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全職男友 » 第七十九章 撞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校花的全職男友 - 第七十九章 撞見字體大小: A+
     

    陽光照在臉上,癢癢的有些舒服。警笛聲在耳旁響着,似乎響了一夜,又響了一個早晨。昨天的混亂,想必有關部門要花很長時間去向市民解釋清楚。

    自己關心這個做什麼,政府是一個很神奇的組織,總能把一些莫須有的東西說成真實,也能把真實的東西說成莫須有。

    突然睜眼,韓遲看到的是熟悉的天花板,自己在家。懷裡的女人身體輕顫了一下,看上去應該頗有重量的嬌軀實際上卻很輕柔,低頭看着那一雙顫抖的睫毛,韓遲忍不住又有些燥熱。

    世界真的很神奇,這樣的女人在這樣的環境中,竟然還能保持……貌似自己昨晚粗魯了些,有失風度。

    皺眉,蕭月玥慢慢睜眼,入目的就是韓遲那略帶歉然的目光。大腦剛睡醒還有些迷濛,但很快她鏈接上了自己的記憶庫,雙手支在韓遲胸前就想坐起來。

    “不疼麼?想去哪?”

    “滾開!”蕭月玥揮拳砸向韓遲,卻被韓遲抓住了手腕。蕭月玥掙扎無果,只能狠狠地對着韓遲的胸口咬了下去,卻被他突然繃緊的肌肉崩得牙疼。

    韓遲悻悻地咧了咧嘴,突然伸手一環,將那火辣的嬌軀禁錮在自己胸前,感受着那溫潤,心頭熱火又在蠢蠢欲動,他突然對這具身體有些迷戀。

    “放開我!把那髒東西拿開!”

    “我平時這麼注意衛生,怎麼會是髒東西。幫你解決了那麼多敵人,你昨晚剛付了首付,貸款總要慢慢還清吧。”

    “你!”蕭月玥突然不再掙扎,也不再辱罵,像是任命地被韓遲緊緊抱着。漸漸地,韓遲突然感覺有些無趣,伸手將她的頭擡起來,看見的是默默流淚的俏臉。

    這讓他突然有種深沉的罪惡感。

    “我每次劇烈使用異能,都會刺激身體做出一些過火的舉動。”韓遲伸手拍着她那光滑而沒有任何瑕疵的背部,但沒幾下就從輕拍變成了輕撫。“很多時候,我自己都不能控制,就像昨晚。”

    啪!

    蕭月玥的手腕在距離韓遲臉龐幾公分的地方被他抓住,讓這個耳光沒有真的打響。

    這個男人,就連一個耳光都不施捨給她的尊嚴。蕭月玥奮力地推開韓遲,在牀上卷着牀單滾落了下來,一聲不響地開始找着地上自己的衣服。

    韓遲有些不好意思地輕咳一聲,在空間口袋中拽出了一件淺藍色的短裙,這是給雨霏買的禮物,就怕型號有些對不上。

    蕭月玥憤憤地將連衣裙扔到了一旁,隨後又一言不發地將連衣裙撿了回來,在韓遲那噴火的目光中掩蓋住了無邊的春色,隨手撿起了韓遲的襯衣,將自己的上身遮掩了起來。

    看了韓遲一眼,蕭月玥轉身走向了房門,光着腳離開了韓遲的視線。隨後便是砰的一聲摔門聲,門外傳來了幾聲輕呼……

    完蛋,她們什麼時候回來了?

    韓遲眼角一條,暗罵幾句要壞事,昨晚怎麼就把她直接擄到了家裡。衣衫不整地開門,看見的是雨霏那有些紅潤的雙眼,以及小蝶那似乎若無其事的表情。

    壯熊輕咳一聲,提醒韓老大還光着腳沒穿鞋。

    “老師……”雨霏對着韓遲輕輕點頭,也沒多說什麼,扭頭進了自己的公寓。小蝶對韓遲攤了攤手,趕忙跟了上去。

    “抱歉,送她們回來的不是時候。”壯熊一臉尷尬地站在原地,感覺着周圍那緊迫的束縛感,有些擔心韓遲會暴起殺人。

    “進來說話。”韓遲讓壯熊進門,看了眼對面的屋門,心中有種莫名的空落。

    彷彿自己失去了一些什麼,那應該是很重要的東西吧。

    “韓老大,”壯熊有些拘謹地站在客廳,看着那凌亂的沙發上的幾道血跡,那亂飛的坐墊和靠枕宣告着昨晚激烈的戰況。壯熊對着韓遲悄悄豎了個大拇指,隨後就看韓遲光着腳倚着牆壁長長地嘆氣。

    抹了把臉,讓自己在這個混亂的早晨恢復了些清醒。

    “讓你見笑了。”

    “不、不敢。”壯熊輕咳一聲,像是小學生見班主任家訪的心態,站在那裡不敢多說。

    “坐。”韓遲隨手在空氣中拿出一瓶紅酒,拿個玻璃杯承載着,仰頭灌了下去。壯熊雖然有些不敢下屁股,但還是按照韓遲的命令,找了個沙發邊緣坐了下去。

    “其實吧,我個人覺得吧,韓老大不要怪我多嘴,”壯熊在一旁乾笑一聲,“那種青澀的小女生並不怎麼適合您,韓老大這種強者,就算想要退隱過普通人的生活,也要找一些成熟些的女人。”

    “謝了,沒事。”韓遲笑了笑,“勞煩你親自把她們送回來,我其實……沒什麼,請你出去喝酒。”

    “哎,好的。”壯熊搓着兩隻熊掌,而韓遲也簡單換了身衣服,面色看不出什麼異樣,低着頭走出了公寓。

    小區門口,一名出租車緩緩停住,一對情侶在車上下來,司機敬業地下車爲他們打開後備箱提出行李。街上似乎閃過了一道身影,車門沉悶響了一下,熟悉的打火聲突然響起,司機師傅慌忙扣上後備箱,燃燒天然氣的出租車以最快地速度彪了出去。

    蕭月玥突然有些茫然失措,開着一輛被警方鎖定地出租車在街上橫衝直撞,尋找着她回家的路。

    回家,她現在只想回家,飽受了摧殘的女人卸下了原本冷清高豔的外表,淚水在眼眶中打轉卻沒有真的留下。帶着對一個男人的恨意,一路造成了不知多少交通事故,所幸沒有多少惡性……

    冷清的會所,這個時間點沒有多少客人,能找到蔣文濱也是因爲會所的小弟打電話喊來的老大。

    “怎麼了遲少,心情不佳的樣子。”

    壯熊給蔣文濱連打眼色,蔣文濱雖然不認識這傢伙是誰,但也沒在多問,反而是對韓遲道:“喝點什麼?我給你調?”

    “嗯,以前常喝的吧。還記不記得?”

    “當然記得,這輩子也忘不了。”蔣文濱走到酒櫃後開始了調製,刷幾樣花活手速快到眼花繚亂。“不醉不歸?”

    “我醉不了的,”韓遲笑了笑,笑容似乎沒有有多少異樣,“多少年了,我沒喝醉過。”

    “那不一定,”壯熊呵呵笑着,試圖將韓遲的興致提些,“韓老大,我壯熊別的不行,喝酒那可是海量,這點我可不服你。”

    “酒精無法進入我的血管。”韓遲隨手拿出了一把匕首,在自己指尖劃出了一道傷痕,一滴鮮紅的血滴落在了桌面上,紅的刺眼。

    “呼,”舒了口氣,韓遲搖頭輕笑了幾下,將煩惱拋到了身後。

    本來也還沒什麼,有什麼可鬱悶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
    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