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全職男友 » 第九十三章 拒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校花的全職男友 - 第九十三章 拒絕字體大小: A+
     

    真的無法想象,韓遲如何跟白萱解釋清楚自己沒有手機這個事實,不過白萱歪着頭思考了一陣,加上在路邊搜身檢查,最後還是相信了這個純潔的男人——沒有被各種約會軟件污染的純潔。

    “我們去遊樂場吧,離天黑還有兩個小時呢。”

    “行啊,”韓遲拐過街巷,對於臨寧市這些吃喝玩樂的場所,他從六年前就十分熟悉。略有些感慨地看着白萱,笑道:“你是不是每天都這麼無所事事,沒什麼生活目標的混吃等死。”

    “嗯。”白萱嘟着小嘴果斷點頭,“姐姐我的空虛寂寞孤獨冷,不是你能理解的。”

    “以後做我女人,怎麼會讓你空虛寂寞,”韓遲瞪了她一眼,後者癡癡地笑着,也不去反駁。韓遲嘆了口氣,“其實你這種情況,就是從小嬌生慣養,沒餓過肚子。”

    白萱突然問:“我是壞人麼?”

    “不會傷天害理。”

    “那爲什麼要餓肚子。”她翻了翻白眼,讓韓遲卻啞然無法作答。只能伸手撥亂了她的長髮,惹得小美女對着他一陣捶打。

    韓遲漸漸有些喜歡上了這種感覺,雖然這種感覺並沒有上一段剛逝去的感情來的強烈,但也讓他會心一笑,喜歡上了白萱的這種純真。她個今年剛剛入學,是一名本地大學的外援生,就是花錢進去的那種。

    突然發現自己的獵愛目標開始一點一點的進步,從高中生到大學生,這種遞進層次讓韓遲感覺相當可愛。

    遊樂場無非是尋求刺激和歡樂,不過韓遲除了在過山車上配合着喊了兩句,其他器具實在是提不起半點尖叫的興趣。好在他沒表現的太過扎眼,一直緊緊抓着白萱的小手,在這種刺激的過程建立着兩人之間的信任感。

    “咱們晚上吃什麼!”韓遲在呼呼的風聲中大聲問着鄰座的白萱,白萱只顧在升降機上尖叫,完全沒聽到的樣子。

    韓遲頓時鬱悶了,這個速度的下降有什麼刺激的,既然喜歡,那有機會帶你用音速下降……

    “我說!咱們晚上去吃!什麼!”

    “吻我!”

    好吧,韓遲只能把嘴脣湊了過去,決定今晚還是繼續吃她算了。不過在升降機升到最高處而依然忘情擁吻的情侶不在少數,開始自由落體時咬破的嘴脣也多不生疏。

    白萱像是玩瘋了一般,拉着韓遲在各處亂逛,當韓遲以全滿貫的成績大爆了一面牆上的氣球,白萱喜滋滋地開始抱着一個大大的維尼熊在人羣裡炫耀,笑顏生花,讓韓遲不由有些優越感膨脹。

    “我幫你拿着。”韓遲伸手把大熊抱了過來,隨手丟到了空間口袋,驚呆了周圍偶爾撇過一眼看美女的羣衆。

    “你、你……熊呢?”

    “我幫你收着呢,去鬼屋逛逛?”

    “哦,好。”白萱開始驚疑不定地打量着韓遲渾身上下,嘴裡不由喃喃自語,“在哪呢?”

    鬼屋,據說是除了電影院之外最好吃豆腐的場所,前提是想吃人豆腐的一方膽子夠大。韓遲表示自己相當淡定,心跳不加速、激素不分泌,白萱死死地躲在他懷裡,絲毫不敢露頭,讓韓遲差點就在觀光車上吃了她。

