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一百二十八章 別離【14日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一百二十八章 別離【14日二更】字體大小: A+
     

    我指了指這套宅子,“在你眼中,這算富麗堂皇嗎。”

    她毫不遲疑點頭,“住宅象徵主人的身份財力,以老爺和兩位少爺的地位,這樣奢華如宮殿的莊園濱城也找不出幾處。”

    “你想要它嗎,做它的主人,能夠擁有支配權。”

    可心大驚失色,她誤會我是在試探她的野心,她接連說了很多聲不想,差點把腦袋晃掉,我按住她擺動的手腕,“我沒有嚇唬你,你遵循自己良心,你到底想不想,機會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饋贈給連自己野心都不敢承認面對的膽小鬼。”

    可心愣住,她嚥了口唾沫,她劇烈起伏的胸口和不斷轉動的眼球都在出賣她此時有多矛盾和激烈,她不敢承認,可又不想否認,她就在這樣的掙扎裡蠢蠢欲動。

    我繼續誘惑她說,“等大太太辭世,這宅子就會完全屬於你,不過二太太必須住,但它是你的財產,會歸置在你名下。你應該清楚大太太腿疾復發次數越來越頻繁,她不可能活太久,用不了幾年這樣的夢想就可以達成,你過了這麼久看人臉色寄人籬下的生活,不覺得揚眉吐氣嗎?”

    “大太太去了,還有二太太和您,怎麼都輪不到我頭上,畢竟我什麼名分都沒有。”

    “所以我纔會問你願不願意。”

    可心咬着嘴脣,對於成爲鳳凰的貪婪終於打敗了她的理智,她小聲問我,“怎樣屬於我。”

    “老爺遺囑委任誰當家。”

    她說三太太。

    “那大太太去世,宅子的掌控權是二太太的還是我的。”

    她說,“應該是您的。”

    我將搭在她肩膀的手移動到她手臂上,露出非常溫和的笑容,“二太太過於仁善,挑起一個龐大家庭的擔子顯然不夠,而且她沒有這份野心,根本不想操持家務,對比之下你其實很聰明,也有眼力見兒。津霖和逸辭早晚要娶妻,住不住都不好說,理所應當由老爺的女人繼承,既然宅子毫無疑問會落在三太太手中,你來做三太太,不就是你的嗎?”

    可心完全被我搞糊塗了,她指了指我,“您不是三太太嗎。”

    我凝視她眼睛,就像下蠱那樣,一點點把自己的意志灌入給她,“我很快就不是了,我從此只是程歡,如果你想要這個位置我立刻給你。”

    可心根本聽不懂我到底在籌劃什麼,但她意識到這也不是一件正規的事,好像在顛倒什麼,她問我誰是幾太太不是老爺的安排嗎,這還可以換嗎。

    我落在她手臂上的手最終死死攥住她指尖,我的用力讓她身體一顫,她似乎被我指甲刺痛,她垂眸看了一眼,我在這時說,“我馬上就要離開穆宅,大太太在,二太太在,所有傭人也都在,三太太也必須在,所以三太太的位置,交給你來坐。我所得到的一切支配別人、掌管家庭財務這些權利,也都落在你手中,這樣的一步登天,任何人都渴望,你不想嗎。”

    可心沒想到我是這樣安排她,甚至沒有和她商量,就擅自做主爲她想好了路,她整個人都是一愣。

    我繼續說,“你不能再以可心的身份生活接觸外界,當然外界沒人認識可心,老爺沖喜的事,也沒有傳出去過,可外界都知道三太太,即便之前不知道的,葬禮上也都清清楚楚,他們見過我的臉,聽過我的聲音,所以你只能斬斷那

    些來來往往,在這套宅子裡,吃最好的,喝最好的,用最好的,這算是對你的補償,對你自由的交換。”

    我抓着她指尖,她指尖卻逃過了我禁錮,她死死握成拳頭,瞪大眼睛不可思議說,“您的意思要我代替您做三太太,從此在這裡生活下去,足不出戶,永遠不被人知曉,只是做一個替身,讓所有人以爲,程歡還沒有離開。”

    我看着她不語,以此默認。

    她低低笑出來,“怪不得三太太不讓我在老爺葬禮上露面,原來是計劃這樣的事。虧我還傻傻以爲您是瞧不上我這個沖喜的,或者要擺脫我,把我踢下您的這條船,可笑我想得太簡單,遠遠沒有您的心計複雜。”

    可心十分悲涼,似乎不太願意,她沒有任何驚喜,只有跌宕驚愕後的死寂和不甘願。

    我說,“你不是主動求過我,爲你帶來一條好路走嗎。對於曾貧窮過,無助過,被遺棄看低過的女人來說,擁有地位和錢財,不就是最好的路嗎?”

    “可三太太忘了嗎!我還說過或者您可以給我一條自由的路,放我離開,給我一筆錢,我會永遠不踏入濱城這片土地,不對任何人提及我認識您,曾經在穆宅做工過,我就像一個失去記憶的人,把十九歲之前的一切遺忘得乾乾淨淨,您不用擔心我會亂說,那些是是非非黑黑白白,將石沉大海永生不復存在。”

    她哭出來,眼底是倉皇與通紅,她反握住我,“求三太太別這樣安排,我不想,我只有十九歲,在這裡我要度過多少年?您告訴我,等到大太太去世,兩位少爺娶妻,二太太會不會也走,她是您救出來的,您和她關係最好,您會爲她想一條脫身的路,只有我,這宅子裡只剩下我苟延殘喘,守着老爺和大太太的靈堂,一直苦熬下去,是嗎?”

