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一百六十章 同牀異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一百六十章 同牀異夢字體大小: A+
     

    周逸辭整整一天都沒有離開樑府,他和樑錦國沒什麼可說,就一直下棋,十局裡贏棋十有八盤,不過每一局贏得都不容易,非要廝殺到棋盅裡的棋子寥寥無幾才能定輸贏。

    周逸辭發現樑錦國棋藝確實很高,只是他太按照套路行事,跳不出圍棋的思路,所以對付自己纔會十分吃力。

    他期間接了一個電話,電話是場所鬼仇打來的,他安排在機關裡的臥底瞭解到近期將會有一場聲勢浩大的夜場嚴查,由市裡調人員,區裡進行輔佐,具體時間已經定下但非常保密,連內部職工都不清楚,就爲了防止走漏風聲打草驚蛇。

    而防備的關鍵人物,就是美人苑席總和江北的周傅。

    周逸辭站在露臺上,目光注視着西邊天空一團火燒雲,“屬實嗎。”

    “百分百準確。”

    周逸辭蹙了蹙眉,江北所在的區是白宏武管事,因爲白瑋傾的死兩方已經不再往來,算不上鬧掰,可彼此十分生疏,白宏武這口氣如果咽不下,他很有可能上報江北與美人苑涉禁的消息,請求上級調查,但這對他沒有什麼好處。

    上面很清楚夜場領域兩大亨絕不是靠着清水生意站穩腳跟年入千萬,兩方不斷擴大陪侍的數目,對於姿色質量嚴格把關,已經站在了對立面上,明爭暗鬥不亦樂乎,論在濱城的人脈,美人苑略勝一籌,論在濱城的財力和權勢,江北無人出其左右,場所老闆又是濱城商界數一數二的扛旗,這樣的連鎖反應,很難完美扼住,不到特別過分的程度,都不會下手。

    周逸辭問,“重點排查的是江北嗎。”

    鬼仇說,“還是濱城兩大娛樂場所。江北最近常有小姐出事,前幾天大街上又鬧了一出,美人苑這幾年死的小姐能拉一卡車,估計接到了太多次舉報,爲了平息輿論不得不動手了。”

    周逸辭嗯了聲,“我知道了,密切留意消息。”

    他掛斷電話捏了捏眉心,轉身從露臺出來,樑錦國正在研究棋局上的子,周逸辭坐下喊了聲岳父,語氣非常肅穆,他立刻擡頭看,隱約明白了什麼,“出事了?”

    “上面這幾天要排查違禁,場所大多涉及這些事,江北這邊得到了風聲,具體時間還不確定,場所現在日進斗金,錢可以不掙,但濱城名流的客源不能損失,這些人脈對我很重要,是我發展船廠的資源,岳父看是否有法子插手干預一下,讓江北躲過這次風波。”

    樑錦國說,“如果是最上一級,恐怕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我儘量運作,但你不要太過僥倖,必要時候棄車保帥。”

    周逸辭說好,他將白子執起,故意裝作心神不穩,漏掉了一步,下在了無關緊要的位置,正好被樑錦國撿漏,用黑子填補上去,贏了這一盤,他哈哈大笑,“可見心無旁騖是多麼重要,否則你這樣好的路數也挽救不了啊。”

    周逸辭跟着笑,“心裡事多,難以專注,江北這邊有勞岳父打點。”

    樑錦國贏了棋非常高興,他不斷講好說好說,只要照顧好禾依就是一家人,能掩護一下勢必不會袖手旁觀。

    周逸辭留在樑府吃了晚飯,吳助理晚上八點多打來電話,提到孩子允許探視,九兒攙扶程歡到保溫箱看了看,也抱了一下,然後死活不肯出來,護士沒法子把他和保鏢叫過去,硬生生給扛了出來,險些扯到腹部刀口,哭了會兒才止住。

    周逸辭蹙眉問爲什麼會這樣,吳助理無奈笑,“想要再抱會兒,而且孩子打針哭鬧很厲害,程小姐心疼,不想讓護士碰。”

    周逸辭這才鬆了口氣,他盯着窗外逐漸加深的月色,想到程歡那樣倔強柔媚的眉眼,含着霧氣般瀲灩的淚光,一定非常秋波盪漾,令人沉醉,他不由笑出來,一點不覺得疼惜。

    她就該在生活中受點委屈,否則總也不知道聽話,自以爲是能夠掌控能夠折騰,其實她只是女流之輩,在這個社會想要出人頭地有太多限制和阻礙,如果不是她這條通往富貴的路因他在指引所以走得太順,她到現在根本沒有從泥裡爬出的機會。

