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成首富從撿垃圾開始 » 一百零二章 威 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成首富從撿垃圾開始 - 一百零二章 威 嚇字體大小: A+
     

    一百零二章 威 嚇

    孫福一點責任心都沒有,他想着能把整件事情推脫,就絲毫不留餘地的推脫給郭月玲,反正這個郭氏集團曾經的風雲人物,有的是金錢。

    所以,在他理所當然的認爲郭月玲可以給他錢的同時,他還可以去島國避難。至於那個無果的賬本,早就被仍在什麼地方,他甚至一點影響都沒有。

    藍市派出所的民警在接手這件案子的時候,運營總監的家屬有一個叫桂花的女人曾在郭氏集團門口拉着一塊白布,上面寫着“還我丈夫”四個大字,在門口站了一天一夜。這郭海濤和包小飛他們從嵩山回來的頭一天晚上發生的事情。

    當時郭月玲還是站在郭氏集團一邊考慮問題的,但自從被扔出集團大樓的那一瞬間,她的仇恨已經充滿了整個心間。

    “叫那女的繼續拉着那塊白布去郭氏集團門口守着,指明要拿出一百萬來,否則不要回來。”郭月玲在電話裡給王婭菲安排着。

    王婭菲是乾坤集團的執行總裁,接到她上級的命令,她執行起來那是雷厲風行。

    一個小時不到,郭氏集團大門口就拉起長長的的一塊白布,那個叫桂花的女人帶着兩個孩子,哭喪着跪在那裡哭爹叫娘。

    只見集團門口的兩隻石獅後前面,拉着的白布橫幅上面寫着“還我丈夫,嚴懲真兇”幾個大字。

    很快,招來周圍圍觀的人駐足觀看,郭氏集團最近風聲緊的厲害。

    包小飛正準備去一趟派出所,將他掌握的實情準備做一彙報的時候,他就聽到有人在門口哭泣的聲音,站到窗子邊一看,外面黑壓壓的人羣,幾乎把大門口圍個水泄不通。

    對於愛看熱鬧的吃瓜羣衆來說,他們會很快結成聯盟,往往都是站在一個戰線上,因爲在他們看來,這些往往都是弱勢羣體。

    “我安排你給患者家屬給的安置費到賬了沒有?”包小飛問一旁張三軍。

    “已經到賬了啊!而且我讓林波全部安排好了家人,怎麼現在又出現這事了,我要不知道。”張三軍說着,皺皺眉頭。

    “那肯定是有人挑唆慫恿的,這件事很容易。”包小飛說着,向空中打了個響指,拿起手機打了個電話。

    幾分鐘後,一輛大巴車出現在郭氏集團門口,十幾個黑衣大漢走下車,連推帶搡帶拉,把那一家人很快就拉到大巴車裡,圍着的白布也很快被撕扯下來,裹着她們直接被丟在大巴上,這一切,前前後後不到兩分鐘的時間。

    起初,那個叫桂花的女人還在大喊大叫,但當她看見自己的孩子已經被陌生人報到大巴的時候,那一股聲嘶力竭的力氣都已經消失殆盡了。

    站在窗戶邊,包小飛目睹了這一切,不過他覺得這肯定是有人特意安排的。

    處理完這件事,包小飛起身準備出去一趟。早晨警察局的同志再次來調查過殺人案,但這次顯然沒有那麼大的熱心,因爲在郭氏集團內部,幾乎每年都有命案發生,警察也見慣不怪了。

    “我讓小翟去保護郭總的安全,二十四小時不能離開,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你隨時待命。”說完,包小飛起身活動了一下筋骨。

    那個賬本還是關鍵,到底在不在郭月玲的手上?

    這個問題張三軍已經調查過,得到的結論是肯定的,但那也只是推論出來的結果,真實的東西,誰也沒有見過。

    張三軍調取過最近一個月的監控錄像,所有的監控畫面下都沒有見到有人偷走賬本,董事長辦公室經常有人進出,集團高管任何人都有嫌疑,但這種大衆的可能性,也只是推斷。

    “那個運營總監身前的行動你仔細排查一邊,我估計這是殺人滅口的行爲。”包小飛說到。

    “是的,我仔細排查過他的行爲,雖然有可能是被殺人滅口的行爲,但運營總監活動並不頻繁,而且他爲人低調,最不可能...”

