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一百一十六章 葬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一百一十六章 葬禮字體大小: A+
     

    他去的非常匆忙,所有得到消息的人都無比驚訝,甚至將電話打到莊園與穆津霖那裡,再三確定消息是否屬實。得到肯定答覆後,都沉默很久不知道該說什麼。

    三個月多前穆錫海還談笑風生爲我舉辦生日宴會,結束時他笑着對所有人說,等孩子出生滿月邀請衆人再聚。

    話猶在耳,可過去才僅僅百天,他便撒手人寰。

    這世上從此再也沒有那般風光顯赫的穆錫海。

    一切都將化爲塵土灰燼,慢慢被淡忘於歲月的長河。

    他算計了一生,也死於一場算計。

    他看清了一些人,可有些人他至死還以爲是好的。

    沈碧成的冤情還有浮出水面時,可他卻永遠不能爲自己的死找到答案。

    穆宅上下佈置爲一個巨大的靈堂,所有人都面色凝,一言不發,悄無聲息,像全都死了,失去了靈魂,無限哀愁。

    大門口掛了兩盞碩大的白燈籠,在瑟瑟春雨中浮蕩。

    下雨了。

    我伸出手,冰涼的雨滴打落在掌心,頭頂和衣袂,時而激烈的風聲似乎要將燈籠裡的蠟燭吹滅,可它很頑強,逆風燃燒着。

    裡裡外外所有豔麗的顏色都被白布蒙蓋住,整個家宅淪爲一片縞素。

    靈堂上兩顆高高的蠟燭中間夾着一鼎香爐,裡面焚着三炷往生香,味道一點點散出,繚繞的白霧將穆錫海的遺像變得那般模糊,他笑着,平和的笑着,這樣看很慈祥。

    可我永遠難以忘記他握着我的手說他很慶幸,慶幸自己如此霸道,纔會在他生命的最後擁有了我。

    這是多麼諷刺而可笑。

    我面無表情站在庭院裡,仰面凝望貼在門側的恕報不周四個字,他去了。

    這裡的每一幕場景,冰涼慘白,都無時無刻不在提醒我,他真的去了。

    他死於我的陰謀,死於我這雙他溫柔握過的手。

    人生兜兜轉轉,不是身處算計,就是算計別人。

    我沒有錯,但我終生無法抹去我的罪孽。

    我佇立了很久,久到腳底發麻小腿僵硬,我依舊沒有離開,我不知道穆錫海靈魂是否還在,死去的人能不能看透陽世一切奸詐與黑暗,他會不會想要掐死我,恨透了我這張演戲而多變的臉。

    我嗤笑一聲,擡起手將頭頂那隻不斷顫動的燈籠握住,裡面的蠟燭險些歪倒,我等到風徹底停了,才緩緩鬆開手。

    廳內在這時忽然傳來一陣騷動,曹媽問傭人三太太在哪裡,她們都說沒看到,讓她去樓上找,她說剛從樓上下來。幾名傭人慌了神,都紛紛撂下手上的白布和孝帽找我,我朝門裡喊了聲,曹媽聽到立刻跑出來,她手上拿着一件風衣,滿臉焦急,在看到我完好無損站在雨中時她鬆了口氣,她風風火火邁下臺階將衣服披在我身上,“三太太不要淋雨,您懷孕容易感冒。感冒又不敢喝藥,只能自己硬扛,多難受。”

    我說春雨很滋潤。

    她說滋潤不了心。

    我握着曹媽的手,不知道是不是風吹得太狠,我分明笑着,可眼前卻迅速模糊起來,她見我這副模樣,更加用力握住我,她只以爲我爲了穆錫海哭,她讓我打起精神,還有好多事要做,垮也得等結束了再垮。

    我看着她慈眉善目的面容,癡癡問,“人死了會上天堂還是下地獄。”

    她說,“好人上天堂享福,壞人下地獄遭罪,有始有終有因有果。”

    “那我呢。”我哭着問她,“我會不會比下地獄還慘。”

    她握住我的嘴,“三太太別胡說,孕婦想這麼多亂七八糟的幹什麼,首要任務就是好好養胎。您是好人,是好姑娘,當然會上天堂,不僅這樣,您還能長命百歲。”

    我搖了搖頭在原地蹲下,用手蓋住自己的臉,我沒有繼續哭,而是不斷隱忍,將那些眼淚全部咽回去,我這樣沉默了一會兒,曹媽不知道我怎麼了,她蹲在我旁邊問我是不是不舒服,是不是悲傷過度。

    我埋在掌心內深深吸了口氣,然後將手移開,露

    出自己平靜了許多的臉,我扯出一絲非常狼狽而憔悴的笑容安撫她,“懷孕了,喜歡多愁善感。”

