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一百三十五章 婚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一百三十五章 婚紗字體大小: A+
     

    我說對,梁姓氏的名媛,大概非常年輕漂亮,家世高貴,更重要是未婚。

    她蹙眉看向我,“你打聽這個幹什麼。”

    我猶豫了一下,我很想隱瞞嵐姐,對於她這樣春風得意的女人,她理解不了我的惶恐和無奈。我覺得不能掌控喜歡的男人是一件非常恥辱的事,至少對於女人而言是很大的悲劇,因爲這世上千千萬萬的人總要栽在愛情裡,如果不是自己,就會是別人,可爲什麼自己做不到。

    但我現在走投無路,也許我阻止不了周逸辭對別的女人動心,但儘快知道總能用些方式讓自己轉敗爲勝,或者失敗得不那麼難堪。

    我告訴嵐姐周逸辭和一個樑小姐最近打得火熱,我想了解到底是哪個樑小姐,看我是否有勝算。

    嵐姐愣了愣,難以置信問我怎麼還和他接觸,是不是不知道人言可畏的厲害程度。

    我不說話,她走過來非常蠻橫兇猛的將我拉到窗口,她扳着我身體讓我朝向窗外霓虹閃爍的長街,她不斷晃動我肩膀,使我整個人都顫抖起來,她大聲質問,“你看,這個世界的男人多嗎?健全的,相貌能看過眼的,有一份體面工作,薪水足夠養活一個家庭,談吐幽默家教良好,沒有過前科,講義氣照顧女人,這樣的男人多嗎?是放眼望去一個也找不到嗎?”

    她第一句話沒說完我就明白了她的意思,我沒有打斷她,等她全部說完,我平靜回答很多。

    她笑出來,“對,不計其數,濱城看不上眼,還有其他城市,甚至還有其他國家。並不是絕種了,除了周逸辭全天下就找不到第二個能和你糾纏在愛情裡,讓你不顧一切去追隨的男人,只是你沒有去尋找,沒有跳出他給你的夢魘。”

    我長長呼出一口氣,注視着街道上行走的密密麻麻的人海,“嵐姐,能幫我找到那個樑小姐的資料嗎?”

    她見我完全沒有聽進去,只是在敷衍配合她,她氣得抓住我頭髮將我拖到她面前,不過她顧及着我懷孕並不算很用力,我撲向她懷中,她推開我,重重把我按在牆壁上,頭頂灑下來橘黃色的暖光,投射在我和嵐姐面容中間,在她臉上印出一條條斑駁的剪影。

    “程歡,我說過什麼你忘了嗎?我讓你保持下去,做一個不爲男人動心卻可以在男人圈裡來去自如遊走的女人,嫺熟的拷打他們人性,侵略他們內心,搜刮他們口袋,掠奪他們愛情,瀟灑而美豔的活着。也許交際花並不是一個好稱呼,但它可以爲你帶來一切,讓你不受傷害,還能擁有富貴。如果一個男人不承諾你婚姻,還讓你爲他生兒育女,在外面和其他女人打得火熱,爲什麼還要固執去管那個女人是誰,她就算只是個醜陋的傻子,周逸辭願意去接觸,她就可以分食你的男人。他沒有對你忠誠,沒有憐憫感恩你經歷這麼多還對他至死不渝的真情,你還要熬到什麼時候,你以爲天長地久是一個女人自己演繹出來的獨角戲嗎?”

    嵐姐的話字字珠璣扎入我心坎裡,我死死捏着拳頭,幾乎將雪白的牆皮嵌入指甲裡,那種撕心裂肺的疼痛使我清醒過來,我看着她說,“可女人不都這樣嗎,男人玩弄的不就是女人的愚蠢嗎?嵐姐當初那麼喜歡那個無能的大學生,他又哪裡好,他連周逸辭的萬分之一都不及,你還不是沉迷其中不能自拔,愛情如果有那麼多借口逃離,這世上還有癡男怨女嗎?”

