着空氣,而五米外躺着的白萱長髮張起,美麗而壯觀。

    “怎麼會,”韓遲頓時皺眉不解,拖着下巴的手指被他咬到了嘴邊,圍着小蝶轉圈看着。“怎麼會這樣,異能加強了許多。”

    “我反正在她身上感覺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換上了一身緊巴巴牛仔裝的壯熊如實說着,回想起自己變身之後被電弧鞭撻的場景,渾身就是一個激靈,應該是留下了陰影。“而且感覺跟她在暴走的時候異能強度差不多。”

    “你們知不知道,”韓遲終於停止了費解,轉而道:“可控的異能力增強方式,會對整個世界產生多大震動。”

    異能者是少數,而這個世界習慣由少數統治着多數,而異能者組織站在了統治和支配的金字塔頂端。曾經的神聖教廷、封建帝皇,有些東西似乎並非捕風捉影。

    “不可能吧,”壯熊眨眨眼,”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這種被刺激的經歷。而且我當年老爹死的時候,我就哭了兩次,再沒什麼了。”

    “逆子。”蔣文濱如是總結。壯熊瞪眼揮拳要打,蔣文濱鬆鬆筋骨表示對付傷員沒什麼壓力。啊

    “那個,”小蝶弱弱地聲響在一旁傳來,打斷了三個男人的話語,“我能問一句‘怎麼了’嗎?”

    “能,而且還能多問一句,”韓遲揮手間讓兩個男人的戰爭消失於無聲處,用空間束縛着兩人擺出了和平擁抱的造型。韓遲繼續道:“你可以問我,是不是願意成爲你的異能導師。”

    “老師,你願意嗎?”

    “之前不願意,現在願意了,”韓遲搖頭一笑,並沒有遮掩什麼,“雖然沒有什麼權威認證部門能給你頒發榮譽證書,但對於一個B級元素異能者,尤其是雷電掌控者,我收了當學生只會給我長臉。”

    小蝶先是開心地笑了,隨後又有些幽怨地白了韓遲一眼,在沙發上坐了起來。“只是當學生嗎?”

    韓遲指了指一旁長髮飛揚的白萱,這個造型有些像是風暴女神在休息。

    小蝶小臉一黯,隨後鄭重其事地站了起來,對着韓遲說了一句:“我不管,現在當你學生,但我要預定下一個的位置。”

    “什麼下一個?”

    “就是……你的下一個咯。”

    韓遲不由滿額頭黑線,扭頭走到了白萱身邊坐下,爲她慢慢梳理長髮。

    “別鬧,人家累死了,”白萱睜開朦朧而惺忪的雙眼,看了眼韓遲後繼續閉眼休息。“你真的不累麼?”

    “哥體力驚人的很,快睡吧,我不動你。”

    深夜來臨,臨寧市上空的警笛聲不曾停止,一輛輛警車不斷接到吸血鬼襲擊的報警。當然市民們大多都不知襲擊他們的是吸血鬼,而這些被親王的死所刺激到的吸血鬼,有些偏激者對這些無辜的平民開始了瘋狂的報復。

    韓遲沒有顧忌過這方面的影響,他每次出手,也都是因爲有值得他出手的存在。對於維護社會治安這方面的內容,韓遲表示自己沒什麼膨脹的英雄主義和犧牲精神。

    國際機場,專屬的特殊跑道上,幾人正慢慢登入一架小型客機。

    白萱挽着韓遲,小蝶和一名女律師並肩走着,在說着些什麼。壯熊和蔣文濱落在後面,明顯對那個長相美豔的女律師遊戲想法,而等飛機上待命的兩名空姐一出現,蔣文濱迅速地調轉了目標。

    這既是發揮孔融讓梨、尊老愛幼的優秀道德品質,也是一種風流成性的體現。銀白色髮型的視覺系美男,勾搭妹子的手法多到讓韓遲感覺眼花繚亂。

    果然,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高手都是在民間。

    其實私人飛機的本身價值不算嚇人,但如何併入航空線、拿到許飛證書,這纔是最燒錢的地方。有錢能使鬼推磨,壯熊作爲這家機場的後方財團股東之一,擁有一架私人飛機並不是很了不起的事。

    但這讓白萱有些驚訝異常。

    “老公,這是你的?”

    “不是。”韓遲指了指壯熊,後者趕緊點頭。

    “是,韓老大說是就是,別說就是這架飛機,就算是這處機場、我壯熊的全部身家,韓老大一句話儘管拿去。”

    白萱吐了吐舌頭,韓遲笑了笑卻不以爲意,他不缺這些,也沒這麼浮誇的追求。“都安分點,這次去看小蝶父親,拿出點對長者的尊敬。”

    小蝶抿了抿嘴,並沒有多說什麼。韓遲其實故意漏了幾個字,長者應該是‘即將逝去’的長者。

    那名女律師依然數叨着:“小蝶小姐,我最後在勸您一次,如果您執意要去看望夏先生,恐怕真的真的會有危險,生命危險。”

    小蝶看了眼韓遲,後者那溫柔的笑容讓她稍微舒了口氣,笑道:“其實我覺的,我自己本身就是一個危險。”

    滋啦一聲,小蝶身上閃過了一道青紫色電光,讓那名端着飲料走來的空姐頓時看呆了……

    “你們,怎麼把這個東西帶上來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