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一百八十二章 出乎意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一百八十二章 出乎意料字體大小: A+
     

    在一陣鴉雀無聲之後,馬德祿率先說,“三太太的決策不失爲一個平衡的好方式。”

    林葆承看了一眼穆津霖,見他對金律師的話沒有異議,臉色也頗爲平靜,他立刻開口,“三太太是真正的股份繼承者,她雖然將手中資本轉於周總,但前穆總顯然更加信任看好三太太,三太太能得到前穆總的首肯與欣賞,勢必不是一介胸無大志毫無墨點的女流之輩,她的決策不會錯,按照目前情勢來看,三太太是退而求其次,力求平衡兩方,將穆氏以最穩妥的方式延續下去,我們都該支持。”

    穆津霖目光從兩側所有高層臉上流連而過,“既然馬股東與林總這樣德高望重的人也沒有異議,諸位還等什麼,不該進行下一步嗎?”

    所有人都在極致的震撼中回過神來,一番面面相覷後紛紛舉起手,他們聽出穆津霖非常贊成這樣的決策,這份決策既沒有否認周逸辭,也沒有讓大勢完全所趨向他,保留了穆津霖同等地位,按照他的持股情況,不管擔任什麼職務掌管多大權力,都勢必要低於周逸辭一頭。長幼有序,說出去確實有礙他顏面,而周逸辭的野心與猖狂,每個人也都看在眼裡,穆津霖的制約和相持不失爲使穆氏穩妥的最好籌碼,壓制周逸辭的野心,阻絕他要爲自己的公司匯入強力的後路。

    三太太的決策更多傾向了穆津霖,也的確表現出對穆錫海的忠貞禮義,而且設立並通過一個監權職位不影響什麼,可以很好體現出每一次重大決策每一筆龐大資金的流通與動向,避免了中央集權架空其他股東的知情權高層的執行權,不損害任何人利益,將一切變得透明。

    林葆承做了精確的統計後說,“除周總與賈股東外所有人一致認可設立並通過監權總裁職位,由穆總擔任。”

    每個人悄無聲息,盯着周逸辭與穆津霖的臉色,不敢做出頭鳥,林葆承吩咐人事主管草擬一份聘用書,儘快落實這件事。賈股東見周逸辭仍舊沉默,他下意識喊了一聲周總,後者垂眸注視冷卻的黑色咖啡,並沒有迴應他。

    他有些着急,他沒想到事情會演變爲這樣的結果,他並不是對周逸辭得勢後對自己的去留很有把握,他也想過狡兔死走狗烹,但如果是周逸辭一個人,他還可以利用一些籌碼來控制局面,最大可能保住自己,哪怕降職,哪怕被壓迫,他能夠繼續留在穆氏,就不愁沒錢賺,沒再翻身的可能,以他的逢源能力,機會不都是唾手可得嗎。

    可他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穆津霖也上位,一方掌權足夠他受脅迫,兩方上位簡直是要搞死他的滅頂災難,他沒有投誠穆津霖,後者成爲監權總監,能不報復他的異己嗎,能不狠狠剷除他的眼中釘嗎。

    放眼望去整個公司所有小股東都保持中立,穆津霖和周逸辭沒有任何理由對他們下手,穆氏可以安插他們自己的心腹人脈,但也需要維持老股東來堵住衆人的嘴,需要更瞭解運營情況的高層來把持全局,馬德祿仍舊持股龐大,又是最大的功臣,周逸辭想動,但穆津霖不會允許,馬德祿的投誠對穆津霖而言意義重大,是他得到更多

    支持信服的關鍵,而林葆承掌控的財務方面是公司根基命脈,牽一髮而動全身,暫時找不到合適的人來接替,周逸辭安排自己的人穆津霖不會允許,而林葆承本身就是穆津霖一黨,雖然周逸辭佔據了第一掌權者的位置,可實際上公司更多領域還是在穆津霖一黨的手中把持,誰也不能取代,可局勢對周逸辭更不利。

    賈股東此時悔之晚矣,他不該貪圖周逸辭的肥肉誘餌,把自己逼入了最大刀俎之下,成爲任人宰割的魚肉。

    這兩邊哪個也不會放過他。

    賈股東慌張失措,又接連喊了兩聲周總,他心裡完全焦了,對自己看不到前途生死未卜的未來充滿迷茫和畏懼,其實他的叫喊沒有半點意義,而周逸辭自始至終都沒有搭理他,像是在思考什麼。

    直到人事部主管起身要回辦公室草擬聘用書,他才忽然悶笑出來,“監權總裁,這是什麼。三太太作爲從未涉足商業領域的女人不懂,你們也當一個公司的制度與職位設立都是兒戲嗎,可以想要怎樣就怎樣,完全憑藉異想天開來做事。”

    周逸辭話裡藏刀,顯然對這樣的決策不滿,林葆承蹙眉,“周總既然這樣說,就是對己寬容對人苛待,三太太同時說出兩個決策,一個是將全部股份轉於您手,對此您沒有任何異議,而三太太提議設置監權分持勢力,您卻對穆總任職產生異議,股東高層都已經舉手表決,您一人之力恐怕難以更改什麼,您掌控穆氏,我們願意肝腦塗地忠心追隨,也希望您能尊重我們的表決。”

