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全職男友 » 第十一章 作戰B計劃第四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校花的全職男友 - 第十一章 作戰B計劃第四步字體大小: A+
     

    “先生,這套房間無論從採光還是總體設計都是無可挑剔,建成不過三年,樓盤升值已經接近了百分之四十!在咱們國家良好政策的影響下,房價肯定只漲不跌!您看好就買,保準沒錯。而且本公司可以爲您介紹最划算的房貸……”

    韓遲聽着售樓小姐那口若懸河地推薦着,打量着這套房屋。下午的陽光曬在陽臺上,三居室的房子其實設計的還不錯,精修下就能儘快入住。不過這些都不重要,哪怕是草屋茅房,韓遲估計眉頭都不皺地買下來。

    “我買了,收不收美幣?”

    售樓小姐微微一愣,在這種一個月賣不出幾套房的情況下,對方就算給日幣,只要數額夠就可以。但看了眼這人渾身打扮,並不像是某些海外歸來的土豪羣體,故而稍有些遲疑地說了一句:“可以支持跨境轉賬。”

    “那就轉吧,”韓遲隨手在口袋中一抹,一張金色卡片遞給了售樓小姐,“順便幫我聯繫一下最快的裝修隊,價錢不是問題,我要在今晚之前入住。”

    “今晚?”售樓小姐不由瞪眼,看看正打量着臥室的韓遲,再看了眼手中的境外銀行卡,一言不發地跑到一旁打開隨身攜帶的筆記本電腦,噼裡啪啦敲了一陣。

    少頃,妹子果斷拿起手機撥打電話。“速度聯繫效率最快的裝修團隊、家紡傢俬!速度要快,不然以後沒的合作!”

    韓遲站在臥室窗臺觀察着周圍環境,職業病讓他習慣性地把周圍地形記在腦海,目光不斷在幾個樓頂流連着。三樓的位置其實並不適合,因爲周圍的伏擊點實在太多,雖然不畏懼一般的子彈,但他要爲鄰居考慮。

    鄰居,暫時還不是,但很快就是了……

    “先生,需要您的指紋和密碼。還有,這些證件需要您簽下,這套房子就歸您所有了。”

    “幾十年房產權而已。”韓遲笑着走了過去,午後最適合開瓶紅酒慢慢品嚐,這種閒情逸致的生活想想就無比舒適。

    售樓小姐乾笑幾聲,國家政策的出臺讓她們這類服務行業越來越難做,房子在手裡雖然不斷升值,但誰知道泡沫什麼時候崩盤。繼續用職業化的微笑應答着:“五個裝修隊馬上就趕來,預額款項爲六十萬,您可以現場指揮他們。另外,您需要什麼傢俬?”

    “幫我選一套吧,等會我有事要去忙,小姐可不可以幫我在這裡打理下。”韓遲在鍵盤上摁了幾個數字,隨後便在指紋識別的按鈕上確認付款。“這些作爲耽誤你時間的報酬。”

    “啊,好的先生,我一定幫您裝修整理好。”售樓小姐反應極其迅速,就差立刻寬衣解帶,問問需不需要以身相許。

    韓遲笑着接過卡片,轉身走出了房間,作戰B計劃第三步,完成一半。

    想象一下邂逅的橋段,可以是一個疲憊不堪的午後,也可以是太陽剛升起的清晨,兩人‘心有靈犀’地推開屋門,默默對視兩秒,莞爾一笑像是前世的約定,攜手進屋……

    堪稱完美!

    韓遲嘴角戴上了淡淡的微笑,站在樓下陷入了對美好生活的構想和揣測。

    搖搖頭,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目前爲止自己似乎將早上的形象彌補了許多,也不知她是否認得。男女在戀愛時期的智商容易被清零,這論調其實有點科學根據。

    “遲少,”白色的短髮、哈韓的K-POP裝扮,一個視覺系美男出現在了不遠處的拐角,蔣文濱。

    “你來了?”韓遲打了個招呼,迎着對方走了過去,“怎麼,找我有事?”

