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一百三十一章 好久不見【16日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一百三十一章 好久不見【16日一更】字體大小: A+
     

    杜老闆見我鬆口,也不由得長舒口氣,不斷附和說是是是,三太太的人情記下了。

    我和宋清一起把何曼從地上扶起,杜老闆推開門,讓他們把受傷的下屬架住送醫院,三個人出去後,門外小姐和侍者見滿身血痕的男人發出驚慌失措的叫聲,杜老闆搭了把手,託着何曼腰部將她扶穩,又把推到上身的裙子下襬扯下,蓋住了她傷痕累累的部位。

    他對我說,“三太太,今晚的事,不過一點小意外,這位小姐有任何要求我都不回駁,只是我內人那邊。”

    他欲言又止,看着我眼神內帶三分乞求,我冷嘲他,“杜老闆縱容這樣牛氣沖天的下屬,就差在濱城橫着走,還會懼內嗎?”

    他搓了搓手,“內人脾氣火爆,又很猜忌,我擔心她會鬧到我公司,敗壞我的聲譽。女人是沒道理可講的,並不能理解男人在外面的很多應酬,非常狹隘無知,像三太太這樣聰慧理智的女人,不是到處都有。我和她解釋起來實在頭疼,三太太能否高擡貴手,不計較我下屬的妄爲。”

    我眼睛冷冽直視他,“我希望這是最後一次,何曼與宋清,杜老闆也提點下屬不要再回來找她們麻煩,別人我管不着,這兩個不行。”

    杜老闆再三承諾不會,我揚起下巴讓他走,他從茶几拿起錢包,腳步匆匆離開了包房,夢琪嚇得拿起散落的衣服,顧不上擦溼漉漉的身體,裹住自己下面跌跌撞撞爬出去。

    我和宋清把何曼從包房裡攙扶出來,她根本沒力氣走,兩條腿都合攏不上,像丟了半條命一樣狼狽,所有重量都壓在我跟宋清肩上,萬芳看到我們出來,她立刻關切問何曼沒事吧,何曼氣息奄奄的憔悴斂去,她驟然擡起眼皮看萬芳,目光冷冽陰寒,“現在問我有沒有事,剛纔我在裡面喊救命,你爲什麼不進去幫我。”

    萬芳被她這樣直白噎了一句,她啞口無言,只能尷尬愣在那裡,宋清也不是她手下的,對她毫無忌憚,惡狠狠朝地上啐了口痰,“狗孃養的!真不愧別人嘴巴里的婊砸,婊砸還分人下的,和畜生雜交呢!我好歹知道衝進去跪下求一求,求他們高擡貴手放過何曼,你可是徹頭徹尾袖手旁觀,如果你進去,大概比我效果好得多。今天要不是湊巧程歡撞上,何曼恐怕成爲第二個琪琪。”

    一名保鏢從我手中將何曼接過去,打橫抱起來送往休息室,宋清在後頭跟着,她回頭朝我使個眼色,對萬芳背影揮舞拳頭,我明白她的意思,我從口內裡摸出手機打救護車,告訴服務檯地址,讓她們儘快過來。

    萬芳等我掛斷電話後臉上露出十分爲難的表情說,“三太太,裡頭杜老闆是濱城大亨,您在他面前能說上話,可我不能,這場所除了周總和傅總,沒誰能。場所每天都有不少小姐被凌辱傷害,難道出了一次事我就跑去把這兩尊佛搬來嗎?既然幹煙花柳巷的差事,就要遵守這行規矩,對自己的處境認命,錢不是那麼好賺的。嫣兒跟蘇蘇走了之後,何曼已經被我扶持到頭牌位置,她脾氣不圓滑,也不夠玲瓏,原本這撥客人得罪不了,是她不會辦事而已,如果換成嫣兒

    ,絕不會發生這種情況,所以她恨我不出手,我也是在歷練她,如果只能依靠別人救助才能脫險,那早晚要死在這行裡。”

    我笑了一聲,“萬姐說得對。”

    萬芳一怔,她沒想到我沒撒火,也不給何曼出氣,直接來了這麼一句,她反而不知道該說什麼,直勾勾看着我,我摸了摸掛在耳垂上的粉鑽耳環,“萬姐在江北幹了很久吧。”

    她不明白我的意思,下意識回答是很久。

    我說,“萬姐一直在樓上俱樂部,是場所陳紅走後始終找不到合適的媽咪帶這羣小姐,才把你調下來,讓你一手抓兩邊,不過我看你挺累的,乾脆還是回去操持老本行吧,場所這邊兩個經理盯着就夠了,反正小姐出事也不能插手,還多的是道理搪塞,多個你少個你也沒差,也省得養一張白吃白喝放屁拉屎的嘴。”

    萬芳臉色一變,她說,“傅總安排我下來的。”

    “傅總不是大老闆,他安排你下來,周總安排你上去。”

    圍堵在走廊上的小姐和鴨子聽了這話都竊竊私語,萬芳有些下不來臉兒,她說那也要周總來講,人都見不到,她不會認可。

    我點了下頭,“你要周總來講,是嗎。”

    她說是。

    我笑而不語,眼神落在她臉上,眨也不眨,動也不動。

    她被我看得頭皮發麻,穆宅不久前出了多大的事濱城人盡皆知,懷着孕的三太太成爲遺產最大繼承者,也鬧得滿城風雨,所有人對我風評極差,認爲我是用了媚功勾住了穆錫海魂魄,讓他連妻兒都不顧。