    嵐姐沒想到我故事重提,在她記憶裡被完全塵封的東西,她眼神晃了晃,撿起掉落在地上的坤包,又摸了一根菸出來,她點燃後夾在手指間,目光迷離注視着遠處的摩天大樓。

    “別怪人家罵婊砸噁心,一面從男人身上搜刮錢財,一面破壞着千千萬萬的家庭,私底下還非要在愛情裡當聖女,既然都看透了男人的嘴臉,爲什麼還要往裡頭跳。”

    她嗤笑出來,“愛情這種東西,我早說不能碰,可你們都不聽,何曼也不聽。”

    她提到何曼我一怔,“她怎麼了。”

    嵐姐含着煙霧掃了我一眼,她朝玻璃上吐出去,那團霧氣纏繞在上面,一點點塗染氤氳開,將玻璃外的燈火輝煌變得朦朧模糊。

    “何曼這人在場所裡玩兒得很開,無非就是爲了錢,咬牙閉眼鈔票就來了,握在自己手裡的好日子纔是真的。你告訴我她在包房出事我當時根本不相信,誰都能出事,她不可能。她嘴巴會哄人,腦子也精明,知道怎麼駕馭籠絡男人,再難伺候的主兒她也能化險爲夷收爲自己裙下臣。”

    嵐姐說完把菸頭咬在牙齒裡,反手將被風吹得散亂的頭髮攏

    到背後,“除非是她不願意伺候了,在包房裡敷衍應付,客人被她搞得不痛快,纔會大打出手,對她施用強招。”

    “她爲什麼會這樣?”

    “爲了愛情。”

    嵐姐把我噎住,我瞪大眼睛說不出話,我一直以爲這世上所有女人都會陷入愛情,唯獨何曼不會,她跳出了那份魔咒,她看透太多醜陋男人的嘴臉,她深知這淌水會溼了她全部,而她只想在河畔半滴不沾身。

    我說我不信。

    “由不得你不信。她已經在我逼問下跟我說了,她不想幹了,不想這麼偷偷摸摸活着。她要離開江北,做個堂堂正正的女人,能夠挽着她男人的手到任何地方去,敢面對人潮人海,有資格穿上潔白的婚紗,可以爲心愛男人生兒育女,相夫教子。她還有些積蓄,足夠做點小生意,她臨走還想多拉幾個姐妹兒逃離這圈子,她說只有男人才是女人最後的歸宿,這十里洋場黑白顛倒,又能堅持多少年頭。”

    嵐姐說完不屑一顧的冷笑,她把菸頭丟向角落的垃圾桶,探出頭去看底下密密麻麻的車輛與人海。

    “程歡,你會後悔的,如果你爲了愛情選擇一個男人,他一輩子都會拴着你,駕馭你,把你吃的死死的。你會逐漸迷失自我和尊嚴,成爲他家庭裡東倒西歪忙不停的陀螺,爲應酬回來的他端茶倒水捏肩捶腿,他喝多了撒火,睡着了脫衣,累了發脾氣,對象全都是你,這還是有本事的男人,那些只能賺取普通薪水家裡公司兩邊跑,連一點奢侈的生活都滿足不了女人。也許我們最終都要選擇一個男人,才能過完這越來越無趣的人生,可多少女人窮盡一生想從丈夫那裡得到的,我們都擁有了,那微不足道,不能當飯吃當衣穿的愛情,還有那麼重要嗎?”

