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一百九十章 救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一百九十章 救走字體大小: A+
     

    樑錦國在茶館約見了一名市裡的專員。

    這位領導姓鄭,兩袖清風非常清廉,但近期兒子要出國留學,只拿着微薄俸祿難以支付高昂費用,想要投身商海,在不違背仕途規矩的情況下適當做一點生意,樑錦國聽說後利用自己的人脈與他搭線,吃了兩頓飯。在席間摸透了他脾氣,是能夠爲己利用的人,於是這一次會面帶上了周逸辭。

    周逸辭原本在一間新開的古行挑選桃木簪,想要買一支送給程歡,接到電話時樑錦國非常急促,不容他拖延,說了地址便迅速掛斷。

    周逸辭不好遲到,將自己精挑細選的簪子放入首飾盒中,給老闆結了賬匆忙離開。

    他趕到茶樓,在門口看到了樑錦國的吉普車,司機坐在駕駛位,搖下車窗和他打招呼,他點了下頭,直奔預定好的雅間。

    樑錦國和鄭廳長正在喝茶,談論市管轄方面的一些土地資源,周逸辭的人影從門外一閃,在侍者帶領下進入,他喊了聲岳父,駐足在原地沒有繼續走。

    樑錦國起身朝他招手,他這才走向桌邊,鄭廳長隨即放下手中的陶瓷小杯,面帶微笑看眼前一表人才的男子。

    樑錦國介紹說,“這是我女婿,周逸辭。”

    他又指了指鄭廳長,“市廳長,這可是濱城的老功臣了,立下無數功勳,當初南三角的特大走私販毒案,就是老鄭廳長還是小鄭時,跟隨組織深入一線破獲的,二十五歲就加持一次二等功,在濱城的辦案史上,提起他可是呼風喚雨的人物。”

    周逸辭笑着點頭喊了聲鄭廳長,彬彬有禮伸出右手,道了句久仰,後者立刻起身,與他交握住,“該是我久仰你,都說樑政委這輩子最大成就可不是仕途上建立,而是在私下有一個優秀聰慧的女兒,一個事業有成的女婿,沒想到不只是有才,還如此儀表堂堂,比我家中犬子,不知道出類拔萃多少倍。”

    周逸辭笑說過獎,只是趕上好機遇。

    樑錦國拍了拍他肩膀,指着率先落座的鄭廳長打趣,“他那是幽默,不知道拿誰開涮,就只好拿我下手,讓大家樂呵一場。”

    鄭廳長哈哈大笑擺手,“我怎麼敢,政委的地位遠在我之上。”

    “天高皇帝遠,濱城的和平天下,得看你們的。”

    三人坐下寒暄了幾句,侍者推着餐車從門外進入,將早就點好的食物擺放在桌上,鄭廳長問周逸辭是否吃得慣他點的東西,周逸辭不愛吃也不會直言,謙遜說自己並不挑食,鄭廳長聽了點頭,“成大事者不拘小節,這纔是好習慣,我那不爭氣的兒子衣食住行處處斤斤計較,我一直說男人沒有男人度量,將來也不能成事,家裡什麼都不缺,連點苦都吃不到,不如送到國外歷練,總不會比現在更差。”

    “可憐天下父母心,這一輩子不都爲了兒女活嗎。”

    鄭廳長嘆息,“我於公小心翼翼,就怕栽跟頭,到時誰來支撐一個家庭,可說句真心話,眼看那些並不清廉的同僚吃香喝辣,名下數不清的豪宅豪車,心裡這口氣憋着確實咽不下,我這樣把持自己,遇到大事捉襟見肘,百姓是否又記得我?我爬上如今的位置,是依靠自己能力,可怎麼就還不如低我那麼多級的下屬過得好?這世道公平嗎?好人這樣難做,誰還做好人?”