    我呆愣住,可心的強烈反應讓我措手不及,我以爲我能說通她,用這些誘惑平復她的焦躁和崩潰,我看着她死握住我的手腕,已經在她強壓下搓紅皮膚,“我只帶走九兒,二太太她不會走,我爲自己脫身已經很艱難,我顧不上她。她也不會走,她對老爺有情,她離開這裡沒有去處。她曾經是戲子,可她不想再做,已經享受過富貴,還會願意回頭繼續在臺上賣唱嗎?她會和你做伴,你們不是很愛湊在一起聊天嗎?以後每天都可以,還有,她繼承了一筆龐大遺產,老爺死了,她不會再和誰生育,我也給你留下一筆錢,你們可以去買下所有喜歡的東西,曾經你隔着櫥窗垂涎卻無能爲力的一切,都將成爲你的。”

    可心呆呆看着我,“九兒,三太太帶走九兒,爲什麼不帶走我。”

    我用力推開她纏住我的手,她朝後退了兩步,跌跌撞撞碰在魚缸上,砰地一聲,驚動了裡面暢遊的魚兒,水草在重擊下晃了晃,“她跟着我去做傭人,就像在穆宅一樣,端茶倒水,捏肩捶腿,洗碗家務,這些我能要求你爲我做嗎?你畢竟是半個主子,難道你還想重新返回曾經的噩夢,每天被人召之即來揮之即去。”

    沈碧成聽到我的怒喊和那一聲清脆的撞擊,她推開窗門從裡頭出來,她看到這樣一幕蹙了蹙眉,走向呆住的可心,可心看到她喊了聲二太太,淚水便奪眶而出,她撲入沈碧成懷中,“三太太要拋棄我,把我留在這裡,我昨天還幻想她會給我一筆錢放我離開,尊重我的選擇,可我沒想到今天等來的是這個結

    果。二太太,是不是對於人生,我們沒有選擇的餘地。”

    沈碧成抱着她,她偏頭看我,我臉上的冷漠讓她點了下頭,“不是沒有選擇,而是找不到更好的選擇了。程歡救過我,她爲我的任何安排我都心甘情願,因爲如果不是她所有人根本不會記得還有一個我被關在地下,我會死在下面,也報不了我的大仇。她是我的恩人,給了我重生,給了我幼子瞑目,她讓我去死我也不會猶豫。可我現在比死好太多,你看我是不是很尊貴,老爺給了我很多,我每天可以享受生活,吃好穿暖,可以爲我夭折的兒子上香掃墓,可以到我想去的地方,這裡就是我的家,我不用賣唱不用練嗓,什麼都不用,每天越來越懶,除了這輩子再不能圓做母親的夢,我難道不是得到了很多女人想也不敢想的東西嗎。”

    可心呆呆的看着沈碧成,她眼睛裡還蒙着淚霧,她似乎更信任沈碧成的話,她問是這樣嗎。沈碧成說是。

    她抹了把眼淚,“我也可以像您一樣,指使傭人,吃好穿暖,做我想做的事,除了爲老爺守身守靈,其他的我也是自由的,對嗎。”

    沈碧成點頭,可心沒再抗拒和掙扎,她捂着臉啜泣了片刻,我目光落在她耳垂懸掛的翡翠耳環上,定定看了一會兒,轉身走出露臺。

    第三天傍晚,吳助理到穆宅接我離開,我當時在餐廳吃飯,除了穆津霖留山莊處理事務沒回來,其他人都在,包括大太太也在。吳助理那一聲接程小姐離宅,所有人用餐的動作都瞬間停頓住。

    沈碧成最先反應過來,她擡頭笑着對我說了聲一路順風,便繼續若無其事吃菜,褚慧嫺將勺子撂下,她吩咐傭人推她上樓,她從我面前經過,我看着她,她沒有看我,臉色十分平靜。

    可心身後的傭人捅了捅她手臂,示意她說句什麼,可她沒有開口,只悶頭喝粥,似乎對我還帶着怨氣。

    我早安頓好了曹媽,讓她跟在沈碧成身邊,不做什麼差事,就陪着她,以後在宅子裡養老。

    九兒從樓上跑下來,她拎着一個碩大的包,吳助理問我還有什麼需要準備嗎,我搖頭,他推開門側身迎我出去,我沒有遲疑,也沒有留戀,帶着九兒從穆宅離開。

    我走出庭院看到沉下的夕陽波光中,一輛黑色轎車車燈在閃爍,周逸辭坐在車中正透過半拉下的窗子看我,他臉上大部分祥和安靜,小部分是深邃的笑意。

    我看到周逸辭那一刻,忽然覺得如釋重負,那是怎樣一種感受,我沒辦法用蒼白的語言形容,經歷千般波折,我雖然還是無法和他光明正大,但我終於不需要顧忌那麼多,什麼後母繼子,什麼人倫禁忌,什麼天道輪迴,什麼禮義廉恥,管他的呢,誰來指責,誰敢來指責,我不再是三太太,我是程歡,一個想要爲周逸辭生兒育女,陪他白首蹣跚的程歡。

    能夠發瘋或者撒嬌撲入他懷中,和他緊緊抱在一起的程歡。

    我朝汽車衝過去,吳助理和九兒沒有料到我忽然間跑起來,他們大聲在身後叮囑我慢點,然後驚慌失措追趕我,兩個人伸出手臂恨不得立刻將我托住。

    周逸辭看我挺着肚子奔跑,微微蹙了下眉頭,他將車門推開,我直接鑽進去撲進他懷裡,氣喘吁吁的大笑,他語氣帶着責備,從我頭頂蔓開,“是不是又欠打了,哪來的膽子不好好走路。”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
    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