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八十章 憂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八十章 憂傷字體大小: A+
     

    鄒芳拿着卡片的手開始顫抖,臉色越來越慘白,她不斷闔動的嘴脣一個字都沒有吐出來,只是無比慌張注視周逸辭,後者面無表情說,“你可以選擇,是自己主動開口,還是我找人掰開你的嘴。”

    周逸辭不怒自威,他陰森的語氣讓鄒芳最後堅守的底線幾乎崩盤,她晃了晃身體,手上的卡片掉落在地上,我看清那是一張名片,上面是周逸辭的身份和職務。

    不是他的權勢嚇住了鄒芳,而是她清楚這個人自己惹不起,他是穆家的幼子,和這件穆家流出的事件關聯至深,他想要了解,她無法再隱瞞,她得活命。

    我看着她側面劇烈起伏的胸口,我加重這個籌碼說,“你知道穆宅新納入了三太太嗎。”

    鄒芳已經有些發懵,她滿是疑問說,“三太太不是沈碧成嗎。”

    “那是原來,她和男人苟合私通生下野種被囚禁地下室,三太太就不存在了,直到兩個月前才填補了這個空缺。”

    鄒芳沒有說話,她看向我的目光有些遲疑,我笑着撫了撫自己胸口,“就是我。”

    她整張臉的表情說不出的複雜,蹙眉一聲不響,等待我下文。

    “聰明人該知道站在哪一隊才能保證自己的權益,變幻莫測的局勢下,死忠一個人是最大的愚蠢。齊良莠大勢已去,她早就把老爺對她那點情分作得所剩無幾,等到我腹中孩子生下來,我輕而易舉就可以將她踢走,我還有分量十足的幫手,在真相和道義兩面夾擊下她囂張不了多久,你爲她守口如瓶,不過是看在那點銀子的面上,她給了你多少,我可以翻數倍。”

    鄒芳垂下眼眸,她背在身後的手死死捏成拳頭,我看得出她此時的掙扎和動搖,她很想逃掉,可又邁不開步伐,這世上沒有人可以面對巨大誘惑還紋絲不動,所謂的死忠都不過是忠誠於權勢和錢財,而不是人這個同類。

    我朝鄒芳緩慢走過去,她下意識僵硬住身體,朝我小聲說不要過來,我腳下仍舊沒停,將她逼入角落,她後背死死貼住玻璃門,我凝視她臉孔一字一頓說,“齊良莠空有美貌皮囊和勾引男人的手段,可她已經不再年輕,對於男人的吸引早就大打折扣。她會慢慢被我蠶食絞殺,也會在我和沈碧成的聯手下,爲她所有立下的罪孽付出代價。我給你最後一個機會,如果你不站在我這邊爲我效力,我不需要等到得勢那一天,現在隨時都可以玩兒死你這個平民百姓。”

    “沈碧成不是瘋了嗎?”

    鄒芳慌不擇路脫口而出這句話,她說完後立刻察覺到自己失言,下意識閉緊嘴巴,然而已經晚了,我冷笑說,“沈碧成被齊良莠和莫雄聯合算計,誣陷誹謗她不忠不賢,害她痛失幼子,這樣天大的冤情,你隱瞞不報還助紂爲虐,這對姦夫毒婦到底給了你什麼好處,讓你把從孃胎帶出來的良知和人性都拋掉。”

    我的大聲質問讓鄒

    芳臉色灰白,她踉蹌跌在門上,發出砰地一聲悶響,“什麼姦夫毒婦。”

    我盯着她眼睛說,“齊良莠纔是真正紅杏出牆的女人,她拿着穆宅給予她的一切私通男人大肆揮霍,揹着老爺和莫雄苟且,我知道的就已經長達三年,也許更久。”

    “你胡說!”

    鄒芳直起身體朝我大聲嘶吼,她雙眼猩紅,猶如塗了一層厚厚的血斑,整個人都亢奮起來,周逸辭發現不對勁衝過來將我一把撈進懷裡,避開了鄒芳瘋狂揮動的手臂和拳頭,我驚訝看着她忽然爆發的猙獰,有些瞠目結舌,在我戳破她幫兇身份時她都沒有這樣急躁,卻在我提到齊良莠和莫雄私通時氣憤得如同變了個人,我本能看了看抱住我的周逸辭,他也似乎意識到什麼。

    “莫雄絕不會和二太太苟合到一起,他這輩子最討厭有夫之婦!”

    鄒芳情緒激動爲莫雄辯解,極力否認他和二太太的私情,她滿臉不願相信,當成一個笑話對待,她似乎對莫雄非常維護,而不是忠誠於齊良莠,這份維護顯然已經超脫了交易關係,不像是用一筆金錢可以達到的效果,我故意激怒試探她的心思,“可我親耳聽到,他們差點在房間裡就做了!莫雄對齊良莠就是難以抗拒,男人面對美貌的女人,有幾個能夠自持?”

    “你血口噴人!”

