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成首富從撿垃圾開始 » 五十七章 和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成首富從撿垃圾開始 - 五十七章 和解字體大小: A+
     

    翟甜甜大步上前扶起包小飛,一隻手拉着電線頭子,郭少像狗一樣被牽着。

    “姓包的,你把老子放開,有本事咱們一對一打!”郭少從地上爬起來,從地上撿起一把尖刀,直接朝包小飛刺來。

    這年頭,光腳的不怕穿鞋的!

    這郭少也是怒從心起,尖刀在他手裡,像是長了眼睛一般,毫無保留的瞄準包小飛的心臟刺了過去。

    “受死吧!”郭少冷哼一聲,衝向了包小飛。

    他的速度很快,已經達到了一般運動員的水準。

    這就是亡命之徒的態度,誰叫你侵害了他們的利益呢?這樣的速度加上體重,一旦衝鋒起來,足以讓人瞠目結舌,達到極爲恐怖的狀態。

    只是,包小飛豈是那麼容易被刺的?只見他擡起手迎面朝郭少刺來的尖刀接過去,再一伸,一把扭住郭少的胳膊腕子,使勁向前一拉,尖刀順勢就刺進了後面的躺椅上。

    包小飛擡起一腳,直接朝郭少的肚子踢去,另一隻手卻朝旁邊郭少的頭上推去。只是那尖刀太過鋒利,剛纔拉的那一下,已經刺破了包小飛手掌,一股殷紅的鮮血流了出來。

    轉過身的翟甜甜看到這一幕,不禁有些驚呆,反而覺得很是奇怪,剛纔明明連她也麼有看清包小飛是怎麼弄到後面的大漢,這一次卻在尖刀之下躲閃不及,被刺破手臂。

    馬上,她擺出詠春拳的姿勢,一個馬步,再向前一推郭少,那郭少肥胖的身軀就像一個肉墩一樣朝前栽倒過去。

    “主人,我失職了,就交給我來處理吧!”翟甜甜說到。

    “這是明顯的刺殺,絕對不能輕饒,你找根繩子把他們捆起來,完了交給警察局吧!”包小飛一邊說,一邊用桌子上的紙按在傷口處。

    “交給警察局總比在這裡受罪好,我爹和警察局關係好,你能把我怎麼樣?”郭少心裡暗暗得意,但此時他已經被翟甜甜用電線給捆起來了。

    貓着腰,他只能煎熬的等待着包小飛對他的“審判”。

    十幾分鍾後,一陣警笛聲由遠而近。

    場面剛纔一度混亂,包小飛感覺有些慘不忍睹。剛剛“上任”還不到一週,就將這郭氏集團弄的雞犬不寧,要是郭海濤下午回來看見,也不好解釋。

    不過,包小飛始終覺得,警察就是人們的守護神,什麼時候都可以給弱小的人提供保護傘。

    包小飛笑着站起來,走到郭少的身旁。

    “這年頭,光腳的不怕穿鞋的,穿鞋的不怕賣鞋的,你三番五次的想置我於死地,到底是爲什麼?” 小飛問到。

    “爲什麼?不爲什麼,就是看不慣你比我優秀,看不慣你得到的我沒有得到。我就不允許別人比我強。這是我的心病。怎麼樣?”郭少一口氣說了很多。

    “這是病啊,你有病,我也正好有藥。這樣吧!”

    包小飛停頓了一下,抽出一支“抽不完”叼在嘴裡點上。此時,靠門邊的黑衣大漢陸續都出去了,辦公室只剩下六七個人,除了包小飛和翟甜甜,其他的人還在慘叫着。

    這是內部鬥毆事件,警察當然不會出手干預,因此,他也沒有打算報案。剛纔只是嚇唬一下郭少,沒想到這小子內心的信念還挺堅定的。

    郭少眼巴巴的看着包小飛,他在聽着包小飛的“宣判”。

    “這樣吧!看在你爸的面子上,今天的事情就算了,可是這假賬的事情,我一定會給紀委反映,到時候就看你的本事了!”

    郭少頓時頭皮一麻,貓着腰哪裡還有迴旋的餘地。只見他半哀求的說到:

    “小飛哥,你別這樣,我承認以前是我不好,我以後一定要好好做人,求你饒過我這一次吧,那天砸壞的車和今天砸壞的場面我全部雙倍賠您,求您不要舉報我。”

    “雙倍?你能賠得起嗎?那輛蘭博基尼全球只有這一輛,售價五個億,你能賠得起?”包小飛得意的望着郭少。

    “要我原諒你?你怎麼不看剛纔的表情,你那樣子簡直就是要置我於死地,我看以後我們還是不要再見面了。這樣吧,等你父親回來,我拿回我該得的東西我就離開這裡。到時候你必須向你爹說我的好。怎麼樣?”包小飛問到。

