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全職男友 » 第九十四章 初聞噩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校花的全職男友 - 第九十四章 初聞噩耗字體大小: A+
     

    被拒絕的女人並沒有轉身離開,見證了那夢魘一夜發生的事情,她對面前這個年輕人所代表的意義心知肚明。自己接到任務來請他出手,其實並沒有想到會被對方這麼簡單的拒絕。

    “拜託了,您忍心看到又有那麼多血液白白揮灑,能忍心看到我們被那些吸血鬼屠殺嗎?”

    “這個世界本身就很殘酷,有強有弱,就有欺凌和失敗。”韓遲擺了擺手,那美女還想說什麼,嘴脣卻被空氣封住。“離開這裡,在我不想對你出手之前。”

    白萱有些寒蟬若噤地看了眼韓遲,把自己的長髮紮成馬尾,再捆成丸子,小聲問道:“好看嗎?”

    韓遲豎起大拇指,白萱的可愛而嫵媚的臉蛋配上她此時的髮型,讓韓遲有些抵抗不住她的魅力。一旁的文秘工作者轉身而去,走的時候熱淚盈眶,像是被人拋棄的怨婦。而餐廳周圍的食客也開始對韓遲這邊指指點點,讓韓遲和白萱不一會就結賬走人。

    相擁走在夕陽的餘暉中,白萱哼着不成調的歌謠,韓遲則享受着這一時刻的靜怡。到此時爲止,他終於對懷中的女孩動了特殊的心思,不是想着今晚在哪裡過夜,而是思考着今後的生活。

    那些憧憬裡面,有了她的位置。

    “那個女人你真的不認識嗎?”白萱還是忍不住這麼問了一句,讓韓遲啞然失笑。

    “我對天發誓,絕對不認識。剛纔你也聽見了不是,他們讓我出手去殺吸血鬼,我拒絕了他們。”

    “就是我們在山上見到的那些怪物嗎?”原本已經淡忘的白萱此時又想起了白天的遭遇,野外體驗便是被那些恐怖的傢伙搗毀。

    “對,”韓遲點點頭,笑道:“是不是也想讓我成爲一個爲民除害的英雄?”

    “不要,你平平淡淡的就好,不要去冒險。”白萱小聲說着,讓韓遲嘴角不由掛上了由心的笑容。低頭吻了吻她的櫻脣,他們像是大多數在街上秀恩愛的情侶,有着讓宅男腐女抓狂的親密。

    “爲什麼?”

    “讓你出風頭有什麼好的,還不如老老實實捆在我身邊。”白萱輕咬了他的嘴脣一口,“反正我發現自己喜歡上你了,以後一直呆在我身邊,不準離開。”

    “只是喜歡?”韓遲故作不悅。

    “還沒到愛情的程度嘛,畢竟我還不瞭解你,你也不怎麼了解我。”

    “哪來的這麼多理論知識。”韓遲霸道地將她包起來,像是要把她拋出去一般華麗轉身,讓白萱緊緊地摟住他的脖頸。韓遲看了眼天色,“我們休息吧?”

    “老公,你不覺得這樣太頻繁了嗎?不是說……男人那什麼太多就會那什麼……”

    “這些算什麼。”韓遲挑了挑眉,“哥的身體,還可以揮霍一百年。”

    “去!”白萱羞紅了臉蛋,而韓遲則帶着她走入了蔣文濱開的會所,這裡依然在裝修,還沒開張。

    進門之前韓遲看了眼西山,在夕陽的餘暉中,他能看見那山頂上不時騰空而起的黑影。雖然在這裡觀察,那隻會被當做山上的歸鳥,但他知道,那是正在準備戰爭的吸血鬼軍隊。

    “好無聊啊!”

    韓遲的公寓中,躺在沙發上翻雜誌的小蝶抱怨一句,一旁餐桌上正看報紙的壯熊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是韓老大沒帶你出去,你才感覺無聊吧?”

    “對啊,他又找到了一個新的女孩,姐到底哪裡差了?”小蝶一臉幽怨地抽抽鼻子。

    “這女人啊,越是主動,男人對你的興趣就越少。”壯熊一本正經地分析着,膽大心細說的就是他了。“你要知道啊,像韓老大這樣的強中之強的異能王者,碰過的女人各式各樣,你覺得自己傾國傾城還是惑世紅顏?”

    “當然!”小蝶挺起胸膛,又落寞地低頭不語,“都不算。”

    “這不就得了?”壯熊搖搖頭,將報紙鋪平,“所以說,你最好還是表現的矜持一點,不要太主動。無論男人或者是女人,只有自己保持有足夠的魅力,才能讓對方自然而然的接近。”

    小蝶頓時滿目崇拜:“好有哲學的樣子。”

    “那是,”壯熊拍拍胸脯,哈哈笑道:“要不要考慮考慮我老熊?雖然咱長的不如韓老大帥,力量跟韓老大也不是一個檔次,但咱這絕對是在世好男人!”

    刺啦一聲,小蝶手指劃過兩道電弧,壯熊渾身一顫,果斷低頭不語。

    咚咚咚!

    “誰啊,來了!”小蝶在沙發上一躍而起,“可能是老師回來了。”

    “你見過自家主人進門要敲門的?”

    “討厭,讓人期盼一下嘛!”小蝶湊到貓眼看了下,外面是兩個面容姣好的女人,小蝶隔着門先問了一句:“你們要找誰?”

    “找你,夏小蝶。”

    “我認識你們嗎?”小蝶眨眨眼,滿是戒備地準備好了高壓電,伸手將門慢慢拉開。

    一個女人對小蝶露出了職業化的微笑,隨後道:“您就是夏小蝶女士吧?我們是臨寧市陽光律師事務所的律師,這裡是我們的證件。我們是受夏振天先生的委託,將這份遺囑交給您。”

    “遺、遺囑?”

    小蝶頓時愣了。

    “正式認識下,”韓遲對蔣文濱介紹着,“白萱,以後就是你嫂子了。”

    “旋風?遲少?你們這……咳!”蔣文濱喝酒嗆到了自己喉嚨,頓時火辣辣的刺痛。但他指了指白萱,又瞪了瞪韓遲,臉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我去,旋風真有你的,什麼時候把遲少勾搭上了!”

    “咳咳!”白萱和韓遲同時咳嗽兩聲,自知失言的蔣文濱趕緊低頭調酒,尷尬地笑了幾下。“遲少,你別看小旋風她平日常來我們這喝酒,但從來不亂搞男女關係,是個正經女孩。而且常帶幾個保鏢過來,跟我都挺熟。”

    白萱理了理耳旁的長髮,看了韓遲一眼,笑道:“那天看這裡沒開門,我就去隔壁了。”

    “以後想喝酒了我陪你來着,他肯定免費。”

    “那必須的!”蔣文濱一拍胸口,“遲少你就是把我這場子喝垮了都沒事,儘管來。對了遲少,我今天總有點奇怪的感覺,是不是又有出什麼事了?”

    韓遲一本正經地點點頭:“晚上別出門,郊外會有實戰演習。”

    話音剛落,便聽一聲悽慘的尖叫聲隱隱傳來,韓遲擡頭望向了西側,雙眼劃過一道淡青色光芒。

    “怎麼了?”

    “沒事,喝酒。”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