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全職男友 » 第九章 計劃流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校花的全職男友 - 第九章 計劃流產字體大小: A+
     

    中午的陽光曬在學校的大門,十多米寬的藍色伸縮門後面,是寬敞的校園主幹道。路旁綠柳成蔭、花圃似錦,靠近校門有兩處小樹林,爲住宿生的夜間活動提供了天然的場地。

    英才中學,韓遲對這個學校有點印象,以前在哪裡聽過這個高中的名字。

    作戰計劃第一步,接近目標。

    目標人物鎖定在這處校園的某幢教學樓,按照古嶽南提供的信息,三年八班。

    拽了拽扎緊的領帶,扶了扶臉上的眼鏡框,換了一身西服正裝的韓遲由內而外散發着斯文的氣息,只是髮型是圓寸有些不襯。一身筆挺的棕色西服,手裡拿着兩本厚厚的書籍,嘴角帶着無害的微笑。

    伸縮門兩旁是兩根圓石柱,兩個警衛室中有三四名保安值班。韓遲讀着圓柱上刻的兩幅標語,一股文化氣息撲面而來:“育德、育學、育人人,爲師、爲長、爲學生。”

    “等會!那誰,你等會!”

    “我?”韓遲被門衛攔了下來,不慌不忙,一副氣定神閒的模樣。

    警衛室裡跑出一名年輕的門衛,伸手將韓遲阻止在了學校門口那‘閒人免進’的牌子前,操着一口山東味的普通話:“出入請出示證件,這裡不能隨便讓社會閒雜人員進!”

    “呵呵,我是這所學校新來的老師,”韓遲對着這門衛笑了笑,“我的證件還沒有印出來。”

    “崔主任說了,沒出入證絕對不能進!現在襲擊學校的事件有多少?這是規定!”年輕的門衛相當具有原則,一絲不苟地說着,“我們要爲校園裡幾千學生負責,請儘快辦理證件,或者你找有證件的老師出來帶你下。”

    韓遲眨眨眼,打量了面前這人幾眼,笑道:“我剛來,還不認識這裡的老師。這樣,你給我你們校長的電話,我可以打給他。”

    小門衛微微一愣,撓頭道:“校長電話我沒有,政教處主任和保衛科主任的電話你要不要。”

    “我前幾天剛回國,是校長剛聘來的英語老師,”韓遲說話彬彬有禮,氣不長喘、面不改色,就知道你沒有校長電話。繼續道:“你可以去校長辦公室問一下。”

    “嗯?不對啊!”小門衛眨眨眼,雖然膚色偏黑,但腦袋也並非不靈光。“校長請你來的,你爲什麼沒有校長電話?”

    “我在國外的時候和校長取得了聯繫,回國手機不能用,國際長途加漫遊,貴!”

    看小門衛略有些認可地點了點頭,韓遲不由捏了把冷汗,混進五角大樓都沒這麼刺激過,我國門衛的安保水平絕對是世界超一流水準。

    “那你在這等着,我去喊崔主任!”門衛同志最後只能選出這麼個辦法,又不放心地對着警衛室喊了一聲:“先別開門!”

    韓遲一拍額頭,看着門衛扭頭就走,趕緊喊到:“你們崔主任不認識我!只有校長認識我!”

    “哦?我怎麼也不認識你呢好像?呵呵。”

    身後突然傳來一個略有些蒼老的聲音,韓遲心中一突,腦海中映出了背後的畫面。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揹着手,在街上慢慢走了過來,步伐有些虛弱,年歲太大的緣故。

    怎麼感覺這老頭這麼面善,好熟悉的樣子……可能是所有老人都一樣吧,不過這老頭這話是什麼意思?

    “校長!”警衛室剩下的三名門衛跑了出來,伸縮門也慢慢移動開出了個不大的出入口。一名門衛還不忘吆喝一聲:“李由回來!校長就在這,跑什麼跑!”

    校、校長?韓遲頓時嚥了咽口水,嘴角輕輕抽搐了幾下。我去,早知道裝老師混進去這麼麻煩,他直接翻牆進去就是了,枉費他準備了一上午,弄了這身行頭、買了兩本英文字典。

    第一部作戰計劃,宣告流產。

    低頭準備開溜,突然又聽身後的老頭輕咦一聲,聲音有些顫抖:“小遲子、小遲子!?咳,咳咳咳,韓遲!”

    這老頭激動什麼?

