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八十四章 畫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八十四章 畫骨字體大小: A+
     

    我從沒有想過周逸辭的人生這樣坎坷,我以爲他作爲幼子會非常受穆錫海的寵愛,原來他的骨頭從小就這麼倔。

    而他母親更固執,就像一顆石頭,至死不屈。

    我問沈碧成,“爲什麼他母親不帶着他去找之前的丈夫,何必自己一個人過,那樣不是很艱難。”

    沈碧成把手上的空碗放回食盒裡,“聽林姨說另娶了,等了她兩年就娶了同村的女人,娶了沒多久二太太就被趕出去,不過她也沒想過去找那男人,穆錫海的佔有慾很強烈,他非常計較自己吃過吐出去的殘渣被別人再二次享用,他寧可丟進垃圾桶也不允許它在其他人手中得到使用價值,所以二太太爲了保住丈夫纔會一個人顛沛流離。女人的愛情不都是很偉大嗎,相比較男人的自私,女人的愛更無私。”

    我盯着地上灑落的幾粒白米,“她做得很好,她不斷灌輸仇恨和獨立的思想給周逸辭,她爲了生存的辛勞和穆錫海欺男霸女的無恥在他心上深深紮根,他很透了不公的人生,也想與貧窮和欺壓反抗到底,纔會在自己擁有扳倒別人的能力時瘋狂撕殺,不論無辜還是活該。”

    我說完偏頭注視她,“周逸辭插手了這件事,不然我一個人救不了你,他在安排人調查莫雄和齊良莠,凡是與三年前鑑定報告有關的經手人,他都不會放過。如果不是他作爲後盾,你這份仇怨只能隨着時間永遠沉沒,眼看着齊良莠興風作浪逍遙法外而無能爲力。”

    “他爲什麼要插手,他想顛覆穆家還是吞噬財產,或者他是想弒父嗎。”

    沈碧成問完這句話她自己又十分謹慎的否決了,“他一定不會,他們是父子,而且穆錫海並沒有傷害過他,他的悲慘童年是他自己選擇的,他完全可以安穩富足。”

    我聽出她話裡的辯解與不安,我非常驚訝說,“難道你還擔心穆錫海的安危嗎。”

    她抿着嘴脣沒有說話,我很好笑的嗤了出來,“齊良莠縱然是兇手,可這個世界最讓人憎惡也最該死的是推波助瀾的幫兇,你不要忘記你抱着襁褓嬰兒跪在瓢潑大雨中所有人的冷眼旁觀,更不要忘記齊良莠挽着穆錫海居高臨下得意奸詐的面孔,他們欺壓毫無反抗能力的底層人,像土匪強盜一樣蠻橫掠奪金錢與美色,這些人都該死,一個也不能活。”

    沈碧成表情複雜注視着我,蠟燭滲出的一絲暗光中,我從她明亮的瞳孔內看到自己微微猙獰與歹毒的模樣,我從沒見到過那麼可怕而陌生的自己,那不是周逸辭眼中的貪婪和冷漠,而是爲了男人扭曲的心智。

    是許許多多深陷在愛情中無法自拔的女人最終都會走向的歧路。

    我怔了怔,深深吸入一口氣平復自己,沈碧成猶豫了很久說,“你幫助我平冤,除了想聯合我剷除隨時會威脅傷害你的齊良莠,更希望藉此給穆錫海重創,報復他強佔

    你的恨意與打碎你愛情美夢的殘忍,你其實很希望他死,他死了你纔有機會自由,纔有追隨那個男人的可能,對嗎。”

    沈碧成看着我驟然變僵硬的面容,我沒有回答她心裡也有數了,她笑着說,“其實我從來沒有經歷過真正的愛情,我也一直爲了討生活而輾轉,給穆錫海做三太太的時光,是我這輩子最好的日子,雖然它的結局很悲哀。”

    我盯着蠟燭頭上燃燒的一簇火苗,伸手將它握住,它已經悄無聲息的燃燒了一半,只還剩下最後一點點,彷彿隨時都會因爲燃盡而將這裡陷入永恆的黑暗。

    “如果三年的悲慘仍舊不能焚燬你心中的仁慈,你可以選擇拒絕,爲一個根本不值得的男人,銘記那點可笑的恩情。他的確給了你好生活,可你也給了他青春與美貌,他對你的寵愛是因爲你對他的誘惑,你在他眼裡並不是一個女人,而是一隻寵物,人會不喜歡自己的寵物嗎?”