    “這個一定,只要你不把我送到紀委,什麼都願意。”郭少幾乎就差再次跪下哀求包小飛了。雙手還被綁着,看樣子也好受不到哪裡。

    “這要看我的心情了,要是我在那一天一旦心情不爽,很有可能,但最近,我答應你就是。”說完瞥了一眼郭少。

    “給郭少爺鬆綁!”包小飛命令翟甜甜道。

    翟甜甜上前,一隻腳踩在郭少的脊背上,一隻手狠狠的向後一拉,打的死結就被解開了。

    “哎吆,疼死我了。”郭少甩了幾下手,和恭謹的看着包小飛。要是他知道這一次包小飛的籌碼是十個億的話,估計這輩子腸子都要悔青了。

    “下去找人來收拾一下,你父親他們快要來了。”

    “還有,你手下那個加孫福的傢伙,我知道他,最好叫他收斂一下,否則以後吃虧可就不要怪我嘍!”

    “是是是,我一定管教好。那個,董事長,我能不能把這賬務拿出去看看?”郭少認真的問到。

    “不行,你要看的話,需要董事會成員審批,你現在不是董事會成員,怎麼看?再別廢話了,趕緊叫人收拾東西。”包小飛說完,就到一旁開始抽菸。

    幾分鐘後,翟甜甜不知從哪裡弄來的紗布,她很小心的給包小飛紮好傷口,並認真的敷上了藥......

    辦公室周圍,看熱鬧的人早就把整個樓道圍的水泄不通。

    隨着郭少的走出,周圍的人羣才漸漸散去,但議論之聲卻很快在樓道里傳播開來。

    “董事長要拿郭少爺開刀了!這是好事,說明咱們集團有救了!”

    “新任領導三把火,這頭一把火燒的就是郭大少爺,也不知道這老爺子回來會怎麼樣?”

    “據說郭少爺帶人去教訓代理董事長了,結果反被揍了一頓,這真是大快人心!”

    “那個女保鏢好厲害的,以一當十,真讓人佩服的五體投地!”

    “......”

    外面一陣陣風言風語,直傳的神乎其神,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整個郭氏集團的裡裡外外,幾乎都知道了這件事。

    “奶奶的,現在闢謠很關鍵,這個可是關乎我的名譽問題。”包小飛心想着,繼續吸了一口煙。

    按照他原來的想法,是要把這郭少送進監獄的,那一百萬軟妹幣足以成爲他的罪證,但他轉念一想,這有點乘人之危,這原本就不屬於他包小飛管的事,現在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只是,這到處傳播的流言蜚語......

