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全職男友 » 第二十七章 插班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校花的全職男友 - 第二十七章 插班生字體大小: A+
     

    相比於霍思敏的絕望,韓遲則陷入了少許糾結,看着老人的背影,永遠忘不了那個無奈的目光。直接用一團青色光團將霍思敏的嘴堵住,拖着她追出了電梯,這個誤會可要不得。

    八年前,他是個地痞流氓小混混,現在他已經改頭換面、浪子回頭金不換。不過話說,按照某些法律角度來講,八年前的他不要太善良……

    “二爺爺!”

    “嗯嗯!嗚嗚!”霍思敏繼續不死心地向老人求援。

    這個看上去一身正氣的老人家,怎麼能這麼狠心看自己如花年紀慘遭毒手!霍思敏越想越恨,重獲自由的左手提着重重的書包,對着韓遲腦門掄圓了砸了下去。

    韓遲自然不能被她砸中,鬆開了對她的拉扯,閃身躲過這記重錘,扭頭瞪了這個‘問題少女’一眼,快跑幾步攔在了老人面前。

    “哦?小遲啊,有什麼事找我?”韓舉咳嗽兩聲,很明顯患上了選擇性失憶症。

    韓遲滿頭大汗,對於剛纔的狀況他覺得很有必要解釋清楚,不然在自己爺爺眼裡,自己要變成什麼人了這是。

    “二爺爺你聽我解釋,剛纔只是有點衝突,武力方面衝突,絕對不是你想象的那樣。”

    “是嗎?爺爺想成什麼樣了?”韓舉扭頭看了眼霍思敏,這個小女生看上去挺面善的樣子,雖然不是孫媳婦的最好人選,但孫子喜歡就行。

    霍思敏正趁着韓遲鬆手,慌里慌張地準備逃竄;還沒跑出幾步,就被韓遲揮手固定在了原地。

    韓舉呵呵笑着,點點頭:“女娃不錯,小遲,你要是喜歡,其實怎麼做,也沒事。但我韓家男兒都要有擔當,做了,就要負責。”

    什麼叫‘也沒事’?老人家這是默許了剛纔發生的那一幕?

    韓遲從滿頭大汗進階到了瀑布狂汗,在自己的形象即將破碎之際,他只能蒼白無力地分說着:“二爺爺,真不是你想象的那樣。我的性格爺爺你還不知道麼,霍思敏!快過來解釋下。”

    “嗚嗚!”身體被空氣卡住,霍思敏只能背對着兩人嗚嗚幾聲。韓遲左手微擺,像是武俠小說常用的吸星大法和隔空移物,直接將她隔空拽到了自己手心。

    韓舉老眼一眯,上下打量着韓遲,嘴角帶上了些笑意。

    “不準喊救命!”韓遲指着霍思敏鼻尖,第三次發出警告和承諾,“我不是壞人,我也絕對不會對你怎麼樣!”

    手指在她嘴邊劃過,解開了對她嘴脣的封印,霍思敏認命了一般,對着韓遲咬牙切齒地瞪了幾眼,隨後閉目等死,繼續淚流滿面。“你不會有好報應的,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霍思敏見韓遲默然無語,又帶着哭腔地威脅了一句:“組長會替我報仇的!我替她發誓!”

    爺孫兩人對視一眼,韓舉則笑呵呵地拍了拍他肩膀。

    “跟爺爺來,在外面被人看去容易說閒話。”

    老人扭頭看了眼正在一旁辦公室露頭的幾名老師,一股威勢自然流露,讓幾名老師噤若寒蟬,低頭進了辦公室。

    霍思敏豁然一驚,已經認定眼前這個鶴髮童顏、仙風道骨的老人家是和韓遲一夥的了。

    本小姐這悲催的命運,早知道就該聽爸爸的去當個普通警察過過癮罷了,爲什麼非要進特殊部門……

    韓遲把她提到了校長室,直接扔在了沙發上。霍思敏嘴脣顫抖着,看校長室的隔音門慢慢被那個老頭關死,心中從絕望晉升了有了自殺的念頭。 www▪ttκΛ n▪C ○

    “不要動我,我會寧死不從!嗚嗚嗚!”

    “那你死好了,看的讓我煩心。”

    韓遲頓時滿腹怨念,這個小丫頭有妄想症還是想象力太豐富了?讓空間鎖住她的雙手雙腳,韓遲自顧自地坐在了韓舉辦公桌前,老人家則熱心地爲霍思敏泡了杯茶。

    “呵呵,這位同學喝口水,你們之間想必是有些誤會。他是我孫子,但我是這所學校的校長,他如果敢侵犯你,我爲你做主!”

