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八十一章 哀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八十一章 哀求字體大小: A+
     

    吳助理下車沒有合上車門,車外一切聲音忽然涌入進來,無比凌亂嘈雜,他快步走到白瑋傾面前,略微彎腰低聲喊她,那一聲白小姐讓白瑋傾身子顫了顫,她緩慢擡起頭,一張淚痕斑斑的臉孔,蒼白得更勝過一張嶄新的紙,我看到後心不由自主揪了揪,那張毫無血色的面容,就像那晚失去呼吸的琪琪,她躺在黑色的屍袋中,安靜得一聲不響,沾滿血污的身體,掩藏了她純真又骯髒的靈魂,她是我眼中最純潔的姑娘,儘管她一副軀體早已碾過多少男人的痕跡,她不裝不狠,只是想活得好點。

    我不明白人的生命爲何這樣脆弱,命運又爲什麼從不給予人公平,所有的骨血和靈魂都脆弱得一觸即破。

    白瑋傾蹲坐在冰涼的地上,四面八方人來人往,她仰面看着吳助理,吳助理伸手將她攙扶起來,她屁股上沾着的一絲灰塵他不便下手去整理,只好提醒了她一句,白瑋傾呆滯着沒有動,當一個女人不再注重留意自己的外貌,當她開始變得麻木混沌,失魂落魄,她不是正在失去愛情的過程裡迷路,就是已經失去了愛情。

    愛情是女人最初和最後的信仰。

    “白小姐回家嗎,我安排車送您離開。”

    白瑋傾空洞的目光在吳助理臉上定格,她麻木不仁的臉上擠出一絲哭笑不得的細紋,“你叫我什麼。”

    吳助理以爲她沒聽清,他又重複了一遍,比剛纔更大聲,白瑋傾又像是哭又像是笑,她長長嘆了口氣,“世事無常。”

    吳助理這才明白過來她的深意,他不好戳破什麼,就站在那裡索性沉默。

    “杜太太已經迫不及待要把她侄女嫁給周逸辭了,是嗎。”

    吳助理如實回答,“是有這個意思,但目前周總沒有明確表態。”

    他說完又鑿補了一句,“如果周總再娶,不出意外是杜小姐。”

    白瑋傾笑了兩聲,“不是程歡嗎。”她說完自己先想起來什麼,故作恍然說,“這輩子都是不了了吧。看,什麼是天意弄人,我被天意算計得什麼都沒有了,但我不是唯一悲慘的人,這世上比我悲哀的還有千千萬萬,都逃不過的。”

    她說完大笑出來,吳助理冷漠注視她,等到她笑得差不多沒了力氣,他才非常平靜說,“我安排車送您回去。”

    他轉身要到路邊攔出租,白瑋傾餘光忽然瞥到停泊在這邊的轎車,她目光死死鎖定住,看了

    許久都沒有反應,她在吳助理等車期間,悄無聲息的朝着這邊走過來,她步伐非常沉重而緩慢,甚至帶着一絲不屬於這個年紀的蹣跚,她隨時都會被一陣風吹倒,輕飄飄的散落天涯魂飛魄散。

    她的纖細和孱弱讓我看得難受,她正在一天天消瘦下去,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變成一把彌留的骨頭。

    彌留。

    這是多麼殘忍又唯美的一個詞語,它象徵着遺憾,悲慘和解脫。

    每個人都有這樣的時刻,都在這個時刻裡做着最後的掙扎,可誰也抗爭不過死神,就像鬥不過自私的心魔。

    白瑋傾走了很久纔來到車旁,她和周逸辭透過半扇放下的玻璃對望,他面無表情,平靜的眼底似乎和她隔着千山萬水。

    白瑋傾也看到了坐在周逸辭旁邊的我,我隱匿在燈光照射不到的黑暗中,但仍舊無法躲避她犀利的目光,我不再覺得她比我高高在上,相反我同情她憐憫她,我寧可自己就是這樣一副必輸無疑的爛牌,依靠自己的本事讓它絕地反擊廝殺出圍城,贏得乾脆漂亮,而不是像白瑋傾那樣,輸得令人惋惜。