    韓遲有些不明所以,背對着老傢伙也看不清相貌,畢竟異能的成像只是模糊的影像,不如眼睛看的清晰。

    心中莫名有些悸動,慢慢轉身看着老人,那老人渾身輕顫,手指指着韓遲,隔着三四米也能看見他泛着濁淚的老眼。韓遲卻面色一變,從尷尬變成了陰沉,扭頭向着一旁走着,沒有什麼猶豫。

    “小遲子!我是你二爺爺啊小遲子!”“

    韓遲置若罔聞,但步伐卻微微一頓,搖搖頭清掃出腦海的煩悶,繼續埋頭向前。

    韓遲!你回來!咳咳……”老人忽然一陣劇烈的咳嗽,捂着胸口慢慢坐倒,面色發紫、呼吸不暢。

    “校長!校長!”

    幾名門衛見狀立刻跑了過來,但在他們伸手觸到老人的身體前,老人已經被一道身影扶住,半仰着靠在那人懷裡。

    韓遲伸手摁在老人胸口,一道弱不可見的青光隱入了老人胸口,讓老人的呼吸漸漸地舒緩,發紫的面色也開始恢復正常。韓遲想要站起,卻被一隻蒼老的手死死地抓住了手臂,老人一時不能言語,但目光緊緊地看着他。

    “別、別走……”

    韓遲揚了揚頭,鼻子抽了口氣,想要推開老人的老手,卻又有些不忍用力。

    “別、別怪你爸爸,”老人咳出了一口濃痰,面色漸漸恢復平緩,依然死死抓着韓遲,掙扎着想要站起來。“你是嫡系長孫,這是韓家、韓家的規矩,你爺爺臨終的時候給你爸的遺命。當年送你離開,你媽差點哭死,你爸也捨不得啊……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韓遲默然無語,老人卻擺手讓周圍的門衛退開,拉着韓遲手臂上下打量着。“高了,瘦了。多少年了,二爺爺還能認出你來。”

    “讓我走吧,以前的韓遲死了,”韓遲搖搖頭,慢慢解開襯衣的鈕釦,指了指心臟位置那塊硬幣大小的暗紅色印記,“被你們放到那個訓練營的時候,我已經死了。”

    “苦了你了,苦了你,”二爺爺抹了抹眼淚,“小遲子,我知道是韓家對不住你,別走。我給你跪下行嗎?二爺爺給你跪下了!”

    “二爺爺,你別這樣!”韓遲連忙將老人扶住,也不知老人哪來的力氣,韓遲根本託不住,只能任由老人直直地跪在了地上。

    “回來吧,別走了,韓家嫡系只有你一個,你走了韓家就垮了。”二爺爺聲音發顫,渾身也在輕輕顫抖,“二爺爺也只有你這一個孫子,你現在走了,我就死在這!”

    韓遲慢慢低頭,嘆氣間跪在了老人身前,抹了抹眼眶的眼淚。“二爺爺,我只認你。那個家,我不會走回去一步。快起來,讓人看見要戳我脊樑骨。”

    老爺子雙目一瞪,渾身散發出一股久居上位的威嚴,“我看他們誰敢!”

    一旁圍觀的四個門衛面面相覷,稍息立正集體向後轉,表示自己什麼也沒看到,什麼也沒聽到,所以什麼都不知道……

    臨寧市郊區,一處裝修豪華、擁有龐大建築羣的精神病院,幾名持槍的軍人在門口走位巡邏,他們持的是半自動步槍,也是訓練一有素的正規軍人。

    精神病院不過是幌子,這處地方在特定的圈子裡有個特殊的稱謂——非正常人類研究事物所。

    一處地下建築內,近千平方米的指揮大廳,幾百個工作人員在各處忙碌着。一身小西服打扮的蕭月玥抱着雙臂站在一處大屏幕前,屏幕上是整個臨寧市的衛星圖,上面分不了密密麻麻的紅點。

    霍思敏在一旁跑了過來,小聲說着:“組長,異能反應器沒有搜索到任何目標,今天的使用次數已經達到上限。”

    輕輕嘆了口,蕭月玥撫了撫光潔的額頭,“該死,那個傢伙一聲不吭跑去哪兒了?”

    “怎麼,還沒有找到那個韓遲?”

    渾厚的男人嗓音在耳旁響起,一名中年男人揹着手走了過來。

    “所長好。”霍思敏甜甜地喊了一聲,隨後低頭退到一旁,她這個實習生不能多話。

    蕭月玥點點頭,苦笑道:“我們辦事不利,讓所長失望了。”

    “不是我軍太無力,實是敵軍太狡猾。”所長大人呵呵一笑,“行了,由他去吧,那傢伙不會危害大衆。有新的任務要交給你,和你的搭檔,嗯,重點是你的搭檔。跟我來吧。”

    “是!”霍思敏精神一震,所長竟然點她名了,由不得不興奮。不過興奮之後就是淡淡的後怕,會不會,是潛規則神馬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
    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