    翟甜甜大步上前扶起包小飛,一隻手拉着電線頭子,郭少像狗一樣被牽着。

    “姓包的,你把老子放開,有本事咱們一對一打!”郭少從地上爬起來,從地上接過一把尖刀,直接朝包小飛刺來。

    光腳的不怕穿鞋的。

    這郭少也是怒從心起,尖刀在他手裡,像是長了眼睛一般,毫無保留的瞄準包小飛的心臟刺了過去。

    “受死吧!”郭少冷哼一聲,衝向了包小飛。

    他的速度很快,已經達到了一般運動員的水準。

    這就是亡命之徒的態度,誰叫你侵害了他們的利益呢?這樣的速度加上體重,一旦衝鋒起來,足以讓人瞠目結舌,達到極爲恐怖的狀態。

    只是,包小飛豈是那麼容易被刺的?只見他擡起手迎面朝郭少刺來的尖刀接過去,再一伸,一把扭住郭少的胳膊腕子,使勁向前一拉,尖刀順勢就刺進了後面的躺椅上。

    包小飛擡起一腳,直接朝郭少的肚子踢去,另一隻手卻朝旁邊郭少的頭上推去。只是那尖刀太過鋒利,剛纔拉的那一下,已經刺破了包小飛手掌,一股殷紅的鮮血流了出來。

    轉過身的翟甜甜看到這一幕,不禁有些驚呆,反而覺得很是奇怪,剛纔明明連她也麼有看清包小飛是怎麼弄到後面的大漢,這一次卻在尖刀之下躲閃不及,被刺破手臂。

    馬上,她擺出詠春拳的姿勢,一個馬步,再向前一推郭少,那郭少肥胖的身軀就像一個肉墩一樣朝前栽倒過去。

    “主人,我失職了,就交給我來處理吧!”翟甜甜說到。

    “這是明顯的刺殺,絕對不能輕饒,你找根繩子把他們捆起來,完了交給警察局吧!”包小飛一邊說,一邊用桌子上的紙按在傷口處。

    “交給警察局總比在這裡受罪好,我爹和警察局關係好,你能把我怎麼樣?”郭少心裡暗暗得意,但此時他已經被翟甜甜用電線給捆起來了。

    貓着腰,他只能煎熬的等待着包小飛對他的“審判”。

    十幾分鍾後,一陣警笛聲由遠而近。

    場面剛纔一度混亂,包小飛感覺有些慘不忍睹。剛剛“上任”還不到一週,就將這郭氏集團弄的雞犬不寧,要是郭海濤下午回來看見,也不好解釋。

    不過,包小飛始終覺得,警察就是人們的守護神,什麼時候都可以給弱小的人提供保護傘。

    包小飛笑着站起來,走到郭少的身旁。

    “這年頭,光腳的不怕穿鞋的,穿鞋的不怕賣鞋的,你三番五次的想置我於死地,到底是爲什麼?” 小飛問到。

    “爲什麼?不爲什麼,就是看不慣你比我優秀,看不慣你得到的我沒有得到。我就不允許別人比我強。這是我的心病。怎麼樣?”郭少一口氣說了很多。

    “這是病啊,你有病,我也正好有藥。這樣吧!”

    包小飛停頓了一下,抽出一支“抽不完”叼在嘴裡點上。此時,靠門邊的黑衣大漢陸續都出去了,辦公室只剩下六七個人,除了包小飛和翟甜甜,其他的人還在慘叫着。

    這是內部鬥毆事件,警察當然不會出手干預,因此,他也沒有打算報案。剛纔只是嚇唬一下郭少,沒想到這小子內心的信念還挺堅定的。

    郭少眼巴巴的看着包小飛,他在聽着包小飛的“宣判”。

    “這樣吧!看在你爸的面子上,今天的事情就算了,可是這假賬的事情,我一定會給紀委反映,到時候就看你的本事了!”

    郭少頓時頭皮一麻,貓着腰哪裡還有迴旋的餘地。只見他半哀求的說到:

    “小飛哥,你別這樣,我承認以前是我不好,我以後一定要好好做人,求你饒過我這一次吧,那天砸壞的車和今天砸壞的場面我全部雙倍賠您,求您不要舉報我。”

    “雙倍?你能賠得起嗎?那輛蘭博基尼全球只有這一輛,售價五個億,你能賠得起?”包小飛得意的望着郭少。

    “要我原諒你?你怎麼不看剛纔的表情,你那樣子簡直就是要置我於死地,我看以後我們還是不要再見面了。這樣吧,等你父親回來,我拿回我該得的東西我就離開這裡。到時候你必須向你爹說我的好。怎麼樣?”包小飛問到。

    “這個一定,只要你不把我送到紀委,什麼都願意。”郭少幾乎就差再次跪下哀求包小飛了。雙手還被綁着,看樣子也好受不到哪裡。

    “這要看我的心情了,要是我在那一天一旦心情不爽,很有可能,但最近,我答應你就是。”說完瞥了一眼郭少。

    “給郭少爺鬆綁!”包小飛命令翟甜甜道。

    翟甜甜上前,一隻腳踩在郭少的脊背上,一隻手狠狠的向後一拉,打的死結就被解開了。

    “哎吆,疼死我了。”郭少甩了幾下手,和恭謹的看着包小飛。要是他知道這一次包小飛的籌碼是十個億的話,估計這輩子腸子都要悔青了。

    “下去找人來收拾一下,你父親他們快要來了。”

    “還有,你手下那個加孫福的傢伙,我知道他,最好叫他收斂一下,否則以後吃虧可就不要怪我嘍!”

    “是是是,我一定管教好。那個,董事長,我能不能把這賬務拿出去看看?”郭少認真的問到。

    “不行,你要看的話,需要董事會成員審批,你現在不是董事會成員,怎麼看?再別廢話了,趕緊叫人收拾東西。”包小飛說完,就到一旁開始抽菸。

    幾分鐘後,翟甜甜不知從哪裡弄來的紗布,她很小心的給包小飛紮好傷口,並認真的敷上了藥......

    辦公室周圍,看熱鬧的人早就把整個樓道圍的水泄不通。

    隨着郭少的走出,周圍的人羣才漸漸散去,但議論之聲卻很快在樓道里傳播開來。

    “董事長要拿郭少爺開刀了!這是好事,說明咱們集團有救了!”

    “新任領導三把火,這頭一把火燒的就是郭大少爺,也不知道這老爺子回來會怎麼樣?”

    “據說郭少爺帶人去教訓代理董事長了,結果反被揍了一頓,這真是大快人心!”

    “那個女保鏢好厲害的,以一當十,真讓人佩服的五體投地!”

    “......”

    外面一陣陣風言風語,直傳的神乎其神,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整個郭氏集團的裡裡外外,幾乎都知道了這件事。

    “奶奶的,現在闢謠很關鍵,這個可是關乎我的名譽問題。”包小飛心想着,繼續吸了一口煙。

    按照他原來的想法,是要把這郭少送進監獄的,那一百萬軟妹幣足以成爲他的罪證,但他轉念一想,這有點乘人之危,這原本就不屬於他包小飛管的事,現在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只是,這到處傳播的流言蜚語......



    上一頁 ←    → 下一頁

    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
    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