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全職男友 » 第十章 老師,這是你掉的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校花的全職男友 - 第十章 老師,這是你掉的麼?字體大小: A+
     

    觀察地形,習慣性地記錄可以用作伏擊點的位置。六處教學樓頂架起狙擊槍,就能直接控制整個學校。如果在門衛處和假山上設立兩個火力點,十五名精英就能輕易阻擋沒有重武器的大批警察三到四個小時。

    安全撤離,公路、小路、後山……呃,韓遲一拍腦門,自己是來追女生的還是搞恐怖襲擊?沒事算這個幹嘛!

    職業習慣,純粹的職業習慣。這跟骨科大夫習慣看人骨頭,外科大夫喜歡玩刀差不多,多年積習。

    叮鈴鈴,放學鈴聲帶着輕快的節奏,但校園中幾幢教學樓在三分鐘內靜寂無聲,隨後纔是稀稀拉拉地同學衝出教室。老師們含辛茹苦,寧肯犧牲自己的午餐時間也要集體拖堂,這是一種極端負責的教學態度。

    韓遲深以爲然地點了點頭,他正站在學校圖書館的樓頂,手中拿着一副軍用高倍望遠鏡跟隨着兩個女孩的身影。看她們在教室匆忙衝出,又走出教學樓、跑向食堂的背影,肯定是不想回家做飯了。

    這麼好的機會怎麼能錯過,韓遲打了個響指,扭頭衝向了樓梯口。圖書館距離食堂的直線距離較近,可以在短時間內完成陣地轉移。

    作戰B計劃第二步:在吃飯時接近並搭訕。

    長久以來的體能訓練讓他比馬拉松冠軍更善奔跑,異能對身體的強化讓他在劇烈活動之後不會出多少汗液。這不是外分泌失調,而是他心率和血液循環並未加速,短距離奔跑對於他來說還的不算‘運動’。

    半分鐘後,坐在空蕩蕩的食堂二樓角落,韓遲攤開一本英文雜誌慢慢讀着,等待着第一批學生的到來。

    他看不懂這種英文文字,雖然他能在倫敦腔和紐約語法中隨意轉換,但在英文世界也就是個半文盲。

    兩分鐘後,第一批學生進入,韓遲微微皺眉,似乎是被吵鬧聲驚擾。做戲,是一種自然而然地僞裝。

    兩分半鐘,目標出現,手拉手衝向了紅燒排骨的窗口,一路小跑讓她們氣喘吁吁。

    “哈哈,終於搶到了!”小蝶頓時激動地雙目含淚,而齊雨霏同學則將美目在那一塊塊排骨上流轉,滿目柔情。

    喜歡吃這個?韓遲暗中記住了她的飲食習慣。只是他並不清楚,當搶到一塊限量供應的大排時,那濃濃的成就感從何而來……

    繼續專心看書狀,餘光看到她們兩人坐在了不遠處,說笑着手拉手去洗漱。韓遲默默起身,將雜誌若無其事的放在了她們佔的桌子鄰旁,起身走向了已經有些擁擠的食堂窗口。

    話說,這不是教職工專用窗口麼?你們這羣兔崽子擠什麼呢?韓遲皺了皺眉,站在擁擠的人羣后一時不知如何入手。當年自己貌似也沒擠過食堂,對這種狀況有些望而卻步。

    任務突發狀況,建議暫時撤退。

    聳聳肩,韓遲轉身走回了自己佔的座位,早上就沒吃東西的他也有些腹中飢餓,但比起三天四夜滴水不進的環境來說,不算什麼。

    “哇,那邊那個男老師好帥!”

    “這是新來的老師麼?型男耶!快拍照拍照!”

    不遠處的桌子上,幾名打扮時髦的女學生似乎發現了什麼,拿出手機對着韓遲一陣啪啪啪。韓遲扭頭對着幾人笑了笑,十分紳士的地擺手示意,頓時讓食堂的女生躁動了近半。

    “你們猜,他是教什麼的呀?”

    “快看他手指,快看他無名指!未婚!哈哈哈,太開心了!”

    “這是我們學校的老師麼?看上去跟校外的一樣。”

    目標已經坐下用餐,用餐的姿勢文雅、背部筆挺,應該是受過淑女教育。韓遲自動屏蔽了周圍的議論聲,面色平靜地坐下翻開書,努力不去看鄰桌的女孩一眼。

    該怎麼搭訕?這是個問題,總不能把雜誌往地上一扔,然後以最紳士的風度問一句:同學,這本雜誌是你掉的麼?