    “往往最不可能的事情就會成爲可能,看一下孫福這一個月的銀行流水和監控,仔細盯着看,不能放過一點蛛絲馬跡。”

    “我已經看過了,只有一點可疑之處,就是那天你去上墳,孫福曾經鬼鬼祟祟的進來你的辦公室,而且進來和出去的衣服不一樣,這一點很可疑。”張三軍說到。

    “這個是我們內部的線索,能不能變成警方的線索,另外,這個孫福不是去島國嗎?我查了一下機票,現在應該沒有離開。還有半個小時,我這就出去。”

    張三軍擡胳膊看看錶,微笑着看着包小飛,“一切如您所說。”

    夜色漸漸降臨。包小飛坐在一輛不起眼的黑色奧迪車內。

    開車的不是翟甜甜,而是林波,因爲此時翟甜甜正守在郭海濤的身邊,那裡的任務是包小飛安排的。

    林波身材矮小,但辦事極爲穩重激靈。

    “對方現在正在乾坤集團內部,周圍有保安把守,不過進入還他們公司內部,還是很容易的。”林波一邊開車,一邊對包小飛說到。

    “這個孫福有大問題。”包小飛坐在副駕駛座位上,淡淡的說到。

    “是的,集團之前發生的案子,警察都沒有給我們幫上忙,最後都是內部出錢擺平,這件事,我看警察那邊也不會有啥進展,這幾年藍市的破案率一直很低,這件事還得靠我們自己。”林波知無不言的說着。

    “的確是這樣,張三軍說了,那個監控畫面就是證據,我已經叫他拷貝出來了,現在就是把他找來問問就行。”包小飛說着,看看窗外。

    奧迪車駛進一片小樹林後停了下來,此時,郊區的夜色漸濃。包小飛坐在車裡在仔細思考事情,一個身子矮小的人扛着一個棕色袋子走了過來。

    這個矮個子迅速打開後排車門,把棕色袋子扔了進來,解開袋子口。

    被仍進來的正是孫福,此時已經被人打昏迷了。

    “老闆,你要的人我帶來了,但是你在前面容易被攝像頭看見,還是老後排,我去開車。”說着,那矮個子迅速拉開車門鑽了進去,包小飛坐到後面的座位上。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孫福幽幽的醒了過來,不過他的後腦勺有些疼,他都不知道是怎麼到這裡來的,他只記得是去機場買票,出了安檢去上廁所,後腦就被人打了一下,然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醒來的時候已經在包小飛的車裡,他迷迷糊糊的看看四周,頓時嚇的魂飛魄散。

    “包小飛?”孫福看見包小飛坐在自己身邊,激動的叫了出來。

    “老朋友,不要驚慌,我就簡單的問幾句話,你老實回答,回答完了就走,如果不老實,過了今晚,明天這個世界上可能就沒有你的影子了。”包小飛笑着說道。

    “姓包的,你到想幹啥?你爲啥要抓我?我上有老下有小,你這是在做犯法的事情。爲啥要這麼做?”孫福激動的叫到。

    “犯法的事情?”包小飛冷笑一聲,說道:“誰害死我們的運營總監?你心裡不清楚嗎?”

    孫福臉色微微一變,搖搖頭,說道:“不清楚,我跟他無冤無仇,我爲啥要殺死他?”

    包小飛見孫福一副執着的樣子,也是來了氣,不過此時他還沒有動怒,而是讓林波把車停在樹林子裡。

    “誰殺的人跟我沒關係,我只想問問你,賬本在哪裡?你不說實話,這裡就是你的葬身地,給你三分鐘考慮時間,因爲你只有十分鐘的活命時間了。”包小飛說完,轉過頭看着外面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