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成首富從撿垃圾開始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包廂裡的怪事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成首富從撿垃圾開始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包廂裡的怪事兒字體大小: A+
     

    第二百四十五章 包廂怪事兒

    蘭姐對自己拜託的事情還是挺上心的。

    “晚上一起吃飯,正好你錢哥也是這個打算,他要好好感謝一下你的救命之恩。”

    “好的,蘭姐,到時候你把地址發過來就可以了。”

    掛斷電話,小惠就像一隻小貓咪一樣,一把撲在包小飛的懷裡。

    “老公,誰給你打的電話?”

    “是桂蘭姐,她說晚上要請我們吃飯,正好錢總也是那個意思,另外他說還有事情要找我,我真的不知道什麼事情還需要自己幫忙?”

    “我不想去,我就想和你在待在家裡...”小惠撒嬌的說道。

    “不去不行,桂蘭姐好歹是我在這面認識的朋友中最能說的上話的,要是不去了,以後估計都不好說了, 再說了,錢總的面子,總還是要給的。”

    “......”

    晚上八點半,包小飛帶着小惠到了一傢俬房菜飯館。

    把車子停好,小惠挽着包小飛的胳膊就上去了。這是一家農家樂,裡面吃飯的人不是太多。

    包小飛和小惠進了院子的時候,就看見那兩個演員妹子穿着叉到脖子裡的旗袍站在那裡,包小飛就忍不住多看了幾眼那女的的大腿。

    結果就被小惠給掐了幾下。

    包小飛尷尬的咧嘴笑笑。

    這自己也是想着少看幾眼,可是眼睛卻不由自主的就朝着那個看去,自己實在是沒有辦法。

    兩個人被帶進一間房子的門口,包小飛帶着小惠就進去了。

    不過,這一進去,包小飛就愣住了。

    包廂裡,一個滿頭紅髮的中年人正坐在正中間,模樣和沙僧出家前差不多。

    一旁,周桂蘭拿着手機不知道在搜索什麼。

    周桂蘭的邊裡坐着一個紅衣女郎。

    臥槽,怎麼是你,溫雅?

    包小飛心裡想着這個女人竟然在私下裡定位自己。難道之前和小惠的....

    包小飛心裡有點慌張,不過很快就恢復了鎮定。

    不過,包小飛很快就看見正坐在沙發中央的錢多多發起笑來。

    那錢多多因爲是一頭火紅的頭髮,讓整個包廂顯得極爲不協調。

    “包老弟,你總算來了,我可總算把你給盼來了。”錢多多說着,很客氣的站起來,同包小飛握握手。

    “哈哈哈,錢總,幾天不見,你真是春風得意啊?”包小飛笑着,和小惠坐到溫雅的旁邊。

    “錢總,你的頭髮???”包小飛忍不住笑問道。

    只見錢多多怪不好意思的,拿手按壓了一下凸出的頭髮,不好意思的說道:“唉!包老弟啊!你趕緊給我看看,我這是得了什麼病?怎麼一夜之間頭髮全部變成紅色的了?”

    “一夜之間?”包小飛有些詫異。

    這件事他應該知道,就是前幾天他自己在撿垃圾的時候撿到了一盒子水彩筆,系統獎勵給他一個特殊的技能,能改變任何東西的顏色,難道是那個技能發生效力了不成?

    包小飛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

    “是啊!那天晚上我正在準備睡覺,洗完澡從浴室出來,剛躺倒牀上準備看會兒書呢,你嫂子進來就立馬嚇了一跳。

    我當初還以爲她怎麼了,她都嚇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急忙到衛生間拿過一個鏡子一看,當時我也是被自己的形象給驚呆了。”

    “嗯,在後來呢?”

    想辦法捂着嘴不好意思的問道。

    “在後來?我當時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只有當時你嫂子看了我幾眼,就慢慢覺得染成紅色比之前的黑白色好看多了,最起碼洋氣啊!她就嚷着問我是怎麼染成這種顏色,我打那裡知道啊?”

    “也就是當初你變色的時候你沒有絲毫的感覺?”想辦法問道。

    “是的,沒有絲毫的感覺。”

    “來,我來號號脈。”包小飛說着,把手搭在錢多多的一隻胳膊上。

    他主要是想替錢多多看看最近一段時間的保養情況,畢竟在米國是受傷的人。

    臥槽,這傢伙恢復的比自己想像中的都快,而且渾身傷口癒合的程度,遠不是自己能想到的。

    看來有錢就是好,有錢人的世界,豈是一般人能懂的?其他的不說,老錢吃的營養品,估計全部都是進口的。

    “包老弟,怎麼樣?”錢多多睜大了眼睛看着包小飛的臉,希望能從他的嘴裡得到一點實話。

    其實他的內心說實話是硬撐到這幾天的,自己都一把年歲了,頂着一頭紅頭髮,那出門不被人笑話死 ?

