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一百二十九章 幸福【15日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一百二十九章 幸福【15日一更】字體大小: A+
     

    我仰起頭看他,看周逸辭那張臉。

    我可得好好瞧瞧。

    牽腸掛肚那麼久,見面就被他按在牀上,累得我扒層皮,再想好好看看他,天都亮了,他也走了,真像一場夢有始有終的夢,閉上眼開始,睜開眼結束,乾脆得一點餘地不留。

    一百四十多天,我沒有像現在這樣無所畏懼,以一個簡單的女人,他的女人,揣着一肚子愛慕,一腦子幻想的看過他。

    周逸辭眉毛真濃,好像比之前更濃了,他眼睛不大不小,可深邃得很,像盛了湖泊,蒼穹和霞光,透出那樣迷人的熱烈的色彩。

    我最喜歡觸摸他鼻樑,每次我都摸得他煩心,他的兩瓣薄脣,在我身上每一處角落,每一寸皮膚都烙印過深深的印跡,我嗤嗤笑出來,還是他,還是我魂牽夢縈膽顫心驚愛恨交加的周逸辭。

    怎麼辦,看到他,那些愁悶苦楚,那些心酸艱難我全都不爭氣的忘記了,只剩下他眼底,清澈的瞳孔中,我滿是貪戀的柔情。

    他掀起我長裙,在我屁股上重重拍打了下,“問你話,是不是欠打,好好走路你會嗎。”

    我點頭說會,可看到你來接我一高興就忘掉了。

    他聽到這樣戳心的話,不忍心再打我,他指尖將我捲起的裙襬一寸寸放下,蓋住我的腿,他抱着我,下巴抵住我頭頂,透過沒有關合住的門靜靜看向西邊柔軟的落日,他看了很久,我臉埋在他胸口問他看什麼,他說在看你。

    我呸了一口,“我在這兒呢,你看的鬼啊。”

    他笑出來,“你不在我心裡嗎。”

    我愣了愣,繼續癡癡傻笑。

    車駛向我和他之前住的那棟公寓,九兒坐在副駕駛上,她眼睛目不斜視,直勾勾注視前面路況,坐姿非常僵硬和緊張。

    吳助理習慣了我和周逸辭這樣膩膩歪歪的樣子,之前我總是纏着他,他倒很冷漠,一面應付我一面辦公,並沒有在我的嬌憨下喪失一切理智,我就像個禍國殃民的妖妃一樣,把他纏得密不透氣。

    他有天晚上完事之後躺着清理身體,鄭重其事問我,“程歡,我會不會死在你身上。”

    我氣喘吁吁,沒有聽清他在問什麼,他反手將我撈進懷裡,咬着我耳垂又重複了一遍,我問他爲什麼會死,他說被榨乾。我覺得好笑,我說不會,我會死在你身下。

    他忍不住大笑出來,身上結實的肌肉、顫動着,一顫一顫,在昏暗的燈光下散發出蜜糖般的橘色。

    他每次情火後都迷人得無法言說,帶着汗水,煙味,還有一絲釋放後的荷爾蒙清香,他喜歡說下流的話,比如問我快樂嗎,或者問我還要不要。

    他把我當成貪吃的貓兒,我把他當成發情的禽獸。

    可我不能否認,我愛周逸辭的身體,一如他愛在我身上找到的快感,他馳騁的樣子迷惑我,引誘我,毒害我。我癲狂的樣子刺激他,顛倒他,動容他。

    我很擔心有一天我們在牀上的契

    合會變成牀下的算計,甚至更冷血的廝殺,穆津霖說過,他只想等着看,看我和周逸辭站在敵對的位置上,到底鹿死誰手。

    我不敢想,我抗拒那樣一天。

    因爲我不會主動背叛他,除非他先不要我。

    可週逸辭爲什麼不要我。

    我不能接受失去他,我的生活裡失去他那樣一望無際的黑暗。

    車停在公寓外庭院的草坪上,隔着玻璃我看到站在門口迎接的保姆,她圍着一條紅色圍裙,看上去喜氣洋洋,像有多大的喜事。

    吳助理率先下來將我這邊的車門打開,我和周逸辭邁下去,他攬着我腰進入院門,那名保姆非常高興,“程小姐總算回來了,這幾個月公寓安安靜靜的,先生也不常來,我一個人住得發慌,您回來我能盡心伺候您,您還能給我做個伴。”

    她說完盯着我微微隆起的腹部喜不自勝,說了句都這麼大了啊,她似乎想要摸一下,又不敢,怕我懷孕脾氣大不好伺候惹怒了我生氣,我笑着握住她手腕,讓她在上面蹭了蹭,她很高興,掌下小心翼翼,“我猜是個漂亮聰明的小少爺,肚子尖尖的,還踢了一下,這樣活潑頑皮,一定是個小祖宗。”

    我笑笑沒說話,她將大門推開扶我走進去,這宅子裡的佈局大變樣,原先單調的黑白兩色蕩然無存,到處都是樹葉和鮮草的氣息,非常清新好聞,牆壁刷了一層綠色的油漆,吊燈換了一串璀璨蓮花,觀賞性很好,散射出的也不是刺目白光,而是柔軟的橘色,我喜歡這樣昏暗的光線,顯得每個人都十分溫柔。

