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全職男友 » 第三章 碎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校花的全職男友 - 第三章 碎玉字體大小: A+
     

    韓遲要去的地方離機場並不遠,在城市的邊緣,是幾處依山而建的私人莊園。

    一輛越野車停在了樹林的一處拐角,短髮美女對着韓遲笑了笑,這處莊園她不能隨意靠近。

    “在這裡等我下,很快回來。”韓遲笑了笑,面色平靜地出了車門,整了整衣領,把帽檐壓的更低了些,沿着腳下的水泥路向前走着。

    他一路都帶着自己的棒球帽,從來不曾將它摘下。拐過拐角,百米外是那熟悉的白色柵欄門,能看見那最遠處的城堡建築,以及有着白色噴水池、廣闊草坪和棒球場的大院。

    七八名身穿黑色西服的保安在門口來回巡邏,隨時注意周圍的情況,數百個攝像頭在莊園周圍密密麻麻地分佈着。

    “還是一成不變的老樣子,食古不化。”韓遲輕笑一聲,低着頭慢慢走向了門口。他的身影引起了這邊保安的注意,一人在耳麥上說了幾句,三名保安迎着韓遲走來。

    車內,短髮美女巴望着韓遲的背影,似乎有些好奇他接下來的行動。

    霍思敏拿着一面粉色的小鏡子梳理着自己的劉海,有些疑惑地問了句:“組長,這地方爲什麼咱們不能靠近。”

    “我怎麼知道,執法條例上寫着的。你說,他來這做什麼。”

    “誰知道呢,”霍思敏看了眼身前放着的那個破揹包,總有些控制不住想要打開一看究竟。隨口應了一句:“女人的第六感告訴我,他肯定是來惹是生非的。”

    “嗯哼?”短髮美女瞄了眼自己搭檔的一馬平川,嘖嘖怪笑着搖頭,挺了挺腰板,“你算女人麼,乳臭未乾的黃毛丫頭。”

    霍思敏頓時淚流滿面,扯着連衣裙的衣領死死地捂住胸口,打死不看身旁的波濤洶涌。咱不帶這麼欺負人的……

    隨手一擡憑空變出一根菸,韓遲的動作像是魔術的戲法,但點菸的動作有些緩慢,腳下的步伐也不曾停過。

    隔着十多米,一名保安打了個止步的手勢,出聲喊道:“抱歉先生,這裡是私人住所,不允許外人蔘……”

    話語沒落,三人的身體保持着邁步的動作卻戛然而止,像是瞬間化作了三座雕塑。

    韓遲繼續低頭走着,一口一口品嚐着尼古丁的味道,距離那扇大門也越來越近。剩下的四名保安有些驚訝地看着自己同伴和對方擦肩而過,那陌生男人絲毫不停地向他們移動。

    怎麼看,也有點來者不善的意味。

    “正門有情況,請求支援,正門這裡有情況,請!”

    說話的保安隊長話語一頓,莊園各處衝出了許多身影,都是一色黑西服的打扮。

    韓遲擡頭,對那名保安隊長保安笑了笑,這也是保安隊長話語一頓的原因。

    年輕的保安隊長瞪圓了雙眼,死死地看着不遠處地那張臉,指着韓遲就開始一陣猛咬舌頭:“大、大!大大……”

    “才幾年不見,別這麼客氣。”韓遲笑的有些忍俊不禁,手指輕彈敲掉了菸灰,讓面前這四名保安進入了石塑狀態。

    保安隊長保持張嘴瞪眼的姿勢在那裡站着,眼珠靈活的轉來轉去,想要表達某些複雜的話語。韓遲在脖子上摸索了一陣,一根已經有些發黑的紅繩被他慢慢解了下來,紅繩上墜着指甲大小的玉佩碎片。

    再看幾眼陪伴了自己已經許多年的碎玉,它曾經擋了一顆流彈而救過自己一命;就算因此碎了,也能留點紀念。

    “幫我把它交給這裡的主人,告訴他們,我還活着。”韓遲找了半天沒找到保安隊長黑西服上的口袋,只能把紅繩搭在了保安隊長的門牙上。繼續說着:“再替我告訴他們,韓遲不會再踏進這個大門半步,也不用再來找我,就當我死了。”

    用力抽了一口煙,吐雲吐霧間擡頭看了眼門上的攝像頭,隨手將菸頭彈入了那柵欄門。看着菸頭摔在了白石地面,砸起了幾點火星,韓遲轉身而去,再沒有拖泥帶水。

    坐回越野車,已經恢復了溫柔淑女端莊範的短髮美女對韓遲微笑示意。韓遲低着頭,露出的笑容有些勉強,開口也變成了些許沙啞的嗓音:“走吧,我有些累了。”

    “哦,好的。”