    周逸辭沉默不語喝茶,仕途不少人都是如此,想吃肥肉又畏懼,不吃又憋屈,一旦嘴巴里吐出自己的不甘,離偏離軌道的日子也就不遠了。

    樑錦國勸慰他放寬心,本就是亂

    七八糟的世道,“其實我們只要保證自己走在一條正軌上,適當偏頗一點,也無傷大雅,更不會有礙前途,畢竟前面還有太多人擋着,不到全軍覆沒的地步,誰也算不到你我頭上。”

    鄭廳長蹙眉,“真是這樣嗎?”

    “不然你我的同僚都是傻子嗎?專門往槍口上撞。老鄭啊,你放眼望去,有幾個穿的不比你身上這十年的西裝要體面光鮮,你這是什麼時代了,舊社會啊,縫縫補補勤勤儉儉,人一輩子何其短暫,我們如果只是草芥平民也沒法子,可既然用一輩子拼到了今天,不餵飽自己胃口,一日三餐吃糠咽菜,這確實待自己不公,誰又記得你的好啊老同志!”

    鄭廳長咬了咬牙,他深知官商不同路,這是不允許兼職的,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做到不用手中職權爲自己謀私,就算真的做到了,在外人眼中也不會相信你的公私分明,左不過都要落下惡名,也就沒人還固守什麼本分,這條路踩上去,不是死就是活。

    鄭廳長攥着拳頭,正在他猶豫不決的時候,放在桌角的公文包裡手機顫動起來,他取出看了眼,是妻子的電話,他最近十分頭疼,妻子愛子心切,每天都在催促他弄錢來,早點辦理出國,不要再耽擱下去。這年頭錢哪有那麼容易,鄭廳長想要走歪門邪道賺快錢,很大緣故都是溺愛兒子的妻子教唆。

    他朝樑錦國與周逸辭示意了下,起身走出雅間,他們走出後,周逸辭詢問樑錦國是要拉攏利用這個鄭廳長嗎。

    樑錦國笑,“這人的人脈非常廣,可以說在濱城的仕途四通八達,他不用出面就能爲你平路,以後生意越做越大,不能缺少這樣的靠山,我還能活多少年?我要把女兒託付給你,只要我可以辦到,都會盡力爲你牽線。你可以錯過任何人,唯獨不要放過鄭廳長,這是一顆千年古榕,它樹冠下的蔭庇,足以遮你最酷暑的時候。”

    周逸辭說了聲多謝岳父,他不動聲色捏了捏放在西裝口袋裡的首飾盒,他想着程歡別在長髮上的美好,臉上表情不由黯了黯。

    鄭廳長打完電話返回雅間,坐在椅子上嘆了口氣,“我是已經山窮水盡,什麼都顧不上了,老樑,生意我做也得做,不做還得做。”

    樑錦國立刻端起茶壺爲鄭廳長斟茶,他裝作忽然想起什麼的樣子,問周逸辭,“最近濱城有什麼好項目,給鄭廳長介紹一下。”

    周逸辭思索了片刻,“無非就是房產建築,家裝建材,還有些不可言說的門道,看鄭廳長想要怎樣走,急於求成還是穩中求進。”

    他笑得意味深長,眸中含着精光,鄭廳長當然明白他的意思,樑政委的女婿做什麼,他也道聽途說了一些,無非是腳踩兩道,倒是風生水起。

    他侷促中喝了口茶,“房產和建材,恐怕不是一天半天能做起來,濱城市場欺生,沒那麼容易站穩腳跟,我也不好太明目張膽,家裡又實在等不了,不如…”

    他搓着手欲言又止,周逸辭心領神會,“您和我岳父頗有交情,我岳父今天讓我過來也早有明示,不要虧了您,更不要駁了面子。這樣吧,如果鄭廳長信任我,不妨我們合作,互惠互利,誰也不吃虧,您賺得差不多想要收手,我也絕不阻攔,這樣您看行嗎?”

    鄭廳長狐疑,“跳出我自己的圈子,其他領域我什麼都不懂,這不會拖累你嗎?”