    我臉色平靜聽她說,風越來越大,嵐姐把玻璃合住,她轉過身頭抵住窗框,“我不愛我現在的丈夫,所以我不會把他看作我的全部,這段婚姻我盡心維持,一旦受到種種誘惑維持不住,我也不會難過和崩潰,因爲它沒有過於濃烈的愛情阻撓。我甚至可以不向他索取分毫,我自己有錢有人脈,我可以飛往任何一座城市,甚至國家,享受屬於自己的生活,而不是爲失去丈夫哭天抹淚,把最後那點驕傲也被他踩在腳下,嘲笑挖苦,拖累孃家。高傲自我的女人贏得男人的尊重。”

    她握住我肩膀,感受我有些圓潤的身體,“從懷孕那一刻你就錯了,這意味着永無休止的糾纏,即便你不想,他也不會停止。女人以爲孩子拴住男人,其實孩子最終拴住了自己,如果感情難以走到最後,還不如不讓孩子出來遭罪。無法給予他健全平靜的家庭,是父母的恥辱和罪孽。”

    我捂住臉,心口沉重得發寒。

    周逸辭到今天都不肯提名分的事,顯然他沒有打算,我承認自己糊塗了,糊塗於被嵐姐最不齒的愛情,這孩子不該來,因爲我都不知道他降生後會面臨什麼,是否能有一個平靜美好的家庭,還是支離破碎的局勢。

    可我擁有這麼多籌碼,我爲什麼要委屈自己嫁一個平庸普通的男人,把我的東西送給他,讓他去享用。我已經什麼都不缺,不需要再違背尊嚴出賣自己,我只想嚐嚐愛情的滋味,讓周逸辭狠狠愛上我,成爲他的妻子,這是我現在唯一的執念。

    “濱城哪位樑小姐出身高貴,你有聽過嗎?”

    嵐姐舌尖舔了舔牙齒,“應該只有一個。家世不僅高貴,而且非常顯赫,是真正的名門千金。”

    “大致情況你瞭解嗎?”

    嵐姐說,“單身未婚而且非常漂亮的樑小姐,只有樑禾依,是樑政委的獨女,今年二十九歲,她曾有過一個相戀五年的男友,但那個男友瞞着她和一些狐朋狗友到江北找小姐被她發現了,當時找的嫣兒,你應該知道嫣兒,萬芳的得意門徒,有一陣非常火。後來分手樑禾依就一直單身,樑政委和我男人也有些接觸,聽說他還四處託人爲他女兒介紹,但這個樑禾依眼高特別高,而且野心很大,她根本看不上那些在大衆眼中身份體面的事業幹部,除非是位置高到一定程度,可大多年紀很大也有些醜陋,所以她的個人問題耽擱到了奔三還沒有解決。這段時間我也聽說樑政委似乎非常得意,不斷誇讚女兒有本事,原來是搞了周逸辭。”

    樑禾依這個來頭與性格讓我驚了驚,她和我一樣,都是對目標勢在必得而且十分會爲自己野心找門路的女人,更重要她的家世太特殊,如果是商戶我不在意,根本不可能有人比穆錫海還有錢,我拿到他四成財產,還有哪個家族能與我抗衡

    ,關鍵樑禾依背景與仕途掛鉤,父親職位很高,這樣得天獨厚的女人,鬥起來非常困難。

    我閉上眼睛深深吐出一口氣,嵐姐在旁邊笑,她手指在我耳朵上勾了勾,“傻了?知難而退吧,這種依靠親爹的二代,沒那麼容易被打敗,樑禾依的野心有多大,手段多狠毒,你跟在穆錫海身邊做富太時,沒在這圈子裡沒聽說嗎?”

    我說沒有,壓根不知道這號人。

    嵐姐很驚訝,“樑政委與穆錫海可是摯友,你們私下小聚都沒有見過?”

    我搖頭,“我在穆宅很尷尬,一直被懷疑,那幾個月過得沒有外界猜想那麼風光,所有的好都是表現給別人看,自己熬得不容易。他沒帶我見過什麼人,一直都是二太太齊良莠非常得意。”

    嵐姐說,“樑禾依是濱城十八到三十五歲年齡層裡議論最多的名媛,她個性非常惡毒,上學時候爲了得到一些東西不擇手段,包括她那個男友,也是從別人手裡搶來的,她只要看上了,寧爲玉碎不爲瓦全,絕不失手,和她爭搶的基本都沒有好下場,她有老子在背後扛,在這個社會中無所畏懼。不過她確實美貌,也很聰慧,和你不相上下。只是她更具有誘惑力,她的美是張揚而瘋狂的,是鮮紅的血,讓人過目不忘。”

