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五十七章 吻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五十七章 吻痕字體大小: A+
     

    齊良莠抱着雙臂,她身上的絲綢睡袍在白光下泛起一層誘人的酒紅色,那層紅色比她的容貌還要張揚妖媚,就像染上的一層血,“話不是你說沒有就沒有。”

    我不甘示弱回嗆她,“也不是你說有就有。”

    在我們僵持中,自始至終都置身事外的大太太捻佛珠的手倏然一頓,她睜開眼看了看咄咄逼人的齊良莠,“程歡才進門不足一個月,家規這些東西,她已經做得很好,我記得二太太嫁進來一兩年還經常打牌晚歸,你自己也沒有以身作則,何必毫不留情的指責初犯的程歡。”

    大太太的話非常有分量,將囂張的齊良莠砸得有些發懵,她自己每個月至少出去打兩晚牌,回來都在十一點之後,雖然她是專車接送,穆錫海隨時可以掌控她的行蹤,但她也不是全然沒有污點和把柄的人,而且她幾乎不會贏錢,曹媽說過齊良莠最出格曾一晚上輸了三十多萬,要不是司機催促她回來,她指不定還要輸多少,她對待賭博方面確實很敗家,毫無賢惠可言。

    大太太將佛珠纏繞在手腕上,她推着輪椅朝前挪動了兩步,穆津霖見狀放下手上的水杯從陽臺出來,站在她身後推,在距離我們幾米外的地方停下。

    “你不要動不動就指責別人不忠不潔,作爲女人這樣的指控是一種極大的侮辱,你過了嘴癮,對她的傷害有多大你清楚嗎,在這些傭人面前,她的顏面怎麼安置。你排在她前面,要拿出你該有的容人之量,不要小肚雞腸尖酸刻薄。程歡年輕聰明,她清楚她從沒有背景爬到今天多不容易,她不會愚蠢到親手送掉自己的福氣,錫海對她這麼好,她絕不會無知到那個地步。”

    大太太難得替一個人發聲斥責她,又當着穆錫海的面,齊良莠想反駁也不敢,她臉色難堪,小聲啜喏了句,“大太太就這麼肯定,她不會受人誘惑腦子犯糊塗嗎?”

    “大太太肯定不了別人,管好自己就夠了。”周逸辭忽然在我旁邊出聲,他一邊解開襯衣鈕釦一邊淡淡說,“二太太有時間把眼睛盯在別人身上,不如完善自己,怎樣在家裡守本分,不要在別人議論時,說父親身邊有個賭鬼。”

    齊良莠冷哼了一聲,她指了指穆津霖和周逸辭,轉身對穆錫海說,“老爺,您兩個寶貝兒子平時看誰都不順眼,一句話不中聽就要翻天,能讓他們同仇敵愾集體護着的也就只有您新納的三太太了,她可真有本事。”

    這話聽上去太刺耳了,故意引誘穆錫海往歪處想,她想一竿子打死一船人,我上前一步揚起下巴看着她,“男人對女人大多憐香惜玉,也不會處處吝嗇,津霖和逸辭都是有教養的人,沒那個閒工夫針鋒相對二太太。你但凡做的能讓人容忍,他們也不至於對你同仇敵愾,你自己都知道,還明知故犯。”

    齊良莠掐着腰反問我,“我哪裡做的不讓人容忍了,不就是我賭博那點事嗎?你們還能不能說出別的來?我花的是老爺的錢,又不是你們的,津霖和逸辭沒有錢嗎?天天盯着老爺這點家產幹什麼

    ,不夠你們擔心的。”

    齊良莠說完翻了個白眼轉身坐回去,她腦袋枕在穆錫海肩膀上,怨聲載道說,“年輕漂亮就是好啊,男人都不捨得欺負,我還沒人老珠黃呢,瞧您兩個兒子這不容我勁兒,大太太在我之上我不敢有異議,可我好歹也算津霖和逸辭的繼母,他們待人也太三六九等了。老爺您以後可要好好疼我,不然我就沒活路了,又沒有手段降服男人,我要有三太太老少通吃的本事,我也不愁。”

    “你胡說八道什麼。”

    大太太蹙眉打斷她,“你天天興風作浪,把家裡攪得雞犬不寧,編排了沈碧成和外人,現在又來誹謗我兒子。”

    齊良莠欠身掃了一眼站在大太太身後笑而不語的穆津霖,“我那是編排嗎?她沒做我也不能信口胡謅。誰心裡想的什麼誰自己清楚,以爲別人都傻子看不出來,津霖都快四十歲了還沒有娶妻,三太太又年輕貌美,就算我不說,外人怎麼議論,準是聽不見嗎?”

    “議論。”穆錫海挑出這兩個字重複唸叨了一遍,“議論什麼,誰在議論。”

    齊良莠也不知道是胡謅還是真聽見了風聲,她攬住穆錫海一條手臂,說的煞有其事,“濱城誰不知道您的長子冷漠寡言,您的次子高深莫測,穆家大大小小的事,他們從不過問,也懶得露面,可三太太生日宴沒一個落下的。風月山莊有個習俗,不接紅白喜事,不接各種晚宴,只接受稀鬆平常的用餐玩樂,從有這個山莊到現在過去十幾年從沒有破例過,濱城市長想給自己女兒辦婚宴,求了津霖不知多久,他就是不買這個面子,險些得罪了仕途官員。而逸辭更了不得,人盡皆知他和您的關係才緩和,您的事他恐怕都不積極,何況一個才入門的三太太,外面早就風言風語傳得鋪天蓋地。”

    齊良莠說完看向周逸辭和穆津霖,目光裡意味深長,“流言蜚語憑藉他們的人脈不可能聽不見,可一個字兒沒提,是不是心虛?”