    再說了,自己真不知道是得了什麼病?無緣無故的就變成紅頭髮了,這確實有點詫異。

    要是能找到原因,自己就是花再多的錢也是值得的。

    他也曾經私下裡找過理髮師,理髮師說就是他們的顏料也染不出怎麼紅的發火的髮型,最關鍵的是,他們本部就給染不回去。

    這件事可難倒了錢多多,本來這段時間他就打算去米國,和當地政.府把金礦的事情協調一下。

    正好,周桂蘭通過打聽,說是包小飛回到了藍市,並且還和溫雅在一起,周桂蘭就通過兩個旗袍妹子把她也叫到京城裡來了。

    進門的時候,小惠故意鬆開了包小飛的胳膊,因此溫雅什麼也沒有看到,她始終認爲小惠也是錢多多請來的朋友...

    “錢哥,你的身體恢復的不錯,看來這一段時間你在靜心調養,真的恢復的不錯。”

    “那我的這頭髮?”錢多多焦急的看着包小飛。

    “從我怎麼多年行醫的經驗來看,這純屬於偶然,要是我沒有猜錯的話,這屬於醫學界罕見的基因突變現象。這種病,不好治。”

    “什麼?不好治?”

    錢多多一聽,當即癱坐在沙發上,像丟了魂兒似的。

    包小飛是自己最敬重的名醫,不簡直就是神醫,把自己從死亡的地平線上都給拉回來了,還有什麼病是不能治好的?

    再說了,按照他說的真是基因突變的話,指不定那一天,自己的皮膚或者什麼再被改變了顏色,那自己豈不是變成了一個老怪物了?

    真特麼糟心,剛從米國死神手裡撿回一條命,怎麼又變成這麼一個形象了?難道真的是老天跟自己過不去?

    不,這應該是自己的過錯,要是這次真的有人能治好我的病,就一定給他上高香,磕頭都行。

    “不過,錢總,你也不要擔心,這其實也不是沒有辦法能治好,只是...”

    “只是什麼?”錢多多猛然從沙發上坐直了身子,就像是得到希望的救星一樣。

    包小飛本來想說,其實自己是真的沒有把握能治好這病的,“只是沒有把握”幾個字剛到嘴邊,就看見錢多多眼睛裡充滿了希望,就沒有再說出來。

    “包老弟,你說吧!,沒事,只要我錢某有一口氣在,就是赴湯蹈火也要做到。”

    即便花費再多的代價,自己也是值得的。

    包小飛知道,這個技能,系統只獎勵給了他怎麼去改變東西的顏色,卻沒有教會他如何讓顏色變換過來。

    他也是第一次看見這種奇怪的事情,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變回去。

    要是真能改變,之前見了和王悅一起的那個中年大叔的頭髮,全部給變成綠色,那他就不用帶着王悅去醫院了。

    想着,自己都有些笑。

    關鍵是,現在,這種被改變的顏色,怎麼被變回去?

    包小飛記得那天的到這個技能,回到家裡是念叨了一次錢總,是在心裡想着他的身體恢復的怎麼樣了?

    估計是那一次回顧,自己的這個技能才被釋放出去。

    想到這裡,包小飛試着閉上眼睛。

    他在心裡默默回顧了一下王悅的那個中年老公,看看他的頭髮顏色是不是變成綠色的了?

    錢多多見包小飛閉上眼睛,似乎也沒有想到什麼好的辦法,心裡愈發的着急了。

    說是請人來吃飯,雖然飯菜都被點好了,但是誰也沒有開始動筷子。

    錢多多坐在上面乾着急,就連自己心目中的神醫也救不好自己的病,那普天之下,還有誰可以救治自己基因突變的病?難道以後出門就要像阿拉伯聯合區的那些人一樣,整天頂着個白色的頭巾不成?

    這真特麼丟死人了!

    唉!命運真的是對誰都很不公平...

    “不過,這事兒還是有方法的,就比如....”

    “什麼方法?”

    錢多多打斷了包小飛的話,着急的看着包小飛。

    包小飛本來想說的方法是讓錢多多在頭頂上包一個白色的帽子,不就把問題給解決了。

    “哎呀,我的包老弟啊!包大爺啊!求求你不要再吞吞吐吐的了。趕快告訴我方法啊!”

    錢多多顯然急切的想知道包小飛到底是用是方法改變自己的髮型的。

    但很快,包小飛發現,錢多多的頭髮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退回之中。

    真是奇怪!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連包小飛自己都不知道。

    但是,很快,包小飛就覺得找到答案了,答案就在剛纔錢多多說的那句話裡面。

    看來那天系統獎勵這個技能的時候,就跟包小飛心裡暗暗罵了人家大爺有關。

    看來這以後罵系統還是要防着些呢!