    啪!韓遲打了個響指,樹林裡傳來一陣哀嚎。越野車在隨後衝出來的十多名黑衣保安的追逐中,消失在了水泥路的盡頭……

    盛世嘉園,是位於市中心外圍的一處別墅小區,有着健全的交通設施,也有着良好的治安環境和優良的綠化面積。這是臨寧市較爲上層的一處住宅區,居住的大多是資產豐厚的富商名流。

    一輛越野車毫無阻礙地進了這處小區,停在了一幢有些偏僻的別墅前。車門打開,一條修長而近乎完美的美腿吸引了過路人的目光;不用絲襪的包裹而沒有一絲瑕疵,也可謂世所罕見。

    短髮麗人站在越野車前,即刻撐起了一面靚麗的風景線,讓一旁一身連衣裙打扮的可愛女生遜色不少。

    大美女拉開後座的車門,一隻大狗歡快地竄了出來;小美女拉開另一面車門,一名身着‘破爛’的男人跳了下來。呃,這兩個貌似沒有多少可比性……

    路燈旁,一名捂着腦門蹲在地上的騷年頓時滿目憎恨,試圖用眼神和意念將那個‘左擁右抱’的男人千刀萬剮,再將兩個大小美女據爲己有。

    韓遲似有所感,扭頭看了眼路燈下的人影,後者拔腿就跑,一溜煙消失在了三人面前,動作異常迅速矯健。

    “精神強度不錯,是個好苗子。”

    “韓先生在說誰?”短髮美女扭頭張望了幾眼,路人甲、乙、丙低頭專心走路,做賊心虛狀。

    “沒事,一個有意思的小傢伙。呵,看看你們準備的地方。”

    “好的,韓先生這邊請。小敏,去裡面準備下。”韓遲慢走兩步,故意和短髮美女並肩走着,“不用老是喊我先生,我又不是那些德高望重的老東西,直接叫我名字就好。”

    “好的,韓遲先生……”短髮美女俏臉一紅,停住腳步,略有些不自然地板正着自己的稱呼,只是聲音越來越小。“韓遲……”

    “恩。”韓遲忍住笑意,微微擡頭,擺出自認爲最無害的幾顆白牙,只是鼻樑之上依然被遮在帽檐後面。“那我該怎麼稱呼你呢?美麗又性感的女士。”

    “內個,”夸人幹嘛這麼直白,讓人多不好意思。短髮美女略有些扭捏地低頭不語,臉蛋火燒火燎火紅紅。

    開完門的霍思敏不由瞪大雙眼,滿是驚奇地看着這對男女。

    什麼情況?

    這個傢伙對組長大人做了些什麼?難不成用了特殊異能?霍思敏心中一驚,她剛聽所裡的前輩說過,有些壞人的異能能夠讓異性產生心理暗示甚至生理反應。

    組長大人這是,有了生理反應?

    “我叫蕭月玥……”

    “小月月?”韓遲確實沒聽清,蕭思玥的話語絕對是細如蚊聲,高頻到了超聲波的領域。

    蕭思玥不由大窘,哪有直接上親密稱呼的,竟然還叫她小名。一跺腳跑回了越野車,霍思敏慌忙跟上,遠遠繞了一圈躲開韓遲的‘發功範圍’。

    越野車迅速發動,強勁的引擎掩蓋不住那砰然的心跳聲。大陽汪汪幾聲似乎在和韓遲告別,輕鬆跳起,從打開的車窗鑽回後座。

    韓遲站在門口揮手告別,除了幾聲犬吠,也沒得來其他迴應。摸摸鼻子壓低帽檐,拿着那個軟包不由啞然失笑;哥竟然如此有魅力,始料未及。

    “剛纔嚇死我了。”霍思敏心有餘悸地拍着胸口,雖然也沒什麼顫動……“你是不是中招了組長?怎麼臉這麼紅,咦,好燙。”

    “不說話會死麼你!”蕭月玥一砸方向盤,越野車狂暴地在別墅區內奔馳,強勁的引擎聲十分帶感。

    暈,組長大人剛纔的溫柔勁跑去哪了?霍思敏眨了眨眼,忽而瞪大雙眼盯着身旁的駕駛員,“組長,你不會是?恩哼?”

    蕭月玥俏臉一紅,越野車轉彎停在了一處樹蔭之中。“胡說什麼!我這是工作需要!”

    霍思敏噗嗤一笑,人家還沒說什麼,這麼強調‘工作需要’幹嘛。

    仔細想想,那個男人有什麼特殊的?帶着帽子神神秘秘的,連個正臉都不漏,似乎沒什麼地方不一樣。

    那組長怎麼這麼大反應?瞄了眼身邊不斷起伏的波濤駭浪,小丫頭略有些不滿地撇了撇嘴。

    ‘大’人的世界,她表示暫時不懂。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
    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