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全職男友 » 第七十二章 從不賭博的韓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校花的全職男友 - 第七十二章 從不賭博的韓遲字體大小: A+
     

    “退!快退!快離開這!”

    嗡——吸血鬼首領大嘴張開,一道肉眼勉強能夠捕捉的聲浪蕩漾開來,吞噬了正慌忙退開的幾名軍人的身體,爆出了一道道四濺的血花。

    哐當聲響徹不停,周圍幾個房間中衝出了一道道黑影,十三名吸血鬼此時倖存的十人聚在了走廊。吸血鬼首領雙手一擺,也不知他們在超聲波頻段交流了什麼,九道身影急速衝向了走廊兩側。

    吸血鬼首領走到了剛纔交戰的一出房間,看了眼死在牀上的那名騎士,轉身走向了那被撞碎的強化玻璃。陽光讓他有些厭惡,伸手遮擋着自己的額頭,在窗沿看下去。

    街道上正倒着兩個身影,那暴露了自己本體的吸血鬼在下午的陽光中冒着白煙,像是在被強酸腐蝕。而被它壓在了下面的騎士氣若游絲,頭顱上的破洞不斷噴涌着血液,帶走了他的生命力。

    保羅嘴角顫抖着,胸口的十字架被他費力地放在了嘴角,用盡他最後的力氣說了半句,或者是兩個英文單詞。

    “吸血鬼……戰爭……”

    十字架閃爍着,將他最後的意念帶向了不知何處,或者只是一種警示。

    “所長!他們沒有追出來,只是清理了酒店大樓中的所有人員。”

    聽着彙報,邢寒冬長長地鬆了口氣,但看着一旁電子名冊上那變黑的名字,攥起拳頭砸在了一旁的鐵面桌上。“所有C級異能以上的幹事都跟我來!C級以下的人留在這裡,蕭組長,你負責防守基地和總指揮!”

    “所長!”蕭月玥突然跑到了邢寒冬面前,“爲什麼要我留守!”

    “除了你,還有人能指揮麼?”邢寒冬雙目瞪圓,看着那代表了研究所精英的電子名冊,那上面的頭像黑了一小半。一組、三組、四組全部陣亡,這些按照能力來劃分組別的小組,都是他手中真正的精銳。

    二十六個C級異能者,甚至還有一個堪比B級異能者的元素異能者,只逃回來了兩個……

    “我的異能能對吸血鬼造成有效殺傷!”蕭月玥依然在堅持着,面色冷峻而帶着一股不妥協的倔強。

    “你着急去死啊!”邢寒冬扯着嗓子吼了出來,剛纔那一幕幕手下慘死的畫面積壓住的憤怒終於爆發。蕭月玥眼眶一紅,轉身低頭不語,大廳中的氛圍有些死寂。

    邢寒冬走向了升降電梯,皮靴踩出了一道深沉。“我們是執法者,維護着一地的治安,這些非人的生物是我們的敵人,也是我們家人的天敵。那些兄弟死了,我們要給他們報仇,我們死了,也會有人給我們報仇。”

    “有人相當逃兵嗎?”邢寒冬在電梯門口站住,接過了一名秘書遞來的武裝帶,慢慢給自己佩戴上。“這是我們的職責,誰敢瀆職,如果這次我活下來,我會親手斃了他。”

    “走!跟這些吸血鬼拼了!”

    “敢在我們低頭撒野!活膩了他們!”

    “給大力哥報仇!”

    精神病院中衝出了十幾輛越野車,越野車的狂野性能被駕駛者發揮到了極致,帶着一陣引擎的嗡鳴衝向了槍聲時而響起的區域。

    蕭月玥吸了口氣,走到了指揮台前,注視着整個城市中唯一混亂的區域。邢寒冬說的不錯,除了她之外這裡沒有人能擔當指揮,如果這批組員再戰死,那她只能想其他的辦法。

    必須要做的是確保平民的安全,如果有必要,必須把它們吸引到這裡以求拖延時間。他們還有援軍,只是上面派來的人沒有及時趕到,而這十三隻吸血鬼實在讓他們感到束手無策。

    尤其是那隻吸血鬼首領,像是無法戰勝的魔鬼,種種手段讓人在心底戰慄。

    韓遲!蕭月玥眼前一亮,頓時想到了韓遲的身影,他不是說過,如果有必要,可以請他出手一次。他一定能對抗那隻吸血鬼首領,韓遲、韓遲……韓遲在哪?

