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八十二章 陌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八十二章 陌生字體大小: A+
     

    周逸辭斬釘截鐵的一番話澆滅了白瑋傾爲白家求饒最後一絲希望,徹底幻滅掉。

    她抓住玻璃的手緩慢滑下去,枯瘦如柴的臉上浮現一抹深深的絕望,“爲什麼要顛覆白家,白家傷害過你嗎?”

    “沒有利用價值的東西,都沒有必要再留下。”

    周逸辭說完這句,白瑋傾打了個冷顫,不只是她,我同樣渾身一顫,只是她的顫抖落在他眼中,而我的他不曾看到。

    在周逸辭眼中,一旦喪失了利用價值,最終結局都逃不出被毀滅。

    那麼這一次是白家,下一次又將是誰。

    我手重重按壓在腹部,忽然覺得像沉沒入一片茫茫無際的海洋,四下都沒有供我沉浮的懸木,海浪拍撕咬吞噬着我,我只能不斷沉下嗆水窒息,連呼喊都不能。

    嵐姐說擁有一個男人的憐憫足夠女人安穩過完一生歲月,誰也不能過分妄想和奢求愛情幾十年,這樣的幸運不會砸在一個平庸的女人頭上。

    這世上千千萬萬的丈夫,他們大多在漫長的婚姻生活中磨合掉了青春的棱角,對妻子日益淡漠的感情最大的維繫就是那一份愧怍和憐憫,她爲自己生兒育女,爲自己操持內外,她該得到自己終生廝守的回報,從一而終並不是因爲將愛情延續了一輩子,而是因爲男人能夠銘記妻子恩情主動肅殺掉內心的慾望,去抵擋他同樣無比渴望和饞嘴的誘惑。

    但憐憫真的對每個男人都有用嗎,如果是這樣我們這羣女人怎麼會在社會中站穩腳跟,周逸辭對白瑋傾的憐憫,一樣不會放過她的家族,他面對此時狼狽如過街老鼠的她,還不是滿臉冷漠。

    女人必須依靠自己,才能牢牢抓住權勢金錢和所有。

    依附男人憐憫與不足面對狂風暴雨的家世而得到饋贈,又能延續多久呢。

    “還記得你讓律師送協議書給我那晚,我拿着厚厚一頁站在黃昏下,那些細碎的光將文字變得特別模糊,可一點不妨礙我心痛,你細數了我那麼多罪行,不能爲你生育子女,不曾爲你守身如玉,沒有幫你操持內外,更沒有盡到妻子本分,我的孃家都在這段婚姻內不斷壓榨你,試圖撈到更大好處,你不忍心拋掉病體孱弱的我隱忍七年,最終在我的背叛中爆發。白紙黑字一樁樁一件件讓我心如刀割,我知道我不夠好,天底下每個女人最終都要成爲一個男人的妻子,只有我從頭至尾都沒有爲你做過任何一件事,我像一個失去了理智的機器,拿着那份協議一遍遍翻找,你知道我在找什麼嗎?”

    她努力讓自己保持清明,使勁睜大眼睛看清面前的周逸辭,可最終她發現無濟於事,洶涌的淚霧根本不會聽到她的哀求,很快侵佔了她眼眶和瞳孔。

    “我在找記憶裡七年間完全不是這樣的周逸辭。不是這樣陌生這樣自私。”

    她這句話幾乎是嚎哭出來的,嚎得撕心裂肺,嚎得山崩地裂。

    她手從車窗內伸入進來,死死握住周逸辭肩膀,她只剩下一把皮骨的手根本抓不滿他寬闊的肩頭,她就那麼不甘放棄的扯住,像絕望中最後的光。

    “你會在我舊病復發咳得躺不下把我抱在懷裡餵我吃藥,你也會在我睡不着做惡夢哄我給我講一個美好的故事,你會抽空來看我,陪我吃一頓飯,帶我去曬太陽看風景,你擁有丈夫的體貼與溫和,包容與無私,我一直都這樣覺得。你不是沒有對我好過,爲什麼當我們到了一拍兩散的時候,你這樣不留情。我承認我錯,我也願意接受離婚,我沒有臉面繼續攀附哀留,可我不能面對以這樣殘忍的方式,做不成夫妻就要做永遠的仇人嗎?彼此留一點情面就那麼難嗎?”

    “七年間對你非常包容無私,就是你背叛出軌的資本嗎?”