    周逸辭反手執杯在脣邊晃了晃,露出一絲耐人尋味的笑容,“確實會拖累,可鄭廳長不也有能夠與我互利的東西嗎,誰也不會白白帶人發財

    ,都有一些交易存在,我只能保證不會過火,儘量讓您全身而退,具體是否接受,看您現在的窘迫程度到沒到甘於冒險的地步。”

    樑錦國沉默吃菜,對此充耳不聞,這樣的事他牽了線就不再跟進,他也擔心東窗事發牽連他,鄭廳長掃了他一眼,橫了橫心,“我做。”

    周逸辭笑着說好,鄭廳長緊跟着又說,“可不是儘量,而是必須,我必須全身而退。”

    周逸辭嗯了聲,其實儘量都是多說,他根本沒有想法管鄭廳長退不退,商人的奸詐哪裡顧得上別人呢,可鄭廳長太膽小,不這樣說他不會幹,周逸辭含糊其辭,“風險有,收益纔有,鄭廳長放寬心,如果您急需錢,我也可以先支付,渡過難關後,我們再算。”

    如果說鄭廳長之前還猶豫不決,在周逸辭提到錢的時候,便已經徹底繳械投降,他最需要錢,錢的誘惑也最大,他無法抗拒到手邊的鈔票又飛走,因爲這關乎他的人生,他的子女,他的整個家族。

    他沒有別的選擇,他只能咬牙搏一把。

    他不相信別人都能成爲漏網之魚,唯獨他要被拎出來殺雞儆猴。

    他將茶杯端起,以茶代酒敬周逸辭,“那有勞賢侄。”

    周逸辭舉了舉杯,“我也要麻煩鄭伯父,都是一樣,商場我助您一臂之力,仕途您多擔待我的不是之處。”

    這頓飯吃得非常愉快,幾乎沒有一刻是不笑的,每個人的各懷鬼胎與如意算盤都看似完美落實,其實只有周逸辭是贏家,樑錦國與鄭廳長都是輸家,都是被算計的一方。

    樑錦國清楚周逸辭的野心勃勃,無情貪婪。他知道自己女兒沒有能力駕馭他,以她嬌縱的性子,早晚要走向一段徹底的黑暗與破滅。爲了保證樑禾依在自己百年後還可以守住這段婚姻安穩生活,他只能不斷餵食周逸辭所謂的恩情,讓他銘記在心,他並不需要周逸辭報答什麼,樑錦國希望他能把所有恩情都記在樑禾依的頭上,對她足夠體貼尊重,護她一世安穩。

    而鄭廳長一門心思描摹勾畫着他賺錢的大好版圖,最終將付出什麼,又將坍塌什麼,他還沒有察覺到而已。

    在交談甚歡時,走廊上忽然響起一陣非常微弱的敲門聲,周逸辭最先聽到,他偏頭看向門口,吳助理探入一張臉,他朝周逸辭不動聲色點了下頭,又悄無聲息的退出去,自始至終都沒有驚擾樑錦國與鄭廳長。

    周逸辭小聲對樑錦國交待了一句,後者讓他去吧,他起身和鄭廳長笑了笑,鄭廳長並不清楚他要走,以爲他只是臨時離開一陣還會回來,也沒有打招呼。

    周逸辭走出雅間,一眼看到吳助理正在燈光下轉圈,神情非常焦急,已經難以抑制,他蹙眉問怎麼了,吳助理一步跨到周逸辭面前,他忽然覺得有些難以面對這個男人,他無法想像如此鐵骨錚錚的他,會不會爲這個噩耗就此倒下。

    吳助理想也許不會吧,周逸辭如果那樣在乎那個女人,他絕不會娶樑禾依,在他眼中權勢勝於一切,除了一敗塗地一無所有,什麼都不能觸動他的悲痛。

    他深深吸了口氣,“程小姐與小少爺被穆津霖從公寓劫走了,四名保鏢都被打傷。”

    周逸辭臉色驟然一白,幾乎在一剎那間蛻變爲咬人嗜血的魔鬼,他一把抓住吳助理衣領,“你說什麼?”

    吳助理小聲重複了一遍,他話還沒有說完,已經被狠狠一推,跌撞到牆壁,周逸辭飛快衝下樓梯,面前拂過一陣強勁的風,走廊霎時空空蕩蕩。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
    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