    鄒芳幾乎要喊破喉嚨,她的淒厲吸引了其他護士路過,隔着很遠喊了她一聲,忽然多出的外人讓鄒芳迅速回過神來,她故作鎮定答應,那名護士有些奇怪,拿着一個病例夾朝這邊走過來,她站在中間打量了我和周逸辭一眼,問鄒芳沒事吧,鄒芳捋了捋自己散亂的短髮,擠出一絲笑容說沒有,那名護士叫她一起離開去查房,我剛想說不行,周逸辭扯住我手腕,他不動聲色看了我一眼,“也許我們懷疑錯了,這件事的幕後主謀另有其人,我們還沒有證據不要妄加猜測。”

    我蹙眉看他,周逸辭目光平淡如水,他的這份過於平淡讓我瞬間明白了什麼,我沉默不語,也沒有再阻攔鄒芳。那名陌生護士對我們非常謹慎,以爲是患者家屬來鬧事,她挽住鄒芳手臂迅速離開走廊,我盯着她們遠去直至消失的背影,“這個鄒芳和莫雄什麼關係,能不能調查到。”

    周逸辭說可以。

    我站在原地沒動,我十分憂愁回到穆宅要面對的日子,就好像在槍林彈雨之中行走,能夠平安活下來都非常困難,何況還想要毫髮無損。

    “我們今晚算不算打草驚蛇,鄒芳會通知莫雄或者自己悄無聲息的離開嗎。”

    周逸辭撿起掉在地上的名片,撕得粉碎,隨手丟進一側的垃圾桶裡,我看着那簌簌落落的雪片,他沒有回答我,但我知道周逸辭有辦法。

    我精神恍惚從醫院大樓內出來,心情有些沉重,這樣結果出乎我意料,本來以爲這些拿錢辦事的人很好收買,只不過把好處翻倍就可

    以動搖,沒想到橫生枝節,竟然還牽扯出一些看似錯綜複雜的內情,一旦男人和女人不存在單純的利益關係,想要攻破會非常棘手。

    濱城的初春季節白天很溫暖,但入夜寒風料峭,周逸辭將他身上的大衣脫下披在我身上,自己則穿着單薄的毛衣禦寒,我們走向不遠處空蕩的停車場,吳助理站在車旁正吸菸,他看到我們出來立刻丟掉手上菸頭,結果周逸辭遞上去的鑰匙,他拉開車門待我們坐進去後也跟上來,一邊系安全帶一邊詢問事情進展如何,我說不是很好。

    周逸辭讓他着手調查下莫雄與鄒芳的關係。

    吳助理十分驚訝,“鄒芳和莫雄?”

    我想了下說,“莫雄和齊良莠的關係維持了這麼多年,他也許和鄒芳只是親屬,你不要忽略這一點,全方面調查下。”

    吳助理說好,不過他整個人都很愕然,濱城地域這麼廣袤,可似乎人與人之間的圈子卻非常狹小,兜兜轉轉牽扯出的線密密麻麻。

    吳助理將車開向街道,南風港一條十字長街紅綠燈發生故障,東南西北四個路口的車通行混亂,行人和機動車也沒有任何章法,很快造成擁堵,我看了眼時間,已經快要九點,我有些着急說,“能不能繞行,曹媽給我的信息說穆錫海和齊良莠大概十點左右回來。”

    我自己單獨出行頂多被穆錫海訓斥不安全,但如果是周逸辭陪伴,很有可能將他才壓制下去的疑心再度掀翻,吳助理四下看了看,他指向一條漆黑狹窄的小路,“從那裡穿出去,經過一片窪地,可以走輔路到達莊園,只是路很顛簸,程小姐可以忍受嗎。”

    “我沒事。”

    “她不行。”

    我和周逸辭幾乎同時說話,各執一詞,吳助理也沒了主意,他握着方向盤一動不動。

    “不急一時片刻,那邊路不好走,會顛得很難受,你———”

    周逸辭說到一半聲音戛然而止,他透過車窗看向外面流光溢彩的街頭,目光直視一個點良久未動,我順着他視線也看過去,削瘦早已不成樣子的白瑋傾拿着手機站在一家櫥窗外,她蒼白的臉色頗爲猙獰激動,不斷大聲叫喊什麼,引得路過行人紛紛側目,她似乎和電話那邊的人吵起來,雙方鬧得不可開交,但很快她的氣勢銳減,她有些崩潰抓住自己頭髮,張着嘴巴哭喊出來,我期間很想落下車窗聽她到底在說什麼,但周逸辭非常凌厲掃了我握住車門的手一眼,我立刻頓住不動。

    白瑋傾將手機狠狠砸向路邊,墜落在一個井蓋上,四分五裂,她緩慢蹲下去,蜷縮着枯乾的身體,肩膀不斷顫動,似乎在哭泣。

    吳助理轉身示意周逸辭是否過去,他沒有任何拒絕的意思,吳助理心領神會,他推開門下車,快步朝白瑋傾走去。

    從我的角度看,她無助而蒼白的樣子,在五彩斑斕的夜色下顯得那麼憂傷心疼。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