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二百二十八章 他失去了什麼【12日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二百二十八章 他失去了什麼【12日二更】字體大小: A+
     

    皇司碼頭最悲慘的一天隨着日落黃昏徹底沉沒於海岸線而終結。

    吳助理到達周逸辭辦公室時,他正端着一杯咖啡站在窗前,不知眺望什麼。

    他聽見門口的腳步聲沒有回頭,只問了句什麼情況。

    吳助理知道他以爲是鬼仇回來了,站在門口沒動,周逸辭等了片刻卻悄無聲息,他回頭看了眼,發現是吳助理,他低垂着眉眼,顯得很沉默。

    “怎麼是你,事情辦妥了嗎。”

    吳助理說,“江北的假賬已經做了,上下都封了口。現在的生意只針對屬於內部高端老客戶在做,還沒有大張旗鼓。上面最多關注碼頭和船廠,不出意外,再打點下相關部門,這周就可以撕掉窗上封條正式對外營業。”

    周逸辭嗯了聲,“這世道本就是有錢有權人的天下,停業又怎樣,只要我想重開,誰也攔不住。百姓總想往上爬,因爲清楚上面的空氣有多麼好呼吸,就算它有一些污濁,也照樣令人愛不釋手。”

    他說完轉過身朝着辦公椅走去,他坐下後問吳助理鬼仇怎麼還不回來。

    吳助理張了張嘴,沒由來的心口泛起鈍痛,那張總是沉默寡言的臉孔,在他記憶裡將一點點泯滅。

    或者應該說,在這個世界裡,徹底泯滅。

    吳助理深深吸了口氣,“他…他回不來了。”

    周逸辭蹙眉,“什麼意思。”

    鬼仇的身手非常好,幾乎到了來無影去無蹤的程度,即使穆津霖那麼強壯的人和他對峙,也只能打個平手,所以鬼仇不只是周逸辭悉心培養的心腹,更是他的殺手鐗,是他暗中的兇影,有鬼仇他並不用擔心任何見不得光的事會失手,他一定可以極其漂亮的辦妥交差。

    以致於聽到吳助理的話,他仍舊沒往鬼仇死亡的方面想,只以爲他中途做別的事,吳助理在他注視下捂住臉緩了很久才張口,“他死了,被子彈擊斃,貫穿心臟。”

    周逸辭徹底怔住,他極其好笑從薄脣內吐出幾個字,“他會被子彈打死。”

    以鬼仇的身手,槍洞恐怕都很難找準他的位置。

    吳助理將手從臉上移開,露出一雙通紅疲倦的眼睛,“他爲樑小姐擋槍,死了。”

    周逸辭面無表情的臉上這纔有了一絲絲皸裂,鬼仇失手喪命,他無論如何也不相信,能夠打敗他的人還沒有出世,周逸辭自己都沒把握,他怎會相信別人能做到。如果是鬼仇自己找死,這就無可厚非。

    周逸辭眼神內迸射出難以置信最終又歸爲寂然的光,他無比嘲弄冷笑,“怎樣擋。”

    他擡起一隻手在面前扇了扇,“像蒼蠅一樣,圍過去擋住嗎?”

    “孟三爺那邊的手下要擊斃樑小姐,鬼仇潛伏在暗處察覺,有了

    防備,在對方舉槍的同時,飛撲過來,擋住了那枚子彈。”

    周逸辭低低笑了幾聲,他眼底是深深的冷意,“死得很偉大,也足夠愚蠢。”

    他培養了鬼仇這麼多年,周逸辭不在乎他死不死,但他得死得有價值,爲了自己而死,可他死得如此滑稽,如此可笑,周逸辭覺得心血白費了,當初瞎了眼,纔會看上這樣的蠢貨。

    他捏着瓷杯的手狠狠收緊,只是一場身體的糾纏,竟然能搭進去他一條性命,他是忘了自己的身份,不過樑禾依眼中一個痛恨的暴徒,還真的拿這場露水情緣當個什麼。

    他將杯子重重撂在桌上,砰地一聲,吳助理緩慢擡起頭看他,周逸辭額頭青筋暴起,幾乎要撕裂皮膚。

    他死了,死得這麼措手不及。

    周逸辭猶如失去了一截翅膀。

    他之後的每一步都需要心腹來做,而這個人選只有鬼仇最合適,除了他周逸辭想不到還有誰能萬無一失。

    鬼仇這一次被派去皇司碼頭的真正任務並不是幫助孟三爺出手,而是趁亂獵殺樑錦國。

    孟三爺頓悟得非常準確,可惜他頓悟晚了,落得倉皇逃竄的下場,周逸辭根本就是利用他,那次挽救貨物的恩情也只是拉攏他信任的一齣戲而已。

    周逸辭如此奸詐陰險的男人,怎麼可能浪費自己一兵一卒給別人,興龍會與磐虎堂廝殺得越狠,穆津霖元氣損失越大,他想要趁着三封指示的絕佳時機,讓執行圍剿任務的人做他的先鋒,一舉殲滅兩大組織,這樣驚天動地的大事,塵埃落定後誰還會顧得上他的船廠和江北,上面只會忙着慶功。

