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一百八十八章 失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一百八十八章 失去字體大小: A+
     

    其實我非常不滿樑禾依在這套宅子裡類似女主人的行爲,文珀是我的兒子,她擅自抱也抱了,還無視我伸出的雙手,直接遞給了保鏢,擺出一副她做主掌權的模樣,好像孩子她生下似的,我已經沒有資格干預。

    可她最後那句話確實誘惑了我,我狐疑注視她,她沒有動,微笑回望我,目光朝保鏢那裡掃了一眼,示意我不要聲張,否則不好辦。

    我轉身看保鏢,剛纔被我扇打的男人恰好是三天前手背燙傷的那名,他正用手試探抹着臉上紅痕,看是否出血,文珀在旁邊保鏢懷中,他們誰也沒有留意樑禾依說了什麼。

    我抿了抿脣,率先往樓上走,樑禾依提起坤包緊隨其後,到達二樓我沒有帶她進入我和周逸辭的臥房,而是直接推開文珀的房門,反正她也進來後,沒有什麼隱私好庇護。

    週週也跟上來,它蜷縮在我腳下,眼神非常兇惡瞪着樑禾依,喉嚨仍舊發出嗚嗚的低鳴,她看到這隻忠心護主的狗覺得有意思,蹲下逗了逗,週週險些衝上去咬她手指,被我呵斥住。

    “週週回來!”

    週週回頭看我,樑禾依臉色微微一僵,“叫什麼,週週?”

    我說是。

    她旋即笑出來,“這名字,有意思,虧他也能忍。”

    她直起身,看着週週的目光不很友善,“一隻狗而已,心中也存在情感與忠義,可惜很多人卻沒有,這世態炎涼,人不如狗。”

    “我們自己能夠把持自己,不要做得不如一隻畜生就行,管不了芸芸衆生,顯然樑小姐還有很多不足,就別替無關緊要的人感慨了,先顧好你自己吧。”

    我變着法罵她,她當然聽得出來,她沒有惱怒,臉上仍舊掛着笑,“我好心來救你,你反而不識好人心,怪不得人情冷暖冷漠至極,好人難當啊。”

    我蹙眉看她,她目光環視房間,沒有迴應我的注視,我忍了忍問她,“你救我什麼。”

    她走到文珀的嬰兒牀旁,手指在圍欄上輕輕撫摸着,“害怕嗎?這冬季暖陽,暖了皮膚,暖不了肺腑吧。”

    我不語,她繼續說,“看到文珀在我懷裡,我們那樣和諧美滿,他乖巧看着我,對我充滿好奇,他只是還沒有思想,否則一定會認爲我是他媽媽,其實我是不是,不都取決於逸辭嗎。他想要我是,文珀不是我生的又怎樣,他不讓你是,你懷胎十月九死一生又怎樣。於是你心裡很惶恐,也很焦躁吧,倘若逸辭也站在旁邊,你說我們像不像一家三口,凡是看到這一幕的人都會這麼想,因爲濱城每個人都清楚,周逸辭的夫人是樑禾依。”

    這番話再次觸怒了我,我惡狠狠從牙縫間擠出一句話,“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她笑得意味深長,“對啊,夫妻是天,孩子是天中的雲,天都合成不了,雲有容身之處嗎。”

    我攥緊拳頭,語氣擡高了許多,“你到底想說什麼?”

    樑禾依始終背對我,在勾起我的敵意後,她緩慢轉過身,“你發現文珀不在,變得倉皇失措,你看到抱着他的人是我,心都快要跳出來,即便你不肯承認,你也無法否認,你怕,你最怕我的存在威脅到了你母親的地

    位,逸辭只有一個名正言順的妻子,文珀姓周,他想要上幼兒園,想要大白天下,想要堂堂正正活成周家後代,他的母親只能是我,你會帶給他無盡的痛苦,會讓他難以面對流言紛擾。你之所以這麼急着要名分,恨不得折騰出花樣來,不就是爲了他嗎,否則你之前安安靜靜,怎麼文珀出生你就坐立不安了?因爲你清楚他早晚會從你身邊脫離,你一天取代不了我做不成周太太,和他的母子情分一天岌岌可危。他還小,他不懂大人的恩怨情仇,世俗的拜高踩低,等到他明白懂事了,他會質問你會痛恨你會變得少言寡言,甚至心理極端,他恨他的身份,恨他的不體面,這份仇恨也會轉移到你身上,恨你的無能。”

    樑禾依字字針扎,一個不漏戳中了我的軟肋,我始終不願面對的悲哀。

    我沒有了憤怒與抗爭的力氣,只剩下看着她蒼白失語。

    她柔軟下來,走到我面前,距離我很近,“如果我們爭奪的不是同一個男人,而你覬覦的也不是屬於我的身份,我一定會幫你,或者說以你的聰明美貌籌碼資本,也根本不會輸,然而現實擺在眼前,程歡,你已經走不出去了。我可以明白告訴你,也許未來某天逸辭會與我分手,但你一定等不到那天,我也會盡量避免那樣的事發生,都不是省油的燈,想熄滅沒那麼容易。如果你明白事理,也肯聽我的話,我給你指條明路。”