    三年時間加劇了沈碧成對齊良莠的仇恨,卻也淡化了她對報復穆錫海的執念,她愧對自己無能保護兒子,也不得已認這份無福消受的薄命,她同我一樣都是掙扎在社會底層的女人,在世態涼薄中對一絲絲溫暖與疼愛很難釋懷,她和我不同是她仍舊無比善良,她會把所有錯歸咎在齊良莠身上,而極力爲穆錫海擇清,我也一直認爲我是仁慈的,會哭會心軟,會施與援手幫助悽慘的人,但其實我非常殘忍,也無比自私,我心底住着一個魔鬼,這個魔鬼被我在顛沛流離中壓制了二十年,它隨着我的得勢我的脫胎換骨以及對愛情的渴望緩慢復活了。

    它貪婪,自私,陰險,歹毒並且麻木。

    貪婪自私着情火與男人,陰險歹毒爲了擺脫貧窮和卑微不斷攀爬,麻木的仇視這個世界對曾經還是小姐的我那份骯髒與拋棄,冰冷和白眼。

    我反手將蠟燭狠狠撂在我和沈碧成中間,“你早夭的幼子其實從沒有在九泉之下瞑目,他是死於他親生父親的懷疑與漠視下,不然他現在已經會說會笑,會纏着你撒嬌喊媽媽。”

    沈碧成被我這番話刺激的回神,她立刻說,“我接受,但我只想讓齊良莠血債血償,我並沒有像你那麼恨穆錫海。”

    “你不恨他嗎,齊良莠再如何發瘋屠殺你們母子,沒有穆錫海的袖手旁觀沉默縱容,她敢嗎,會得逞嗎?”

    沈碧成一聲不吭,她散亂粘連的長髮糾纏成一團,髒兮兮的貼在頭頂,我將食盒鐵蓋拿起握在手中,藉着蠟燭反射出的光芒,扳住她的臉讓她自己看,“你曾經是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嗎。穆錫海三年間對你不聞不問,他在整個宅子立下規矩,誰也不允許提及你,在他心裡你是他這輩子最大的恥辱,那個孩子至今被他口口聲聲稱作野種,連一個墓碑都沒有,還是傭人可憐他小小魂魄沒有歸宿,偷偷安葬了他,他沒有給你託夢讓你替他報仇嗎

    ?他入你夢中問起你來,你怎樣和他解釋,說你下不去手,你還耿耿於懷穆錫海在你最悲慘的戲子生涯中對你那點溫柔和解救?”

    沈碧成劇烈顫抖起來,她眼前一幕幕掠過孩子被大雨澆得似滾燙又似冰涼的小小身軀,掠過穆錫海的冷漠和抗拒,掠過她無助的嚎哭,她三年的落魄。

    她忽然狠狠打翻我手中的食盒,鐵器砸在地面,發出刺耳的脆響,她捂住臉一字一頓擠出一句話,“我什麼都聽你的。”

    我從地下室出來摸後門走扶梯回到房間,我還沒來得及歇口氣,忽然管家從門外叫我,我嚇得屏住呼吸答應了聲,他問我方便開門嗎,我一邊拖延時間一邊迅速換了衣服,將碗碟從食盒內取出放在地上,把食盒隨手丟入牀底,我打開門管家手上拿着我遺落在走廊的托盤,他很奇怪問我,“三太太吃了嗎。”

    我說吃了,他看着手上托盤欲言又止,不知道在想什麼,爲了防止他猜測我立刻側過身體讓他進房間收拾,他非常識體垂下眼眸,“我不便踏入三太太房間,我稍後讓傭人來打掃,老爺剛回在書房,請三太太過去。”

    我說知道了,關鍵朝我點頭示意後轉身走下樓,我捂住胸口長長舒了口氣,我迅速跑回房間從牀鋪底下摸出食盒,直接丟到天台外,寂靜的深夜鴉雀無聲,鐵盒砸落在牆上發出巨響,我嚇了一跳,穆津霖的房間隨即亮了燈,我忽然覺得特別好笑,想着他一會兒穿睡袍探頭看是什麼東西的樣子就覺得特別逗。

    我將臥房和天台之間的那扇玻璃窗關合住,然後走出房間到書房見穆錫海,他正拿着一支毛筆站在書桌前彎腰寫什麼,濃郁清苦的茶香夾雜墨汁氣息在空氣內漂浮散開,昏暗的燈光下他看上去沒那麼蒼老。

    我喊了聲老爺,他隨口答音,手上動作沒有停頓,下筆十分流暢蒼勁,我面帶笑容走過去,依偎在他身邊看他寫字,他只寫了兩個字:畫骨。

    畫人難畫骨,知面不知心。

    我臉上笑容微微一滯,他寫完最後一橫將毛筆從宣紙上方移開,他笑着問我,“這兩個字是不是比之前更加長進。”

    “老爺寫字功夫越來越好,比書法家還要精進。”

    他把毛筆搭在筆架上,拿起方帕擦了擦指尖的墨色,“你很懂書法嗎。”

    不知是不是做賊心虛的緣故,我覺得他這話別有深意,周逸辭也擅長習文,他不怎麼寫毛筆字,但鋼筆字寫的格外漂亮,凡是字都歸類爲書法,所以我立刻聯想到他。

    我只沉默了兩三秒便在穆錫海懷疑之前拉着他的手撫在我腹部,他爲我這個動作一怔,目光也落在上面,我笑着說,“我什麼都不懂,只懂爲老爺生兒育女,我已經忍不住幻想九個月後抱着孩子站在您面前,您會有多驚喜,是不是所有不愉快都過去,您還是一如既往疼愛我。”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