    周逸辭希望

    她愛做夢,同樣不忘記現實,希望她很快樂,不貪婪到讓自己疲憊,她因爲遺產股份第一次撕掉她柔軟的面具,周逸辭非常清楚她想要利用這筆算計來的遺產做什麼,這筆股份他不能失去,不管是落在誰手裡,周逸辭一定要奪走,可他並不是一定要壓制她,他只是覺得她就該活在他的世界裡,而不該成爲那樣強勢的一個女人。

    他不喜歡強勢陰毒的程歡。

    他討厭那樣被荼毒過的臉。

    他喜歡聽話、順從、單純,唯唯諾諾、不失溫柔、還非常有主見的她。

    可他此時還並不知道,他的專橫自私,野心無情也恰好是程歡所不喜歡的,甚至深惡痛絕。當權勢與情愛衝突,勢必要割捨一部分,妄想握住兩方的,最終只能走向末路。

    周逸辭反手將臥室的窗子關住,“每天都可以探視嗎。”

    吳助理說,“差不多,但是不能待太久,幾分鐘。”

    “她提到我了嗎?”

    吳助理一愣,“誰提到您?”

    很多直白的話周逸辭不太問得出口,他更氣憤吳助理這麼不機敏,心裡對他的智商打了個問號,有發落到基層掃廁所的打算,他沉着臉躊躇了一下說,“除了抱孩子,提我了嗎。”

    吳助理噎了噎,他覺得好笑,自從周逸辭離開後,這一天程歡就好像世界上沒這個人一樣,睡醒了喝粥,喝飽了九兒陪着看書,等見了孩子後,更把他拋到九霄雲外,關鍵程歡什麼個性他都快睡膩了,心裡還不清楚嗎。她嘴巴十分緊實,隨着她現在的地位和財力攀升,也過於傲氣,就算心裡很想念,也絕不會在嘴巴上泄露軟弱。

    但吳助理聽周逸語氣很期待,有些不好意思說實話,他沉吟下扯了個謊,“提到了,說很想您。”

    周逸辭抿脣眯了眯眼,他哦了一聲,“是嗎。”

    吳助理裝沒聽見,問他是否回來,周逸辭換了隻手拿電話,擡起腕子看了眼手錶,他心裡估摸了下時間,從樑府趕到醫院大概要一個半小時,走高速不堵車一個小時左右,待到十點哄睡樑禾依離開剛好能回去陪程歡睡覺,他正要說回,面前玻璃上晃過一道人影,在外面五光十色斑斕燈光下雖然模糊,但他仍然看出投在上面的輪廓是樑禾依,她進來得悄無聲息,似乎不想驚動他,他對吳助理說了句再看,便掛斷了電話。

    樑禾依剛想聽他和誰打,客廳看電視看得好好的,忽然避到了臥房,這麼久都沒下去,可她剛要走近,他已經轉過身來,笑着問她是要休息嗎。

    她心裡動了動,眼角餘光納入鋪了玫瑰色牀單的大牀,柔和的檯燈將這一切都籠罩得那麼美好多情,她腦海又禁不住回味他性感結實的肌肉和精壯修長的雙腿,她高傲冷清的性格,在他面前總是潰不成軍。

    她不知道他在程歡面前是否也那樣性感有力,她根本拒絕不了,她點頭說是,周逸辭嗯了聲,他走到牀邊將涼被掀開,調對好空調的溫度,叮囑她不要着涼,樑禾依打開衣櫃將精心挑選的粉色睡裙找出來,她說先去洗澡,周逸辭又推開浴室門,爲她調了水溫,將燈光擰亮,他走出來看她說,“洗了澡早點休息,我明天回新房陪你吃飯。”

    樑禾依一愣,她這才聽出來他並沒打算留下過夜,她臉色變了變,周逸辭歸心似箭,他知道樑禾依洗澡有多慢,還要把護膚霜一層又一層塗抹在身上,一個小時都完不了,他急着哄她入睡離開樑府,她越是耽擱他越要晚歸,他想等明天一早和程歡再去保溫箱看看文珀,他洗乾淨之後周逸辭還沒見過,早晨程歡問他像誰他隨口胡謅,那天血淋淋的根本看不出模樣,他想要好好瞧瞧,眉眼是繼承了程歡的精緻,還是自己的深邃。

    樑禾依死死捏住柔滑的真絲睡裙,“你不留下嗎?”

    周逸辭說還有點事。

    樑禾依笑得十分難堪,“醫院的事?”

