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五十八章 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五十八章 他字體大小: A+
     

    我洗了澡從浴室出來,手上拿毛巾擦頭髮,我凝視地面的餘光忽然發現牀頭點了燈,穆錫海正穿着睡袍躺在牀上,捧了本書看,他躺的姿勢十分自然悠閒,這副意料之外的景象讓我所有動作戛然而止。

    我手上的毛巾從指尖脫落,有點不明所以,那晚我陪穆錫海住的,齊良莠差點瘋了,她最害怕我搶奪她的寵愛,她比我年長二十歲,和我一樣都是妾,等到穆錫海死那天,我還有很多機會改嫁,可她不行,一個年邁的老太婆能有怎樣的好歸宿,她只能想法設法套牢穆錫海,杜絕任何女人取代她,我掃了一眼門口,種種跡象表明,穆津霖那句警告讓齊良莠慌了,她甚至沒有心思陪穆錫海睡覺,也根本無暇應付我。

    穆錫海藉着燈光安靜翻看了兩頁,他捧着的是一本歷史書,我看到封皮是故宮的圖案,在他看書過程中我沒有發出絲毫聲響,我在想該怎麼把這晚對付過去,晚上的風波已經引發了穆錫海多疑,周逸辭顯然不會救我於水深火熱,今晚只能靠我自己脫身。

    穆錫海看了一會兒眼睛有些花,他擡手揉了揉眼睛,“你愣在那裡幹什麼。”

    我聽到他叫我立刻回過神來,走到牀邊站住看着他問,“老爺什麼時候來的。”

    “你洗澡時。”

    他將被子掀開,指了指他旁邊,“上來。”

    我盯着那塊空處,腦海忽然浮現出那天早晨他抱住我親吻的樣子,我有些噁心,僵在那裡很久都沒有動,穆錫海揉着太陽穴,我掃了一眼牆壁上的掛鐘,已經過快凌晨一點,穆錫海很注重養生,不管多重要的事也要睡子午覺,我估摸着再拖延一會兒他也就沒精力有其它想法,我非常主動跪在牀上將他手挪開,把自己的手覆上去,“我來給老爺按。”

    他半倚在牀頭,被子蓋到胸口,非常舒適的享受着,我問他力度可以嗎,他說保持,我這樣按了大概十幾分鍾,他忽然毫無情緒隨口問我,“你今晚在風月山莊會見朋友,是什麼時候的朋友。”

    我想了一下說,“是到濱城之後打工認識的朋友,都沒有背景,很清白普通的女孩。”

    “給逸辭做秘書之前,你還做過什麼。”

    穆錫海從沒問我這些,他今天是醍醐灌頂,被齊良莠的話驚醒了,發覺自己對我的瞭解太少,只因爲喜歡我的容貌就將我納了進來,其他的毫無所知,他不問我不講,周逸辭那裡也問不出什麼,他有些含糊了。

    我說,“從老家來什麼依靠都沒有,四處打零工,混飯吃。”

    我換了個姿勢,從正面爲他按摩眉心,我看着他粗糙衰老的皮膚在我指尖摩挲下變成非常深重曲折的褶皺,我忍住要吐的衝動,將目光別開。

    他似乎很舒服,低低哼了聲,“逸辭不是很注重那些硬性東西,你沒有學歷和背景,能夠得到秘書的職位,一定有你很出衆的地方。”

    我說,“逸辭和津霖在商場官場混久了,比較反感那些左右逢源內藏奸詐抖機靈的人,而我不懂人情世故,不懂圓滑心機,他可能覺得我會很忠誠,不容易被商業對手收買。其實如果沒有這份大福氣嫁給老爺,秘書對我而言,已經算一步登天了。”

    穆錫海聽我說完沉默半響,“你跟着逸辭時,聽過他公司裡的風言風語嗎。”

    我指尖動作一僵,這個微弱的變化被穆錫海察覺到,他一直閉着的眼睛倏然睜開,盯着他自己安放在被子上交握的雙手,“知道什麼說出來。”

