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一百七十八章 好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一百七十八章 好事字體大小: A+
     

    穆氏總裁大選在萬衆矚目下如期而至。

    我以爲周逸辭前一晚會拉攏股東高層做最後打點,晚歸甚至不歸,因爲那段時間他都悄無聲息,像是把這件事遺忘了,胃病好了之後他沒怎麼去應酬,不停的簽約視察,整個人照樣忙成陀螺,只是對穆氏的輸贏不再上心,但我知道他不是輕易善罷甘休的人,他只是有了把握,纔敢如此高枕無憂。

    然而我根本沒想到二十四號晚上他下了班準時回到公寓,我正在露臺上給一棵矮子鬆澆水,聽見客廳門響,保姆和九兒都在廚房,根本不會出門,我放下噴壺立刻跑進去,看到周逸辭提着兩份點心盒正換鞋,他見我出來招呼我把袋子接過,我拎着看他背影,他脫掉灰色大衣掛在門後,隨口問我今天乖不乖,我愣了愣,然後指樓上,“文珀一直睡覺,很乖。”

    他嗯了聲,“我問你乖不乖。”

    我說我都這麼大了能怎麼不乖。

    他穿着白色毛衣和黑色西褲,站在我面前又高又暖,寬厚滾燙的掌心在我臉上摸了摸,“可我怎麼覺得你是小孩,需要照顧和誘哄,經常任性犯脾氣。”

    我怔着沒說話,模樣落在周逸辭眼中呆呆傻傻的,他笑着把點心盒從袋子裡拿出,盒子非常漂亮,通體銀白色,上面用金筆書寫着一口酥三個字,他打開捧到我鼻子下一晃而過,“香嗎。”

    我被盒內溢出的一縷香氣抻着脖子探出去十釐米,他看我迫不及待的模樣哈哈大笑。

    那味道確實很濃郁,裡面不是甘甜的果餡,而是鹹鹹的肉醬幹沫,點心我從來都吃甜的,甜點也是傳統口味,幾乎不吃鹹,市面上賣得也少,除了茶餐廳裡的蟹蝦包。

    濱城做小生意的商販還是傳承居多,創新很少,不過周逸辭買的這份點心色澤金黃款式誘人,逛了幾十家點心鋪從沒碰到過,不管聞着還是看着都很難讓人抗拒。

    我指了指自己嘴巴,感覺此時的自己在他眼中像個饞嘴的貓兒,他非常溫柔塞了一塊給我,酥皮入口即化,有點辣味在味蕾散開,實在非常可口。

    我沒怎麼咀嚼就嚥下去,舔了舔嘴脣問他哪裡買的,他說專門找廚師按照他的要求做的,全濱城僅此一份,如果還想再吃,要討好他。

    我喲喲了兩聲,撲過去摟住他脖子,“對我這麼好。”

    他又捏了一塊餵我吃,“不是覺得我對你不好嗎。”

    我仰面看他較真的樣子,“你對我確實很糟,但有時候也馬馬虎虎,給我製作點心就算你做的唯一一件好事。”

    我邊說邊戳點他喉嚨,“吶,你要知足,對我的包容感恩於心,換做其他女人,文珀都不會給你生下,何況還對你露出笑臉,我脾氣好,你不要爲這個欺負我。”

    他笑出來,“聽你這樣說,

    似乎真的很委屈。”

    我撇了撇嘴,“我委屈深着呢。”

    他嗯了聲,手指在盒內撥弄着點心,“程小姐打算怎樣發泄自己的委屈。”

    “等文珀長大了,讓他打你。”

    周逸辭怔了下,旋即噴笑出來,“他有你這樣刁蠻的母親,難保不會長大更刁蠻。”

    “那也比像你陰險腹黑得好!”

    我趁他不注意從他手裡一把奪過點心盒,跳着腳往餐廳跑,生怕他撈住我,犯渾不給我吃。我一邊跑一邊打開盒蓋數,還剩下十塊,滿滿當當的酥香味,我招呼九兒一起出來吃,我坐下將紙盒圈在懷裡,周逸辭倒了杯溫水也跟過來,“躲什麼。”

    “怕你搶。”

    “我不愛吃。”

    我說那不一定,你是人類好朋友,誰知道你和不和我逗着玩兒。

    九兒恰好從廚房出來,她聽了一耳朵,問我是要再養一隻狗嗎。

    我愣了下問她誰說的,她一臉愕然,“不是程小姐剛說,要養個人類好朋友嗎。”

    我下意識看站在對面的周逸辭,腦子裡一閃而過白色的薩摩耶,我拍着桌子大笑出來,九兒也高興,跟着我一起笑,不停喊養只好朋友,陪程小姐開心。

    周逸辭喝光那杯水冷冷一笑,“開心嗎。”

    我點頭,他嗯了聲,“開心就好。”

    這四個字讓我臉上笑容收了收,脊背有點發冷,說不出什麼感覺,怪怪的,陰森森。

    周逸辭這人可小心眼了,有仇必報,特別錙銖必較,整個一小姑娘,比小姑娘心胸還狹窄,我以爲他生意越做越大,地位越爬越高,能稍微寬宏大量些,沒想到反而變本加厲。傍晚這點事我都忘了,他入夜揪着不放,把我按牀上翻來覆去問我好朋友是誰,誰是好朋友。

    我被他撓得腋下癢癢,在他身子底下笑岔了氣兒,來回打滾兒,他讓我求饒,我笑紅了一張臉,死咬着嘴脣偏不,他好氣又好笑,“又開始倔,倔對你有什麼好處,嗯?”