    那是一滴鮮紅的血。

    更勝過心口硃砂痣的紅豔與灼烈。

    就像一枚價值連城的白玉石,絕不是虛無縹緲的一縷月光可比擬。

    我心事重重熬過了那一晚,陪着嵐姐在江北覈對小姐資料沒回家,我以爲周逸辭會不斷電話催促我,而我也確實在等待,可十一點多他仍舊沒有聯繫我,九兒和保姆倒是催了十幾次,我問九兒先生在哪裡,她說先生今晚不回,她和保姆瞞着,說我睡下了,她哀求我快點回去,別讓先生知道她說謊。

    我握着手機愣了愣,嵐姐在旁邊勾畫花名冊,隨口問我怎麼了,我說沒事。

    第二天上午九點多我和嵐姐從休息室的沙發上醒過來,她迷迷糊糊還要睡,我把身上的毛毯蓋在她腿上,到衛生間簡單洗漱了下,拎着皮包離開了場所。

    樑禾依。

    我滿腦子都是這三個字,我覺得我遇到了這輩子最大的勁敵,最難跨過去的坎兒,最可怕的噩夢。

    她很有可能讓我的孩子成爲沒有名分的私生子,讓我苦心想要得到的家庭一塌糊塗,讓我未來的生活變得跌宕起伏,讓我的一切都破碎掉。

    我坐在出租車裡,眼神空洞望着窗外,我第一次發現濱城這樣陌生,找不到一絲一毫令我踏實的熟悉的東西,五顏六色的廣告牌,茂盛璀璨的樹木花草,在我眼中都失去了絢麗,成爲了灰暗。

    我不能忍受我死守清白不擇手段最後的結果贏了錢財輸了愛情,我所有的惡毒猖獗都爲了得到周逸辭,我知道費盡心機的愛情不是美好純粹的愛情,可不費盡心力連得到的資格都沒有。

    我捂着臉肩膀聳動,像無家可歸的流浪人,司機從後視鏡看到我的無助,他試探問我需要去警局嗎,我搖頭說謝謝,他說了聲沒事,將玻璃搖下,更多暖風從外面灌入,夾雜着一絲特別熱鬧嘈雜的叫喊聲,我遲疑着把手從臉上挪開,不遠處的意繽廣場正在做促銷,大樓門口鋪了一條几十米長的紅毯,一些模特禮儀在上面行走展示婚紗和珠寶,一側有樂隊和品牌司儀,顯得非常熱鬧。

    這樣好的氣氛我不由自主扯了扯脣角,司機立刻笑着說,“意繽廣場下個月年中大促,正在搞預熱,全部是婚紗品牌,8月到10月是結婚旺季,很多情侶都來看,那邊是國際婚紗定製品牌,有錢人在那邊,看上哪個就去聯繫品牌公司定製,這邊是普通品牌,直接可以買,小姐要去轉轉嗎。”

    我剛想說好,忽然前面一排人海擋住了去路,司機急剎車後車停泊下來,他告訴我前面被人羣堵住沒法開了,只能倒回去,我把錢遞給他,推開車門下去,司機用麥克大聲陳述各種品牌的婚紗設計理念,底下很多年輕男女在拍照,有些乾脆上去試穿。

    我站在原地看了一會兒,忽然身後傳出一聲非常倉促的周總,我僵着身子沒動,等到第二聲響起,我才確定是吳助理的聲音,我下意識轉頭去看,吳助理提着兩杯飲品擠入人羣內,四名高大保鏢顯得十分乍眼,他們包圍着一對男女,一名高挑靚麗的女孩挽着周逸辭手臂,正笑着和他指一件高定婚紗,蜜粉色的脣講着什麼,周逸辭很耐心聽,一邊將吸管塞進瓶中,遞到她手上,一邊吩咐吳助理去臺上詢問那件婚紗。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
    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