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一百零一章 沖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一百零一章 沖喜字體大小: A+
     

    穆津霖一把握住我手腕,這個動作令我無比心虛,我下意識看穆錫海,他並未看到這一幕,而是極力挽留周逸辭吃午飯,可他以公司事務太多耽誤不得急匆匆便離開了。

    傭人攙扶穆錫海到餐桌坐下,管家一邊爲他鋪餐巾一邊勸說他,“您不要插手二少爺的私事,他有喜歡的自然會選擇,如果沒有您也強求不來,二少爺獨立慣了,對於別人的掌控他會有反感,您何必費力不討好,讓才緩和的關係又冷掉。”

    穆錫海扯掉墊在腿上的餐巾,攢成一團扔在桌上,“杜靖婉怎麼看都不是賢惠持重的女人,還不如白瑋傾沉穩,和逸辭天壤之別,他如果要娶這個女人,我肯定不能同意。”

    “連老爺都瞧不上眼,二少爺自然更不能,如果他娶了,一定有他的道理,您不要操心這些,顧好自己身體最重要。”

    穆錫海蹙眉不語,他擡眸看了眼正從我手中奪過紙巾擦臉的穆津霖,“你哪輩子娶妻生子,我有生之年還看得到嗎。”

    穆津霖動作一頓,他頗爲無奈抱怨,“不是說他嗎,怎麼扯到我頭上了。”

    “我他媽不扯你扯誰!”

    穆錫海氣得罵街,“都他媽多大歲數的人了,屁都沒帶回來過,我像你這麼大,三個太太都娶了。”

    穆津霖把溼漉漉的紙團投擲進不遠處的垃圾桶,“屁這種東西,父親帶回來過嗎?如果您想要,我以後積攢回家在您面前放。”

    “你他媽要氣死我!”穆錫海把纔拿起來的筷子又狠狠拍在桌上,穆津霖看了看空蕩的大門口,“逸辭結婚七年,還不是沒有一兒半女,這種事急不來,看緣分。太倉促後果都好不了。”

    “我看你當和尚有緣分,我給你介紹那麼多姑娘,你都說緣分沒到,那麼你告訴我什麼時候到,五十歲還是六十歲。”

    穆津霖笑着回頭看我,那笑容陰森森的特別壞,我瞪了他一眼,知道他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也懶得站在那裡聽。

    我徑直走到餐桌在穆錫海右手邊坐下,齊良莠也從二樓下來,她剛睡醒,大約是餓透了沒顧上化妝,臉上壓出的紅印還沒完全消下去,她素顏皮膚很糟糕,雖然白皙,可也非常鬆弛,而且帶着幾枚碩大的斑點,眼皮也鬆鬆垮垮,不過她確實是美人胚子,精緻的五官和骨子裡透出的妖豔很難被抹掉。

    穆津霖在這時慢條斯理說,“父親快七十歲才遇到如此喜歡的三太太,我爲什麼不能抱希望在我老來時緣分從天而降,到時候生個出來既是兒子又是孫子,這也算雙喜臨門。”

    “給老子放屁!你他媽那時候要是生不出來老子不斷子絕孫了!”

    穆錫海氣得眉骨直跳,他實在想不通自己怎麼養了這兩個逆子,平時的業餘愛好就是專門和他作對,一個暗中犟,一個明着倔,都不是省油的燈,也不知道天天在想什麼忙什麼,連脫褲子乾女人的那點功夫都擠不出來。

    我伸手在他不斷劇烈起伏的背上撫了撫,“津霖彆氣你爸爸了,你早點找一個回來不就得了,當你盡孝心,天底下那麼多女人不夠你挑揀的嗎?”

    穆津霖沒再說話,他在我對面坐下,沉默夾菜吃,大太太身邊的傭人下來說太太喝了素菜粥在房間休息,就不過來用餐了,齊良莠拿着湯勺的手頓了頓,她斜眼看那名傭人陰陽怪氣說,“大太太是還沒從老爺分財產的事裡走出來吧。”

    傭人沒有和她爭辯,鞠了個躬轉身重新上樓,齊良莠端着碗喝湯,她眉眼都是笑意,“老爺總是說我貪,可您看這事兒定下我鬧一鬧不也

    就過去了嗎,真正可怕的人啊,是暗藏心計不哭不鬧,但其實恨得咬牙切齒,當着面兒無比賢惠,背地裡揮金如土,我要是沒記錯的話,三太太自動放棄了財產繼承權,可手腕上的鐲子不只十幾萬吧?”