    他扯我身上的睡袍,他扯開一點我就翻個身再裹回去,他不急不惱,像是逗我玩兒,我折騰幾十下沒了力氣,他一點不累,彷彿遊戲纔開場。

    燈光很昏暗,在他注視下我仍舊覺得害臊,他扯下領帶叼在嘴裡,攥住我兩隻掙扎亂蹬的手,固定在頭頂捆綁住,又扯下睡袍束帶,蓋在我眼睛上,我陷入一片猶如盲人的漆黑中,倉皇失措,膽顫心驚。

    我害怕這樣無邊無際的黑暗,我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他遊走我肌膚的指尖,還有滾燙而濡溼的薄脣,有的地方他會停頓,有的地方一閃而過,我抓不到摸不着,猜不透他會流連哪一寸角落,像只待宰的羔羊,由不得自己半點做主。

    他從沒這樣細緻耐心過,連一絲髮

    梢都沒有放過,他噴灑的熱氣蒸酥了我骨頭,我癱軟下來難以平靜,我像一條水蛇,一簇海藻,一抔細沙,在半天堂半地獄的世界裡顛簸起伏。

    我聽到他低低笑一聲,他鼻尖正對着我肋骨,那地方是骨頭裡最敏感的,我身體狠狠一顫,他再次移動上來,“最初你是少女,嬌嫩青澀,入口有些酸,現在是生了孩子的少婦,同樣還是嬌嫩,但入口要甜了很多。”

    他沙啞醇厚的嗓音說這樣一番話,感覺別有一番風味。我忍不住擡腿踢他,只踢到了虛無飄渺的空氣,我咬着嘴脣哼唧聲,對他無可奈何,他扯掉我眼睛上的束帶,我立刻睜開眼,模糊之中看到他正在脫衣服,他側身對我,視線還留在我身上,我跟他說不許看,他問我什麼不許看,我說我!

    他反問我,“你不是在看我嗎。”

    我說你不許看我。

    他痞子似的笑,“在我的詞典裡,沒有不允許,只有別停下。”

    他貼下來,將我抱在懷裡,我以坐的姿勢被他固定住,壓在他精壯的腰腹,兩隻手手仍舊捆綁着,有些無處安放,想要翻下去都無能爲力。

    我氣得牙齒癢癢,“你早就圖謀好了!”

    每次他想讓我主動,我都扭捏得要命,浴缸裡那次我像是着了魔,心裡絕望而崩潰,在這樣痛苦與思戀的糾葛下,以瘋狂爆發的發泄,纔會變得不像我自己。

    那是我唯一一次肯主動,他現在爲了我沒法拒絕,綁住我的手,只能隨他去。

    他露出兩排潔白牙齒笑,“一孕傻三年,這纔多久,我還有得圖謀你。”

    我剛要和他撒潑,忽然聽到對面文珀的房間傳出啼哭聲,走廊上九兒急忙忙往屋裡跑,我身子僵住,又仔細聽了聽,的確是文珀哭鬧,我腦子忽然靈光,用牙齒咬開了鈕釦,從周逸辭身上下來往牀下跳。

    他伸手拉我,“不是尿了就是餓了,有保姆在,你不用管。”

    我掰開他扼住我手腕的手指,“我不放心。”

    他指了指他自己,“你放心我嗎,程歡,你要明白一個道理,男人的生理過程,並不是隨時能壓抑得住。”

    我餘光掃了一眼他蓄勢待發的地方,忍回去笑,跪在牀上捧住他臉吻了下,“文珀重要。”

    他精心籌謀的歡好被這四個字草草終結,臉色沉得難看,我裹了睡袍衝到文珀房間,九兒正抱着哭鬧不止的他束手無策,我趕緊接過來,一邊哄他一邊讓保鏢把奶嘴塞他嘴裡,他喝上之後沒多久就止住了啼哭,果然是餓醒了。

    周逸辭像一片烏壓壓的黑雲彩從門外飄進來,咖啡色睡袍歪扭披在身上,束帶鬆鬆垮垮的勾住,他看我懷中喝奶瞪眼睛一臉滿足的文珀,指尖在他白嫩的臉蛋上彈了彈,“混蛋,壞你老子好事。”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
    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