    韓舉那慈祥的聲音、和藹的笑容給了小丫頭一絲安慰,韓遲鬆開了對她雙手的桎梏,讓她能接過那杯茶水。

    “謝謝爺爺。”哭的梨花帶雨,不妨礙聲音的甜膩。

    得,這稱呼都用上了!韓遲捂住雙眼,指縫中果然看見了老人投來意味深長的微笑。

    “這就對了麼,”韓舉點點頭,坐在霍思敏身邊,讓這丫頭稍微有些拘謹。聽韓舉笑着道:“小兩口有什麼不能說的,吵架什麼的再正常不過。雖然你年紀還小,但也沒事,我們韓家就喜歡年歲小的媳婦!”

    “二爺爺,您老就別添亂了,這丫頭是什麼‘非正常人類研究事物所’的,之前有過誤會,以爲我要殺她來着。”

    “哦?”韓舉上下打量了霍思敏兩眼,又笑道:“和剛纔那個姑娘一起的?”

    霍思敏趕緊點頭,此時也顧不得自己的身份是不是被識破,什麼組織條例、任務紀律,她還是個簡單的實習生……

    老人瞭然地笑了笑:“原來是這樣,你們所長給我打過電話了,放心,我們會全力配合你們的工作,保障學生的安全是第一位。”

    霍思敏稍微鬆了口氣,剛纔的一幕已經被她拋在腦後。小糊塗蟲之名,果然名不虛傳。

    韓遲稍有些納悶:“神馬任務?”

    隨後,他發現自己的說話被沙發上的一老一少無視了。

    霍思敏道:“爺爺,他真的是壞人!”

    韓舉:“姑娘啊,我這大孫子真的不是壞人,你們肯定有些誤會。這樣,作爲這次讓你轉學的條件,你原諒他剛纔對你無禮怎麼樣?”

    霍思敏歪着頭想了想,隨後看着一旁正百無聊賴翻書看的韓遲,有些遲疑地點了點頭。“那他不準接近我身周兩米的範圍。”

    “切,真以爲我稀罕!”

    “韓遲!禮數!教養!對人姑娘就沒有點紳士風度嗎!”韓舉瞪了他一眼,讓韓遲果斷無語,雙手做着‘請’的手勢,決定再也不攙和一老一少之間的對話。

    很快,霍思敏在校長大人的點頭同意下,以一種非常簡單的方式成爲了英才高中的插班生。

    韓舉把韓遲趕到一邊,在一旁的傳訊機上講了幾句,不一會,就有一箇中年男人滿頭大汗地跑了過來。

    “校長,找我有什麼事?”魏思明擦了把汗,看着寬敞的校長室中站着的男老師一眼,就將目光放在了沙發上正抱着茶杯坐着的女生身上。

    “這是新來的插班生,我讓她去了你們班。”韓舉呵呵笑了笑,隨後指了指正站在窗臺邊吹風的韓遲,“這是你們班新來的歷史老師,你還沒見過。小遲,這是你們班的班主任,過來認識下。”

    “班主任?”韓遲過來握了握手,而魏思明早就聽教務處主任說過韓遲和校長的關係,自然不敢怠慢。

    “韓老師你好,以後多多關照。”

    “一定,一定。”

    “魏老師是一名很優秀的班主任,”韓舉笑呵呵地誇獎了幾句,讓魏思明有些興奮地漲紅了臉。“好了,你先帶這位同學去班上吧。”

    魏思明答應一聲,去一旁和霍思敏說了幾句,霍思敏很快進了狀態,做出一副羞澀學生妹的狀況,甜甜地喊了幾句老師好。

    韓遲撇撇嘴,對霍思敏的定義也從單純可愛,上升到了‘任性自大’,並有稍微的自戀傾向,患有‘過度臆想’的精神類疾病。

    霍思敏臨走的時候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韓遲不以爲意地甩給她一個後腦勺,自顧自地坐在韓舉面前。他正在納悶,非正常人類研究事物所的幹事一個來當老師,一個來當插班生肯定是有任務。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插到了三年八班,那他不得不上心。老爺子應該知道些內幕,必須要問清楚。

    “這個雖然相貌清秀了點,但不如剛纔那個。”韓舉語重心長地分析着,一身白色的練功服讓老人看起來相當精神。就聽老爺子教育孫子道:“那個短髮的你認識麼?想辦法搞到手,那纔是生兒子的料。”

    韓遲:“嗯哼?”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