    她呆滯的眼神萬籟死寂,而我一隻手還覆蓋在周逸辭的手背上。

    這是一個女人最大的失意,和一個女人最大的得意,最深的撞擊。

    吳助理攔了一輛出租,那名司機詢問他去哪裡,他轉身要問白瑋傾,卻發現她早已不在原地,他四下搜尋最終發現了她身影,他對那名司機說了聲抱歉,轉身跑過來。

    白瑋傾的目光自始至終都沒有從周逸辭臉上移開,她脣角掛着一絲灰白的淺笑,笑還不如不笑。

    “爸爸告訴我,自作孽不可活。”

    周逸辭淡淡嗯了聲,“錯可以被寬恕,孽不可以。”

    白瑋傾繼續說,“所以現在的我很狼狽。”

    周逸辭眯着眼睛在她身體每一寸角落打量,“確實比我想象中要狼狽很多。”

    “這是拜我自己也拜我無法選擇的家庭所賜。”

    白瑋傾痛恨自己出生在白家,這樣高貴卻又不夠十分龐大的家族,不願和尋常百姓爲伍,只想謀求一個更強悍的背景做依託。白瑋傾愛白家給予的光環,又恨白家給予的束縛,她落入一場矛盾的漩渦裡越陷越深。

    周逸辭玩弄着袖綰處紋繡的一枚金色鈕釦,“你最痛恨的東西,是成就了你的籌碼。如果沒有這些,你現在

    連痛苦的資格都沒有。”

    白瑋傾滄桑笑出來,“是啊,倘若我只是一個平庸的百姓,哪裡有資格和你做七年夫妻,又怎麼可能得到世俗對我的饒恕。”

    她說完這句話臉上強顏出的歡笑忽然一收,她兩隻手扶住車窗,近乎哀求說,“求求你不要傷害白家。”

    白瑋傾眨眼的轉變嚇了我一跳,我以爲她只是來控訴周逸辭的狠心絕情,用她的悽慘博取同情,渴求得到一絲寬容,然而我沒想到她是來求饒的,白瑋傾被捉姦在牀面對周逸辭暴怒都沒有說一個錯字,最終她卻沒有逃脫過親情的壓迫,爲自己的家族爭求放過的承諾。

    “逸辭,我得到了報應,很大的報應,徹頭徹尾砸向我,狠狠的不給我絲毫翻身餘地。方棋和那個女人背叛了我,我失去了我一直盲目追逐的愛情,不惜爲了這份可笑的愛情丟掉我的婚姻我的丈夫我的安穩人生,是我自作自受,可我父親不該爲我的魯莽和愚蠢付出代價,他和我是分割開的,我求你有什麼不痛快朝我一個人來,放過我年邁奔波的爸爸,放過白家的生意,不要再咄咄逼人,行嗎?”

    周逸辭十分平靜看着她哀慼的臉孔,他無動於衷,看不出是拒絕還是答應。

    白瑋傾慌了神,她不斷重複求求你放過白家,給我父親一條生路,她說到最後嗓子沙啞劇烈咳嗽起來,她每一聲都撕心裂肺肝腸寸斷,我實在聽不下去,閉上眼睛緊緊握住周逸辭的手,他垂眸看了眼我青筋暴起的手背,“我沒有不放過他。”他頓了頓又說,“是他自己不放過自己,他不是對你講自作孽不可活嗎。”

    白瑋傾臉上才鬆懈的表情又僵滯到一起,她就這麼直勾勾盯着周逸辭,盯到她眼睛通紅,積蓄了滿滿的潮溼。

    “我滔天大錯,你就一對到底嗎?放人一條生路你又能損失什麼?”

    白瑋傾抓在玻璃上的手用力收緊,她指尖泛起濃烈的蒼白,“這個社會對女人太苛刻,你父親三妻四妾,你也不是隻有過一兩個女人,爲什麼要求女人爲你們守身如玉?一點錯都不被原諒,一定要趕盡殺絕嗎?”

    白瑋傾說到最後情緒無比激動,她用力搖晃車窗,車紋絲不動,她削瘦的身體卻像是要被甩出去一樣,周逸辭反手扣住她手腕,他闔動的薄脣丟出一句話,“我能做到最大限度,就是顛覆白家,保你一個,如果你還不滿足,就爲白家陪葬,我不會憐憫。”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