    我胸口怦怦直跳,心臟的彈動聲在寂靜房間裡幾乎都能聽到,我終於明白爲什麼穆錫海會出現在我房中,他不是要來回味那晚錯過的激情,他想要套我的話。

    穆津霖和周逸辭有多精多滑他太清楚,不僅什麼都挖不出來還會被他們反套路。齊良莠到處打牌什麼人都接觸,各路小道消息

    她很靈通,不過嘴巴沒譜,有點八婆,她的話不能全信,可也不能不信,而他認爲我涉世未深,從我突破再好不過。

    我腦子猛然間大片空白,上下兩層牙齒不受控制磕絆在一起,險些咬破了舌尖,我想了很久都不知道該怎麼搪塞他,我隨口小聲說,“白瑋傾醜聞曝出來之前逸辭和她關係很好,逸辭事業心重,不怎麼喜歡風花雪月,城府又很深,情緒不外露,我也看不出什麼。”

    我聽出我聲音裡的顫抖,可我沒辦法壓制住,我當時心裡就知道完了,穆錫海那老狐狸不可能察覺不到,他將目光從他手上移到我臉上,沒有任何表情說,“你很緊張。”

    我兩隻手從他額頭縮回來,按在被子上擦了擦汗水,騎虎難下的關頭我只能臨時把穆津霖拉來救場,除了利用他轉移視線,我已經找不到任何藉口將穆錫海的猜忌從周逸辭身上挪開。

    我佯裝平靜扯出一絲笑容,“老爺這話說的,我有什麼好緊張。我對津霖瞭解比對逸辭多,津霖外向些,很喜歡說笑,也寬厚溫和,逸辭冷漠,我在他身邊工作不到兩個月就到您身邊伺候了,如果這麼短時間我能瞭解那麼多,那我都會懷疑自己是不是被人派去的臥底,故意打探他的生活。”

    穆錫海在我話音落下時忽然笑了出來,他這聲笑讓我渾身發毛,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我謹慎看着他,他將我抱在懷裡,在我發頂吻了吻,“好了,並沒有什麼,我只是隨口問問。”

    他說完躺下,將被子蓋到胸口,反手關掉了他那邊的牀燈,我跟着他一起躺下,我總覺得他還在懷疑和試探,所以不敢放任自己輕鬆下來,距離他太遠有些生疏,距離太近我又怕撩起他的心思,我只能保持在一個比較適中的距離,我握住他交疊在腦後的手,“老爺是不是信了二太太的指控,覺得我對您不忠誠。”

    他沒有說話,眼皮眨也不眨,我繼續說,“二太太不是我,她只是她自己,她能保證的也只有她齊良莠而已。我是程歡,我的生活我的抉擇是由我來掌控,人都想走得平坦,在老爺身邊得到您的喜歡和寵愛,是我最正確的路,我不會走錯走偏。”

    他這才睜開眼睛看向我,他盯着我的臉凝視了很久,嗓音帶着些沙啞說,“沈碧成是這個家裡最大的禁忌,我曾經也很寵愛她,甚至一度想要扶持她取代津霖的母親,做大太太。即便我這樣一往情深,她還是聯合野男人背叛了我,她生下那個孽種,也是爲了圖謀我的家財。”

    他說完嘆了口氣,他將手從腦後抽出,反握住我,“程歡,你可以嗜賭,可以不賢,可以任性,但絕不要走沈碧成的老路,我所有的縱容都以對我的忠誠爲底線,如果你背叛我,你和那個男人我都不會放過,不管他是誰。”

    穆錫海的話讓我頭皮發麻皮膚髮寒,瞬間浮起一層冷汗,我說不出心底的動盪與震撼,穆錫海像是在給我提醒,給我一個悔改的機會,我現在完全拿不準他到底是還糊塗着,還是已經清醒了,只是不想再失去一個太太,失去得來不易的幼子。

    我深深吸了口氣,對他說不會的。

    他這才露出一絲笑容,將我擁入他懷中,抱着我閉上眼睛,“早點休息。”

    這一夜我睡得特別不穩,翻來覆去,我實在不習慣旁邊躺着除周逸辭之外的男人,而且這男人還是他爸。

    這感覺怎麼說呢,怪異到我覺得特別噁心。

    第二天早晨我伺候穆錫海穿衣洗漱,曹媽照例端着那兩杯茶進屋,其實也不用喝,不過穆錫海什麼都沒說,他端過來一飲而盡,我也學着他都喝光了。

    他用過早餐後在齊良莠陪同下到花園散步,我帶着管家和曹媽去市場安排這一週的採買,他們負責記錄價錢和攤位,我負責洽談供應斤數與送貨時間,我他媽就服了,這種苦逼差事齊良莠搶個鬼啊