    “思敏!立刻聯繫韓遲!”

    一直躲在一旁進行即時翻譯的霍思敏不由一愣,因爲蕭月玥的目光正看向她。

    “思敏?是在喊我麼?可是,誰是韓遲?”

    賭場外的加長車內,壯熊在興奮地彙報着眼鏡蛇傳來的戰績,“這麼短時間贏了這麼多,這是要發家致富啊!”

    “老師不是說,他從來不賭的麼?”小蝶眨着她天真無邪的一雙大眼,問出了個比較深邃的問題。

    雨霏鼓了鼓嘴角,似乎對韓遲的言而無信而感到不滿,“男人說話,你也信。”

    “呵呵呵……”壯熊頓時只能撓頭,賭場如賭神,這可是他夢寐以求的理想境界。

    韓遲:“莊家輪流做,這次到我,二十一點、十萬一把。”

    同桌的幾個人同時變了臉色,也不管自己面子什麼了,直接在一旁站了起來,只留下一個滿臉陰沉的中年男人。

    剛纔這傢伙梭哈直接無人可敵,十幾分鍾靠着十個一萬的籌碼,到現在身旁籌碼堆積成山……羊毛出在羊身上,這些籌碼可都是在同桌的這些人手下拿過去的。

    唯一留下來的中年人坐到了韓遲對面,此時也就他手下的籌碼夠多,但十萬一把也根本撐不了多長時間。

    “兄弟,做事留一線,日後好想見。”

    “五十萬一把。”韓遲將面前的籌碼丟出去一摞,惹得服侍在一旁的兩名俏麗女郎輕呼連連。而對面的中年男人一拍桌子站了起來,在懷中掏出了一疊支票。

    “給我換一千萬籌碼!”

    “挺有錢麼,”韓遲笑眯了眼,雙腳交疊放在了桌面上,“賭桌酒局最忌上頭,玩不起就別玩。”

    “我玩不起?呵?笑話!多加五千萬籌碼。”

    “一百萬一把,美金。”韓遲此話一出,周圍圍觀的豪紳貴婦都是一陣輕呼,而對面坐着的傢伙額頭上也出現了幾滴冷汗。

    他正一步步把對方逼上絕路,他確實沒有什麼賭博的經驗,但對於每張撲克都可隨意修改、調換,讓他一個A級異能王者來這裡賭錢出老千,傳出去絕對英明掃地。

    韓遲貌似發現了賺錢致富的最好辦法,當然,要多找幾個像這種一說就上頭的冤大頭。

    很快,侍者將一筐籌碼慢慢放到了中年人身旁,而韓遲又贏了兩把。韓遲突然道:“不如一次定勝負,總數不用管,誰贏了這些籌碼都歸誰,如何?”

    “好!我跟!”中年人咬牙啓齒地將身前的籌碼都推了下去……半分鐘後,中年人雙手顫巍巍地擦了擦他頭頂的冷汗,已經溼了三條毛巾。

    “還要不要?”韓遲臉上的微笑是如此邪惡,他很清楚現在的牌面。他十九點,對方只有十六點,他這是在逼着對方要牌。

    點頭,中年男人也只能此時點頭,而發牌的美女則用玻璃鏟託着韓遲安排好的牌放到了中年人面前。

    二十二……爆、爆了?

    韓遲手指微顫,那中年男人蒼白的面色突然發紫,捂着心口的位置倒了下去。周圍傳來了一陣尖叫,而韓遲則瀟灑起身,對着眼鏡蛇笑了笑。

    “把這些籌碼兌換了吧,當給你們兄弟倆人的見面禮了。”

    “謝謝韓老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