    傻子都知道我現在的底氣來自什麼,來自我手中幾輩子都享用不盡的財富,周逸辭和穆津霖在葬禮上也對我畢恭畢敬。萬芳意識到周逸辭根本不會保她來得罪我,她徹底失了鬥志,她冷冷笑了聲,“三太太今非昔比了,場所也能踩在腳下。”

    我手指捻着碩大的鑽石耳環,懶洋洋打個哈欠,都不曾給予她一個眼神。

    萬芳怒氣衝衝離開後,這羣圍觀的小姐也都散了,一隊醫護人員從電梯內出來,直接奔向這邊,我指給爲首的護士休息室方向,然後對着門喊了聲宋清,宋清探頭看到是大夫立刻招手配合他們把何曼擡上擔架,一隊人又風風火火離開。

    事件平息後走廊重新安靜下來,幾間包房裡客人摟着小姐鬼哭狼嚎,也不知道唱的什麼玩意,嘈雜嘹亮的靡靡之音透過門扉傳出,我轉身剛要走,餘光忽然瞥到一側牆角投射在地板上的黑影,影子不大,只有一半,像是一個男人的上半身,他指尖夾着香菸,薄脣正一開一闔吐出濃霧,我從模糊不清的影像上辨認了許久,低低喊了聲傅驚晟,那人影吸菸的動作頓了頓,他斜叼着菸捲從牆根裡走出,眉梢眼角掛着邪肆猖狂的魅笑。

    “好久不見,三太太。”

    我和傅驚晟確實好久不見,他這人特別陰,眼波流轉快,一般有這樣動作的人心思很細膩,所以從那次他拉攏我上他船後,我基本都在迴避和他接觸,他也沒再出現過,今晚何曼和杜老闆鬧得聽熱烈,場所估計

    沒人不知道,他會出現在這裡我並不意外。

    我喊了聲傅總,他把叼着的菸捲拿下來,一邊吐煙霧一邊說,“我還是喜歡聽你喊我名字。”

    我沒有說話,他和我距離兩三米遠,身上的金色西裝特別閃,他很喜歡風韻張揚的顏色,比如肉粉,淺綠,紫色或者金銀,傅驚晟最喜歡在人羣中被一眼看到,成爲最大的關注焦點,江北很大程度是他的張揚捧出來的,周逸辭則非常不喜歡亂出風頭。

    傅驚晟比狐狸還精,我只想快點離開,以免被他纏住,“傅總還有事嗎。”

    他笑着咂嘴,“這樣薄情嗎,沒事就不能和我聊聊。曾經場所裡最不受待見衣食不飽的程歡一下子成爲濱城三大家族之首穆家的三太太,做了周總繼母,這讓我很驚訝,驚訝到現在,驚訝了四個多月。”

    他邊說邊笑,“這證明我很有慧眼,當初在你還沒有得勢時就看出你不是池中物。”

    我嗯了聲,“沒能和傅總合作,是我畢生遺憾。不過傅總這樣的眼力不愁挖掘不到新人,以您的實力隨便扶持一個,足夠獨當一面。”

    “三太太這樣的資質沒那麼好找,可遇不可求。聰慧有心計還不夠,關鍵能和周總和官宦名流扯得上關係,這不是那麼容易,這些男人很難搞,美貌已經不足以掀起殺戮。”

    “傅總,世界和平對你沒有壞處。”

    我們四目相視一起笑出來,他目光落在我微微隆起的腹部,“這孩子生出來是稱呼周總二哥還是父親?”

    我臉色一沉,裝作沒有聽到,他捻了捻手指,“你聽說了嗎。”

    “聽說什麼。”

    他笑得意味深長,“周總今晚應酬一個女人。”

    周逸辭走時候跟我說了,他今晚酒店有應酬,有男有女,他並沒有故意隱瞞我,所以傅驚晟提到這個時,我一點不驚訝,“我知道。”

    他挑了挑眉梢,“這個你也知道,那麼他單獨應酬這個女人,你清楚因爲什麼嗎。”

    單獨應酬一個女人。

    我對此半信半疑,晚間應酬無非兩種,飯桌和酒桌。

    周逸辭晚餐是在家裡用過的,而且吃的不少,不像是外面再吃二回的樣子,那麼他肯定是酒桌應酬,男人談生意拉關係絕對少不了美色和貓尿,如果說一幫男人玩兒女人我信,但他自己一個除非我親眼看到,否則我不會接受。

    我蹙了蹙眉,“傅總從哪裡聽說的。”

    他說這不重要,重要是消息屬實。

    我直勾勾盯着他,不放過他臉上任何一絲表情,他不會撒謊,非常誠懇認真的模樣,我不排除他在使用離間計,他一直想要招安我,只要這個念頭不打消,他針對周逸辭的每句話我都畫個問號。

    我笑了聲說,“傅總擡舉我了,周先生外面怎樣我管不着,我只想過好自己。不過傅總既然提醒我,這份好意我心領。”

    他嗯了聲,不急不惱將菸蒂丟在角落,“周總這次可是玩兒真的。那女人很有來頭,也非常誘惑。我祝三太太好運。”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
    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