    地板拼接了一塊塊柔軟的地毯,一直到陽臺上都是,將每一處堅硬的角落都覆蓋住,就算我滑倒也摔不疼,茶几餐桌和樓梯這些實木傢俱的邊角都裹上了一層軟泡沫,五顏六色的,熱鬧又好看。

    保姆說,“先生兩個月前就吩咐人把宅子裡裡外外都收拾了一遍,怕您住的不舒服,我還說先生名下房產那麼多,不一定非住這套,可先生說您喜歡住這裡,只好費點功夫給您裝出來。”

    周逸辭的確懂我心思,房子是大是小豪華與否並不重要,但我只想住這裡,因爲我和他最開始就住這兒,這裡裝載的一切是任何地方無法比擬和替代的,它是我美夢的伊始。

    九兒跟着保姆去傭人房間整理東西,周逸辭牽着我手上樓,他一路上都在說他沒有怎樣安排,是吳助理在監工,他公司事務多根本騰不出時間關注這些。

    我偷眼瞧身後跟着的吳助理,他笑着搖頭,似乎對周逸辭的解釋非常好笑,我忍着沒揶揄他,心裡一清二楚。周逸辭這張嘴啊,什麼時候都不饒人,也不吃虧,毒得跟淬了藥水一樣,分明就是他辛辛苦苦盯着每一處裝潢怕我不滿意,還不好意思承認自己用心良苦。

    我不戳穿他,我看他這老臉裝到什麼時候露陷。

    我咧着嘴笑,他偏頭看見問我笑什麼,我說笑有人臉皮薄,做了好事不留名,丟到吳助理頭上,也不怕我感動了拖家帶口的

    以身相許出去。

    周逸辭站在臥房外推門的手一滯,他反應過來我陰陽怪氣說的是他,他轉身目光冷冽,臉色陰沉,吳助理被他看得嚇了一跳,他問怎麼了,周逸辭冷冷說,“你今年的薪水還要嗎。”

    吳助理瞪大眼睛說當然要啊,不要吃什麼。

    周逸辭說,“什麼也不用吃,嘴巴不嚴實,喝風就能管飽。”

    吳助理這才反應過來,他看了看我,“是程小姐太聰明,她瞭解您的性子,天地良心,您督促過的我能往外捅出去嗎。”

    我把吳助理往門外一推,關上門似笑非笑盯着周逸辭,“這樣嘔心瀝血的禮物,幹什麼不告訴我。”

    周逸辭說,“又不是專門爲你,有什麼好說。”

    我一愣,“那爲誰?”

    他大言不慚,“以後源源不斷的女人住進來,接二連三的懷孕,不裝扮好點她們不滿意纏着我喋喋不休我會很煩。”

    我哭笑不得,鼓着腮幫子朝他臉上啐了口,唾沫星子四濺,我罵了聲不要臉的老流氓,他悶笑出來,將我抱入懷裡,“好了,生氣像醜八怪一樣,難看死了。”

    我打他後背,“難看你還讓我懷孕,你讓好看的給你生孩子啊!我纔不稀罕。”

    他頭部微微後仰拉開點距離仔細看我的臉,“怎麼脾氣漲這麼厲害,胸不見大,氣性不小。”

    我氣得咬他下巴,咬出兩排整齊的牙印,紅撲撲的,如同蓋上一枚印章,我挺了挺胸脯,“誰上次說大了不少?”

    他非常淡定承認,“我。但不是此時的我。”

    我怔了怔,沒聽懂他意思,他繼續說,“那是睡夢中神志不清的我。”

    我被他氣笑,我指着門讓他出去,消失得越遠越好。

    他將我身體往他懷裡按了按,貼得嚴絲合縫,“蠢女人,大晚上把我趕去別的妖精那裡,對你有什麼好處。”

    我壓根兒也沒生氣,我知道周逸辭逗我,他來真的纔不會這麼嬉皮笑臉,更不會直白告訴我,我哼哼唧唧抱住他的腰,把自己整張臉都埋入他胸膛,他輕輕圈住我身體,在我發頂用力吻了吻,凌亂堅硬的胡茬扎頭皮,我覺得疼,我罵他故意的,他說,“是嫌我胡茬不夠長嗎。”

    臭流氓!我心裡大聲腹誹他絕世大流氓。

    他終於不再氣我,安安靜靜做給我依靠的一堵牆,這是我心裡最柔軟的時刻,是我最無所顧忌的一刻。

    在穆宅四個月,我豎起一身尖銳的硬刺,似乎一切不由我軟弱,否則便會死無葬身之地,就像沈碧成那樣,在褚慧嫺和齊良莠的壓制下陷入絕境。

    只有在周逸辭懷中,在他給我的家,我可以不懼怕風雨,不懼怕黑暗,軟綿綿的,盡情交付給他。

    不管他是好人還是壞人,是天神是魔鬼,這都不重要。

    我用他襯衣蹭了蹭眼角溢出的潮溼,他沒有察覺到,柔聲問我喜歡嗎,我嗓子悶悶的說喜歡,他嗯了聲。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
    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