    我心裡狠狠一揪,我都能感覺到自己臉色變得慘白,就好像一隻蠶繭在一點點被人抽絲剝開,整個過程像扒皮一樣,又疼又慌。

    任何事不會空穴來風,就算齊良莠說得誇張,也肯定聽到了苗頭,我盯着她嫣紅的薄脣,鼓起勇氣說,“那和我不清不楚的男人,是誰?”

    齊良莠冷笑,“是誰你清楚。”

    我背在身後的手緊握成拳,事已至此穆錫海已經懷疑了,我躲也不躲不過,畏首畏腳反而引發他更大猜測,還不如我自己裝成問心無愧去直面這些風雨,我仗着膽子問,“我不清楚,二太太指點一二吧。”

    “大太太也不清楚嗎?你和津霖母子情分那麼深濃,他有話也不對你講嗎?”

    齊良莠轉身看向坐在輪椅上的大太太,後者臉色如常,只平靜撫摸着纏在手腕上的佛珠,似乎什麼事都激不起她心底的漣漪。

    穆津霖忽然在這時打了個哈欠,將嚴肅凝固的氣氛打破,他彎腰詢問大太太是不是困了,大太太小聲說有點

    ,他立刻推着輪椅轉了個方向,平穩推上二樓後,他吩咐大太太身邊的傭人伺候她早點入睡,又極其慵懶走下來,站在剛纔的位置,壓下打火機玩兒火。

    通紅的火苗將他那張陰晴不定的臉變得更加陰森可怕,“齊良莠。”

    他忽然喊了二太太名字,嚇得齊良莠脊背一挺,他和周逸辭雖然對二太太很不喜歡,可從沒有這樣直呼其名,畢竟是繼母,長幼尊卑不能違背,所以確實嚇到了她。

    齊良莠謹慎看向穆津霖,他溼潤的舌尖舔過門牙,流露出一絲令人膽寒的煞氣,“爲自己留個路,這是我最後一次警告你。”

    齊良莠放在沙發上的手狠狠一揪,扯住了一把流蘇,穆津霖充滿寒意的眼神盯着她看了片刻,她先扛不住那份陰森,慌亂中轉移了視線。

    周逸辭哼笑了兩聲,聽不出是什麼意思,他朝沙發那邊走過去,俯身在茶几上倒茶,他沒有意識自己的胸口泄露了什麼,以致於穆錫海擡頭就看到了他胸口的抓痕和吻痕,他不動聲色沉了沉臉,“你這幾天在家裡住,身上的痕跡怎麼來的。”

    周逸辭倒水的動作一滯,他在穆錫海看不到的角度眯了眯眼,沒有說話。

    穆津霖靠住牆壁笑得頗有深意,“逸辭雖然與妻子不和睦,但私下的生活還算多姿多彩,我本來壓力很大,怕自己再過幾年遇不到喜歡的,就生不出孩子爲穆家傳宗接代,不過幸好還有逸辭扛起重擔,看來父親抱孫子的願望,指日可待了。”

    我嚇得捏住衣襬,下意識看向齊良莠,她正轉着眼珠在那裡不知想什麼,完全沒有往這方面關注,其實換個稍微聰明點的,肯定會將那晚房門口的男人身影聯想起來,穆津霖和周逸辭的背影差距還是很大,基本能猜到是誰,如果她把這事說出來,結合周逸辭胸口的抓痕,以穆錫海的多疑,又免不了一場巨大風波。

    穆錫海從沙發上站起來,他蹙着眉一臉嚴肅,“你的私生活,自己檢點注意些。我聽你公司傳出的流言,見過你和年輕女人在電梯里拉扯。我不過多幹預你,但有一點必須遵守,和白瑋傾離婚後,你務必娶一個家世清白顯赫的女人做妻子,不乾不淨的能斷就斷,絕不要帶到檯面上來。如果你不聽,我只能從那個女人身上下手,到時你不要怪我做父親的太不仁義。”

    穆錫海話音落下,他目光忽然從我的方向一掠而過,他不像是故意看我,可能只因爲我和周逸辭距離太近,他順勢掃了我一眼而已。

    但我做賊心虛,還是被嚇出一身冷汗。

    周逸辭公司是他獨立開設,和穆錫海沒有半點交集,完全是脫離的兩個圈子,生日宴會他公司下屬也沒人過來道賀,見過我的都還不知道內幕。可紙終究包不住火,濱城商人就那麼多,兜兜轉轉總會有不謀而合的時候。

    我越來越覺得在這宅子裡的生活履步維艱,我和周逸辭這段不見天日違背倫理的勾連,總有一天將會大白天下,我根本不敢想象會怎樣驚天動地。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
    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