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九十五章 愛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九十五章 愛情字體大小: A+
     

    穆錫海指了指被窗簾遮擋住的窗框,他沒有說話,因此我不懂他什麼意思,我走過去握住他舉在半空的手,小聲問他怎麼了,他被我握住的那隻手微微一僵,隨即垂眸看我細白的手指,他臉上的皺紋橫豎交纏,笑着說,“太暗了。”

    我這才明白他是想要亮,我鬆開他的手將壁燈打開,又把窗紗完全拉到一側,室內頓時溢滿光亮,不遠處的天際夕陽西沉下,將整個世界籠罩得無比溫柔,那絲微弱的黃昏之光照射進他渾濁的眼底,讓他看上去愈發滄桑陳舊。

    窗柩下攀爬着一棵樹,碩大的紫紅色葉子在風中搖擺,穆錫海這一刻忽然感慨說,“程歡,我老了嗎。”

    我心裡一顫,蒼老是每個人都抗拒與惶恐的話題,它代表死亡與焚燒,代表灰飛煙滅,誰都在避而不談。

    穆錫海之所以留下我一個,是因爲厭倦了大太太的僞裝和啼哭,二太太的奉承與虛假,他想聽真話,他不想在最後階段活得不明不白,謊言重複千遍說的人都會信以爲真,何況是聽的人呢。

    我如實回答他,“是,老爺老了。”

    他深深呼入一口氣,反手摸索到牀頭,拿起一個盛放蛋糕的瓷盤,瓷盤是透明的,可以照出他的面容,他盯着那上面映射的自己,語氣十分哀傷,“你會討厭這樣蒼老的我嗎。”

    我走過去蹲在牀邊,握住那個瓷盤,“老爺要聽實話嗎,不會怪罪我嗎。”

    穆錫海搖頭說不怪。

    我和他一樣凝視瓷盤上他的模樣,那上面也照出了我,我的嬌嫩他的滄桑,我的明豔他的醜陋,形成一道鮮明的悲哀的對比。

    “我不討厭老爺,但也不喜歡老爺,您於我而言,不是一個深愛的男人,也不是一個紳士的丈夫。是一份強大的依靠,一個堅強的後盾,是一座遮風擋雨的容身之城,您沒有令我愛慕的容顏,也沒有令我厭惡的缺點。我不否認每個女人都想要嫁給錢,因爲錢是保障是後路,誰都願意過好日子,我父母爲我言傳身教了一出最震撼我的現實大戲,就是貧賤夫妻百事哀。我怕貧窮,怕低賤,我急於擺脫,而您是我最光明的路。”

    這番半真半假的話打動了穆錫海,雖然我坦誠了不愛他,可也承認了我依賴尊敬他。有錢有勢的男人其實都清楚,一個年輕美貌的女子靠近本身就帶着她強大的企圖,他們要的也不過是美色和肉身,誰會計較在這個社會最不值錢的愛情。

    金錢早已打敗愛情,黑化愛情。

    穆錫海老了,他只不過想要一點點除了交易之外的東西,我給他就可以令他滿足,這對我百利無一害,騙騙又何妨。

    他眼底渾濁的波光閃了閃,伸手將瓷盤放回牀頭,反握住我冰涼的指尖,“其實你更喜歡津霖和逸辭那樣的男人對嗎。”

    這兩個名字使我身體不自覺一顫,穆錫海察覺到後,他笑着說,“沒關係,你可以告訴我。”

    我看着他眼睛,他眼睛此時很寧靜,臉色也祥和溫善,問我知道我不能告訴他,他是一個男人,男人都是狼,有他的狼子野心,我否認說,“津霖和逸辭永遠都是我的繼子。我也永遠是老爺的女人。”

    穆錫海意味深長注視我,他仔細辨認我的目光和語氣,他握着我指尖的手輕輕緊了緊,“他們不吸引人嗎。”