    穆錫海目光落在我右手腕戴着的翠鐲上,這是周逸辭買來送我的,做工打磨不算多驚豔,可翠玉的材料好,通透得像水,一丁點瑕疵都找不到。

    他咀嚼的動作停住,眯了眯眼睛,“我不記得我送過這個給你。”

    在這個家突發情況太多,我早就練出了隨機應變,我面容非常鎮靜,“我剛進門老爺送我的一支白玉簪子,我朋友過生日、我送了她,我過生日時她又送了我這個鐲子,禮尚往來,我也沒計較虧了多少,老爺給我的底氣,讓我不用像以前那樣爲了點錢財畏首畏腳擡不起頭。”

    穆錫海笑着說,“原來是這樣。的確不需要再算計,你有需要跟我說,多貴只要你喜歡,我也買來送你。”

    齊良莠在旁邊嘖嘖了兩聲,“你能認識什麼有錢朋友啊,還送這麼貴重的鐲子。”

    我臉色不善看着她反問,“難道只有二太太才配認識富貴的太太名媛,我就只能認識些貧苦百姓嗎?現在我和二太太都是一樣的身份,一樣的交際圈子,只不過我懶得和賭徒接觸,認識的都是規規矩矩的女人,二太太當然不知道。”

    齊良莠把勺子狠狠扔進碗裡,“三太太恃寵而驕了,越來越伶牙俐齒。有兩位少爺保駕護航,老爺也動不得了。”

    我生怕她東拉西扯把才平復的風波又掀起來,我不再和她爭吵,安靜吃飯,齊良莠又說了幾句,態度非常極端,我索性對此充耳不聞。

    這場大病穆錫海消瘦了一圈,整個人看上去都非常疲憊,即便強打起精神來也明顯憔悴得蒼白,周逸辭旁敲側擊了幾次,詢問金律師是否對那份遺囑走了公證程序,穆錫海說他還在國外開會沒有回來,暫時過不了程序。

    周逸辭裝作漫不經心問是在哪個國家,穆錫海只說了句歐洲,便不再詳細解釋。

    周逸辭看得出他的防備和謹慎,即便自己親兒子也不信任,而他口口聲聲說愧疚說不忍,可到底也沒有全部坦承,這點虛僞讓周逸辭連最後那點父子人性也都蕩然無存。

    他之後又找了胡醫生一次,想要了解穆錫海治療心臟的進口藥物成分,胡醫生走了很多途徑,發現那種藥物蘊含很強烈的類似罌粟之類的依賴性成分,所以都直接從藥物製造所進口,沒有正式上市。

    周逸辭問他是否這種藥物會加劇心臟的衰老和脆弱程度,胡醫生說就是在抵抗病情,一旦藥物逐漸失效,基本上回天乏術。

    穆錫海在這樣的病情威脅下,最好的方式是防止大起大落,遠離美色蠱惑,只有保證心如止水,才能延緩發病次數和間距,讓自己儘可能活得長久。

    然而周逸辭不知道打什麼注意,幾天後傍晚用餐他忽然提出了要爲穆錫海沖喜,大太太恰好不在穆宅,管家陪同去醫院做腿部肌肉復健,穆津霖晚上也去陪牀,所以餐桌上只有我和齊良莠,她不太理解沖喜的意思,蹙眉問怎麼衝,周逸辭說,“讓父親有件喜事。”

    齊良莠思付了片刻,她指了指我肚子,“三太太不是懷孕了嗎,這還不算老爺的喜事。”

    “二太太幼年生活在農村,沒有聽過紅白喜事相沖的說法嗎?”

