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成首富從撿垃圾開始 » 一百零三章 坦白從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成首富從撿垃圾開始 - 一百零三章 坦白從寬字體大小: A+
     

    一百零三章 坦白從寬

    “你要是能找到,我也無話可說,但要真找不到,我可真是被冤枉了!”孫福委屈的看着包小飛。

    “還有兩分鐘,你少廢話。我只要結果。監控是不會說謊的,你行色匆匆的從董事長辦公室裡跑出去,換了衣服,你以爲我們都傻子嗎?在賬本消失以前,我們制裁過郭少,但那件事已經過去,我估計後面你們把這次股金分紅做了手腳,所以你們採用殺人滅口的方式,讓賬本和運營總監永遠在這個世界上消失,然後你們表面上賣掉郭氏集團的股金,其實漁翁得利的是你們,對嗎?”

    孫福臉色難看到了極點,說不出話來。

    “現在,你只需要告訴我賬本的秘密,我就可以放了你,以後跟你永遠沒有關係,你離開這裡以後,能不能逃走就看你的運氣了。還有一分鐘半,你看着辦。大家都是出來求財的,擡頭不見低頭見,你也說了,你上有老下有小,我不想爲難你,我也沒有必要把你逼到絕路上,你覺得呢?”包小飛問到。

    孫福沉默了幾秒鐘,擡起頭看着包小飛,說到:

    “賬本在郭月玲的椅子背面,我也沒有必要騙你,真的,我可以對天發誓,不過這一切都是郭月玲的安排。”孫福激動的說到。

    “算你識相。”包小飛點了點頭,看了一眼林波說到:“可以留着他,送他回去。”

    林波點點頭,走到孫福的身邊,在他脖子處使勁按了一下,只聽咔擦一聲,孫福眼珠子一翻,立馬昏厥過去了。

    “老闆,這個人的話可信不高,我看還是把他囚禁起立,找到那個賬本再說。”林波問到。

    “你怎麼不長腦子?囚禁起來不就是自己往自己頭上扣屎盆子麼?馬上送到乾坤集團,記住,要走後門。把我送到公司開口就行。”包小飛說完,從後排下來走到前面副駕駛上坐下。

    第二天清晨。

    乾坤集團後門口圍了一大堆人,最開始是打掃衛生的一個清潔工發現的,她看見一個棕色蛇皮袋子,還以爲是人丟的垃圾,結果伸手一摸,纔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她立馬大喊大叫的,很快就把周圍的人召集過來。

    有大膽的人直接上去解開了袋子口,卻發現裡面的人是光頭孫福,而且看上去纔剛剛醒來的樣子。

    孫福從袋子裡鑽出來,揉揉脖子,看着耀眼的太陽光,眼睛似乎都睜不開。但他不睜開眼不行,眼前已經佔滿了看他的人。一個集團的廠長被人裝在袋子裡,傳揚出去,該是多丟人的事兒。

    猛然,他記起昨晚包小飛跟他說的話,他也像是發現了什麼,起身從袋子裡跳出來就直接去轉身上了大樓。周圍看熱鬧的人都在議論紛紛的。

    與此同時,藍市紀委的幾個幹部也從正門走進了乾坤集團。

    “郭女士,根據你檢舉的材料,我們發現這裡面有一本關於郭氏集團的經營賬本,而且我們發現,賬本後期的製作者是貴公司的孫福廠長,他能不能出來一下,順便我們查看一下財務賬頁。”一個紀檢幹部拿着一**作證,對郭月玲說到。

    “賬本?我不知道。”郭月玲瞪大了眼望着紀委幹部,腮幫子上兩個肥腸一樣的肌肉鼓動了一下,繼續說道:“你們要查他的賬務應該去銀行,這裡沒有什麼賬本,孫廠長也不可抗參與到他們那些破事之中。”

    剛說完,就見孫福鬼使神差的推開門進來,一句話也不說的朝郭月玲身後走去。他輕輕朝前推了一下郭月玲,拉開椅子後背上的拉鍊,從後面取出一個藍色的賬本子。

    “孫福,你幹啥?”郭月玲大張着嘴,兩個肥腸一樣的腮幫子朝後蠕動了幾下。

    “我要去自首,這樣他們可以對我從輕發落,我要是一直聽你話,我這一生都完了,我希望你早些醒悟。”孫福看了一眼郭月玲說到。

    “天吶,你一晚上經歷了什麼?是不是腦子又不對了?”郭月玲驚慌失措的站起來,準備上前攔住孫福。

    幾個幹部見狀,相互互換 了一下眼神,攔在郭月玲面前,直接從孫福手裡接過賬本。

    那郭月玲見狀,大步從工作人員身邊繞開,上前來一腳朝孫福的褲襠裡就是一腳,樣子飛揚跋扈,不可一世。

    這個強勢的女人可能習慣了這種動作,她當然不知道孫福此時的感受,她也不可能體會到終生沒有男人的幸福,可能最後,她覺得毀了總比放着要強......

    此時,只見孫福貓腰抱着襠部,頭上的汗水如豆,臉色蒼白,顯然已經疼痛難忍。他一個人蹲在那裡,頭也不擡的朝外移去。

    郭月玲一副潑婦的樣子,理也不理的走上前去,又順着孫福的腦袋處踏了一腳,尖尖的鞋跟向是錐子一樣扎着孫福的腦袋,隨即,孫福一個趔趄朝前栽過去。

    “我叫你給老孃做軟蛋,叫你自首,叫你毀了我的心血。”此時,郭月玲怒氣沖天的用腳踏着孫福的後背咆哮道。

    這個男人,自從昨晚被包小飛威嚇了一次之後,現在變得沉默寡言。他只覺得這一切都是命,一定在命裡註定有這些,因此他一點也不反抗。

    幾分鐘後,郭月玲從孫福的身上移下腳後,無奈的看了看,起身走到窗子邊,開始嚎啕大哭起來。

    或許是多年積壓的苦水,或許有很多想不開的事情,眼淚從她腮幫子開始不斷的流下來.....

    幾個紀委幹部上前去攙扶起孫福,把他扶到一個椅子上,其中一個幹部給他倒了一杯水。

    乾坤集團雷厲風行的方式,已經很不得人心,其實這就是郭月玲給自己謀私利的一個集團。

    “你們不是說坦白從寬嗎?我招,全部都招,只希望你們能給我一次重新做人的機會。”孫福坐在椅子上,有氣無力的說出了郭月玲的計劃。

    原來,郭月玲打算把孫福培養成郭氏集團的繼承人,這麼多年以來,她雖然一直沒有嫁人,但只有孫福對她最好,那種百依百順的程度,就能讓人想起東方不敗和楊蓮亭。

    但郭月玲是個強勢的女人,她一直強壓這孫福,讓他始終不能成爲真正的自己,而對於這個女人的話,孫福又不能不聽,這麼多年苦心經營,最後爲的只是那個至高無上的集團老總的位子。

    郭月玲覺得,只有掌控了郭氏集團的財務,最終郭氏集團走向風雨飄搖的時候,她才能重新站出來重組一切,但萬萬沒想到的是,半路里殺出個程咬金,這個包小飛對她的阻力,她始終沒辦法超越。

    “我承認人是我安排別人殺的,這是我的想法,因爲郭氏集團那個運營總監和我老婆是發小,我必須趁此機會除了他,現在我感覺心安理得了很多。”

    幾個工作人員聽着,迅速拿筆記錄下孫福所說的每句話。



    上一頁 ←    → 下一頁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