    我點頭說吸引,他問那爲什麼沒有吸引到你。

    我沒有迴避他質疑的目光,“因爲我畏懼世俗。老爺您有錢有勢,不會明白底層百姓對這個社會的妥協和屈就。誰也無法打敗世俗

    和流言這兩個殺傷力極強的東西,它們都可以殺死人。如果在我成爲您的三太太之前,我也許會像那些見過津霖和逸辭的女人一樣,爲他們着迷,爲他們瘋魔,但現在我不會,因爲我知道這是不被允許的,我不會像二太太那樣貪婪。”

    我額前散下一縷細發,隨着我說話的動作在我眼前來回拂動,穆錫海伸出手將那絲頭髮捋到我耳後,他掌心托住我臉頰,“你很聰明。其實良莠並不是一個聰慧的女人,她只是有點幫助她向上爬的心計。有時候人的過分貪婪,就是一種愚蠢的表現。這一點你們都沒有大太太做得好。”

    “大太太就不貪婪嗎?”

    我沒忍住脫口而出,其實我更想戳穿齊良莠和莫雄,因爲他們對我的威脅更大,可週逸辭現在沒有允許我這樣做,他還有更深入的打算,所以我戳穿不了,只能等待。

    穆錫海掃了一眼剛纔大太太待過的位置,“至少她很會隱藏自己的貪心。”

    我垂眸看着他覆蓋住我皮膚遍佈蒼老斑點的手,深深吸入一口氣,“老爺什麼都知道嗎。”

    穆錫海搖頭,“我只知道這幾年在這些女人的算計欺騙中我做了許多糊塗事,但我並不清楚哪件是錯的。程歡,再精明的人這輩子也不會不犯錯,年輕時候越精明的人,到老了越要償還一些債。因爲你用光了你的智慧,你也不可能控制出現比你更智慧的人,比如我的兩個兒子。”

    他說到這裡忽然笑出來,笑得有些蒼涼,也有些驕傲,“我很自豪,他們是我這輩子最成功的傑作,即使反過來他們會痛擊我,我仍舊認爲我沒有生錯。”

    我心裡這一刻有點酸澀,我安慰他說不會的,他們只是太冷情,不懂得怎樣表達血濃於水的親情。

    穆錫海握着我的手,他粗糙的皮膚不斷磨着我手背和指尖,那些密密麻麻的橫紋讓我覺得疼,我讓他躺下休息,他非常無力點了點頭,我託着他腰部將他放平蓋好被子,在我吃力完成這些事的過程中他始終沒有鬆開我的手,他一直在看着我,我不知道他看什麼,等到我關上燈準備叫他們進來陪牀時,穆錫海忽然叫住我說,“程歡。”

    我轉身看他,他在一片昏暗中顯得那麼黯淡,“立遺囑的事,你有建議嗎。”

    我停下腳步,站在牀尾透過虛無的空氣和他對視,“老爺是問我該怎樣分配嗎。”

    他點點頭,我趕緊說,“我沒有這個資格,老爺可以和大太太商量。”

    “大太太有長子,良莠太貪心,管家是外人,逸辭也不方便,只有你。”

    我撫了撫自己肚子,“可我也有孩子,我也不能公平去看待。”

    穆錫海沒有理會我的推辭,他閉了閉眼睛語氣堅決,“說。”

    他像是在試探我,看我到底怎樣分配,是否有強烈的私心,他也許對我有一個意想不到的安排,可我猜不到是什麼。

    這個時候對於穆津霖和周逸辭哪個也不能偏向,更不能偏頗我自己,我甚至覺得他單獨留下我和我掏心掏肺講了這麼多有點莫名其妙,讓人完全捉摸不透因果。

    我思索沉默了很久,凝望在一片黯淡的黃昏剪影中似醒非醒的穆錫海,“如果按照十成,老爺應該給大太太兩成,她是您相濡以沫的妻子,恪守婦道賢淑寬容,爲您生育長子操持家庭,這份功勞誰也不能比擬。”

    穆錫海蹙了下眉,“只是兩成?”

