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一百六十二章 滅你滿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一百六十二章 滅你滿門字體大小: A+
     

    我注視她不說話,眼神十分狠厲,她隔着白色窗紗若有所思看着樓下,“孩子很像逸辭,這麼小,還在襁褓中,就已經能看出他父親的幾分神韻,不論眉眼還是輪廓,都像極了他。”

    她說完笑出來,“想必長大了更像,如果能長成逸辭的模樣,他會很喜歡。”

    我捏着一支藍色海洋的書籤,“文珀是他的骨肉,不像他像誰。”

    “文珀。”她念了一遍,“名字很好聽。”

    我沒說話,她擡起手腕撫弄着銀鏈上的幾枚金穗兒,“男人啊,做了父親就變了樣子,他當初多狠,我隔着人羣都能看到他兇狠的模樣,現在他照樣狠,可溫和了許多,能改變男人的女人,是愛情最大的勁敵。”

    她手鬆開握住的窗紗,轉身看着我,“程歡,爲什麼那麼多路你不走,非要和我搶他。”

    我一直隱忍的怒意終於被她這句恬不知恥的話勾起,我丟掉書籤,任由那薄薄的一張紙從我掌心脫落,墜在地上,我死死抓住被單,“我搶。當你說這個字時,不覺得風颳了舌頭嗎?我懷這個孩子時,他連你的模樣都還不知道。他和白瑋傾恩斷義絕時,也是我陪在他身邊,我做了所有妻子應該做的事,而搶走屬於我名分的人,是你。我們一個得到了夫妻的事實,一個得到了夫妻的名分,如果一定要說誰搶了誰,就看各自的良心。”

    樑禾依目光落在我緊緊蜷縮着的泛白的指尖,她似乎很滿意我爆發出的怒火,“所以這世上不管什麼,事業,愛情,婚姻,都是憑藉本事。嫁得好是本事,職位高是本事,沒有任何例外。你能給他生兒子,我能成爲周太太,我們都是仰慕逸辭那羣女人裡最有本事的兩個。”

    我冷笑嗆她,“你真的有本事嗎。你只是有運氣,你若不是依靠家世,又適逢錫海所託非人,把他最重要的家底給了一隻白眼狼,以此威脅和利誘,你以爲你有多大的本事當週太太?你並不年輕,沒有驕人的手段,這點美貌也算不得絕色,如果非要把運氣說成本事,那你最大的本事就是會投胎,生在樑家,成爲樑錦國的千金。”

    樑禾依從窗臺走回來,她邁着非常驕傲的步子,重新坐在我旁邊的椅子上,“程歡,儘管你不承認,但你的怒火你的控訴你的眼神,都告訴我其實你很嫉妒。你嫉妒我的好家世,嫉妒我不需要手段與城府就足夠體面尊貴的過完一生,這是蒼天從我出世就給予我的恩賜,是別人羨慕不走的。你拼了命算計搶奪出賣自己的一切,最後還是要被得天獨厚的我劫走你最想要留住的,你眼巴巴看着,不甘心又無能爲力的感受,是不是幾乎將你折磨死?”

    我牙齒咬着舌尖,所有的疼痛和哀慼都嚥下肚子,臉上仍舊平靜,“你不也在嫉妒我嗎。”

    “我曾經是

    很嫉妒,在我得知你懷了逸辭的孩子,我摔破了我手邊一切都能摔碎的東西。我仇恨爲什麼會是你,他那樣高不可攀的男人,怎麼可能去碰一個過去骯髒不堪的小姐,還讓這個骯髒的小姐做自己孩子的母親。這不是他的恥辱和污點嗎?事實證明他也是這樣看待的,所以他從沒有想過娶你,那我還嫉妒什麼,嫉妒你再生十個孩子也是徒勞無功嗎?嫉妒我一個不生照樣穩居周太太的地位嗎?嫉妒你此時此刻圓潤的臉,遍佈着無奈和悲涼,卻還強顏歡笑,故意裝出你做母親的得意。嫉妒你以爲有了孩子就有了降服他的籌碼,可他還不是給了我一個堂堂正正的身份。”

    我看着她不語,我們四目相視間,門鎖晃了晃,九兒提着糕點和乳粥從門外進來,她笑呵呵說店鋪贈送了蘿蔔小菜,菜字話音未落,她看到了樑禾依,九兒不認識她,但看她這樣的氣度和裝扮,察覺到我們之間流轉的非常僵硬的氣氛,她也明白了一些,她下意識喊了聲樑小姐,樑禾依笑出來,九兒確定後把東西撂在牀頭,她指了指門口,“程小姐需要休息,我送您出去。”

    樑禾依看着九兒,她打量了半響,“你怎麼認識我。”

    九兒不怎麼尊重她,滿臉冷笑,“怎麼會不認識,銅臭氣聞也聞得出只有樑小姐這樣的千金才能如此濃烈。”

