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二百零八章 溫香軟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二百零八章 溫香軟玉字體大小: A+
     

    我逃脫不過烈火焚身的折磨,也逃脫不過這一半溫暖一半冰涼的夜色。

    那種淬入皮肉和骨血的酥酥癢癢的誘惑,將我深埋在靈魂裡的東西狠狠勾了出來,那是我自周逸辭之後完全塵封的猖狂,變得柔軟,變得自縛。

    我沒有再觸碰過,也沒想過觸碰。

    它就該安靜,或者永遠沉睡。

    那樣一份來自愛情的快樂。

    當愛情就那麼凋零,它拿什麼給予快樂。

    可我低估了人生的相遇,低估了每一段故事的狂熱。

    更低估了穆津霖的迷人,和他不着痕跡毫無徵兆塗抹在我生命裡的顏色。

    他來勢洶洶,風捲殘雲。

    他額前淌下汗,眼睛着了火。

    他直直逼視我,用焚燒一切的火熱。

    我身體被他禁錮住,只能在灼燒的高溫下像水草一樣擺動,渴望得到一點甘霖,來解我喉嚨幾乎冒煙的渴。

    “看着我。”

    他忽然在我最難受的時候說出這三個字,似乎命令的口吻,他在我眼中,我在他瞳孔,我們誰也沒有遮掩。

    我忘記了周逸辭之前的時光,我只記得遇到他之後的日子。

    這是我第一次在除他之外的男人面前乾淨到底,沒有掙扎。

    我閉上眼睛不肯睜開,我不敢看,不敢看這樣令我不知所措的春色。

    我以爲穆津霖會罷休,可他根本沒有,我不聽他的話,他便用盡他一切手段來誘惑我。

    很快我額頭滲出汗水,時冷時熱的感覺像發了燒,潮溼的軀體彷彿從海水裡浸泡,又被撈出,起起伏伏的顛簸中,我已經淪喪了理智。

    那是很久沒有過的感覺,從周逸辭與樑禾依糾纏不休,我就再沒有從他身上得到過半點快樂。

    只有迷茫,仇恨,禁錮與悲傷。

    我對這個男人充滿了畏懼惶恐,充滿了猜測憎惡。

    再濃烈的愛情也禁不住狂風暴雨的沖刷。

    我每一絲堅持與不捨,都在他以爲的酣暢淋漓的放肆中消磨掉。

    可那樣的快樂,久違的快樂,彷彿又回來了。

    在一片迷茫的大霧中,朝我招手,露出一絲朦朧笑容。

    我拼了命要握住它,輪廓一點點清晰,穆津霖還在逼着我,要我看他,我注視他眼睛,他終於罷休,全身都溼透了,我不看他他寧可發抖爆炸還是執拗。

    我不知道他爲什麼一定要我看着他,他從我瞳孔看到了他自己,看到的那一刻他用力吻住我的脣,吻得驚心動魄,吻得歇斯底里,我早

    已乾渴到沙啞和起皮的嘴脣,在他的吻中得到了澎湃的重生。

    窒息,缺氧,輪番的轟炸我,他不知滿足,將我身體內的一切都從脣內吸走,我的意識,我的理智,我的靈魂,無影無蹤。

    有紅酒的味道,有苦茶,有薄荷,有世間一切滋味美妙的食物,侵入我的三魂七魄,五臟六腑。

    把我變得不像程歡,一點也不像。

    如果此時我眼前擺放了一面鏡子,我想它映射出的一定不是我的臉,至少不是我看了那麼多次的臉,而是一張陌生的,妖嬈的,甚至放縱的面孔。

    她讓我覺得可恥,又讓我覺得難以抗拒。

    “我是誰。”

    他咬着牙,沒有讓自己發瘋,他和我近在咫尺的臉塗滿固執。

    “告訴我我是誰。”

    我剩下的理智太少太少,我低低嚶嚀着,“你是誰你自己不知道嗎。”

    他沒有防備笑了出來,“程歡,喊我名字。”

    我快要瘋了,被逼瘋了。

    有什麼了不起,這樣折磨人。

    等明天看我不廢了他。

    我帶着哭腔大聲喊出來,“津霖,你是穆津霖!”