    蔣文濱揣着口袋,站在那裡笑道:“閒着無聊,找你喝喝酒,聊聊天。”

    “聊天可以,喝酒面談,”韓遲撇了撇嘴,走過去勾肩搭背,一如少年時期的親熱。“我酒量你又不是不知道,三瓶就倒的料,走吧,找地方聊聊。”

    看了眼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臂,蔣文濱面色有些細微的掙扎,而口袋中裝好了消音器的手槍被他慢慢鬆開……

    還是早上的公園,依然是兩個男人,兩人默契的換了身衣服。

    “做這行多久了?”韓遲爲自己點了顆煙,雖然嘴上說戒了,但一直捨不得這種味道。

    蔣文濱腳步一頓,隨後面色如常地跟了上來,淡然回道:“三四年了吧,混口飯吃。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想脫身已經難了。”

    韓遲搖搖頭沒說什麼,兩人又走到了江畔的欄杆前,上次來是清晨,這時候卻是落日。“我都能脫身,你怕什麼。”

    “不一樣的,”蔣文濱苦笑一聲,看着身旁悠然吐着菸圈的男人,“遲少你沒在道上混,這東西不像是參軍,到了年限就能退。”

    “你怎麼知道我不混,混的路不同罷了。”韓遲將菸頭彈開,完美的弧線似乎不受風力的干擾,“憑你的異能實力,你組織裡應該沒多少人能攔你。”

    “遲少你……”

    蔣文濱不得不重新審視身旁的這個舊友,幾年不見,突然迴歸的他突然蒙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

    韓遲咳嗽幾聲,將喉嚨中的煙霧咳出,他不喜歡滯留的灰塵。“不用說我,我沒事,說說你吧。”

    “我有什麼好說的,”蔣文濱苦笑一聲,跨過欄杆坐在了斜坡的草地上,“打算再做幾年賺夠了錢,找個沒人認識我的地方重新生活,找個穩定的工作,找個溫柔的老婆,養幾個孩子。”

    “這理想不錯,我喜歡。”韓遲走在他旁邊,心中不由一樂,不愧是跟自己一塊混出來的,思想路線都出奇的相似。

    “遲少你……”第二次欲言又止,蔣文濱突然瞪着韓遲,“該不會你在國外混去了吧?然後跟我計劃的一樣,賺夠了大洋風光回國了,再準備找老婆生孩子?靠。”

    “答對了,而且比你快幾步。”

    江畔傳來了些許笑罵,一輪昏日在江流末端緩緩下落,灑在了波光粼粼水面一抹金黃。兩個男人在那裡說笑着,探討着撞了衫的理想,思索着偉大的人生。

    “夏天的風懶懶的吹過,穿過頭髮穿過耳朵,你和我的夏天……”

    悅耳的歌聲伴着輕快的步伐慢慢而來,韓遲忽然伸手將蔣文濱的上半身摁倒。“趕緊遮住!臉!”

    “嗯?”蔣文濱不有所以,但還是以最快地速度把衣服後面的帽子戴在了頭上,學着韓遲一樣躺在草地上裝睡。

    裝睡歸裝睡,用得着發出鼾聲麼?兄弟你是血脂高還是鼻炎,這呼嚕太明顯了點吧……

    齊雨霏不喜歡孤獨,但在一天的兩個時間段喜歡自己一個人靜靜的,看看日升、看看日落。

    早上被那個奇怪的變態狂打攪了行程,又丟了自己心愛的手機,這讓她一整天都有些悶悶不樂。但她的不快和鬱悶不會被她表達出來,她喜歡用自己的笑去感染周圍的夥伴,不喜歡用自己的苦惱去苦惱身邊的朋友。

    不知誰曾經說過,傳染最快的情緒有三種:打哈欠、笑、哭。

    還沒站到經常來的欄杆處,就聽見一陣令人煩躁的呼嚕聲傳來,齊雨霏有些不滿地瞪了眼破壞了江邊美景的兩個男人,敗興而歸地走向了公園的另一側。

    話說妹子,你可以不用上晚自習的麼?

    “喂!走了!還睡!”蔣文濱壓低聲音喊了一句,韓遲立馬擡頭掃了一眼,長長地鬆了口氣——怎麼感覺跟做賊似的。

    “那個妞、咳,那位美麗的小姐,嗯嗯?”

    “擠鼻子弄眼的幹什麼,哥喜歡人會不敢說嗎?”韓遲打了個哈欠,“好睏,找地方補交。”

    “行啊你,這女孩不錯,文文靜靜、又這麼漂亮。要不要哥給你撮合撮合?”

    “去,你除了英雄救美的橋段,還能拿出其他的辦法?”韓遲瞪了自己玩伴一眼,這傢伙的心眼他可是瞭如指掌,而這招絕對是沒事瞎攙和。

    “老套歸老套,但有用啊!”蔣文濱遇到這種情況也稍有些興奮,拍着胸脯地大包大攬,“放心,這件事包在我身上!”

    “真的有用?”韓遲不由一愣,貌似,也是個辦法,那就歸類於B計劃第四步吧。

    英雄救美。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
    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