    我點頭,“這已經很多了。老爺的家財基數那麼龐大,兩成足夠幾輩子衣食無憂。”

    穆錫海睜開眼看了看我,“繼續。”

    “長子津霖一成,幼子逸辭兩成。經營家庭和經營公司都是一樣的,適當要集權,太散亂的話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意見,會爭執得一塌糊塗,所以必須有一個最後的決策者來拍板,可集權過度也不行,把這個道理套入到分割財產上,大太太手握兩成,她當然都會給津霖,所以津霖只能再得一成,您非常愧對逸辭,還有她心不甘情不願跟隨您的母親,所以在名義上必須得兩成超過津霖才能安撫他,但實際總數一定要比津霖少。”

    穆錫海雖然願意相信我和周逸辭毫無瓜葛,但他疑心還是很重,他完全沒想到我會這樣苛刻對待周逸辭,他非常驚訝問我,“他不是對你有知遇之恩嗎。”

    “但老爺對我的恩情更重,您纔是我最親近的人,我絕不會聯合外人算計您的財產。”

    穆錫海沒有說話,他臉上表情深沉而複雜。

    我伸出一根手指,“再拿一成用來打點您這輩子的人情,遣散保姆司機,爲您風光大葬。”

    他點頭,“還有四成。”

    “募捐。”

    穆錫海聽到這兩個字,立刻將眼睛完成睜開,他看着我眼中的冷意,整個人都有些愣怔,“你指慈善捐獻嗎。”

    我點頭說是。

    他掙扎着重新坐起來,“爲什麼。”

    “老爺辛苦賺了一輩子的錢財,捫心自問真的乾乾淨淨嗎。沒有走一點捷徑沒有一點晦暗的顏色嗎,社會和時世給了老爺機遇,最後遣散回去算是了卻世間債。”

    我說完朝前走了兩步,上半身伏在牀尾,我壓低聲音一字一頓說,“家財爭奪使多少親情魂飛魄散,多少兄弟姊妹反目爲仇,津霖和逸辭都是對待權勢地位非常看重的人,只不過津霖不顯,而逸辭的野心勃勃已經暴露,如果老爺想要儘可能降低兩個兒子廝殺的機率,就不要喂得太飽,將您近一半的財產義捐,是最好的結果。他們再爭鬥,是用自己的東西爭鬥,老爺沒有養虎爲患,就算將來死了一個,您不是推波助瀾的罪魁禍首,您照樣安息。”

    穆錫海整副身體都繃得僵直,他到現在都沒有從這份震撼中回過神來,他默然良久嚥了口唾沫,“那良莠呢,她也跟了我七年。還有你不爲自己爭取些嗎,你肚子裡的孩子不需要錢財生活嗎。”

    我摸了摸自己戴在腕上的翠玉手鐲,“老爺遺囑中可以提到,二太太的珠寶首飾全部由她自己支配,那些東西加起來也是一筆不菲的數字,足夠保二太太衣食無憂。至於我…”

    我笑着擡頭看他,“老爺憑心給我留點就行。一萬我沒有怨言,更多我也欣然接受,因爲這是老爺對我價值的評判。”

    穆錫海陷入冗長的沉默裡,他眼眸垂下,沒看我一眼。

    我對他說了聲好好休息,轉身朝房門走去,我拉開門時他們都在走廊等候,齊良莠看到我出來目光在我身上打量,然後一把推開我走進去,管家推着大太太緊隨其後,在經過我身邊時大太太擡頭看了看我,我微笑和她點頭,她進入後周逸辭也站在門口,他雙手插在口袋裡小聲問我,“和遺囑有關嗎。”

    我說是。

    他露出一絲笑容,“你的回答聰明嗎。”

    我想了下,“不僅聰明,而且深得周先生奸詐的真傳。”

    “這麼說結果一定大跌眼鏡。”

    我偏頭看他,他脣角和眼底全都是濃濃的笑意,非常非常開心。我不知道等他發現我連他也算計其中,會不會勃然大怒。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