    周逸辭沒有否認,樑禾依將睡裙丟在牀上,“昨晚我們新婚夜,你陪了她和孩子一整晚,連一個電話都顧不得打給我解釋,害我眼睜睜魂不守舍的坐了一夜

    ,我不怪你,事發突然你又中年得子,這樣的喜事你當然高興,我願意退讓一步,再大的事也不如兩條性命重要。可今天她和孩子都平安了,你還有什麼放不下,就不能補償我陪陪我嗎?這不是在我們的家,是我的孃家,我父親還有上上下下這麼多傭人都看着,我是你新婚妻子,而不是一個下堂棄婦,這婚結了還不如不結。”

    周逸辭知道自己有些過分,這是特殊時刻,容不得他想怎樣就怎樣,至少該給足她作爲妻子足夠的顏面,正如她在婚禮上爲他善後。

    可他這段時間對樑禾依非常縱容疼愛,連程歡都沒有分到那麼多,他以爲她該知足,他看中了她的賢淑和體貼,她的優雅與識體,不會與剛生產的程歡爭什麼,他非常煩躁而疲憊的捏了捏鼻樑,“孩子還沒有脫險,早產隨時會發生意外。”

    “吳助理留在醫院能有什麼意外,周先生三個字難道不是金字招牌,誰敢讓你的孩子發生意外。”

    “禾依。”

    周逸辭忽然語氣冷肅喊了她一聲,樑禾依一怔,她指尖蜷了蜷,看他不帶半點溫和笑意的臉,沒有繼續說下去。

    可她眼中閃爍淚光,那些淚光比說話更珠璣,狠狠控訴着他的殘忍,這樣柔軟落寞的樑禾依讓周逸辭不忍心再拒絕,他毀掉了她期待已久的婚禮,毀掉了女人都充滿嚮往的新婚夜,他還要毀掉她又一次的哀求嗎。

    他想起程歡那痛不欲生的樣子,那蒼白的臉蛋,哭喊着質問他到底把她當什麼,周逸辭第一次產生了深深的無力感,非常疲乏,非常絞累。

    他深深吐了口氣,將西裝脫下掛在衣架上,“明早我要早點離開。”

    樑禾依知道他答應留下了,哭着笑出來,立刻抹掉臉上的眼淚,拿起睡裙進入浴室。

    她在裡面洗澡時,橘色的燈光投射在門上玻璃,周逸辭眯着眼凝視,靠在牀頭抽菸,他看了一會兒,聽見裡頭的水聲停止,叼着菸捲給吳助理髮了條信息過去,告訴他今晚不回去,讓他照顧好程歡。

    吳助理一直在等待他的回信,接收後沒幾秒鐘便立刻回覆過來,周逸辭沒心思看,他把手機壓在枕頭底下,接連抽了三根菸。

    第三根抽到一半,樑禾依拉開門出來,她身上穿着粉色的絲綢睡裙,上身部位露出一些,在白色的蕾佈下若隱若現,溼漉漉的頭髮隨意散在肩頭,她每走近一步,都是極其濃郁的香氣。

    周逸辭用指尖把煙掐滅,脫掉上衣和褲子,將被子拉上蓋住,擡手熄滅了牀頭的燈光,他沒有任何動作,非常安靜躺在一側,樑禾依睜着眼睛看天花板,她等了很久只有均勻的呼吸傳來,她有些愕然,翻身面朝他,他平躺閉着眼睛,喉嚨還在上下翻滾。

    “逸辭。”

    她低低喊他名字,滾燙潮溼的掌心搭在他胸口,他嗯了聲,“昨晚你是一夜沒睡嗎。”

    樑禾依一時沒反應過來他在推脫什麼,點頭說是,他說他也是。

    他說完後握住她的手,攥在掌心裡,“早點休息,今天很累。”

    樑禾依心裡不滿,她嘴上沒說,但用了行動,她纔不要浪費掉這樣美好的夜晚,她也很乏,眼下的烏青還是用粉底遮住,但再疲乏也止不住她對這個男人的渴望,他哪怕沉默,也無聲無息的誘惑着她。

    她主動爬過去,半副柔軟的身體壓住他,她紅脣內溢出蘭花的清香,印在他耳垂和臉頰上,最終停留在兩瓣薄脣之間。

    脣是滾燙,帶着煙味,樑禾依偶爾也吸菸,爲了皮膚她沒有再抽,此刻被勾起了煙癮,她舌尖情不自禁撬開周逸辭的脣縫,吻入進去吸那些殘留的煙氣,那比酒還讓她沉醉,這男人的味道簡直是毒品。

    她手不安分探入被子裡,從喉嚨開始撫摸,一直滑落到他平坦的腹肌上。

    指尖繞着每一寸堅硬的皮膚打轉兒,她觸摸到了一根毛髮,她遲疑着又往下面探了探,兩根,三根,到最後是茂盛的一撮。女人的矜持讓她無法再主動下一步,於是沿着三角邊緣來回遊移,用她的手指去挑起他的情火。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
    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