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六十八章 心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六十八章 心疼字體大小: A+
     

    我在夢中幾次沉沉浮浮醒醒睡睡,倉庫裡一片漆黑,分不清是白天還是黑夜,走廊外寂靜得沒有半點聲響,我睜開眼睛就看到熄滅的蠟燭,上面燃燒着一團濃黑的煙霧,似乎把什麼點着了,但因爲空氣太過潮溼又覆滅掉。

    那塊被挪開的磚頭空處散發出一絲白光,一隻巨大的蜘蛛掛在層層疊疊交替縱橫的蜘蛛網上,我注視它良久,它始終紋絲不動,像是早就死了。

    我兩隻手撐住地面想站起來,身上披着的大衣隨着我起伏動作滑落下去,兩腿忽然像觸電一樣酥麻,我還沒來得及扶住牆壁站穩又跌倒回去,摔得四仰八叉,腦袋恰好跌倒在衣服上。

    我遲疑一愣,昨晚那個男人高大精壯的身影在我腦海深處浮現,我保持這個匍匐的姿勢回憶了很久,除了被抱在懷裡之外,其他的我幾乎在一覺之後都淡忘了。

    我渾身無力從地上爬起來,靠住牆壁撿起大衣,藉着那絲微弱的白光看了半響,過膝的長款黑色毛呢,似乎還是嶄新的沒怎麼穿過,摸上去溫暖厚實。胸口位置有兩枚碩大鈕釦,琥珀色玉石定製,非常通透無暇。

    穆錫海喜歡絲綢唐裝,喜歡墨色的裝飾物,顯然這不可能是他的,如果他還關心我冷不冷,他也不會捨得把我丟進來,周逸辭喜歡琥珀,穆津霖喜歡毛呢,到底是他們誰冒着風險給我送來取暖的,我一時片刻也拿不準。

    但不管是誰,這份雪中送炭的情誼,在這冷血無情的穆宅裡,我至死不忘。

    我將大衣疊好墊在屁股底下盤腿坐着,冷餓交加中門外忽然傳來一聲呼喚極輕的三太太,我起先以爲自己聽錯了,坐着沒動,後來那聲音緩慢靠近停泊在門縫處,又朝倉庫裡喊了嗓子,這一聲更嘹亮些,灌入我耳朵裡,我下意識答應了聲。

    我不顧腳麻一邊走一邊爬衝到門口,我問是曹媽嗎,她說是,她讓我等等,她在外面窸窸窣窣弄了好半天,似乎在想辦法開鎖,我等了很久她終於打開,提着一個小筐從外面進來,她小心翼翼堵住門,翻出熱湯和米粥遞給我。

    我兩隻手捧着溫熱的碗喝湯,眼睛裡又酸又溼,這二十年我幾乎嚐遍了最艱辛的世態炎涼和人情冷暖,我以爲對於人心險惡對於冷漠自私我比誰都瞭解,比誰都能適應。我見證了底層失足女的掙扎和死亡,見證了利益感情的破滅和殘忍,更見證了金錢的偉大,權勢的無所不能,道德的單薄和渺小。

    然而現實再次打了我響亮的一巴掌,這些竟還遠遠不夠,真正的恐怖是那些名義上的親人摯友和伴侶,所謂的懷疑廝殺與冷落。

    我喝光後遞給曹媽,主動握住她的手,我只是想表達感激,但她忽然叫了一聲,驚訝於我冰涼的皮膚和蒼白的脣色,她一邊攥住我手給我傳遞溫暖,一邊對我說,“想要出去恐怕要求兩個少爺

    救您脫離這裡。我早晨聽二太太給老爺穿衣服時說要多關您幾天,不喂吃喝,讓您長長記性,老爺捨不得趕您走,就聽了二太太的話。您到底怎麼招惹了她,爲什麼二太太非要對您斬盡殺絕,幾天不吃不喝在這裡凍也凍死了。”

    我剛要開口告訴她齊良莠和莫雄姦情私通的事,走廊上忽然傳來一陣十分嘈雜凌亂的腳步聲,似乎很多人齊齊朝這邊涌來,接着門被人從外面狠狠撞開,曹媽被門打開的慣力彈出去,我眼疾手快抓住她,也被她的衝力連帶着重重摔在地上,她一半身體砸在我胸口,我感覺到喉嚨涌出一口猩甜的血痰,吐不出來咽不下去,曹媽爬起來嚇得魂飛魄散,她抱住我不斷喊叫問我有沒有事,我捂着胸口說不出話,身穿睡袍的齊良莠從幾名保鏢傭人後面走上來,站在最前頭。

    她掃了一眼悽慘的倉庫,對我在這樣環境下睡了一晚特別解氣,她彎腰撿起門口砸碎的碗,在掌心掂了掂分量,脣角勾着冷笑說,“曹媽,你還真是忠僕護主啊,老爺的警告你沒聽到嗎?不允許任何人探視她,更不能喂她吃喝,誰給你的膽子送水送湯?你不想幹了大可以拍屁股滾蛋,沒人求你留下,要留在宅子裡做事就得給我擦亮眼睛,看明白到底誰纔是掌權人。”

    “二太太掌權也不能這麼爲非作歹,誰的性命都是命,三太太被囚了一晚上,這懲罰也足夠了!”

