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全職男友 » 序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校花的全職男友 - 序章字體大小: A+
     

    最壯觀的場景莫過於非洲草原的日出,那在天邊揮灑出的金黃,暈染着你的雙眼,能讓你感覺什麼是真正的渺小。

    角馬羣遷移過後,原本不多的乾草也被啃食乾淨,但這不妨礙兩個不吃草的男人面對面站着。

    “哥,我不是你的對手。”

    說話的這人赤裸着上身,小腹處的火焰紋身鮮明而刺目,像一團真正的火焰在燃燒。

    精壯的胸膛,刀削般的臉龐;最明顯的特徵便是斜掛在右眼處的兩寸疤痕,再深幾毫米,他的眼珠就會破碎。

    他穿着似鐵的迷彩褲,腰帶是用子彈盤纏成的鐵盤,但不會影響他的發力和動作。綁腿上裹了兩把鋒銳的軍刀,冷酷的刀削麪龐,古銅肌膚包裹地身軀散發着濃烈的危險氣息。

    這是個鋒芒盡顯的年輕人,有人敢對他說個‘不’字,他那緊緊攥起的鐵拳將毫不猶豫擊穿對方的胸膛。

    “呵,知道不是我的對手,還攔我做什麼?”有些沙啞的輕笑聲,讓周圍乾燥的風聲都安靜了些。

    揹着旭日,看不清他的模樣,隱隱能看見那同樣剛毅的臉龐,從他勻稱的身形和略帶沙啞的嗓音能判斷,這也是個歲數不大的年輕人。

    赤裸着上身的男人攥起拳頭又慢慢鬆開,又復攥緊,骨節的噼啪聲讓人頭皮發麻。他一字一句地說着,帶着些憤怒和不甘:“你走?對得起我們六百兄弟!”

    “別說對得起對不起,搞的這麼傷感幹嘛。”

    這人壓了壓頭上的棒球帽,揹着的揹包被他隨手扔在地上,輕嘆間卻有些不以爲意:“還有你和小水在,我走的也放心。在這裡,誰死誰活其實不關別人的事;能活到最後的,才能笑着走出這片草原。我笑着,讓我離開。”

    “我不要你走!”

    聲嘶力竭的吶喊,阿火渾身的肌肉瞬間緊繃,不等對方再說什麼,雙腳跺地,猛然向着對方撲去。像是草原上的雄獅撲向自己的獵物,帶着一股凌厲的兇狠。

    蓬!一團火焰憑空燃燒,奔跑中的阿火上半身噴涌而出一蓬蓬金色的火焰,將他渾身包裹、點燃。這團火焰帶着一往無前的氣勢,化作了一顆從天隕落的彗星,要將面前的男人在下一秒吞噬。

    啪!像是乾柴破裂的細微響動,卻觸動了畫面的暫停鍵。

    只是一個響指,撲來的巨大火球在他面前徹底靜止,火苗沒有任何顫抖,如若冰封。

    撲面而來的熱浪壓低了他的帽檐,也吹動那半老的夾克。但他的雙腿卻紋絲不動,阿火還沒有讓他後退的實力。

    “這麼多年了,暴躁的脾氣就是不改改,吃的虧還少麼。”

    平淡的言語間,像是魔術一般在指間甩出一根白色香菸,在那半米多高的火焰外層點燃,開始一口一口慢慢品味着。“也該戒了。”

    伸出一隻略顯粗糙的右手,金黃色的火焰在他手前自動分散,讓他輕輕地拍在了阿火的肩膀。

    “你的能力還需要多練習,控制力始終不夠。火焰是最不容易掌握的力量,但也是殺傷最強的能力。但記住,你的力量是用來殺敵,不是對自己兄弟。阿火,別再讓我失望。”

    撿起地上的揹包,幾巴掌拍乾淨灰塵,叼着煙,悠然悠然地走向了那一輪初日。留給這裡的,只有那漸漸拉長的陰影。

    “走了!不見!”

