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全職男友 » 第一章 接客二人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校花的全職男友 - 第一章 接客二人組字體大小: A+
     

    (本故事純屬虛構,出現地名、人名若與現實中重合,敬請諒解)

    “先生,您的可樂。”

    一頭金髮的空姐用她那蹩腳的漢語輕柔地說着,微微躬身秀一下普通女人望塵莫及的事業線,對座椅上那用棒球帽遮住臉型的東方男人,露出了好奇而探究的目光。

    一個組織上如此重視的男人,竟然喜歡喝廉價的可樂,東方人的品味情趣果然奇特。

    “謝謝。”略帶沙啞的嗓音,有些生人勿進的冷漠。那空姐知趣的退開,並沒有詢問對方是否需要專機上的‘特殊服務’。

    翱翔在藍天白雲之間,韓遲的心裡的空落漸漸散去。都說歸鄉情怯,可他此時卻也沒什麼緊張的情緒。輕聲嘆了口氣,目光注視着窗外掠過的白雲,淡淡憂桑瀰漫……

    臨寧市國際機場的一處偏僻的角落,一輛被黑色防彈玻璃包裹的越野車大大刺刺停在草坪上,完全無視了一旁寫着的請勿踐踏的警告牌。

    “哎,輕點!”

    “你輕點!疼呀。”

    越野車的車身正按照一種穩定的頻率左右搖擺,隱隱傳來女人尖銳而悅耳的叫聲,周圍來來回回‘路過’的工作人員向着裡面巴望着,試圖欣賞下車內綺靡的光影。

    可惜在擋風玻璃處看過去,越野的前座空蕩蕩沒有人影。不明真相的圍觀羣衆得出了一致結論——這是一對慣犯。

    “唉,世風日下!”正負責草坪清理工作的老大擠眉毛瞪眼,舉起的掃帚想要對車後窗做些什麼,最後卻只能面色疾苦地轉身而去。“世風日下喲!”

    “汪、汪!汪汪汪!”

    車內傳來幾聲中氣十足的犬吠聲,車身震動的幅度和頻率都稍有加強。幾名路過了已經許多次的機場工作人員渾身一顫,略帶限制級的畫面在腦海中翩然浮現。

    “人心不古!”還沒走遠的老大爺扭頭又嘟囔一句,手中的掃帚被戳掉了幾根塑料絲,氣憤之餘不住痛心疾首:“人心不古!”

    那女人的叫聲忽而高亢,牽動着周圍‘路過’羣衆的神經。突然聽車內傳來女聲厲聲喝罵,那車身的震顫也恢復平靜。“叫什麼叫!還不是你害的老孃,給我出去呆着!”

    咔嚓,車門被人從裡面打開,一道黑影竄了出來,圍着越野車轉了一圈。

    那是一隻雄壯的藏獒,彪悍的體型、健壯有力的後肢以及鋒銳可怖的前齒,都宣告着它非一般的兇狠。

    它的出現讓周圍的幾名漢子頓時一驚,各自拿着手中的傢伙退開幾步,思量着撒腿跑路會不會引來藏獒的追逐。這羣年輕人還在猶豫,人生經驗比較豐富的老大爺卻已經沒了身影,只剩一把掃帚在那裡滴溜溜地打轉。

    好在這大傢伙沒到處亂跑,而是夾着尾巴對着車門嗚嗚的叫着。

    機場內不允許帶寵物,但工作人員看到越野車的車牌號,理所當然地將那藏獒品種歸類爲軍用犬。

    車門沒關,越野車寬敞的後座上坐着兩名年輕女郎,但因爲這隻巨犬的存在,沒人敢上去一探究竟。

    車內沒有想象中那勁爆的場面,反而是兩名衣着還算整齊的女孩,一副和諧友愛的畫面。身着淺白色連衣短裙的長髮女孩,正在給另一個短髮姑娘做手臂處的小劑量靜脈注射——俗稱:打針。

    長髮女孩長明眸皓齒、又帶着青蔥年華的些許青澀,她笑的時候會眯起那雙水汪汪的大眼,額前的劉海讓她更增幾分少女的青澀可人。她叫霍思敏,剛出警校幾個月,正在某事務所實習。

    霍思敏說起話來帶着些柔柔的顫音,在警校被譽爲史上最溫柔的警校之花,在一羣女漢子中頗爲顯眼。

    “誰讓你不小心被它咬到了,沒丟命就很不錯啦。”說起話來也是別樣的溫柔……

    “這個死大陽,老孃白養它這麼多年,竟然敢翻臉不認人!嘶,你慢點。”短髮女人略有些彪悍,身上的白襯衣被她脫下了一半,大大方方露出了胸前姣好的白皙肌膚。短髮美女越想越恨,對着車門外的那隻大狗狠狠地罵了一句:“看什麼看!晚上沒你的肉包子。”

    “嗷嗚……”大陽夾着尾巴吐着舌頭,頗爲委屈地在原地轉了幾圈。

    “哈哈哈,大陽好可愛。”