    “錢總,你的頭髮恢復了,你瞧!”包小飛得意的看了他一眼,站起來走到牆邊取下鏡子,遞給錢多多。

    髮型萬千被變會來。錢多多覺得這一切都是那麼的不可思議。那麼的不可想象。

    “真的?我真的變會來了,哈哈”

    錢多多拿着一塊鏡子,看着鏡子裡的自己高興的手舞足蹈。

    坐在一旁看着的幾個客人早就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錢多多覺得這一次,是他一生中最開心快樂的一回,因爲自己沒有花費任何的代價,這罕見的基因突變疾病就被治好了。

    “錢伯伯,真的祝福你!”溫雅很回說話,她見錢多多的頭髮顏色變回來了,先開口說道。

    包小飛拉了一下溫雅的胳膊,這會兒這老傢伙這面興奮,哪裡能聽的到別人說話?

    手舞足蹈的興奮了老半天,他突然發現只有自己一個人在狂舞,真的有些尷尬。

    放下鏡子,錢多多端坐在沙發上,才發現飯菜都上齊了。他這是請人出來吃飯,自己明顯的失禮了。

    “咳咳,那個,包老弟,我們邊吃邊聊吧!”

    於是,晚飯就在錢多多最高興的狀態下開始了。

    包小飛覺得,錢多多頭髮的顏色變了回來,跟他剛纔叫的那個“包大爺”有關係,估計這就應該是這技能的解藥。

    但也不知道靈還是不靈?

    想到這裡,包小飛心裡默唸起坐在包小飛對面的兩個穿旗袍的妹子,這兩個小妮子,也不知道會不會改變什麼?

    等包小飛默唸完睜開眼睛一看。

    天吶,兩個穿着淺色旗袍的妹子,此時完全變成了黑色衣服,看上去就跟殭屍一樣。

    這一變化,嚇壞了坐在包廂裡的所有人。

    當看到這兩個突然變了衣服顏色的人,所有人都大驚小怪的叫起來。

    那兩個旗袍妹子也不知就理,伸手趕緊解開釦子,準備脫下旗袍。

    可是,解開的一瞬間,裡面就什麼也沒有穿,這裡面要是都是女的也就算了,但關鍵是還有錢多多和包小飛,急的兩個妹子乾着急。

    一旁的周桂蘭看到了其中的尷尬,趕忙走了過來,拉起錢多多和包小飛的手,朝着外面跑去。

    院子裡其他幾個包廂裡還沒有喝醉酒的人,聽到喊聲,還以爲這裡出了什麼事情,都過來趴在窗子上朝裡看。

    結果包小飛和錢多多出來的時候,門都被圍個水泄不通。

    很快,裡面安靜下來,也看見門裡有人出來,外面看窗子的人都一一散去。

    錢多多仔細看着包小飛,覺得很有可能這個奇怪的現象來自包小飛,但有一時找不多充足的理由。

    包小飛也就覺得做的有點過分了,不應該把自己認識的人變的那麼難看,心裡也是有一絲負罪感的。

    “錢總,你記得嗎?剛纔你的是怎麼恢復頭髮顏色的?”包小飛問道。

    “我當然不記得了?我說了什麼嗎?”錢多多問道。

    是的,你想想。

    “我實在是想不起來了。”錢多多抱着腦袋。走到院子中間。

    周桂蘭已經打電話安排人送過來兩套旗袍,她們在裡面關了燈安靜的坐着。

    其實她們都害怕自己的頭髮或衣服改變了顏色,那可就真的有口難辯了。

    關鍵是,根本不知道什麼原因就改變了顏色,這世界,真的讓人開始膽戰心驚了。

    此時,只有包小飛心裡最清楚這個奇怪的變化是怎麼回事,也只有他知道這個技能帶來的麻煩怎麼解決。

    好吧,以後要真的是沒有什麼破煩事情,這個技能最好不要用。

    十幾分鍾後,周桂蘭的秘書送來兩套旗袍,兩個 演員妹子趕緊換掉殭屍旗袍。再也不想看一眼。

    她們都覺得這個包廂有問題,還是不要吃飯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媽去吧!

    一頓飯,在各自都心懷心事的情況下匆忙結束,只有包小飛吃的最開心。

    今天周桂蘭約出來的事情解決了一個,還有一個沒有解決,她打算改天再約包小飛出來坐坐。

    從餐館出來,送走錢多多夫婦和兩個演員妹子,包小飛最頭疼的問題是,今晚到底要掀誰的牌子?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仙逆
    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