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九十四章 遺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九十四章 遺囑字體大小: A+
     

    窗外是溫和柔軟的黃昏,窗內是寂靜慘白的燈光,周逸辭站在那裡叼着一根菸,他被煙霧遮掩繚繞的面龐非常模糊,就像一個暗黑的幕後主謀,將他陰毒之手伸向每一個毫無反抗能力的弱者。

    穆錫海是弱者嗎,齊良莠是弱者嗎,那些敗給周逸辭陰謀詭計的人是弱者嗎。

    其實他們都是這個社會經過層層篩選競爭保留下來最強悍的精英,或者擅於經營事業,或者擅於引誘男人,亦或者擅於博弈對壘。

    如果濱城從未出現過周逸辭,他們都會繼續耀武揚威,然而這個男人粉碎了他們稱霸的帝國,轟塌了他們驕人的戰績,不動聲色潤物無聲,從根基上狠狠潰敗。

    他的從容是上蒼所賜予的最大武器,一個不狠毒不精明不無情的人,根本做不到處處從容。

    但令我最震驚的還是管家的出現,齊良莠說他對穆錫海非常效忠,而且做事細心爲人寬厚,否則他在穆宅工作近三十年,不可能還得穆錫海這樣器重,交待事務時連家人都不能旁聽,誰能想到他是周逸辭的人。

    周逸辭利用什麼收買他呢,難道管家也是爲金錢折腰的人嗎,那他早就會成爲齊良莠的同黨,根本等不到周逸辭回來收買,管家在誘惑面前把持了一輩子,最後妥協於他的掌控。

    我背部緊緊貼在牆壁,儘量讓自己身體收攏防止暴露,我小心到連一片翻飛的衣袂都攥住,風從兩邊盡頭打開的窗子灌入,將站在中間的我吹得瑟瑟發抖,我閉緊嘴脣不讓自己牙齒髮出一丁點聲響,我透過對面合住的玻璃可以看到陽臺角落周逸辭的倒影,儘管不清晰,但對他身體每一寸都無比熟悉的我,仍舊能分辨他的表情和眼神。

    他把叼在嘴裡的菸捲取出,盯着燃燒的火苗,“手術誰做的。”

    胡醫生說,“原本這樣比較謹慎危險的情況,是一個能夠駕馭全盤的內科主任帶一名經驗豐富的醫生和一個實習新手以及不限量的護士來承擔一臺手術,不過周總父親的聲望和地位醫院非常重視,我剛纔問了,是兩名主任和兩名醫生,護士也是最精良的骨幹,不過一半是臨時從其他手術調過來的,聽說另外那臺手術只有一名醫生在做,效果不是很好。這邊醫院知名度很高,包括外省都來做手術,趕上突發情況最多時,根本忙不過來。”

    周逸辭朝窗外撣了撣菸灰,“也就是說,我父親的情況很好。”

    “並不好。周總父親身體垮得嚴重,陽氣很虛,腎氣肝氣都非常陰弱,房事讓人心情亢奮,血液流速加快,如果再不節制收斂,一旦短時間內復發第二次,未必扛得過去。”

    周逸辭聽到這裡忽然笑了笑,“是這樣嗎。”

    胡醫生垂下眼眸說是,周逸辭偏頭看向管家,“聽到了嗎。”

    管家清楚他的言下之意,他說聽到了。

    周逸辭含着菸蒂又吸了一大口,“這次父親復發很突然,我與大哥都不在身邊,如果有三長兩短,龐大財產分割一定會陷入混亂,二太太也在覬覦,三太太懷了穆家骨肉當然不能一點不給,父親名下還沒有拋出的股份股東同樣虎視眈眈單,這沒有一份規劃怎麼行,不是太多後顧之憂了嗎。”

    管家擡眸看了看他,“二少爺意思是,讓老爺立一份遺囑。”

    “誰的意思。”周逸辭忽然冷聲打斷他,他耐人尋味說,“立遺囑這樣的忠言逆耳,難道不是管家對父親的建議嗎。”

    管家這才徹底明白過來,周逸辭伸出手在管家肩膀上撣了撣,其實並不存在絲毫灰塵,他只是用這樣的動作表達信任和親近,“管家的建議父親都會聽從,但是要找對方式,不能太唐突。”

    他頓了頓又說,“大哥那邊有動靜嗎。”

    管家想了下,“在宅院內沒有,宅院外我不清楚。”

    “他當然不會讓你清楚,大哥這個人精明起來無底洞。除了我親自防備,誰也不行。”