    ,我從接管這活兒後一分錢沒撈到,腿都跑細了,還天天被她冷嘲熱諷缺斤短兩食材不鮮,完全受累不討好。

    我一肚子怨氣從市場回來,管家和曹媽提着食物沒我走得快,到門口時我怒氣衝衝擡腿踢門,砰地一下巨響,剛好一個保姆從玄關經過去餐廳,被這一聲嚇了一跳,僵着身子臉都白了。

    我對她視若無睹,從她旁邊走過要上樓,她在我身後叫住我,“三太太。”

    我停下回頭看她,“有事嗎。”

    “您嚐嚐這鴨子。”

    我蹙眉看她手上端着的托盤,裡頭放着一隻金黃色酥皮的肥鴨子,用紙包裹住,裸露出鴨上身位,還冒着一絲熱氣。

    我問她是老爺買的嗎,她說不是,是大少爺早晨出去買回來的。

    這下我驚住了,穆津霖是素食主義,他倒是經常會吃點魚蝦,不過牛羊豬雞這些葷腥一概不沾,他有比較嚴重的心理潔癖,受不了帶着白色油狀的脂肪類東西,所以他會買來一隻鴨子,我覺得很不可思議。

    保姆在我愣怔中舉了舉那個盤子,“大少爺吩咐把醉酒鴨切片灑蔥絲兒送給三太太吃。”

    原來是醉酒鴨。

    我腦子裡轟然一炸,漫天白光。

    我上個月第一次到穆家,穆錫海坐在沙發上問我喜歡吃什麼,我當時很牴觸他,強顏歡笑提了句愛吃醉酒鴨,我的確愛吃,可我沒想到穆津霖竟然不動聲色記住了我隨口一句話,連穆錫海都沒專程爲我買過。

    我盯着保姆手上十分誘人鮮黃的脆皮鴨子,忍不住走過去將包裹的黃紙鋪開,低下頭嗅了嗅味道,果然是最正宗的那家十里樓燒製,酒香從肉裡頭散開,撕下一條兒酥酥脆糯,從鴨子到陳酒,都是上好的東西。

    我嚥了口唾沫,很久沒吃過了,從琪琪死後我就沒再嘗過,周逸辭不吃雞鴨,別的東西他都吃,他不吃的我從來不碰,他愛吃的即便我討厭也會逼着自己嘗試。

    我忽然間發現自己似乎丟失掉很多熟悉的東西,我不斷強求自己把他的喜怒哀樂當作信仰,卻迷失了我原本的喜好。

    我從保姆手裡接過盤子,忍不住有點想哭,不知道是不是因爲經歷太多,哪怕一點小事都能被感動到。

    其實穆津霖這人沒他看上去那麼欠,他很沉穩心細,就是做事說話有點隨心所欲,也經常惡意給我挖坑,嘴巴毒得像淬了敵敵畏,但不能否認他是個好男人,心地沒壞到極致,至少沒威脅他利益的人不至於下狠手,和周逸辭的趕盡殺絕面冷心冷完全不同。

    我吃了那隻鴨子,撐得都站不起來了,保姆在我旁邊看到目瞪口呆,她詢問我是不是早餐不合口味,需不需要明天單獨爲我做一份,我擦了擦嘴巴說一切照舊。

    我從餐廳上樓,經過穆津霖房門外,忽然聽到裡頭傳來一陣很怪異的聲音,除了粗重的喘息外,還有一絲低低的沙啞的嗚咽,像是…在做那種事情發出的聲音。

    我腳下不由自主停頓,身體像被釘住了一樣,我距離那扇門只有不到五十釐米,門敞開了一條極其狹窄的縫隙,透過那條縫隙我看到穆津霖修長的雙腿裸露着,他正側對門口站立,腿部線條繃得筆直,時不時伴隨一陣劇烈的抽搐,他正面對着的應該是牀鋪,我腦海裡閃過一個男女重疊的姿勢,恰好就是這樣的。

    我捂住嘴巴愣住,穆津霖不是獨身嗎,他房裡女人什麼時候進來的。

    我也不知道齊良莠和穆錫海回來沒有,我擔心被她看到藉此小題大做,穆錫海雖然自己風流,但他對兩個兒子的私生活卻干涉頗多,要求他們清白規矩,我畢竟還白吃了穆津霖一隻鴨子,吃人嘴短,我好歹幫他一把就當還禮了。

    我故意對準門咳嗽了一聲,穆津霖抽搐的姿勢立刻止住,他隨即看向門口,“誰在。”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
    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