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全職男友 » 第八十七章 跳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校花的全職男友 - 第八十七章 跳江字體大小: A+
     

    “喂!大叔!”那女孩雖然微醉,但還是有點判斷力,將韓遲的手臂在肩膀上丟下去,一臉厭惡地瞪着韓遲,“有病啊你!”

    “大叔?”韓遲被這個稱呼弄的滿是鬱悶,輕咳一聲,在女孩耳旁說了一句:“左胸下面有顆痣。”

    還想罵幾句的女孩突然愣在了那裡,隨後突然站了起來,正當韓遲以爲她要落荒而逃的時候,她卻一個巴掌甩在了一名大漢的臉上。動作之犀利,讓韓遲也不由臉畔涼颼颼。

    “不是讓你們去跳舞了嗎!別在這裡站着礙眼!”

    “小姐,”被打的大漢沒有任何的不滿或者憤慨,依然有些着急地喊着,“您醉了,請跟我們回去吧。”

    “去跳舞啊!”女孩抄起一個空酒瓶,幾個大漢果斷扭頭就走。他們可沒練過金鐘罩鐵褲衩,被大小姐一瓶子下去可不是鬧着玩的,而大小姐從來不鬧着玩……

    “是你?”那女孩手中酒瓶子沒有放下,目光有些複雜的看着陰暗中的韓遲,看樣有些醒酒了。

    “我是誰?”韓遲笑了笑,“幾天不見,你又找了幾個男人?”

    “哼,老孃就給了你一次,那次喝醉了什麼也不算。”女孩抱着手臂坐在了一旁,離他遠遠的,也翹起了二郎腿。“大叔,知道什麼是一夜情麼?請不要來我這糾纏不清,你也看到了,本姑娘出門都是帶保鏢的。”

    糾纏不清?韓遲頓時鬱悶不已,自己有這麼沒品麼。不過韓遲不喜歡被人冤枉,眼前閃過幾個少兒不宜地畫面,他果斷就要對這個女孩開始糾纏不清。“那你想不想,被我不清不楚地糾纏?”

    女孩突然一笑,站起身,主動坐到了他腿上,一根蔥白手指在他臉旁劃過。“那要看,你有沒有這麼大的魅力。”

    “我的魅力,你有體會。”

    “那次喝醉了不算,”女孩突然跳開,抓着韓遲就向外跑,韓遲順勢跟上,陪着她跑向了舞池。

    不過舞池顯然不是女孩的重點,鑽入了人羣之中躲避着保鏢們的視線,奮力擠向了會所門口。幾名保鏢發現了這裡的情況,招呼幾聲跟隨在了兩人身後。

    舞池的燈光比角落中絢麗而明亮,韓遲看着她那柔順的長髮隨手打了個響指。身後的舞池傳來幾聲混亂,幾名保鏢像是被人絆倒,亂作一團。

    女孩拽着韓遲跑出了門口,踩着高跟鞋在街上一路狂奔。韓遲伸手喊了路邊的一個出租車,那女孩哈哈笑着衝了進去。

    那幾個保鏢的身手不錯,摔絆沒有多影響他們的行動,但等他們衝到門口,一個兩米多高的彪悍身形擋在了他們面前,伸出兩隻熊掌將這幾個傢伙摁了回去。

    “哈哈哈,那羣混蛋的臉現在肯定綠慘了!”

    “汗,你甩開他們想對我做什麼?”韓遲輕咳一聲,“我不是一個隨便的男人。”

    “可我偏偏,是一個隨便的女人。”女孩湊了過來,在他耳邊吹了口香風,帶着的酒氣讓韓遲印象深刻。司機大哥專心開車,將頭頂的後視鏡扣死,很有專業水準和職業情操。

    兩人之間的距離過於親熱了些,只是韓遲一直保持被動的角色。女孩把頭搭在了韓遲肩膀上,“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你是一個會思考的男人。”

    韓遲挑了挑眉,伸手將女孩撥到一旁,手臂用力將她攬在懷裡。“我不但會思考,還喜歡任何事掌握主動權。”

    “霸道死了你!”女孩癡癡地笑着,許是酒勁上來了,在韓遲懷裡笑了一陣,突然嗚咽地哭了起來。

    “怎麼了?哭什麼?”韓遲頓時有些摸不着頭腦,他表示自己還沒對她做什麼……

    “你管我!”女孩帶着哭腔罵了一句。

    韓遲頓時鬱悶,自己出來找樂子,看來又要經受某些悲慘故事的洗禮了。她,看樣家境優越、長相身材都無可挑剔,自己上次趁着酒醉奪走了人姑娘的珍貴,這次犧牲下,當做補償吧。

    шшш⊙ ttκд n⊙ co

    出租車停在了跨江大橋,韓遲付了車費就摟着女孩走了下來,她突然開口說要來這裡看看。

    “放開我。”女孩突然開口,哭了一路的她聲音有些沙啞。

    韓遲依言放開,看着她爬上橋上的跨欄,耷拉着那雙讓她無比迷戀的美腿,坐在了大橋邊緣。下面幾十米,就是靜靜流淌的大江。

    “怎麼,想不開了?”韓遲爬在欄杆上,看江風吹亂了女孩的長髮。

    “我想死。”

    “那就死吧,這是你的自由。”

    女孩一聲不吭地支起身體,直接在橋邊掉了下去。

    這麼果斷?!韓遲以手扶額,注視着江畔的流水,身形在半分鐘後悠然消失……

    “阿嚏!”

    “我把火弄大些。”

    江邊的一處荒郊野林,像是武俠小說中常有的拱火畫面,不過韓遲用的是專業的野外生存器具,能夠燃燒四十八個小時、可調節火候大小的專業‘火堆’。

    女孩捂着肩膀坐在一旁,溼漉漉地長髮貼着自己溼透的衣服,短裙小衣的打扮此時有些欲蓋彌彰、似有還無。她渾身輕顫着,精神有些恍惚,因爲剛和死亡擦肩而過。

    一旁的韓遲赤着上身,西服褲子也已經完全溼透,擰了擰自己的衣物,搭在了火堆旁邊。

    “你爲什麼救我。”

    “跟那天晚上一樣。”

    “那來吧。”女孩伸手解開自己的上衣,一臉不是很在乎的樣子。

    韓遲點點頭,沒有伸手卻將她直接搬到了自己懷裡,只是摟抱着,沒有其他的動作。“話說,你到底怎麼了,有什麼值得跳江自殺的。雖然我不是心理醫生,也不會做心靈雞湯,但你要有什麼事情不能解決的話,我可以幫你。”

    “幫我?”女孩喃喃自語了一句,像是夢囈般問他,“你是億萬富豪麼?”

    韓遲微微一愣,正當女孩露出自嘲笑容的時候,低頭看着她的雙眼,很自然地點點頭,“是。”

    女孩閃躲開他的目光,慘然笑着:“不用哄我,我不是那些小女生。放心,我死一次就夠了,那感覺很難受,不如這麼活着。”

    韓遲頓時無語,又是什麼豪門孽緣、指腹爲婚之類的狗血情節?但他還是鄭重其事地點頭道:“沒哄你,真的……”

    女孩的手指抵在了他的嘴脣,輕咬着嘴脣,那神情讓韓遲都有些迷醉。

    “吻我……”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
    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