    周逸辭反手握住白瑋傾的細腕,毫

    不費力將她扯下來丟出窗外,她毫無力氣的身體險些隨着這樣一股後衝的慣力跌倒在地上,幸好吳助理就站在後面,他上前一步支撐住她。

    周逸辭掏出方帕在被白瑋傾碰觸過的地方狠狠擦拭着,他聲音裡沒有任何溫度,“我給予出去的好,是要加倍收回的,可在你這裡我不但沒有收回,還讓自己變爲濱城一個笑柄,被別人在背後說我事業有成卻改變不了妻子那顆紅杏出牆的心。瑋傾,做人適可而止,不要貪婪過分,我是很貪婪,但我有滿足自己胃口的資本與手段,你一味乞討,想要撿走別人指縫的遺漏,只能招致厭惡。我願意退讓一步時,很多話都能夠絕口不提,但我決定結束時,商人的本性就是白紙黑字清清楚楚,你看時不堪入目,可你做時不很坦坦蕩蕩嗎?”

    白瑋傾笑了很久,她盯着自己蒼白掌心交錯的雜紋,“我覺得我掉入一個陷阱,逸辭。”

    他手覆住按鈕,將車窗一點點搖上去,在慢慢隔絕開白緯傾那張滿是淚痕的臉過程中,周逸辭說,“有些人因爲身份和職位,本身就生活在一個巨大的陰謀中,每天不是算計別人,就是被別人算計,我已經盡到丈夫職責將你圈護在一個安穩的城牆中,免受傷害污染整整七年,是你自己想要跳出來被潑髒。”

    “可真的是這樣嗎?難道不是我父親這兩年不能滿足你的貪慾你纔會…”

    車窗被完全關嚴,白瑋傾後半句話留下的痕跡只剩下不斷闔動的嘴脣,卻沒有半點聲音。

    周逸辭面無表情在這扇玻璃內,對外充耳不聞,而玻璃外的世界正在見證一個女人的崩塌,白瑋傾不斷拍打車窗嚎叫什麼,砰砰的巨響讓我整個人都有些控制不住的蜷縮。

    吳助理在她身後冷眼旁觀,直到白瑋傾不再掙扎,她蹲在地上抓住車門扶手,大口大口喘息着,吳助理轉身攔住一輛恰好路過減慢速度的出租,他將白瑋傾抱起來,塞進車後座,然後伏在窗框上對司機交待了幾句,他從口袋內掏出兩張百元鈔票,委託司機安全送到地點,那輛出租開走後,吳助理才拉開車門坐進來。

    我們又等了片刻,直到路口被徹底疏通,吳助理一路將車開得飛快,但也盡力保持平穩,到達莊院時我發現車庫內穆錫海開走的藍車仍舊不在,我鬆了口氣,整個人都如釋重負。

    緊趕慢趕總算趕回來了,不至於闖出大禍。

    不過周逸辭似乎受了波動,一路都沒有說話,白瑋傾淚眼汪汪的控訴不可能對他一絲衝擊都沒有,到底是多年夫妻,哪怕再充斥着利益陰謀和背叛,旁人也取代不了這份情意。

    白瑋傾是第一個敢指責他自私奸詐無情決絕的女人,周逸辭從混出來那天起,所有人對他都是阿諛奉承溜鬚拍馬,他雖然知道那些很虛僞,但他也習慣了這樣的生活,這大概是他太久沒聽到的控訴了。

    周逸辭坐在車裡沒下去,吳助理告訴我公司事務繁重,最近接二連三出事,恐怕要返回去加班,我看了眼閉目養神的周逸辭,小聲叮囑他注意休息,他端坐在那裡沒有任何反應。

    我知道他心情複雜,現在聽不進去勸,他只想一個人靜靜,我輕輕握了握他手,推開門下車,我繞到車頭告訴吳助理千萬開慢點,不要忘記催促周逸辭早睡,他朝我點頭道別,讓我放心,然後迅速調轉方向開出小區。

    我悄無聲息進入莊園,曹媽正坐在客廳等我,她見我回來第一時間衝到我面前檢查我是否安全完好,並且把手放在我腹部,小心翼翼試探什麼,我說一點事都沒有,她這才長長鬆了口氣,“三太太以後不要單獨出行,您每次都說很快回來,但一走就是多半天,幸好老爺和二太太也不在,否則怪罪下來我實在沒膽子擔待,您當可憐可憐我行嗎?”