    齊良莠這才明白過來,她臉色立刻一變,“你是說讓老爺再做一次新郎。”

    周逸辭沒有說話,齊良莠比任何人的反應都

    激烈,“老爺都什麼歲數了,還能再納妾室嗎?牀上出事的男人不是沒有,老爺可是心臟病!能受得住那份刺激嗎?”

    穆錫海臉色陡然一沉,他盯着桌上一盤紫甘藍厲聲質問,“你覺得我老了,該死了,像個廢物一樣,連女人都沒力氣碰,那程歡怎麼懷的孕,難道我兩個月前還行,兩個月後就不行了嗎?你是不是盼着我早死,然後帶着我給你的東西改嫁?”

    齊良莠不是那個意思,但她不會說話,而人都有不服老和怕死的心態,越是這種心態,越不能嗆着,否則一定適得其反,穆錫海叱吒風雲一輩子,他認爲自己是無所不能的,他最抗拒別人說他蒼老無能,他恨不得自己死也死得風光,當然接受不了。

    “老爺你誤會了,我怎麼會那麼惡毒。我是覺得家裡已經有我和程歡了,她爲您開枝散葉生兒育女,我陪您聊天解悶,這不是很好嗎,何必再添一個女人,您都說過了,程歡是最後一位太太,很多人都聽過。”

    “未必要做四太太。”

    周逸辭打斷齊良莠的話,“父親只是找個女人來沖喜,沖掉大病殘餘的晦氣,多少年前的地主家都是這樣做,雖然有些封建,可不否認確實有效果,不然大家也不會這樣熱衷,而且父親這把年紀,說句難聽的,死馬當活馬醫,什麼能行就都抓來試試,總能碰上一個。至於沖喜的女人給點錢打發就夠了,還談什麼名分。”

    我不動聲色看了他一眼,他眼底的精光一閃而過,透着奸詐十足的邪氣與陰險,周逸辭這輩子最討厭迷信,何況沖喜這樣的荒誕之說,但穆錫海卻很相信風水命數小鬼佛牌這類東西,做事經常要掐算吉時,據說周逸辭生產時在二太太肚子裡活活憋了十幾個小時,早就可以生了,但穆錫海不讓,非要大夫根據他找大師算出的時間剖腹,說那纔是貴子,能招來財氣,要不是大夫盡全力保,差點胎死腹中。

    可憐人必有可恨之處,聰明人也必有糊塗之時。

    自私貪婪到極致,就會在某些方面愚蠢無知。

    周逸辭用任何方式算計穆錫海他都有懷疑,而唯獨涉及到這方面他是深信不疑,他本性風流,這段時間又寡得不行,沖喜的說法恰好滿足了他的迷信。

    周逸辭是對症下藥,他目的就想徹底搞垮穆錫海身體,再借機把沈碧成的冤案搬出來,直接一招致命將他氣死,連搶救的餘地都沒有。

    至於沖喜的女人,周逸辭自然有了安排,一定比我更有價值更忠誠,能夠讓他完完全全駕馭和掌控,幾乎成爲了送穆錫海歸西的最大武器。

    周逸辭真是狠瘋了,這種事他都敢做。

    不過這樣狠勁十足喪失人性的男人,征服起來纔夠味道。

    我在旁邊推波助瀾說,“大太太信佛,我也看過一本佛經,色可以杜絕,也可以任由,都是對身體內邪惡的另一個自己的普渡,只不過前者是苦渡,後者是美渡,都一樣。雖然我不希望有人來分割老爺的寵愛,但如果能帶來喜氣讓您長命百歲,我也願意接受,我肚子裡的孩子還想老爺陪着長大呢。”

    我提到孩子,無疑是讓穆錫海更動搖的籌碼,會催發他更想健康活下去的渴望,當一個人對生的渴求過分深重,他就會把一切建議照單全收。

    穆錫海將碗裡最後一點粥吃光,“沖喜的女人,最好和程歡一樣乾淨溫和,不能善妒。”

    周逸辭笑着說當然,不過他聽到乾淨兩個字時,笑得有些嘲諷和深意,看着我的眼睛眨了眨,似乎在說早就被老子碰過幾十次的,還乾淨個屁。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