    他把熄滅後的菸頭扔出窗外,看着它飄飄蕩蕩墜落在樓下草叢,隱沒得無聲無息。

    我拎着水壺小心翼翼從牆根離開,去打水的路上我一直在理思緒,周逸辭這邊已經搞定了一切爲沈碧成平冤的證據,齊良莠勢必會**脆扳倒不留餘地,但他仍舊遲遲不動手的緣故竟然是在等穆錫海的遺囑。

    對於這樣痛擊肺腑的真相穆錫很有可能急火攻心突然暴斃,他身體太虛太空,全都毀在了美色上,他一旦死亡龐大遺產沒有分割,想要瓜分的人實在太多,太太中除了我不會給他添麻煩,褚慧嫺與齊良莠都不是省油的燈,穆錫海活着**,她們不敢露出真面目,一旦死去,會撕得頭破血流,所有的恩怨如數爆發。

    而穆津霖也勢必以長子身份索取繼承最多,他和大太太將分割出去至少六成,穆津霖已經有了風月山莊,有他一批死忠的同僚黨羽和神秘莫測的身價,六成遺產爲他如虎添翼,將成爲周逸辭最大的勁敵,他們沒有任何爲敵的因素,但權勢地位足夠成爲彼此廝殺的根源。

    穆津霖的胸無大志只爲做給人看,他倘若真的沒有圖謀連演戲都該不屑一顧,所以潛伏最深的炸彈就是他,一旦爆炸翻江倒海不堪設想。

    我盯着不斷涌入壺嘴的水流,灼熱的白色霧氣侵略過我皮膚,我脣角溢出一絲笑,周逸辭真以爲我會對一筆龐大財產無動於衷嗎,我當然不會把一切賭注都壓在他這個不是丈夫的男人身上,現在我們之間的關係親密深入卻也十分微妙,如果他爲了八個月後掠奪走我的孩子,拋棄掉清楚他一切黑暗算計的我,我的下場不就浪跡天涯了嗎。

    制衡別人的最大、法寶,就是擁有能夠制衡的資本,降服一段不平等的愛情我必須讓弱勢的自己加持籌碼和周逸辭勢均力敵。

    我提着水壺回到病房,周逸辭和管家都在,氣氛有些僵滯,不知道誰說了什麼,我裝作一無所知把壺放在地上,大太太手上捻着佛珠,她語氣非常抗拒,“老爺身體還這麼健壯,立遺囑不是太早。”

    管家說,“大太太誤解了我的意思,我和您一樣都希望老爺長命百歲,可遺囑這樣的事,真要是出事也來不及再立。我只是盡我分內的職責,爲老爺提個醒,我們無法否認人上了年紀太多突發狀況,老爺身子骨硬朗,可也照樣毫無徵兆在鬼門關走了一遭,幸虧這次救治及時,否則誰也預料不到後果。老爺一輩子英明果斷,他也不希望自己身後事不能穩妥進行,鬧得滿城風雨。”

    “誰會鬧。”

    大太太蹙眉看着管家,“是老爺兩個兒子,還是我們三個太太,管家看多了豪門恩怨,就一竿子打死一船人嗎。穆家沒那麼多心機歹毒的人,變着法的覬覦垂涎老爺財產。都是在老爺這棵大樹下乘涼,這輩子感恩戴德,誰還能在老爺百年後鬧出幺蛾子讓他走不好嗎?”

    大太太是這屋子裡唯一最排斥立遺囑的人,因爲遺囑對她和穆津霖不利,明眼人都看得出穆錫海最偏疼周逸辭,雖然我的關係鬧得有些敏感和疏離,但血濃於水無可否認,穆錫海不立遺囑,作爲正妻和長子,理所應當繼承最大部分,不管怎樣爭搶周逸辭都佔不到便宜,他如果過分貪婪掠奪,反而會讓他喪失口碑,而穆津霖要不贏得遺產,要不贏得聲譽,他左右都沒虧吃,可一旦白紙黑字立遺囑,就憑穆錫海的心思了,他勢必會因爲對周逸辭的愧疚而多給予他一部分,大太太根本沒有爲自己兒子爭取轉圜的餘地。

    齊良莠哎哎了兩聲,她抱着手臂站在大太太旁邊對她這番話嗤之以鼻,“大太太用得着這麼偏激嗎,管家也沒詛咒老爺早死啊,這次病發兩個兒子都不在身邊,我們一羣女人手忙腳亂,老爺真有個三長

    兩短,身後那麼多瑣事,我們顧不過來,遺囑受法律保護,到時候咱們掰扯不清楚,律師會來走程序,誰都只能啞口無言。大太太安分寬厚與世無爭,可不代表所有人都這樣。到時候鬧出家族醜聞,老爺能安息瞑目嗎?”