    她還是擔心我,我不想再說什麼,站起來讓曹媽攙扶我回靈堂,穆津霖和周逸辭都脫下西裝換了孝服,兩個人站在靈堂前佇立,面前的火盆燒得很旺,嗆鼻的煙燻味從空氣裡蒸騰揮發,一名主持守靈儀式的統籌在地上留出四個蒲團,他們兩人跪在最兩邊,中間的兩個是我和大太太的。

    不過大太太還在醫院住着,她摔傷很重,幾天之內下不了牀,她倒是能忍,可忍過儀式和葬禮,恐怕這輩子都下不了牀。她已經殘了腿,穆津霖當然不忍心看她再添重病,所以好說歹說壓下了她的固執。

    穆錫海死前有話,從今以後由我掌管整個家族,這意味着大太太手中沒有實權,方方面面的一切都將握在我手裡。

    所以葬禮上,我將代替大太太成爲親眷的首位。

    金律師並沒有露面,他似乎想等儀式結束後再公佈遺囑涉及的內容,而現在穆錫海名下的一切財產,包括這棟祖宅,都不能被任何人支配。

    並且金律師委託一名事務所的助理到達祖轉述穆錫海彌留之際關於對沈碧成和可心的安排,收回齊良莠二太太的身份,由沈碧成填補,齊良莠如果不死,則三年之後恢復自由身,至於其他等到葬禮事宜結束後再根據遺囑分割。

    那個不可一世機關算計到頭來還是輸得一敗塗地的齊良莠,如果她聽說沈碧成佔據了她的位置,連可心一個小丫頭都成了四太太,唯獨她可悲可嘆,不知道又會如何發狂。

    這纔多久啊,還有三年呢,有得她熬。

    女人的美貌是資本,是在男人天下立足的籌碼,美麗的臉蛋總比平庸的臉蛋得到的優勢更多,可女人自己不能太當回事,齊良莠炫耀放肆了小半輩子,最後結局還不是如此悽慘。

    穆錫海對於齊良莠的處置,本身就是一個空子,一個故意給我們鑽的空子,齊良莠作惡多端,又囂張跋扈,整個宅子對她怨聲載道恨之入骨,她一旦落魄,牆倒衆人推,她遠比沈碧成要難熬,她好歹還有點餿飯吃,齊良莠只怕要活活餓死。

    她養尊處優了三年,怎麼經受得起從風光的二太太到階下囚的巨大落差,她自己嘔也嘔死了,再吃不飽穿不暖,連太陽都見不着,齊良莠根本活不下去,我還好說,沈碧成和她不共戴天,穆錫海給她二太太的地位,不就是讓她玩兒死齊良莠嗎,這大概是他能給予沈碧成的唯一彌補了。

    手刃害了自己幼子的仇敵,這份快感哪裡是幾箱珠寶能夠比擬的。

    她就算走了狗屎運,怎麼都折騰不死,真撐過了三年,放出去她在濱城也待不了,褚慧嫺被她打壓了這麼久,受盡委屈和怨氣,她就算肯息事寧人,穆津霖也勢必不會放過她,齊良莠堵死了所有退路,她只能換個城市從頭再來,可四十多歲的女人,她拿什麼和二十出頭的年輕姑娘爭春天。

    聰明人讓手裡的散牌反敗爲勝,愚蠢人讓手裡的好牌一塌糊塗。

    齊良莠曾經手握一副百分百會贏的牌,即便她沒有孩子,她還是最接近勝利的那個,是她自己太急功近利,太想要一步登天,纔會狠狠摔下來。

    沈碧成對這個大快人心的結果沒有任何喜悅,她臉色慘白跪在地上,呆呆的看着穆錫海遺像發呆,傭人喂她水她不喝,食物更是碰也不碰,我將蒲團推到她旁邊,和她一起跪着,她愣怔中小聲對我說,“你覺得冷嗎。”

    我說馬上就四月份了,怎麼還會冷呢。

    她哭得麻木的臉上沒有絲毫表情,“宅子冷,冷冰冰的。”

    我擡頭四下看了一圈,視線所及之處一片白色,“再冷,也比你在地下室三年好受,沒有自由沒有尊嚴,連衣食溫飽都成奢望。不過你現在苦盡甘來,雖然老爺不在了,但二太太的身份足夠保你富貴榮華。”

    “你以爲我很在乎二太太的身份嗎。”

    她嗓子哭啞了,說話時候嘶嘶拉拉的,聽上去很難受,“那不過是一個空殼子,它不屬於婚姻,不屬於愛情,不屬於這世間最受女人看重的一切。”

    我嗤笑出來,“可它屬於錢財屬

    於地位,除了你要的那些虛無縹緲的東西,它什麼都可以換來。而千千萬萬的女人,早已經越來越看透男人和愛情,前者遇事涼薄,後者也變化莫測,只有能握在女人自己手裡的東西,能被享受的東西,纔是現實的。”