    周逸辭在杯口戳了戳,指尖與瓷器碰撞發出清脆的聲響,秘書立刻心領神會,爲他再度蓄滿一杯溫熱的咖啡,他又點了根菸抽,霧氣和煙氣一起揮發,將他狠厲十足的面龐籠罩得非常模糊,不過穆津霖看得清楚,周逸辭被逼到了一個不得不妥協的死角,他已經認了這樣的局勢,只是還想利用他的身份壓制一下,讓所有人明白誰纔是真正的掌權者。

    因爲他自己很清楚,他被程歡將了一軍,她用自己的聰明才智運籌帷幄,算計了馬德祿,算計了整個穆氏,以她的性子之所以遲遲沒有吵鬧股份的事,就是留了這一手,周逸辭以爲她認命,做他的籠中雀,做他兒子的母親,安心生活顧全大局,可其實她不甘心,她等所有人放鬆警惕再一步步把穆津霖扶持到這個位置,反壓制周逸辭,她這個女流可不是真正的女流,反而像是垂簾聽政的太后,隔着一池珠簾,操縱着江山權謀。

    周逸辭夾住菸捲的手指不經意顫了顫,他笑出來,爲程歡的聰慧和野心而笑,爲自己的疏忽與懈怠而笑,也爲這一羣男人,卻猜測不過一個女人而笑。

    自古女人受壓迫,出了家門最被看輕,可女人真的無能嗎。

    他笑了一會兒把菸捲掐滅,丟進菸灰缸裡,兩隻手合在一起拍了拍,“這麼說,穆氏從此以後,要由我與大哥其利斷金了。”

    穆津霖擡起手朝他示意,“以你爲先,我只是監管而已,沒有實權。”

    “大哥謙遜了,有父親最疼愛的三太太扶持,還愁得不到弟弟現在

    的座位嗎。何況大哥現在難道不是已經超過了我的勢力。”

    他指了指馬德祿和林葆承,“這些公司重臣,不都是大哥的人嗎?大哥早已坐擁半壁江山,架空我的權力指日可待,難怪一早和我接觸,那樣信心滿滿。如果哪天大哥來了興致,想要扶持個傀儡出來,能否提前通知我,弟弟沒有大本事,權勢和親情面前,願意保留後者。”

    穆津霖眼神不動,直直盯着他,脣角微微勾了勾,“言辭誠懇,情深意切,只是你言重了,這麼多人在看着,我們各司其職,穆氏會越來越好,父親的在天之靈一定能安息。”

    周逸辭笑容由溫和轉變爲冷森,僵硬無比,他推開椅子起身,頭也不回走出會議室,吳助理緊隨其後跟出,穆津霖透過寬大的落地鏡面看向走廊,周逸辭一身戾氣,陰煞逼人,他沒有料到會出現東西二宮的結果,他寧可他輸,也不願受到任何監視與控制,穆津霖對他而言猶如一顆無法拔除的巨大毒瘤,隨時隨地都在與他作對危及他的生死,堵住他所有想走的路。

    如果穆津霖輸,他能夠拉攏過來馬德祿和林葆承,讓自己如虎添翼,爲自己掏空穆氏注入在船廠,倘若他們不識擡舉,他可以用任何藉口將他們踢出,扶持自己的人,然而他千算萬算忽略了程歡出來攪局,硬生生託穆津霖上了高位。

    這樣懸殊的股份,竟然打成了平手,周逸辭當然不甘心。即便他一向不動聲色,也有些壓抑不住內心的憤懣和怒火。

    穆津霖注視着對面十米開外的瓷杯,他忍不住笑出來,伸手指了指,“那東西恐怕上火,以後還是少端給周總喝。”

    他說完裝出好奇的樣子,偏頭詢問站在身後的秘書,“那是什麼咖啡。”

    秘術說是象屎咖啡。

    他怔了怔,“我只聽過貓屎。”

    “貓屎比較普及,不過愛貓人士質疑貓屎咖啡的製作過程,也在逐步大批減產,象屎咖啡要好一些,可象的數量太少,製作產品不多,沒有大批進口,只售賣於名流權貴中,國內很少能品嚐味道最純粹的。”

    穆津霖哦了聲,“是我孤陋寡聞,這樣物以稀爲貴,怪不得周總寧可上火也要喝。”

    徐主管在旁邊聽到他這樣說,立刻奉承,“穆總如果孤陋寡聞,我們該怎樣說自己呢。”

    穆津霖偏頭看他,“我常在分部代替父親處理事務,對這邊總部項目有過涉入,可都是幕後,認識人不多,雖然也都眼熟,但具體內幕生疏,以後同場共事,希望諸位多擔待,不只是我,周總初來乍到,比我還要不熟悉,大家一起輔佐。”

    衆人急忙點頭說是,徐主管拍手讚賞,“穆總的胸懷氣度絕非我等能比擬啊!”

    旁邊的主管附和,“山脈海洋也不過如此。日月星辰黯然失色。周總同樣如此,有兩位經營穆氏,這是濱城商業的一大喜事啊!”

    穆津霖笑說過獎,他推開椅子起身,和一些股東及主要高層握手,與此同時穆氏大樓外一輛停泊許久的黑色轎車緩慢駛離,湮沒在長長的街頭。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
    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