    擺手的動作有些瀟灑,瀟灑又不羈,似乎真沒有什麼東西能讓他留戀。

    “啊!啊!”恢復了行動力的阿火跪在地上,被那人的背影抽乾了渾身的力氣。發泄似的捶打着地面,一團團火焰在他身周聚集、擴散,卻蒸不幹那兩滴滴在砂礫上的水滴……

    “嘖嘖,擁抱明天,心情舒暢!”

    對着太陽深吸一口氣,摸了把臉上的灰塵,雖然稍有些泥濘。

    韓遲嘴角帶着些笑容,眺望着一望無盡的草原,他的笑容在不斷洋溢。

    終於要回去了,八年,總歸要說一聲再見。

    有什麼捨不得的呢?沒什麼捨不得。那哭什麼。

    還真是捨不得這羣兄弟,真願意一直在這裡瘋狂下去,只是這種生活不是他所要的。雖然不願承認,他的肩膀還壓着更沉重的責任。

    呼出一口氣,再往前走十多公里,會有一條貫穿了草原東西的公路。希望能遇到一個好心的司機搭載他這個儈子手一程,讓他近早離開這個混亂的地界。

    多留一秒,他都有種轉身返回的衝動,這種衝動是真正的魔鬼。他現在已經退役,不再是那個叱吒風雲的修羅,他想要做回一個普通的男人,享受享受平靜的生活。

    站在硬土鋪墊的簡略公路旁,豎起的大拇指是攔車通用的禮儀,很快,一輛解放卡車停在了韓遲身前,一位黑人兄弟愉快地拿出一杆雙筒獵槍,槍筒對準了這個東方人的腦袋。

    鈔票,韓遲手中甩了甩五張老人頭,迎接他的就是黑人兄弟那潔白無暇的牙齒。

    多麼純潔友愛的非洲朋友。

    跳上卡車的後箱,欣賞最後一眼草原的風景,隱隱能聽見爆炸聲和槍炮聲,像是給他送別的禮鍾。還好退休前把仇家都清理了一遍,如若不然,這時候給他送行的,或許真會有一兩顆裝載了核彈頭的導彈。

    “在哪遙遠的地方,有個好姑娘,每當人們走過她的帳前,都要回頭留戀的張望……”

    滄桑而帶感的歌喉讓人有些傷感,荒漠、綠洲、部落,熟悉的場景卡車的轟鳴和搖晃中漸漸不見。

    黑人兄弟似乎欣賞不了如此高雅的文藝,直接在車廂裡放起了重金屬搖滾樂,韓遲對這類音樂沒有研究,但還是在貝斯的旋律中慢慢振奮起精神。

    雖然,他更喜歡看一羣非洲娘們穿着幾片草葉圍着一堆拱火跳來跳去。他們是草原上的戰神,那些部落中的姑娘們都是無條件侍寢。不過韓遲的口味偏向正常,沒敢嘗試過。

    其實那些姑娘們的皮膚質感相當不錯,又是標準的前凸後翹,晚上一關燈除了有找不到的顧慮外,和中華大地的姑娘其實也沒什麼兩樣……

    言歸正傳。

    十六歲之前,他是一個享受着生活的花花公子,生活已經沒什麼興趣也沒什麼奮鬥目標。混吃等死,似乎是這輩子都不會改變的生活節奏。

    他嘗試過各種叛逆期不應該嘗試的東西,毒品、性、暴力、偷盜,那是無休止的墮落。

    十六歲之後,他突然被放到了硝煙遍地的戰場,在槍林彈雨中傷痕累累,被逼開始鍛鍊自己的身體、覺醒自己的靈魂,尋找活下去的動力。

    於是,二十四歲,他是異能世界聞名遐邇的強者,也是那隻最強僱傭軍的領頭羊。

    至少,以前是。



      → 下一頁

    最強惡魔妖孽係統重生之特種兵的呆萌妻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