    曹媽氣急了,如果不是齊良莠帶人來這麼囂張,我們誰也不會摔倒,我更不可能受傷,齊良莠當然不能容許一個下人數落自己,她鼓着胸脯將跟來的小傭人抓住反手朝前一推,指着曹媽說,“扇她臉!敢指責我的過錯,讓她知道什麼是主僕。”

    小傭人是上次那個被我扇了一巴掌的那個,平常被齊良莠寵得不知天高地厚爲虎作倀,她這口氣一直憋着沒泄出來,她對我不敢怎樣,可曹媽是穆錫海分給我的傭人,打狗看主人,打曹媽就是打我,她接收到命令按捺不住立刻走過來,一隻手抓住曹媽領子,另外一隻手舉起劈下就要打,我呵斥了聲她置若罔聞,臉上都發了狠,情急之下我擡腿踹在她肚子上,我力氣大,也沒有收斂住,她當然扛不住,直接被我踹翻在地,捂着挨踢的部位疼得臉色發白。

    這樣劇烈的折騰翻滾出我卡在喉嚨中的一口血,順着脣角溢出一絲鮮紅,曹媽嚇得手足無措,她身體一軟跌倒在地上,對齊良莠大喊,“人在做天在看,老爺懲罰三太太沒讓二太太來教訓,她如果有個好歹,您也別想擇出去。”

    齊良莠沒來得及說什麼,她身後的保鏢幾乎沒有任何還擊打之力就被一道突如其來的黑影放倒,那道黑影從哪裡竄出來的都沒人發現。

    齊良莠聽到倒地的巨大動靜轉身去看,接着也被一腳踢開,她哀嚎一聲摔在保鏢身上,砰地巨響,睡袍敞開裡面春光乍泄,她

    驚慌中一邊裹緊束帶一邊藏匿在受傷的保鏢身後,那道身影停下,以一個非常冷酷的站姿貼住門框,他接連放倒三個五大三粗的漢子仍舊毫不費力,嘴上還叼着一支完整無缺正燃燒的菸捲。

    我看清楚是那個人是周逸辭後,身體內所有的執拗和力量都被頃刻間抽剝分離,我癱在地上,放棄了掙扎和自衛,就像一灘雪水,在陽光之下漸漸融化。

    他叼着煙,一臉兇相,看得齊良莠有些發怵,她從地上爬起來,被一名傭人扶住,她仗着膽子指向周逸辭,“你爲什麼來這裡。”

    她邊說邊耐人尋味的下套,“心疼了掛念了是不是?所以不惜千夫所指,不惜漏掉精心遮掩的私情,也要來看看。”

    周逸辭不承認不否定,他甚至懶得解釋一句,只是一臉邪笑吐掉牙齒間咬住的菸捲,“我不來怎麼看得到二太太猶如魔鬼一樣猙獰醜陋的真面目,你是想神不知鬼不覺做掉三太太嗎,然後推脫在她不守婦德難堪自殺上,父親被你巧舌如簧矇騙得不辨是非,沈碧成的戰敗讓你嚐到了甜頭,你越來越不知收斂,想要複製第二次,對嗎?”

    “你血口噴人!”齊良莠怒了,也慌了,她看着倒在地上還沒有從疼痛中緩過來的小傭人,她像是發現了一根能夠扳倒我的稻草,她衝過去將傭人扶起來,“周逸辭,程歡不知悔改,打我傭人,老爺讓她在這裡反省,不是讓她擺三太太的譜!我本意來勸說她坦誠認錯,我會幫她在老爺面前說好話求情,放她早點出去,最起碼給她飯吃,你不要把外面經商那套陰謀詭計算在我頭上,把誰都看成壞人!”

    原本週逸辭還沒看到我被頭髮遮擋住的脣角一絲血,但那個傭人就倒在我腳下,他看向齊良莠的餘光瞥見了我的狼狽,他臉色微微一變,朝我的方向衝過來,他伸手捏住我的臉看了一眼,眸底掀起駭浪,他罵了句我沒有聽清的話,隨即蹲下將我攔腰抱住,轉身就往門外衝,齊良莠一把推開攙扶她的傭人朝前逼近了兩步,她睜大眼睛喊,“周逸辭,你認了是不是?你和程歡揹着老爺私通就是事實,不然她死在這裡和你有什麼關係,你看你現在的臉色,這是面對一個毫無感情的女人會有的臉色嗎?你只要抱着她走出這扇門,你至死都說不清。”

    周逸辭腳下停滯住,走廊外從狹窄的天窗裡斜射進入一縷陽光,光線昏昏沉沉,但並不妨礙我看清周逸辭臉上細微的擔憂和緊張。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他爲我變臉,他總是冷靜得像戴着一副面具,不動聲色,不着痕跡,讓人猜不透他到底想什麼。我摟住他脖子的手鬆了鬆,從他胸前墜落下來,我也意識到這樣離開並不是一個明智選擇,我朝他搖了搖頭,想告訴他我沒事。他注視我蒼白的臉色和脣角血漬看了片刻,最終還是沒有放下我,抱着我毫不猶豫衝出了倉庫。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