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成首富從撿垃圾開始 » 第八十八章 問 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成首富從撿垃圾開始 - 第八十八章 問 訊字體大小: A+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之所以被稱之爲秘密,就是永遠不會被第二個或第三個人知道的事情,就是秘密。

    當某人的秘密被暴露後,人往往會想方設法的去彌補這個秘密的漏洞。但是,往往,說出秘密的第一個人就是自己。

    人們習慣性的撇開無足輕重的秘密來掩飾最重要的一個秘密,目的還是讓不是秘密的事情成爲正真的秘密。

    就如同眼下的王生冠。

    王生冠原來只是一家工廠的普通工人,過着朝九晚五的生活,可是不知哪一天,在回家的路上突然撿到了一個瓦查罐子,回家洗淨後準備當花瓶使,但他卻突然發現這罐子周身都刻有奇怪的文字,他就拿到古玩市場上轉了一圈,結果發現這個罐子是無價之寶。

    最後他還是以幾千萬的價格賣掉了這個罐子,從此過起了衣食無憂的日子。

    後來認識了理髮店的姑娘柳娟,兩人一見鍾情,就成就了幸福的姻緣。

    當包小飛站在門口找不到任何線索的時候,他最想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工作”性質。

    是的,系統或許能給他一個最大的啓示。

    繞過警戒線,包小飛徑直去了垃圾桶邊,周圍的人誰都沒有注意,只有幾個還在比對指紋的民警在“監視”着他。

    戴上手套和口罩,包小飛很快就投入到忘我的“工作”當中去了。

    因爲是職業的習慣,包小飛認真的翻着垃圾箱,希望能找到個值錢的東西,要是找到了他也不要那個什麼傑出人物獎,直接和郭海濤回藍市多好,省得在這裡全是麻煩事。

    “叮,撿到女士絲襪一雙,獎勵現金軟妹幣壹拾元整。”

    “絲襪?”包小飛腦海裡馬上閃現過一個念頭。

    緊接着又翻了幾下,一個杜蕾斯盒子在最裡面藏着,不過裡面都已經空了。

    包小飛直起身,拿着杜蕾斯,端詳了半天,突然,他發現,這裡面不對啊!這王生冠今年四十六歲,而小他十歲的妻子卻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紀,難道???

    一連串的問號在包小飛的腦海裡出現。

    從警察的判斷和自己的猜測來看,這絕對是一起入室搶劫按,而且都是很嫺熟的手法,即便是慣犯也很難迅速打開家裡的保險櫃,除非有內奸。

    出了門他看到隔壁的房門緊鎖着,而且沒有絲毫損傷的痕跡。

    想到這裡,包小飛撇撇嘴笑了一下,拿着杜蕾斯直接去了嵩山人民醫院。

    病房裡躺着的王生冠此時已經被隔離,通過打問才知道是被特殊照顧起來,二十四小時有護士照看,包小飛被允許後進入了特殊病房。

    此時,王生冠已經從昏迷狀態清醒過來,而且呼吸正常,就像睡着了一般。他的妻子柳娟一直坐在牀邊守護着王生冠。

    見包小飛走了進來,她站起來主動讓在一邊。包小飛走過來,手搭在他的胳膊上號了一下脈,確定他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

    趁着現在昏迷,正是破案的大好時候,他真想不到這個女人在這個時候會給他的丈夫這一刀,這一刀算是最致命的一刀,也就有他包小飛在,要是真沒有,那王生冠這一生的財富不就全部......

    “我有幾個問題想問問你,你應該如實配合我,我還能爲你爭取到機會,這是真的。”包小飛看着柳娟說到。

    那女的臉微微紅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復到原來的狀態,看來心理素質還是蠻好的。

    “你說什麼呀?我一個婦道人家,有啥可知道的?你問吧!”柳娟大言不慚的說到。

    包小飛覺得這個女人是個工於心計的人,不能開門見山的說,對於她製造的這個事情,她肯定是經過千辛萬苦算計出來的。

    “那個,那天確實對不起啊,可能打疼你了,給你道歉!”包小飛說的是那天買房中心的事情,柳娟當然記得。

    “沒事,是我嘴賤,我應該給你道歉纔是。”

    “你們家發生這麼大的事情,你以後有啥打算?”包小飛認真觀察着這女的眼睛問道。

    “一下子失去主心骨,我也不知道往後餘生怎麼過,幸好他現在活過來了,要是真有個三長兩短,我們娘倆真不知怎麼。”

    包小飛覺得,她是在說實話,但這不是問題的核心,因此,她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我問一個私人的問題,你兒子王一張這麼高,而王總的個頭卻不足一米五,孩子是你們親生的嗎?”包小飛問到。

    “看你這話說的,不是親生的還是你的?”那女的此時臉色有些發紅,但很快回答上了包小飛的提問。

    “要是這起案件跟你有關,你會怎麼處理?”包小飛又問到。

    此時,柳娟掩飾不住的微微一顫,臉色馬上變的蒼白無力。

    “不可能,不可能,哪有這樣的事情,根本不可能。”柳娟激動的說到。

    “我又沒說什麼,你激動個啥?我看王總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你還是知足爲好。”

    “你什麼意思?給我出去!”那女的立時有了感覺,想把包小飛直接轟出門去。

    “對不起,有些失言了,對不起,”包小飛假裝道歉,但他從那女的的眼神和臉色上,更加確定了他的推斷是真的。

    兩人話不投機,包小飛看了看王生冠就直接出去了,出門的時候,柳娟一直沒有說話。

    “現在就是缺乏證據,除了這一盒杜蕾斯之外,還要找出最得力的證據,只是,這證據確實有些難。”包小飛邊走邊想。

    “對,做DNA鑑定!”

    一個大膽的想法在他的腦海裡出現。回連鎖酒店的方向也改成了去醫院的方向。

    包小飛覺得自己想的有點多,柳娟或許不會做那事,就是有點那個想法,也不能直接把她的老公給整治死。不過僅僅是DNA鑑定也說明不了啥,而且這是他們夫妻之間的問題。包小飛覺得,自己是不是想的有些多。

    但直覺告訴他,他的選擇是對的。

    兩天時間,不說是他包小飛,就是警察也破不了案。主要是這夥強盜全部戴着絲襪,小區監控上迷迷糊糊的什麼也看不到。

    破案子不是什麼直覺就能解決的,全部要講究證據,他只是隱隱約約覺得王總的女人有作案的最大嫌疑,但,這一切都只是他的推測。

    這件事還真的難住了包小飛。

    回到酒店,郭海濤見包小飛悶悶不樂,就上前不斷開導起來,起初還以爲是他被誣陷了,後來才知道包小飛是想去破案。

    “我看咱們還是回藍市吧!這裡的一切有警察,咱們不必操那份心。這也不關我們的事情,現在這年頭,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們還是回去好。”郭海濤語重心長勸說道。

    “不行,從明天起,就是不吃飯也要找出線索,兩天內我一定要破案!”包小飛說完,直接去了翟甜甜的房間。這裡郭海濤一個人呆呆的站在地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
    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