    沈碧成跪在冰涼的地上,她眼睛紅腫得猶如一個碩大核桃,“人各有志,我並不在乎那些,其實看到齊良莠罪有應得,我已經很滿足了。我這幾天一直在想,有些人不信命,可我信,我不想和命抗爭,我只想安安靜靜的過日子,程歡,像你這樣爭搶算計,我受不了,我會被逼瘋的。”

    她抹了把眼淚,將視線從穆錫海的遺像上收回,“也許我孩子沒有享福的好命,所以這樣富貴顯赫的家族他活不起,他如果像我一樣淡泊名利,只貪圖現世安穩,他走了何嘗不是一種解脫,否則你看看。”

    她眼神示意我看前面並排而跪的兩個男人,“我不希望我的孩子未來活成他們的模樣,兄弟殘殺,反目爲仇,心機歹毒,做事兇狠,不累嗎,不悲哀嗎。也許他們不覺得累,可這樣的日子永無休止,什麼時候纔到頭。我不否認男人就該想法設法往上爬,可人這一輩子鬥來鬥去,還不是要燒成灰燼,在一個骨灰盒裡幾百年幾千年。我恨齊良莠,因爲她毀掉了我的一切,我的孩子我的人生,我曾經很想陪着老爺,我沒有深愛的男人,如果一定要我尋找個依靠,就只有他。她打破粉碎了我的美好期待,所以我要復仇,可分明很多人之間沒有恩怨,那些都可以忽略的,又爲什麼彼此廝殺。”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她經歷這麼多卻還是天真得可笑,現在看來她被困地下室三年,也算另外一種保全的方式,否則以沈碧成的良善根本無法在這個扭曲的家庭完好無缺的生存。

    我注視跪在蒲團上相距一臂空隙的穆津霖和周逸辭,他們不斷爲火盆內填充紙錢,燃燒旺盛的火苗躥起很高,將他們面無表情的臉孔映照得通紅。

    失去穆錫海的制衡,這兩頭野心勃勃的嗜血獵豹,註定誰也不再蟄伏。

    穆錫海故去的第四天早晨,我們乘坐殯葬車到達前一晚就已經佈置好的弔唁廳,天色灰濛濛的,這兩天都豔陽高照,今天忽然就沉了,灑着雨水,陰風陣陣。

    弔唁廳外鋪陳着十幾米的黑色地毯,經過地毯有三道門,正門走親眷摯友,左偏門走官,右偏門走商,我問了管家怎麼設計得這麼繁瑣,他說參加弔唁的人實在太多,足有上千,爲了在吉時內結束火化遺體,不得不這樣分散安排。

    我面色肅穆走在最中間,穆津霖和周逸辭在我兩側靠後一點,沈碧成被傭人攙扶着走在第三排,我們從正門進入後,弔唁廳內滄桑而淒冷的黑白色壓迫着視線,讓人覺得無比傷感。

    兩邊空場擺放着官商名流送來的不計其數的花圈,一層又一層重疊交錯,數不清到底有多少層,幾乎成了菊花的海洋。

    送花圈的人大多和穆錫海生前有交集,也有一些是聽說他離世爲了在穆津霖和周逸辭面前博眼熟,特意送來抓尖兒討好的。

    前來弔唁的每個人都神色凝重,有的臉色如常,只是走個告別形式,有的則紅了眼眶,還有一些乾脆跪在蒲團上痛哭,斷斷續續的講述穆錫海如何有恩於他,可惜還沒來得及報答,就這樣與世長辭。

    沈碧成在我旁邊抹淚,她看向幾乎哭暈在正廳的男人問我是否認識,我十分淡漠注視着他,他哭得確實心酸,也感人肺腑,可拋開所謂的權勢目的,他的眼淚又有幾分真。

    真真假假虛虛實實,只要場面熱鬧壯觀,給足了家眷和逝者顏面,能夠風光大葬,誰會探究眼淚是鹹是甜呢。

    穆津霖和周逸辭披麻戴孝守了三天靈堂,鬍子不刮澡也不洗,看上去非常滄桑,他們換了一身黑色正裝,站在巨大的遺像下雙目通紅低聲啜泣,弔唁的人鞠躬送別後,便來安慰家眷,我迅速擠出幾滴眼淚,渾身癱軟在攙扶我的曹媽身上。

    曹媽也傷心欲絕,她殘餘的力氣根本扶不住,她一邊哭一邊驚慌失措大聲招呼保鏢過來,周逸辭看到我幾乎就要摔在地上,而保鏢距離我還很遠,他顧不得什麼禮數,橫跨一步穩穩將我抱在懷中。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
    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