    我當然知道樑禾依的這條明路是什麼,如她所言,都不是省油的燈,嘴巴張開話沒吐出,已經看到了內裡。

    我等她說下去,她等我問她是什麼,我們相對僵持,她更想要我走她指的路,因爲這關乎她能否剷除唯一的強大勁敵,連同周逸辭心尖上的骨肉,都一起踢掉。

    她其實並不比我的惶恐少,她的家族顏面,她的婚姻生活,她用自己做的龐大賭注,都恨不得我立刻消失,成爲另一條路上的人。

    多少人都在笑看她會否步白瑋傾的後塵。

    我之所以處於下風,是因爲我太割捨不掉文珀,我太怕他會離開我,否則我就算耗,也能耗死比我年長十歲的樑禾依。

    “什麼明路。”

    她嫣然的紅脣內吐出三個字,“穆津霖。”

    我眯了眯眼,嗤笑一聲,“這是什麼段子。”

    “行了,還裝什麼,別人糊里糊塗,我一隻腳踩在穆家,還會不知道內幕嗎。”

    我臉上的嘲諷收了收,她拎着亮黃色的坤包看我,“程歡,你這張臉確實會長,天底下男人都喜歡這一款,純起來跟雪一樣,騷起來像個身經百戰的賤婦,會裝到了骨子裡,怎麼都勾着男人的魂兒。穆家父子三人都是你裙下之臣,你很得意吧。可惜啊,兩個都娶不了你,只是取樂而已,你如果再不抓住這一個,你這輩子,只能守寡了。周逸辭會讓你嫁毫無勢力的凡夫俗子嗎,你敢帶着文珀嫁嗎?有勢力的就算再受你迷惑,會娶個生過孩子的姨太太嗎。你別犯傻了,還拿自己當金疙瘩,你已經無路可走了。”

    這些我都知道,脫離周逸辭,想要文珀跟着我,穆津霖是我唯一的路,但我沒有立刻低頭,而是伸手撩了撩柔順的長髮,“我也不是很想走。這才哪兒到哪兒啊

    ,事兒不得一步步做嗎,我如果這樣輕易認輸,當初三太太這個身份就不是成就我,而是壓死我。”

    樑禾依深深吐出口氣,“聰明人總是不肯聽勸誡,認爲自己有本事擺平一切,你程歡是有能耐,可你的軟肋被捏得太死,你甘心被一直囚禁在這裡,直到他覺得沒意思了,不要你將你踢出去嗎?”

    我強撐的淡定有些皸裂,胸口劇烈起伏着,心臟像要破肉而出,毫不安分在體內怦動。

    wWW ●тт kán ●℃O

    她可真是有備而來,句句掐着我心尖兒。

    樑禾依走到窗臺前,將始終沒有拉開過的窗紗忽然全部打開,外面天色昏暗,但餘光還殘留了一抹,斜斜的射入進來,將她削瘦高挑的背影籠罩在淡淡的剪影下。

    “失去你的大好人生,失去你和文珀的母子緣,失去你嫁給婚姻的資格,來換取這段根本到不了白首的愛情,試圖打動一個根本沒有心的男人,是不是很愚蠢,也很無助。人總要失去一些才能得到一些,你失去這份陰差陽錯的愛情,可以換回一片光明,穆津霖並不比周逸辭差,他更加願意給予你一份擔當,而不是把你藏匿起來,讓你毫無所知未來到底在哪裡。你不跳出後者的陰影,怎麼感受得到前者的珍貴。”

    她頓了頓,將窗子也推開,外面的風灌入,寒冷刺骨,早不是白天溫暖的模樣。

    她穿得多,我身上衣衫卻十分單薄,很快便覺得冷,控制不住顫抖起來。

    “你猜猜,這錐心刺骨的感受,比你眼睜睜看着周逸辭與我撫養文珀,對外宣稱我們是一家三口的痛苦,要輕多少?你還熬得住再慘烈百倍的滋味嗎。孩子是母親肋骨上的肉,每剔除一刀,就疼得撕心裂肺,我沒有孩子,但也想都不敢想。”

    我身體狠狠晃了下,在她看不到的身後。

    所有的悲歡所有的離愁所有的不安都是我自己幻想,當真的有人說給我聽,如此直白不留情,我感覺自己呼吸都要停滯。

    我爲了什麼扶持穆津霖,不惜與周逸辭反目,不惜讓他看出我的野心我的背叛,也要走這一步棋。不就是擔心穆津霖對我的感情不足以支撐呵護我與毫無血緣的文珀,抗爭殺紅了眼的周逸辭,纔想要給予他一些恩情,讓我們之間的牽扯除了感情還有無法割捨的利益。

    我步步爲營,難道真的就毀在我被囚禁這一步上嗎,一點點喪失鬥志,對此認命俯首,把文珀在我身邊看作周逸辭的開恩與施捨,他稍微離開我視線,就嚇得手足無措。

    我還在期待什麼,期待耀武揚威的樑禾依真會成爲我手下敗將,即便她是第二個白瑋傾,我也等不了漫長的七年。

    光陰對女人而言,對愛情而言,是多麼大的敵人,更勝過尖刀匕首,勝過斷腸的草藥。把神奇變腐朽,把情深變疏離,我只怕花好月圓的日子沒到,他就厭了。

    我張開嘴,聲音裡滿是顫抖,“我聯繫不到外界,無法通知穆津霖。”

    樑禾依撫着胸口笑出來,她眼底媚波流轉,“識時務者爲俊傑,不久的將來,我們要是能做妯娌可有趣了。”

    她從坤包內摸出手機,託在掌心晃了晃,“我既然說救你,哪能光嘴巴說說啊。”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
    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