    樑錦國不能留的關鍵,是周逸辭隱約感到樑禾依的不對勁,他擔心東窗事發,樑錦國會在仇恨與欺騙的促使下對自己下手,樑錦國錯就錯在不該把船廠和江北的案底內幕說給他聽,這樣掌握了自己全部底細的男人,添一把憤怒的火焰烈燒,周逸辭留着不是後患無窮嗎。

    碼頭亂戰,樑錦國意外犧牲,是磐虎堂擔還是興龍會擔,這筆血債都討不到周逸辭頭上,樑錦國的用處除了那筆股份,就是這一次圍剿碼頭,他的價值被壓榨得所剩無幾,死不死周逸辭已經不在意。

    他步步爲營運籌帷幄,算計得滴水不漏,他以爲一切事態都會按照他的掐算髮展,不會出任何差池。

    三方博弈,他一定是真正的漁翁。

    樑禾依會突然出現,證明她已經意識到樑府上下都是被欺詐的犧牲品,她是去阻攔樑錦國攪入這場混戰,樑錦國圍剿碼頭並不單純是執行任務,他也帶着對穆津霖的仇恨,非要親手結束磐虎堂才能泄憤,對樑禾依完成作爲父親的交代,否則以他的身份,根本不可能親自出面。

    周逸辭設計得這樣好的一場

    大戲,等捷報傳來等了整整一個傍晚,就因爲鬼仇的一時仁念攪得天翻地覆。一敗塗地。

    “樑錦國死了嗎。”

    吳助理搖頭,“沒有,鬼仇沒來得及動手,樑小姐那邊就出事了。”

    周逸辭深呼吸一口氣閉上眼睛,卻不想一向冷靜鎮定的自己會壓不住這口惡氣,他反手掃落攤開在桌上的東西,七零八落墜了一地,“廢物。”

    吳助理盯着滿地狼藉遲疑了一下,他彎腰把一些重要文件撿起,規整好重新放在桌上,“如果不是樑小姐突發危情事故,鬼仇絕不會失手。所以是樑小姐的突然出現救了她父親,而鬼仇又救了她。”

    “所以他纔是廢物,他救了樑禾依,意義是什麼?她死也就死了,難道他還真當那是他的女人嗎?”

    吳助理覺得喉嚨發澀,他愈發看不透面前男人這張冷漠到徹骨的臉,毫無感情與仁唸的臉,他手一直在抖,連他自己都不清楚到底在抖什麼。

    吳助理半響才艱難說,“爲了情和愧,這樣的飛蛾撲火,除了感情的驅使,還能因爲什麼。”

    周逸辭蔑視蒼涼的眼神讓他非常難受,吳助理知道自己不該多嘴,世上的紛紛擾擾本就入不得他的眼,他那樣高不可攀,高處不勝寒是誰都清楚的道理,他如果食人間煙火,早就腐爛成殘渣,焚化於這烈火叢叢萬箭穿心之中。

    可吳助理還是抑制不住,他覺得周逸辭已經魔化了,他已經不是自己最初認識的那個人,變得越來越陌生,越來越瘋狂,他的冷他的硬他的狠,都已經沒有了底線。

    “周總,在您眼裡,情真的一文不值嗎?我不相信您如此瘋狂的掠奪和算計,僅僅是爲了讓自己擁有別人十輩子都積攢不到的財富,然後看着金銀珠寶一個人發笑,沒有了感情,得到再多意義又是什麼?”

    “鬼仇的感情給錯了人,他忘記自己的醜陋,從最開始,他只是一個罪犯。”

    “正因爲他是罪犯,他擋了那一槍才顯得這麼悲壯,他即便這樣冷血,也有那一絲本能的懺悔和仁念。可週總,您失去了什麼,您想過嗎?夜深人靜午夜夢迴,您是否有回味,您走到今天,得到的和失去的,到底哪個更重要?”

    吳助理說完這句話,他捂着臉又沉默了片刻,朝周逸辭鞠了一躬,從辦公室內離開。

    門扉搖晃,走廊上慘白的燈光滲入,照得地毯泛起一片碎銀。

    周逸辭盯着面前空蕩的桌角,眼前閃過母親病危時滿臉仇恨的模樣,閃過穆錫海嚥氣時深紫色的脣,最終定格在程歡和文珀明媚微笑的臉上。

    他失去了什麼。

    他只有拼命得到,才能減少他的失去,可時間似乎比他更快,他總是爭不過時間,也敵不過命運弄人。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
    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仙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