    霍思敏噗嗤一笑,沒注意小手一抖,把一管解毒劑直接推了下去。短髮女郎倒吸了一口冷氣,身體顫抖間,火力指數直線飆升……

    一聲尖叫在機場天空迴盪,一架剛起飛的客機立馬掉頭降落,事後得知機長誤判爲防空警報——飛機晚點年度十大荒誕理由之首。

    一架正準備降落的小型客機中,韓遲翹着二郎腿、戴着耳塞,專注地翻閱着一本肥皂雜誌,身旁不斷路過的‘金髮碧眼蜂窩腰’各種搔首弄姿,卻完全勾不起他絲毫的興趣。

    他只喜歡正統的東方美女,可以是混血,但對鼻孔的直徑需要有明確而堅定的限定。

    忽而眉頭一挑,看了眼下方的機場,目光似乎能透過機身看到地面的情景。

    好強的嗓門,能力是聲音,很少見的異能者。抖了抖雜誌,韓遲繼續專注研究東西結合的人體藝術圖片,這關乎哲學……

    越野車內。

    “霍、思、敏!要死啊你!是不是想謀殺了老孃自己當組長?嗯?是就大膽的說出來!姐今天成全了你!”

    “組長饒命!我錯了組長!倫家絕對不是有心的!”

    縮在角落裡的霍思敏一臉委屈的護着額頭劉海,手可斷、血可流,可愛髮型絕對不能亂。好心伸手想要將那空針管在組長纖細的手臂上拔下來,卻被一雙兇狠的杏眼瞪的不敢動彈,只能繼續雙手抱頭縮在座椅上,承受着組長大人勃然而起的怒火。

    越野車是加寬特製的型號,裡面足夠寬敞。美麗組長正掐着蠻腰怒視着角落中的小羊羔,果斷化身惡煞對其進行慘無人道的欺凌。

    “不是有心的?是不是你有心我就沒命了?辦事毛手毛腳、早上上班遲到,我沒事怎麼找了你這個搭檔!你……”

    “汪汪!”巨犬在外面歡快的叫着,似乎在爲自己的主人吶喊助威。

    “灰機!灰機!灰機來了!”

    霍思敏突然指着車門外喊了起來。

    短髮美女話語一停,轉身看着遠處機坪正緩緩下落的一架小型客機,虛擡了下並不存在的眼鏡,那雙明媚的杏眼中劃過了一道淺紫色的亮光。

    “好強的異能量反應,正主來了,走!”

    “啊?哦。”

    霍思敏趕緊反應了過來,跑到副駕駛的位置拿起自己的粉色包包一陣翻弄,等她將一個不大的文件夾拿在手中,耳旁傳來了組長大人溫柔的提醒聲。

    “別忘了帶筆,小糊塗蟲。”

    棕色的西裝裙搭配着簡單的白色襯衣,將短髮美女的火爆身材彰顯到淋漓盡致。偉岸事業線半掩半遮,周圍圍觀的幾名機場工務齊齊嚥了口口水,眼波盪漾。一寸半的粉色高跟鞋凸顯出她那對渾圓修長、沒有任何瑕疵的美腿,回眸一笑間帶着些醉人的氣質。

    彪悍組長眨眼化身美豔白領,堅持走清純路線的霍思敏抽了抽小巧的鼻子,帶着那隻名叫大陽的藏獒快步跟了上去。

    走在專用而隱秘的接機廳內,霍思敏忍不住輕聲問了一句:“組長,資料板怎麼寫?咱們要接的是誰呀?”

    “那東西隨便填,反正也沒人看。今天要接的是一個退役僱傭兵,A級實力評定的異能者,異能種類不詳。這是一個雙手沾滿了鮮血的儈子手,國際上十分有名的僱傭兵頭領,傳說中能殺人從不見血的超級殺手。不過現在退役了。”

    “呃,”霍思敏歪着頭一陣皺眉,表示自己腦細胞不太夠用,一時間燒死了無數。“這麼大來頭的人物,腫麼讓咱們來接?”

    “那羣沒骨頭的,被A級異能唬住了唄……不都是一撇一捺加一點的玩意,有什麼好怕的。等會小心點,不該說的別亂說。”

    組長大人嘴角的笑意帶着些懶散,忽然皺起了兩葉柳眉,眼中紫光閃爍,隨後便陷入了深深的糾結之中。

    “能量反應消失?怎麼回事,怎麼可能?難道是我的感應出錯?爲什麼會消失……”

    “汪汪!”黑色藏獒對着大廳一側吠了幾聲,卻很快將自己的身體縮在了主人身後,全然沒了剛纔的兇狠。

    “組長,前面前面,人來了。”

    霍思敏拉了拉自己組長衣袖,指了指前面正邁步走來的人影。組長大人置若罔聞,眼睛閃着紫光在前方進行一百八十度搜羅。

    “嗨?咳,我在這。”

    張嘴是一種略帶沙啞的嗓音,乾咳幾聲過後卻恢復了圓潤。“你們好。”

    霍思敏睜着她那雙閃晶晶的大眼,有些好奇地看着迎面走來的男人。

    白色的棒球帽沾染了些灰塵,遮掩着他的容貌,只能看見他略有些削尖的下巴,和他嘴邊那淺淺的微笑。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特種兵的呆萌妻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
    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