    鬼屋的驚險,完全不能比過此時郊外荒山上的刺激。

    一名名特戰隊員跳下了軍車,研究所的幹事出現在了山腳的場地,C級之上異能者的數量達到了一百多名。

    這是在上次大戰之後,在別的部門調來的強力隊員,臨寧市已經被列爲重點關照的地方,因爲境外的這些異能勢力接連光顧,而且造成了大面積恐慌。

    好在,這次即將發生戰鬥的地方是在荒山,軍隊能肆無忌憚使用一些大規模殺傷武器,而這次研究所幹事並非沒有一戰之力。

    “所長,日光對這些吸血鬼的實力有壓制,我們應該現在發動進攻。”

    蕭月玥的俏臉上寫滿了冷漠,她身旁是一個巨大的桶狀喇叭,雖然賣相依然像是村支書御用的喇叭,但這是她戰鬥的‘高科技’武器——聲波裝置。

    “不要着急,梵蒂岡的那些衛道夫已經抵達機場,還有半個小時就能抵達這裡。”國字臉大叔拒絕了這個提議,“蕭組長,剛纔在路上怎麼回事?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沒事,只是看到了一些不想看到的人。”蕭月玥並沒有刻意隱瞞,目光也沒有多逃避什麼。“半個小時後,太陽會開始下山,我們就要冒着和這一百三十四隻吸血鬼在夜間戰鬥的風險。”

    “其實白天和夜晚對它們來說沒什麼差別,”血狐笑了笑,一旁的妖嬈秘書爲他遞過來一杯咖啡,他就站在這裡慢慢品嚐了起來。這就是當所長的待遇,雖然暗地裡是否有潛規則這種習俗……

    “相信我,太陽下不活動,是他們的本能,也是一種古老的傳統。”

    蕭月玥不置可否地點點頭,周圍過來五六名幹事開始忙碌着,打算將她身旁的大喇叭裝上一輛軍用卡車,以增加這個超級炮臺的可動性。

    血狐突然道:“能不能讓那個韓遲過來幫我們?”

    蕭月玥微微一愣,隨後轉身沒有發表任何言論。血狐皺眉掃量了她的背影,最後啞然失笑,轉身對着一旁的文秘吩咐着。“幫我聯繫韓遲先生,如果他肯出手,我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噎sir!”

    韓遲此時正在坐在臨寧市最高建築樓頂的玻璃餐廳,點了最靠近啊樓層邊緣的位置,切着還帶血絲的牛排,看着夕陽漸漸落下。

    “幫我切好……餵我。”

    白萱耍賴偷懶,對着韓遲一陣撒嬌以換得世界上獨一無二的服務。韓遲笑着一一作了她的要求,叉着牛排喂她吃飯。

    “嘻嘻,是不是感覺很幸福?能夠伺候本小姐吃東西?”

    “不幸福,”韓遲鄭重其事地說了一句,惹得白萱舉起刀叉一陣張牙舞爪,像是一隻美麗的大閘蟹。韓遲以手扶額,頗有些感慨自己現在的口味,爲什麼感覺她這樣反而可愛異常。

    在他以前的定義裡,這應該是叫無理取鬧纔對。

    夕陽開始下落,兩人的紅酒也喝完了一瓶,白萱小臉微紅,略帶着些青澀和甜美,而被酒精催化的韓遲恨不得立刻把她一口吞下。這個餐廳中多的是脈脈含情的年輕男女,所以不用擔心自己會突兀了什麼。

    “韓遲先生,抱歉打擾您了。”

    身旁突然傳來了一聲清麗的呼喚,這讓韓遲微微皺眉,對於有人打擾這種氣氛而顯得不滿。白萱低頭開始整理自己的長髮,表示自己什麼也沒看見。

    因爲來找韓遲的是個身材妖嬈、尖錐臉蛋的成熟麗人,這給了白萱不小的壓力。

    “有什麼事?”韓遲迴答地略有些不悅,目光也沒有多看這女人一眼。

    “我們遇到了一些強大的敵人,如果可以,我們想請您再出手一次。任何條件您儘管提,只要在我們能力範圍之內的,我們都可以爲您做到。”

    “抱歉,我已經退役了,”韓遲笑了笑,讓那女人臉上劃過了濃烈的失望。韓遲又道:“而且你們並非不是那些傢伙的對手,我不可能永遠幫你們打工。請回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