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七十二章 周先生要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七十二章 周先生要嗎字體大小: A+
     

    車停泊在莊園大門外,熄了火。

    我盯着遠處被黛色羣山遮蓋住的半輪月亮,月亮裡頭有一個巨大的黑點,白璧無瑕是世間最難得,可又有多少東西真能做到毫無瑕疵。

    我手握住門把,車窗外靜謐的街道太過空蕩,空蕩得看不見人影,聽不見聲音。

    我對周逸辭說,“周先生願意要這個孩子嗎。”

    他沉默不語,接着身後傳來窸窸窣窣的動靜,他按下打火機,吧嗒一聲脆響,玻璃上倒映出一簇旺盛通紅的火苗,燃燒他半張俊逸的臉孔,他點燃菸捲後用手指夾住,探出窗外,“你想說什麼。”

    “我就想知道周先生想要他嗎。”

    “這是我的骨肉嗎。”

    我毫不猶豫說是,他反問我,“那爲什麼不要。”

    我死死捏住扶手,“可這樣的局勢,是我們要他就能保住的嗎。多少人虎視眈眈,而這些人中,有周先生無法割捨的親人,甚至是利益。”

    親人他並不在乎,周逸辭沒有人性,沒有血肉,更沒有感情。他是一具自私貪婪又邪惡暴力殭屍,在撕咬掠奪中磨礪出毫不手軟的態度,他太剛硬了,能夠動搖顛簸他的唯一東西,就是利益。

    他再次陷入沉默,這份沉默安靜得讓我發慌,讓我心悸。

    女人真的很奇怪,可以爲了所謂的愛情一輩子不要孩子,也會在真的有了骨肉時死活不肯拋棄掉,不顧一切的謀求一條生路,所有的膽量執拗與瘋狂密密麻麻從骨子裡滲出來,強悍到連自己的都驚訝。

    我是個無比自私的女人,這樣自私的我,纔會愛上那樣自私的周逸辭。

    “希望周先生永遠不要動搖,雖然距離生下他還有太多艱難險阻,可這世上沒有什麼事是周先生做不到的對嗎,我不求你保住我,只求周先生看在這是自己骨肉的份上,出手庇佑。”

    我回頭看他,他用力吸着煙,犀利的目光內靜如死水。

    我等了許久他也沒回答我,我伸手推開門下去,周逸辭扔掉那根菸跟在我身後也下車,曹媽正在院子裡擦鞦韆,單薄孤寂的身影顯得非常落寞,我低低喊了她一聲,她藉着路燈散發出的白光看到是我,立刻丟掉手上抹布朝我跑來,“三太太怎麼這麼久纔回來。”

    我將我住院調養的事告訴她,隱瞞了懷孕

    這一項,她問我是哪裡不舒服,我支支吾吾沒說清楚,她一門心思高興我回來,也沒留意什麼。

    周逸辭站在車旁對吳助理交待事務,他今晚似乎留宿,我先跟着曹媽進屋,客廳內瀰漫着一股子指甲油的味道,我最討厭這個,平時也很少塗抹,我進門第一時間看到坐在沙發上的齊良莠,她這個人總是特別乍眼,很難讓人忽略掉她的存在。

    她換了件嶄新的睡袍,穿得鬆鬆垮垮,露出大片香肩和脖頸,白皙皮膚和黑色睡袍在燈光的對比下顯得尤爲奪目誘人,難怪莫雄爲了她不惜喪盡天良顛倒黑白。

    她瞥了我一眼,特別誇張的哎呦了一聲,“三太太玩兒夠了啊,還認得回來的路,是家裡的金子味兒引你回來的嗎?”