    我抿脣忍住笑,樑禾依深深吸了口氣,“銅臭氣的人多了,你鼻子這麼靈,聞氣味就能認出是誰嗎。”

    九兒撣了撣袖口上不小心粘住的牆灰,“銅臭氣中還透着一股騷氣。”

    樑禾依臉色一變,九兒立刻跑到我旁邊,她握着我的手問我渴不渴,我說不渴,我給她有些被曬傷的臉蛋擦了擦汗,我知道她被樑禾依驟然間嚴肅的表情嚇了一跳,她也是逞嘴能,是替我抱不平,想幫我出口氣,畢竟有些難聽的話我不方便說,九兒說了輕一句重一句我罵她聲就岔過去了,氣也撒出來,樑禾依打狗看主人,絕對動不了我的人。

    不過也是樑禾依的教養好,最起碼能沉得住氣,換做一般女人,顧不得那麼多禮數,打了罵了再說,她那樣的身份地位她有什麼好忌憚。

    我坐在牀上喝牛乳粥,有一搭無一搭與樑禾依寒暄,屋裡有了人她也沒剛纔那麼囂張,只和我聊孩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還是周逸辭和她確實有了這方面的打算,一直和我說她估計自己也快有了,問我要注意什麼。

    我笑着看她,“注意別喝八寶茶,別亂用薰香,當心天道輪迴。”

    九兒接過去話茬大聲咒罵,“這種殺千刀的,就該全家死絕!一輩子生不出和個活的種!等露餡了被先生看到她真面目,活活掐死她!”

    樑禾依默然不語,臉色很不好看。

    她估計也不想碰上週逸辭,她來

    他勢必會知道,可碰面又是另外一說,所以九兒回來後她沒坐一會兒就起身告辭。

    樑禾依從病房出去在門口遇到了一個人,她起初也沒有留意,都已經走過去,卻忽然被他叫住,她這才遲疑着回頭看,男人側身倚靠牆壁,屈着一條長腿,半張臉在蒼白刺目的燈光下被照射出一道剛烈的剪影,他目光下視,脣角勾着似有似無的笑。

    樑禾依當然認識他,她立刻走回來,喊了聲大哥。

    穆津霖豎起一根手指壓在脣上,朝她噓了一聲,“亂喊什麼,我怎麼不記得。”

    樑禾依說,“您是逸辭的大哥,我和他結婚,您當然也是我的大哥。”

    他嗤笑出來,“我連他都不承認,我會拐這麼多彎,認可你嗎?”

    樑禾依活二十九年都未必被噎過這麼狠,她臉上的笑容僵了僵,仍舊保持風度看他,“您不認可,我不能不敬您,長兄如父。”

    穆津霖冷笑了聲,他從口袋內摸出煙盒,抽了一根放在鼻子下嗅,“我婚還沒結,竟然當你爸爸了。”

    樑禾依聽出他的奚落,她脣角強顏的弧度跌了跌。

    “你來幹什麼。”

    “我來看看程歡,還有孩子。”

    穆津霖扯開菸捲,將菸絲倒在掌心,一點點碾磨,撕扯到地上,“孩子是誰的你不知道嗎?”

    樑禾依說很清楚。

    穆津霖擡眸打量她的臉,發現她非常平靜,沒有嫉妒和仇恨,他覺得這個女人是厲害角色,不管背地如何發瘋氣憤,人前能保持得體和優雅,就不簡單。

    “誰允許你來的。”

    樑禾依伸出手臂在周圍指了指,“醫院這種公共場所,誰能不允許。”

    “公共場所被私人佔據後,暫時就不允許外人來。”

    樑禾依哦了一聲,“那麼於程歡而言,我是她的外人,於逸辭而言,大哥不是他的仇敵嗎?”

    穆津霖眯了眯眼睛,“穆家你底細你摸得很清楚。”

    “我丈夫說的。”

    他笑出來,笑得非常嘲弄,“你拿自己當根蔥,周逸辭眼裡你連蒜都不是,他會跟你講這些嗎。”

    樑禾依抿脣不語,穆津霖看了眼病房,“我奉勸你離程歡遠一些,當然這是我的奉勸,你可以選擇聽從或者無視,聽從有聽從的結果,無視有無視的下場。”

    樑禾依聽得出他的威脅,她笑着說我也僅僅是來好心探望她和孩子。

    穆津霖臉上滲出一絲冷冽的笑,他從牆壁上直起身,朝她面前走了兩步,他高大健碩的身體將嬌小的樑禾依幾乎籠罩起來,後者面對他極大的威懾力有一絲茫然和倉皇,她仰面看他,他薄脣開啓一字一頓說,“再惹她不痛快,我滅你梁氏滿門。”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
    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