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一百一十二章 上位【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一百一十二章 上位【二更】字體大小: A+
     

    莫雄見齊良莠撐不住了,連大太太都要被我和沈碧成聯手一擊致命,他根本不想再爲齊良莠遮掩什麼,他只想自保。

    他立刻見風使舵出賣齊良莠對穆錫海全盤托出,“是二太太!二太太用美色蠱惑我,逼着我爲她做這些喪盡天良的事。我不想背叛老爺,可二太太手段太厲害,是個男人根本抵抗不住,我後悔自責,我一遍遍唾罵自己,我也想過對老爺坦白,可我知道您不會原諒我,您一定會勃然大怒,我承認我自私,我不想失去您給予我的一切,我貪圖這些,我不敢面對自己所作所爲的下場,只能硬着頭皮撐下去,被二太太牽制,一次次出賣自己的良知和底線。”

    我抱着沈碧成,偏頭看向急於推脫罪孽的莫雄,他滿臉慌張,對齊良莠驚愕悲涼的目光視而不見,“沈碧成的孩子的確是您的骨肉,二太太嫉妒她爲您生兒育女,擔心自己地位不保,被她蓋過風頭,所以她利用美色對我威逼利誘,委託我尋找大夫僞造了那份親子鑑定,我調換了您的樣本,換成了其他人,是我該死,我一時…一時糊塗,害您失去自己親生骨肉,犯下這樣不能彌補的過錯。但我充其量只是幫兇,二太太叫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她纔是最大的幕後主謀。”

    齊良莠呆愣住,她良久沒有反應,臉猶如凝固,沒有一絲表情,她難以置信自己聽到了什麼,她覺得可笑,這世上都沒有如此可笑的事,她使出渾身解數套牢莫雄,他那樣信誓旦旦說他愛她,願爲了她不顧一切,帶她遠走高飛,爲她付出生命,可在關鍵時刻他竟然爲了一己私慾將她毫不猶豫的出賣和拋棄。

    她倉皇擡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臉,她還覺得不放心,她從茶几上握住一隻杯子,透過玻璃杯身看自己的臉,她看得那麼仔細專注,她想看清她還是那個美豔逼人的齊良莠嗎,爲什麼她自以爲逃不出自己掌控的男人,都像突然間解了魔咒,對她的蠱惑再不起任何作用。

    她看着看着莫名啼哭出來,一雙泛着水霧的眼睛笑中帶淚,“你出賣我,莫雄,你怎麼說得出口這番話。”

    莫雄沒有看她,他只是蹙了下眉頭,滿臉冷漠。

    “這三年我虧待你了嗎?你從老爺這裡領一份薪水,我私下還供你好吃好喝,你爲我做事不假,但你拍着良心,你到底佔了多少便宜,你是否受了委屈,以你的能力和資本,你現在擁有的一切,你配嗎?你和千千萬萬平庸的男人有什麼不同,醫術比你精湛的也數不勝數,我一力保你,就保出你反咬我一口的結局嗎?我並不求你爲我獻出什麼,可你也不該這樣落井下石。”

    齊良莠滄桑的語氣裡是深深的絕望,她不再對任何人抱有期待,她知道現在還能救她的只有她自己,這裡的每個人,每一副假惺惺的面孔,都在等她摔倒,恨不得衝上去狠狠踩踏幾腳,將她活活踩死。

    根本沒人會拉她一把,她也沒做過絲毫值得別人施與援手憐憫的好事。

    她看了眼在我懷中悲傷的沈碧成,她質問莫雄,“你還記得四年前你趁老爺大壽喝多,宅子上下沒人留意你,你潛入沈碧成房間要霸王硬上弓的事嗎?你色膽包天,那晚之前你就三番兩次軟磨硬泡,沈碧成死活不肯,她又膽小怕事,不敢往老爺面前告狀,背地裡被你騷擾得膽顫心驚。你見得不到她,可實在不甘心,就想要強行佔有,如果不是我恰巧路過,你也許就得逞了。她性子剛烈,決不允許自己被你這種畜生玷污,勢必寧死不屈,那這千古罪人,恐怕不是我齊良莠,而是你莫雄。”

    莫雄和齊良莠爲了自保各自撕破臉,將對方見不得人的齷齪事捅得乾乾脆脆,莫雄不甘示弱,他冷笑一聲,“那二太太呢,你我之間誰纔是主動的那個,我記得我從沒有對二太太表達過什麼,是你過來勾引我,要我爲你鞍前馬後,籌謀算計老爺的家財,算計他身邊的幾位太太。你難道忘了嗎,兩個月前你還要我想計策對現在的三太太下手。是我一拖再拖,不然三太太也折損在你手裡了。”

    齊良莠被莫雄的恬不知恥氣得臉色慘白,“是老爺給了你一切,把你捧到你根本沒資格站在的位置上,你還要忘恩負義睡他的女人,你不怕天打雷劈嗎?莫雄,你瞧瞧自己

    猥瑣奸詐懦弱虛僞的嘴臉,你如果真對老爺一片赤誠,不要說這點美色蠱惑,就算把整個穆家的財富捧到你眼前你也該不爲所動,可你做到了嗎?一點小恩小惠就可以收買的人,你哪裡比得上後院一條狗!”