    我理也沒理,現在不是逞口舌之快的時機,想要和齊良莠鬥,以後有的是時間,她也絕不會任由我平安生下這個孩子凌駕在她頭上。

    她對沈碧成有多狠,對我只能更狠,沈碧成是個十分忍讓受氣的女人,而我有脾氣和手段,幾次作對都讓齊良莠恨得牙根癢癢,對於我她早就欲除之而後快,她扳倒我或者我扳倒她都不是一時片刻能做到的事,我現在最首要一關是穆錫海那裡,務必要先迷惑住他,把這次最大的劫難渡過,纔有後續的一切。

    我站在門口一動不動,隔着空氣注視坐在沙發上的穆錫海,他手上端着一隻青色瓷杯,裡頭冒着一絲白霧,他默不作聲飲用,對這邊的一切置若罔聞,單從臉色上也看不出喜怒。

    齊良莠又換了一瓶橘色甲油,她擰開蓋子在一張紙上試塗了一下,看了看顏色,然後才往自己指甲上塗抹,她一邊耐心做着這件事一邊意味深長說,“老爺和大太太不喜歡我打牌賭博,可我玩兒得多邪乎,也沒有這麼久不回家,進門連句解釋都沒有,三太太是吃錯東西啞巴了,還是心裡有愧,不敢說謊騙老爺。”

    我看了看她手上拿着的小刷子,“我得罪過二太太嗎。”

    齊良莠挑着柳葉眉非常大言不慚說,“凡是背叛老爺讓老爺不高興的人,都得罪了我。”

    我哦了一聲,“二太太自己得罪自己的滋味,是不是很奇妙。”

    她臉上的笑容漸收,翻了個白眼繼續塗指甲,我盯着她卷滿波浪的頭頂,冷笑了一聲沒有說話。

    穆錫海喝光杯

    中的茶水後,將被子遞給一名傭人,傭人拿着空杯徑直去廚房,反手關上了門。

    我眼角餘光隔着敞開的玻璃看到周逸辭和吳助理剛剛說完話,吳助理彎腰坐進車中,周逸辭則獨身朝庭院內走來。

    我不動聲色握了握拳,想着該怎樣告訴穆錫海我懷孕的事,怎樣讓他認爲這個孩子是他的,而不會懷疑到別人頭上。

    不過所幸經過一天一夜的平復,穆錫海似乎沒昨天那麼生氣,他沉聲問我好些了嗎,我聽了後眼圈立刻泛紅,“老爺是不是不要我了。”

    齊良莠在旁邊塗抹着指甲,她一邊對甲蓋吹乾,一邊陰陽怪氣說,“老爺不要你了,你就會真的收拾東西走人嗎?沒用的話就別說,跟放屁一樣臭。”

    穆錫海斜目看了她一眼,示意齊良莠話太多了收斂些,他朝我伸出手,我立刻把自己指尖搭在他掌心,任由他握住我,往他的懷裡扯,我坐在他腿上,看着他滄桑的臉孔,不知道是不是懷孕的關係,我覺得特別噁心,特別想吐。

    他手在我烏黑的髮絲裡輕輕移動着,“年輕時候我就喜歡女人有一頭漂亮的長髮,比精緻的五官更吸引我,所以程歡,看到你第一眼,你符合我對於女人的全部要求,讓我渴望年輕,渴望重新活一次。也許我爲了這個原因忽略掉很多我們之間的失衡,但人生面對錯誤總有兩個選擇,一個及時制止,一個一錯再錯,你希望我怎麼選擇。”

    我說如果是我,我會選擇一錯再錯,因爲回頭未必另外一條路就是正確的,就是適合的。

    他哈哈大笑,“和我的選擇一樣,但我希望走到最後發現,它其實就是正確的,這樣纔是皆大歡喜的結局。”

    我艱難擠出一絲歡笑,我覺得沒有比此刻更好的時機了,我深深呼入一口氣,有些視死如歸的注視他,“老爺,我懷孕了,一個月,應該就是我生日那晚的事。”

    穆錫海臉上表情沒有任何變化,他同樣回望我,我們相視彼此許久,久到我心慌,他眼角和脣邊仍舊是深邃笑容,而齊良莠掌心的指甲油瓶此刻脫落在地上,砰地一聲炸開,碎裂成許多片,她臉色煞白,雙手無力頓在半空,指尖豔麗的顏色閃爍逼人,又有些滑稽可笑。

    沒有完全破碎的瓶蓋軲轆着滾到剛走進來的周逸辭腳下,他垂眸看了眼,身體停住。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