    “你這還不是詛咒嗎?”大太太用力將佛珠拍在輪椅扶手上,她整個人都非常激動,“老爺待你不薄,這宅子裡來來走走那麼多女人,誰也沒蓋過你的風頭和寵愛,你怎麼能說出這樣沒良心的話,齊良莠,你簡直要無法無天了。”

    如果不是大太太下肢殘疾起身不方便,她現在的憤怒幾乎要衝起來扇打齊良莠,齊良莠也不甘示弱,她眯着眼睛直視大太太,深意極重說,“您怕什麼呢。現在有錢人生前立遺囑申請法律保護不是很正常的事嗎?怎麼到了大太太這裡就這麼不得饒恕,難道您擔心遺囑對您和津霖不利嗎?”

    大太太還要和齊良莠爭辯,穆錫海端坐在牀上看着鋪在自己身下的雪白牀單,他低低喊了聲慧嫺,大太太聽到他喊自己名字立刻閉嘴轉過身,穆錫海朝她伸出手,她將自己的指尖覆蓋在他掌心,他看了看她因爲憤怒焦急而漲紅的臉龐,“你今天怎麼這麼激動。”

    大太太在穆錫海搶救昏迷期間一直在哭,眼睛的紅腫現在還沒有消退下去,看上去非常憔悴,“我想讓老爺好好的,我不想聽任何詛咒老爺不好的話。”

    穆錫海看着大太太泛起薄霧的眼睛,他像是有些心疼,用力握了握她的手,“管家的建議我準備接受,我這輩子掙下這麼多財產,本來就是要分給妻妾和子女,我也不想忽然撒手人寰,留下一個爛攤子互相撕咬,慧嫺,良莠說的沒錯,立遺囑不是件壞事,可以杜絕許多麻煩。”

    大太太見穆錫海都這樣說,她明白自己已經來不及力挽狂瀾,立遺囑是勢在必行,但她最後還在爲穆津霖爭取時間,她規勸穆錫海等到出院再說,讓所有人都到場看得一清二楚。

    穆錫海有些累了,他答應下來後襬手讓所有人都出去,始終一言不發的周逸辭推着大太太的輪椅先出去,管家緊隨其後,齊良莠在最後面,他們到門口時我剛要邁步,穆錫海忽然說,“程歡留下。”

    我腳下一頓,所有人都從門口位置停下來,氣氛莫名變得無比僵硬和陰森,齊良莠的反應最強烈,她其實很想單獨留下對穆錫海吹吹風,爲自己謀求最大利益,儘管這個節骨眼上很敏感,但再不爭取也許徹底沒機會了,哪怕冒險她也不會選擇放棄唾手可得的東西。

    她喊了聲老爺,從門口小跑着返回,趴在牀邊握住穆錫海一隻手,“我留下和程歡一起伺候您,您和她說話,我給您捶捶腿,我不會吵鬧。”

    穆錫海睜開眼看了看她,語氣非常平靜冷淡,“你出去陪大太太,我這裡留程歡一個就夠了。想陪我以後還有時間,我死不了那麼快。”

    齊良莠深深吐出口氣,穆錫海沒有給她任何商量餘地,她不好賴着臉不走,反而將她的貪心暴露弄巧成拙,她只能重新走回去,沒好氣推搡着管家一起擠出門外。

    周逸辭推着輪椅也往外走,在反手關門時,他透過門縫看向我,眼底晦暗不明,看不出任何情緒和暗示,似乎只是單純的看一眼,安撫我不要怕。

    門縫越縮越小,我不敢當着穆錫海的面和周逸辭眉來眼去,便迅速收回目光。

    他端坐在牀上閉着眼睛,整個人都清瘦蒼白太多,其實這一刻他已經是一個被親生兒子和寵愛多年的妻妾共同算計在一個泥沼中的弱者,利用最後這點特權維持着生命和尊嚴。

    他用一生歲月在時世的庇佑下創建出一個豪門,養活了一個混亂而仇恨的家族,他確實活得十分風光和強勢,但惡人自有惡人磨,他也許至死都想不到,他的兩個兒子更勝過他千百倍的殘忍。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