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七十一章 進入過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七十一章 進入過嗎字體大小: A+
     

    我回到病房時窗紗拉着,他還坐在沙發上熟睡,他睡姿非常好看,從來不會四仰八叉,他坐着也可以安靜睡一整晚,他是一個會讓對方情不自禁就審視約束自己的男人,看着他會認爲自己平庸至極,他的優秀太奪目,也太濃烈。

    我將瓷鍋放在桌上,繞到他身後把窗紗拉開,空蕩的樓下停泊着一輛銀色轎車,車窗搖下一半,裡頭一個男人正在吸菸,在他吞雲吐霧的同時,車熄滅了火。

    我正在仔細辨認那個男人是誰,因爲他給我的輪廓非常熟悉,就像…像昨晚爲我送大衣的男人。

    我這樣注視着,忽略了身後的動靜,周逸辭不知什麼時候醒過來,他伸手圈住我腰部,將我攬入懷中,和他滾燙的胸膛緊緊貼合住。

    突如其來的擁抱嚇了我一跳,我回頭嗔怪他了一句,他帶着一絲非常誘惑的起牀氣,嘴巴里是濃烈的煙味,他微笑將臉蹭進我頭髮裡,懶懶得磨來磨去,磨得我一顆心都軟了。

    “聞到香味了嗎?”

    他悶悶嗯了聲,“聞到了,奶香和髮香。”

    他手從我腰部上移,在我耳邊呵出的熱氣酥得我身體發麻,我整個人都緊繃住,他一字一頓說,“香氣誘人犯罪。”

    周逸辭最大的本事不是會算計會部署,而是開黃腔開得行雲流水,挑不出毛病。

    “這是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你體會得到嗎。”

    我踩他腳,咬牙切齒說,“我當然不能!”

    他嗯了聲,“沒關係,我會想辦法,我從來不吝嗇分享我的東西給你。”

    我被他氣得發笑,蹲下從他腋下逃出來,我站在他身後從玻璃看他那張慾求不滿的臉,“周先生紅顏知己一艘船都裝不下,大早晨的想要泄火,大可招呼杜小姐馬小姐侯小姐啊。”

    他一邊整理襯衣一邊轉過身來看我,“真心嗎。”

    我說是啊,不解決了確實有些難受。

    他眯着眼睛微笑,“這樣大度,還是愛吃醋的你嗎。”

    我蹦跳着撲入他懷裡,張嘴在他下巴上用力咬了一口,“你敢我就砸你兒子,砸得他睡不好,我還絕食,讓他沒得吃。”

    他驚訝挑眉,“這麼厲害。”

    我說就這麼厲害。

    他穩穩托住我臀部防止我踉蹌跌倒,眼神溫柔看着我小腹,他似乎要說什麼,最終想了想又沒開口,只是將我抱了一會兒,直到吳助理來叫他去公司安排事務,他纔在我額頭吻了一下,急匆匆的離開。

    他走後我才發現打回來的小米粥已經坨成一團,而且涼了,我用勺子戳了兩下,粘乎乎的也沒了胃口,我將鍋蓋扣上丟到牆角,收拾沒吃完的水果和補品,準備下午出院,我整理的時候忽然聽見身後的門響了一下,我以爲是護士來叮囑我吃藥,沒有太理會,直到在空氣裡我嗅到一絲男士香水的氣味

    ,這味道不屬於周逸辭,我立刻轉身去看,迎面撞上穆津霖似笑非笑的面孔。

    他眼睛裡是我驚慌的樣子,我鬆了口氣,“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家裡人都知道嗎。”

    “濱城有事瞞得了我嗎,這裡到處都是我的人。”

    我愣了愣,“你不是不喜歡爾虞我詐嗎。”

    “誰跟你說的。”

    他側眸看了我一眼,自顧自在病房裡行走參觀着,隨手摸一摸窗紗和被單,他有些感嘆說,“讓穆錫海知道他最疼愛的小兒子和最喜歡的三太太在醫院暗渡陳倉,不知道會不會一氣之下駕鶴西遊。”

    他說完笑出來,似乎覺得很有趣,我盯着他高大寬闊的後背,“我自己猜的,看你不像是周逸辭那樣什麼都想爭的人。”

    “人不可貌相,沒有老師教過你嗎?”

    他發現了被我丟棄在牆角的粥鍋,他走過去彎腰撿起來,放在桌上打開,用勺子舀了半碗,他喝了口,一邊舔脣角一邊說,“有些人喜歡把自己的野心表露在外,有些人喜歡深藏不露,前者往往都站在高處可隨時都會面臨被傾覆的危險,而後者都藏匿在很多平庸的角落,等待將高處人覆滅。我不喜歡站在高處是因爲不想提心吊膽,時刻緊張失去我的一切,可不代表我沒有站上去的資本,我想要得到,隨時都可以。”

    我笑了笑,“看來周逸辭輕敵了,你比外面那些人還危險。”