    莫雄張了張嘴還要再說什麼,齊良莠根本沒有給他這個機會,她抱住穆錫海的腳大聲哀求他不要放過莫雄和大太太,這個宅子裡的每個人都居心叵測,都是戴着天使面具的吸血惡魔。

    她說完指着我,大滴大滴的眼淚從她眼眶內滾落下來,可她還是不肯放過任何拉別人下水的機會,“程歡,尤其是程歡,老爺不覺得奇怪嗎,她和沈碧成素昧平生,她爲什麼要費盡心機幫她平反,她難道不是在利用這個悲劇爲自己謀得福利嗎?”

    “二太太錯了。”我厲聲打斷她,“並不是世上所有人都像你一樣小人之心。有作惡,就有行善,我和沈碧成非親非故,我救她只是爲了讓自己心安,我做不到對這樣悲慘黑暗的事無動於衷,我也很驚訝,這套宅子裡的人都怎麼了,爲什麼可以做到這樣心狠。”

    “程歡你敢發誓說你沒有私心嗎,你敢用你肚子裡的孩子起誓,你只是看不公,沒有想借此扳倒任何人自己上位的意圖嗎,如果你隱瞞了,你肚裡的孩子就會夭折,你心愛的男人會死於非命!”

    齊良莠紅了眼睛,她已經走投無路,她知道自己大難臨頭,她什麼都不在乎了,她逼我發誓,可我不能發,我不敢保證這份毒誓會否應驗,我沒那個勇氣賭注。

    我對穆錫海說,“老爺聽聽,二太太到現在還不知悔過,她這根本就是在詛咒您和您的孩子!”

    齊良莠嘲諷冷笑,“鬼才會相信,你程歡二十芳華聰慧美貌會喜歡一個年近七十隻剩腦袋還在棺材外掙扎的老頭!”

    我指着她大叫,“齊良莠你辱罵老爺!”

    我們這樣無比犀利的對罵中,大太太和穆津霖始終置身事外,而穆錫海在齊良莠不斷哀嚎與解釋中回過神來,他用極其陌生的目光注視着她那張臉,那張他曾疼愛着迷,也曾百依百順的臉,她的嬉笑怒罵嗔怪哭泣,她的萬千柔情嬌俏生動,他都視若珍寶,可他實在難以置信,他愛若珍寶的到底是什麼,怎麼那樣明豔的事物,背後會藏着如此醜陋猙獰的面貌。

    他緩慢伸出手,輕輕勾住齊良莠的下巴,後者臉上一喜,她以爲他最終還是捨不得處置責罵她,她滿心歡喜啊,她跟了他七年,除去二太太的光環,她何曾是真正有名分的女人,她以爲他知道自己的委屈,自己的不甘。

    可穆錫海忽然間加重力道的手指讓她覺得疼,她叫出來,他卻像沒聽到一樣,仍舊越來越用力,到最後我幾乎能看到齊良莠被掐變形的臉,和穆錫海手背上暴起的層層青筋。

    他指着莫雄,“他說的是真的。”

    齊良莠不敢再隱瞞,她嚎哭着點頭,穆錫海臉上的平靜隱忍崩塌了一半,他又反手指向沈碧成,他聲音內早已是掩蓋不住的顫抖,“她的事,你反駁嗎。”

    齊良莠崩潰嚎哭,她搖頭,穆錫海愣怔了兩秒哈哈大笑出來,他遍佈斑點的臉,交疊的皺紋,渾濁的眉眼,又彷彿一瞬間蒼老了十歲,他喪失了對於生的最後一絲鬥志,他不知道自己活在這樣狼狽虛僞晦暗的家庭中爲着什麼,他一輩子和所有人鬥,他以爲這個家是他最後的淨土,被維持保護得那麼美好,原來早已支離破碎。

    這面紗不是一點點撕開,而是一下子撕破,一切醜陋都暴露在眼前,他哪裡接受得了。

    “所以良莠,你是殘害我幼兒的儈子手,你纔是紅杏出牆的賤婦,對嗎。”

    齊良莠張不開嘴說話,她面對穆錫海的指責,只能含着眼淚抽泣,喉嚨發出斷斷續續的嗚咽,似乎在掙扎和辯解,穆錫海看着她這張到現在依舊做戲的虛僞的臉,他氣得指尖發抖。

    “良莠,我喜歡美貌女人,這世上沒有任何男人不愛一張漂亮的臉蛋,如果有美麗供我選擇,我爲什麼要喜歡平庸的姿色。可相比較美貌,我更喜歡純粹善良沒有被慾望荼毒得發黑的女人,一顆心柔軟乾淨,一張臉無論笑哭都是真實的。而不是人前一套人後一套,賊