    不作死就不會死,這麼粗淺的搭訕方式肯定行不通。而且還要考慮周圍環境對當事人所造成的壓力,她還是個高中生,不能表現的太過,不然過猶不及。

    他這邊正思量着,小蝶手肘捅了捅正專心用餐的齊雨霏,後者不明所以,順着小蝶的手指看了眼身旁。

    一個男人,一個西裝革履、帶着眼睛的年輕男人,面貌有點熟悉,但一時想不起在哪裡見過。總的來說也算挺有眼緣,但還沒帥到讓人眼前一亮。齊雨霏小聲問了句:“怎麼了?”

    “好帥!”小蝶在她耳旁輕聲說了幾句,隨後齊雨霏滿臉無奈地和小蝶換了個位置。

    韓遲頓時一陣鬱悶,雖然這個扎着馬尾辮的女孩也是那種眉清目秀的可愛美女,但韓遲卻半點沒有關注的心思。這種感覺很玄妙,韓遲現在眼睛裡容不下其他女人,只有那道晨曦中的倩影……

    唉,作戰B計劃第二步,失敗。

    “老師,”柔柔的話語讓人骨頭酥軟,隨後便是幾秒的扭捏和沉默。終於,小蝶鼓足勇氣說了一句:“這塊排骨是你掉的麼?”

    韓遲:“……”

    被調戲了智商的韓遲決定戰略性撤退,不能盲目出手,以免給齊雨霏留下不好的印象。

    略有些尷尬地對着小蝶笑了笑,起身收起雜誌,便頭也不回地走向了食堂門口,帶着一羣少女矚目的目光。

    “嗚嗚嗚,帥老師被我嚇走了,”小蝶拉着齊雨霏一陣‘痛哭流涕’,“我有這麼難看麼我。”

    “浪費呢你!”齊雨霏用筷子點了同伴一下,看了眼地上的那塊色香味俱全的排骨,輕聲嘆了口氣,“花癡病犯了吧,下午乾脆請假別上課了。”

    “不行,我要去打聽打聽,本姑娘主動勾搭都沒什麼迴應,打死我也不死心!”小蝶坐在那一陣咬牙切齒,剛出食堂門口的韓遲不由渾身一個激靈……

    還好,能去二爺爺那裡噌頓飯,不至於在學校裡餓肚子。

    作戰B計劃第三步,去目標任務最近距離位置租一處房子,並在目標註目下搬進去,以鄰居的身份獲得初步接觸。

    這是重中之重的步驟,絕對不容有失。韓遲面色堅定地攥了攥拳,接下來誰再敢搗亂,他就要採取一點必要的武力措施。

    英才中學是臨寧市一處比較有名的私立中學,良好的師資環境和優秀的教學成績,以及豐富的歷史底蘊、牢靠的關係網絡,在當地相當有名。入學需要有學校的專門考試,學費也並非貴族學校那樣高昂到普通家庭難以承受。

    “小遲,你來學校做什麼?”

    興奮了一中午的二爺爺總算回過神來,想起了自己大孫子今天有點不同尋常的舉動。兩人正在校長辦公室吃着食堂大廚開的小竈,老爺子拿着珍藏了幾十年的老酒,想要爲韓遲接風洗塵。

    “內個,”韓遲一陣揉鼻子抿嘴,總歸是不太好意思理直氣壯來說泡女生。當着校長的面說追學校的女學生,韓遲有這個膽量,也要考慮老爺子的原則和堅持。

    “先不說這個,咱們爺倆喝幾杯,今天二爺爺高興。”

    “嗯,”韓遲起身倒酒,酒香四溢也讓他頗有些食指大動。雖然很少喝白酒,但老酒醉香,他也想品嚐佳釀。

    “這次回來,不出去了吧?”二爺爺姓韓名舉,今年八十七歲高齡,但體格健壯、擅養生武學之道。

    韓遲點點頭,面色稍有些黯淡,剛離開幾天,也不知那羣傢伙會不會出什麼差錯。“不出去了,闖幾年也累了,想安定下來。”

    “長大了,我孫子長大了。”韓舉破有些感慨地一聲長嘆,撫了撫白花花的鬍鬚,“你爺爺如果知道,九泉之下也能安心了。這幾年你一直過着那種煎熬的日子,以後不會了。”

    韓遲不置可否地點點頭,嘴角帶着些溫和的笑容,端起酒杯,“二爺爺,你注意身體少喝點。現在沒人能欺負我,這幾年過得也不苦,都是混着過來了。”

    “唉,有二爺爺在這,以後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誰再敢把你弄出去,看我不打斷他們的兩條腿!”

    看着怒髮衝冠地老人家,韓遲搖頭一笑。強迫他?這個世上有誰自信能做到。以前的他,任人拿捏;而現在,他的命運掌握在自己手心,誰也扳不開他的手指。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
    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