    我不知道時間過去多久,漫長到我反反覆覆的涌出汗水,又反反覆覆的乾涸,他仍舊無止無休。

    我被翻來覆去像一隻麪餅子,從最開始還有力氣壓住他,到最後只剩下維持一口氣息活命,他還是那樣瘋狂沒有半點垮塌。

    他忽然停下,我感到整個人被推向了煙花璀璨的長空。

    彷彿帶着電光,激起我一陣迴光返照的顫慄,幾秒後仍然沒有停歇。

    我大口喘息,眼睛看着天花板,變成一灘溼漉漉的潮水。

    他臉上的汗全都匯聚到鼻尖,隨着他咧開嘴說話的動作,滴落到我眉眼,我輕輕閉上,隨即睜開。

    “出去。”

    他不理,我擡起腿碰了碰他,“讓你出去。”

    “外面冷。”

    我有氣無力瞪他,“誰讓你出屋子了。”

    他故意使壞,“那出去哪裡。”

    我臊得說不出話,乾脆朝他臉上啐了一口,“我說你!”

    他嗯了聲,“就是我,外面冷。”

    我這纔回味過來他什麼意思,我真恨不得把他這張嘴塞入麪缸裡洗得乾淨點,我問他知道在我眼裡是什麼嗎。

    他問我是什麼。

    我說是一整片黃色,什麼都沒有。

    “你終於洞悉了我的本質。”

    他用手指捲起我一縷長髮,一本

    正經說,“上一輩子我就是黃色,佛說讓我下蒼生普渡世間害羞的女人,這一輩子就成就了我。”

    我仰起臉大笑,真沒見過耍流氓還耍出這樣偉大因果的。

    他不許我笑,我偏要笑,他倏然偏頭捕捉到我的脣,將我清脆的笑聲堵死在喉嚨裡。

    “還笑嗎。”

    我來不及回答又被他堵住,我睜大眼睛朝他使眼色,示意他我不笑了,他眼睛內同樣含着笑意,可還是不放過。

    吻了一會兒,吻到他身體又開始發燙,我嚇得趕緊推他,他悶笑出來,含糊不清說,“爲時已晚。”

    我第二天早晨甦醒過來,是被面前一陣又一陣的熱氣攪醒,我睜開眼就看到穆津霖神清氣爽的面龐,他面容含笑,朝我打招呼,“早安,穆太太。”

    我一時沒反應過來,迷迷糊糊回了聲早。

    我問他幾點了,他說不知道。

    我一愣,他恬不知恥補充,“溫香軟玉美不勝收,誰還管幾點。唐玄宗不早朝,我以後不起牀。”

    睜眼就是接二連三的黃段子,想不清醒都難,我一點點醒盹兒,發現外面的天空已經大亮。

    明媚的陽光拍打着海灘,折射出類似於白和黃之間的顏色,透過薄薄的一層白紗灑入進來,將他照得誘惑而性感。

    我胸口在他掌心握着,他微微一動,我立刻察覺到,我翻身騰地一下坐起,擡腳就踹,“讓你吃我豆腐!”

    他被我踹中了腿,朝牀邊挪了挪,我拿起睡衣穿上,將掉在地上的毛毯拾起來,扔到他身上,他舉起兩條手臂猶如投降,“怎麼不該給我一個溫柔的吻,或者嬌羞的懷抱嗎?”

    我從牀尾又衝過去,重重撲壓在他胸口,他被我俯衝的慣力壓得悶哼,反手托住我臀部防止我滑落到牀下,他眯眼笑着,“這樣狂熱的小野貓。不出一個月我就會形容憔悴,被壓榨得面黃肌瘦。”

    我在他懷裡膩歪了一會兒,巴哥第三次從樓下大喊霖哥,雖然他的叫聲被海浪衝淡許多,但仍舊飄飄忽忽傳到二樓,穆津霖不能再耽擱,他從牀上起來進浴室洗澡,門關上時我盯着裡面拂動的人影,臉上笑容垮塌下來,瞬間蕩然無存。

    我坐在牀邊,控制不住失神。

    隱隱火燒火燎的灼熱,容不得我視而不見。

    昨晚和穆津霖放肆糾纏的畫面一幕幕閃過,我清楚意識到我和周逸辭真的回不去了。

    那段不堪又美好,黑暗而轟烈的歲月,終是隨着昨夜我敞開心懷接納了穆津霖,隨着這段有名有實的婚姻橫空出世,而徹底石沉大海。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