    喊捉賊。”

    穆錫海說到最後忽然狂笑出來,“我寵了你七年啊,七年間我對你有求必應,爲了你冷落大太太,冷落三太太,你善妒愛吃醋,恨不得清除掉我所有枕邊人,但凡你沒有過分,我都不責罵你,我以爲我對你的疼愛可以讓你感恩,沒想到卻害了你,讓你變成一條毒蛇。”

    他說完這番話狠狠朝前一推,與此同時他鬆開了禁錮齊良莠的手,齊良莠毫無防備,她重重跌撞在茶几上,堅硬的紅木邊角磕在她脖頸,她疼得臉色煞白,“求老爺原諒我,再給我一次機會。”

    穆錫海雙手蓋住自己的臉,他似乎連喘息的力氣都沒有,我看到他顫動的肩膀,聽到從指縫間流瀉出的一絲哀慼,他這樣姿勢保持了良久,等到他再次露出那張面孔,上面是一片溼痕。

    “慧嫺。”

    他哽咽着喊大太太名字,大太太知道自己逃不過,她神態自若看向這個她廝守了一輩子的男人,眼底落下他的憤恨,他的冷漠,他的滄桑。

    “你都知道,爲什麼沒有告訴我。”

    大太太昂首挺胸說,“因爲我是老爺的妻子,我不能爲了某一個人着想,我要爲您的聲譽,整個家族口碑着想,我必須壓下一些事情。”

    “所以你犧牲了我的兒子。”

    大太太默然不語,我冷笑說,“那是他該死,誰讓他投錯了胎,沒有找到一個有本事保他的母親。如果他的母親是看似無慾無求,實則統籌全局的大太太,他現在已經三歲了吧。”

    我沒有說出她拉攏我扳倒齊良莠這件事,她不曾傷害我,我也不想斬盡殺絕,她到底是正妻,我何必以卵擊石。更重要我是看在穆津霖面子上,給他母親留一條退路,否則足以顛覆她上面爲自己開罪的辯解。

    穆錫海靠在沙發上,他用右手擋住自己淚霧朦朧的眼睛,“慧嫺,我很失望。”

    大太太垂着眼眸,她注視自己再也不能站立行走的腿,眸光內露出一絲悲涼,“老爺對我失望,比殺了我都難受。可我還能怎樣,難道要我不顧及丈夫的聲譽,不顧及家族的榮辱,爲了替沈碧成平反,就讓穆家雞犬不寧嗎。我分明清楚老爺身體扛不住這樣變故,我做不到像三太太這樣,連老爺生死安危都棄之不顧。”

    “你要我到死糊里糊塗,冤枉碧成,拿我的親骨肉當野種,你告訴我,我都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聲譽和真相,到底哪個重要。我不言不語,可我心裡不是忘了,這個孩子是我一輩子的恥辱,現在所有人都反過來告訴我,有我這樣糊塗的父親,纔是孩子的恥辱,你讓我怎麼接受。慧嫺啊,你變得讓我不認識了。”

    大太太身體狠狠一晃,她用力捏住扶手,臉色白得慘不忍睹。

    穆錫海仰面看着天花板,這不堪入目的真相將他強大內心幾乎摧垮崩塌,他這輩子大大小小的風浪經歷那麼多,唯獨漏算他會被自己家人害得如此悽苦,他此時再也不是呼風喚雨高高在上的男人,就像一個苟延殘喘命不久矣的老頭,他的世界都天塌地陷。

    “管家,把電話給我拿來。”

    管家飛速上樓,他從穆錫海房間找到一部電源關閉的手機,雙手遞到他面前,穆錫海接過去後打開,找出一個沒有備註姓名的號碼,他撥通後對那邊只說了一句話,“帶着遺囑回國。”

    大太太聽到遺囑兩個字,她眯了眯眼睛,擡頭下意識看向穆津霖,後者手上仍舊把玩着那枚顏色剔透的玉盤,似乎什麼都沒聽到。

    我將沈碧成從地上拉起來,招呼可心扶穩,我掃了一眼跌坐在地上的齊良莠,“老爺打算怎麼處置二太太,她弄死您一條血脈,還讓對您最忠心的沈碧成在地下室被囚鎖了三年,大太太喂她吃餿飯,折騰出滿身傷痕,如果不是我發現救了她,老爺至死都還矇在鼓裡。您一世英名,被一羣蛇蠍婦人毒害到這個程度,這口氣我都替您咽不下。”

    穆錫海擡起手指了指我站立的方向,他一字一頓說,“大太太不賢,二太太不善,我沒有可以託付的人,宅子往後由你做主,程歡,千萬不要再背叛我。”

    大太太長嘆一聲,隨後蹙眉閉上眼睛,臉上一片死寂。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
    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