    我挽着曹媽手臂

    一個勁兒朝她道歉,並且發誓以後再也不會,她這人嘴巴軟心眼也軟,說了幾句這件事也就揭過去。

    大太太做了康復按摩後很早睡下,齊良莠十一點多打來電話說老爺和馬政委臨時有了其他安排,正在前往洗浴中心的途中,會再晚點。

    管家掛斷電話留在客廳等,我和曹媽上樓休息,我等她回房間關門後,又偷偷溜下樓,我找到管家說餓了,他吩咐值夜的保姆給我熱了點飯菜和甜粥,我自己又拿了許多點心和肉,管家非常驚訝看着我端在手中的托盤上至少三四人量的吃食,“三太太要邀請誰一起吃宵夜嗎。”

    我笑着說,“邀請管家一起啊,你吃嗎?”

    他搖頭說不餓,我垂眸看了看自己肚子,“我最近飯量大,忽然就這麼能吃了。”

    管家對穆錫海非常忠誠,他也願意看到穆錫海老來得子的喜事,衝一衝這個家裡的烏煙瘴氣,也彌補沈碧成那件事對他的重創。管家笑着說只要三太太母子平安,不要說吃這些東西,就是龍肝鳳髓,也想辦法淘來。

    我藉口疲憊回房間躺着吃,將托盤端上二樓,我走得很慢,等我察覺管家目光不再追隨我時,我迅速閃身藏匿在牆壁角落處,麻利把食物全部放進一個大的食盒內,然後從天台扶梯進入庭院外那扇十分隱蔽的小門。

    吳助理告訴我周逸辭公司接二連三出事,競標失敗船廠事故以及內訌聲討和稅務稽查致使他口碑損失慘重,許多賬目也都在真真假假中切換得焦頭爛額,似乎所有問題都在一夜之間爆發,朝他鋪天蓋地襲來,壓得幾乎透不過氣。

    其實周逸辭經商非常謹慎,團隊也精明能幹,在挑選項目投資方面很有見地與手段,他自己出紕漏的可能性太小,除非是競爭對手聯合打壓使絆,想要將他拉下來,一虎難敵羣狼,纔會造成這樣的局面。

    不過那些人也真夠蠢的,想要扳倒周逸辭的人不計其數,這麼多年有誰真的做到,他涉足的黑白領域都有極高地位,船廠是他的保護遁甲,江北是他的帝國天下,兩方利劍保駕護航,想要扳倒難上加難。穆津霖和周逸辭的家族大戰一觸即發,連他都不敢直面進攻,一羣時勢製造出的假英雄也太不知天高地厚。

    周逸辭在困境中的所有怒火,走出來後免不了又是一場報復性的屠殺。

    他這個人狠毒起來,連他自己都不會放過。

    我舉着一根蠟燭沿石路走進地下室,我步伐很快,幾乎是分秒必爭,我必須趕在穆錫海齊良莠之前回房間,我猜測他回來一定會找我,我懷孕後他還沒和我好好說過話,即便什麼都沒法做藉着酒勁,今晚他勢必到我房間休息。

    我和沈碧成的一切接觸,都必須在暗中悄無聲息的進行,我唯一能求得掩護的人只有穆津霖,他是大太太兒子,大太太委託我對齊良莠進行絞殺,他絕不會泄露出去。只有不打草驚蛇才能避免齊良莠對沈碧成氣急敗壞而突然下手,我也可以暫時無憂。

    我現在無法什麼都依靠周逸辭,他不方便替我出頭,而且他有那麼多棘手的事要處理,我必須扛起保護我和孩子的巨任,他爲我鋪陳外面的路,沈碧成這個最重要的籌碼只能我來挖掘掌控。

    我進入最裡面一扇門後,驚訝發現沈碧成沒有像之前幾次髒兮兮的蜷縮在角落睡大覺,更沒有匍匐在屎尿堆積的地上爬動傻笑,她身上的衣服仍舊破爛髒舊,卻安安靜靜背對入口坐着,似乎在等待什麼。

    我腳下猛然頓住,她果然安靜得不像個瘋子,反而比健全人還正常,我由於驚愕提着食盒的手顫了顫,裡頭擁擠的瓷盤和瓶罐碰撞到一起,發出噼裡啪啦的聲響,她聽到動靜轉身朝我看過來,隱匿在髮絲中的眼睛目光清明,脣邊掛着一絲蒼白十分純淨的笑容。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
    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