    我繼續收拾東西,穆津霖站在旁邊幫助我打下手,我也不知道怎麼這樣一幕那麼和諧,他是個很奇怪的人,他有非常強烈的氣場,濃重的城府,可他又不是那麼難以接觸,他性格非常溫和,他可以在悄無聲息中靠近對方,輕而易舉瓦解人的警惕和防備。

    我收拾好東西后他主動接過去,“我先送回家,晚上祝你好運。”

    他這話說得我眉頭一蹙,好像他知道了什麼內幕,我想問他家裡怎麼樣,心裡提前做個準備,穆宅的靜悄悄讓我特別發毛,我倒寧可來個人吵一通,這樣萬籟俱寂有些不對勁。

    可穆津霖沒有給我詢問的機會,他拿着包裹沉默離開了房間。

    我一個人在醫院待了一天,傍晚出去透氣時看見杜太太陪着杜小姐從車裡下來,到門診部打點滴,杜太太還是一身珠光寶氣,杜小姐挽着她一條手臂眉眼低垂,兩個人一路上竊竊私語,杜小姐臉色很不好看,似乎捱罵了,杜太太滿臉恨鐵不成鋼,不斷比劃着給她講什麼,我還隱約聽到她提及了三太太和周逸辭。

    她們從遠處慢慢走過來,杜小姐忽然非常委屈的說,“她不喜歡我,而且是很不喜歡,我主動倒貼也沒有任何用處。”

    “我的靖婉喲,你怎麼這麼傻,三太太懷孕,她肯定會恃寵而驕,任何人現在都討不到好臉色,你低聲下氣多貼幾次,人心都是肉做的,我不信她還討厭你,她喜歡什麼我給你買了去送她,天底下還有女人不喜歡珠寶紅妝嗎?”

    她們一個說一個聽都非常入迷,就連從我面前半米遠的地方走過都沒發

    現我存在,我站在花園的黃昏下目送她們進入大樓,說實話,杜小姐這樣毫無心機什麼都需要長輩出主意的女人,如果真跟了周逸辭,只能淪爲比白瑋傾還悲慘的下場。

    白瑋傾至少有主見有膽量,她不是任人擺佈的玩偶,而杜小姐的唯唯諾諾,是年輕一輩在龐大的豪門家族裡生存的大忌,只能做人的墊腳石。

    我在花園一直待到看見周逸辭的黑車駛入,我立刻從椅子上站起來跑過去,他推門下來一眼看到我,他讓我慢一點,可我根本不會聽,他無奈朝我伸出雙臂,我在幾乎就要衝進去時,忽然想到了這裡是人來人往的醫院,我立刻收住,搖搖晃晃的停下,他扶了我一把,我臉蛋被霞光照得紅撲撲的,在他漆黑的瞳孔內像一朵盛放的紅梅,“我們現在回去嗎。”

    他看了眼住院部,“東西收拾了嗎。”

    我扯了個慌說不要了,醫院裡吃的東西隔夜太晦氣,再買新的。

    他嗯了聲,又轉身重新坐進去,吳助理明顯比之前更加謹慎小心照顧我,他拉開車門後一手扶住我手臂,另一隻手護住我額頭,待我坐進車裡還柔聲詢問我是否感覺還好,我被他緊張的表情搞得有些不好意思,急忙說沒事。

    吳助理不敢把車開快,生怕有斜坡或者坑窪顛簸到我,他始終力保平穩和緩慢,達到幾乎與行走一樣的狀態。周逸辭在沉默一路後,快要停在莊園外時他終於打破這份安靜,他注視着窗外浮動掠過的熟悉街景,非常冷靜問我,“他碰過你嗎,即使一次,有過嗎。”

    原來早晨他欲言又止是這件事,我垂下眼眸想了很久,有些難開口,“有過。”

    他手肘撐住窗框,握拳抵在人中上,“更進一步呢。”

    我遲疑說,“基本上…就算沒有。”

    他偏頭看我,“基本是什麼意思。”

    我不敢隱瞞周逸辭,我知道他最討厭欺騙,他最不能忍受他曾給過機會但對方騙了他,他又從其他渠道得知事情的真相,他會毫不猶豫的廢掉那個人。

    “就是他醉酒那晚,他以爲我們有過,但之後又有一晚,還沒到那一步。”

    我有些不好意思說,最後兩個字聲音非常低沉和虛弱,周逸辭臉色不十分好看,可也不太難看,他重複說,“做成了一半,是這樣嗎。”

    我點了點頭,他嗯了聲,“他身體很健康,雖然上了年紀,可按說不會發生這樣情況。”

    穆錫海身體確實好,那晚也屬於一個例外,他中午被齊良莠纏着在書房椅子上有過一次,我當時跟着曹媽要進去送食物,在門口聽到了動靜,趕緊就走開了。

    穆錫海畢竟不是年輕壯小夥,難免有心無力。

    我甚至自私而陰險的想過,這事我至死也不要告訴周逸辭,否則他一定會把我拋棄得徹徹底底,毫無懸念。

    但現在我沒辦法隱瞞,我必須毫無保留告訴周逸辭,給他足夠的籌碼和因果來盤算綢繆,這個孩子來的真不是時候,很有可能爲我和他招致來一場大禍。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