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五十六章 你野蠻的樣子也很好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首席情人深夜來 - 正文_第五十六章 你野蠻的樣子也很好看字體大小: A+
     

    我鬆開手指,打火機熄滅後我丟給站在我身後的吳助理,“你和她聊了多長時間,我就站在旁邊看了多長時間。”

    他哦了聲,“那的確很久。”

    吳助理四下看了看,在看到風月山長進出的客人時,他有些爲難打斷我們,“周總,三太太,上車說吧,這裡人多口雜,傳出去什麼不好。”

    我們誰也沒動,我盯着他纏住煙霧的側臉,“良辰美景,禮物佳人,被崇拜追求的滋味,快樂嗎。”

    他思付了一下說還可以。

    “和那晚在浴室裡相比,哪個更快樂。”

    周逸辭夾着菸捲發出一聲笑,“好大酸味。”

    我臉色陰沉沒說話,他又狠狠吸了兩口,然後朝幾米外的垃圾桶拋過去,菸蒂在半空劃過一道非常優美的弧線,最終無比精準墜落在裡面。

    他越過我頭頂掃了一眼身後敞開的大門,忽然伸手在我臉上捏了捏,“什麼醋都吃。”

    我沒跟他講白瑋傾的事,現在是白家拿着唯一的籌碼死命上趕着他,他掌握主動權,是離是合在他一念之間,他根本不在乎白瑋傾路過這裡看到什麼,我又何必多嘴。

    我將皮包扔進吳助理懷裡,直接走到車旁拉開門坐進去,周逸辭站在臺階上悶笑了兩聲,也隨着我一起進入。

    吳助理正在倒車時,忽然風月山莊大門內涌出一羣五顏六色的身影,那些女人追逐大笑着,罵天罵地罵男人,很快吸引了整條街道路過行人的目光。

    爲首穿紅皮裙的何曼鬧得最歡,她抱着門口手足無措的保安撒酒瘋,要跟他合唱情歌。

    我和周逸辭同時看到了這荒誕的一幕,她平時陪客人喝酒會玩兒花活,等到自己喝不了快醉的時候,把酒壓在舌根底下,趁別人不注意吐出去,所以她沒失態過。不過她私下喝酒很沒度,醉了不是一次兩次,我以爲今天人多能勸着她點,沒想到集體都醉了。

    周逸辭注視着馬路上那羣手舞足蹈放肆大笑的女孩,“以後不要和她們過多來往,對你並沒有益處。你要明白你已經不是過去底層賣笑的程歡,你只能做符合你身份的事,她們這種貪財虛榮的女人,很有可能在關鍵時刻爲了錢而出賣你,毀掉你擁有的一切。”

    我盯着自己交纏緊握的手沉默不語,周逸辭說完後緩慢將車窗升起,隔絕了外面一切嬉笑吵鬧。

    我們離開山莊行駛上通往莊園最近的高速路,周逸辭將西裝脫掉,可仍舊沒有解下那條圍巾,我餘光越看越覺得礙眼,我索性上手從他脖子上扯下來,十分霸道丟出窗外,圍巾在低空飄蕩搖晃了一秒不到,便跌落在地面,很快被後面跟上來的車輪軋過,徹底淪陷粉碎在夜色之中。

    說實話,做完這件事我是出了口氣,可我也心虛,害怕周逸辭和我發怒,他不用打罵,只沉下臉

    我就會手足無措,我本能還是畏懼他的,不管我多囂張,前提都必須在他包容範圍內,逾越半點我也不敢折騰。

    我捏緊拳頭等待周逸辭的第一句話,我以爲他會質問爲什麼,或者直接捏起我下巴讓我認清自己身份,該不該插手他的私事,然而這些都沒有,他在我忐忑中只說了一句,“你野蠻的樣子也很好看。”

    我被噎得說不出話,他清澈幽深的瞳孔內折射出我驚愕的臉孔,他心情大好吻住我的脣,在上面重重咬了一下,我嗅到他身上一股香香的氣息,如果不是杜小姐曾對他投懷送抱,就是那條圍巾噴了香水,我蹙眉將他一把推開,“周先生不是厭惡香味嗎。”

    他低頭在自己胸口嗅了嗅,“回去洗掉。”他頓了頓又說,“你不喜歡的,我儘量不去觸碰。”

    我整個身體都僵住,我覺得他今天晚上一定吃多了,纔會撐得反常。

    我們都陷入沉默,誰也不說話,除了此起彼伏的呼吸聲,只剩下廣播裡一首音色很淡的歌曲在不斷飄蕩循環。

    周逸辭喝了很多酒,他胸口果露出的白皙皮膚佈滿了紅痕,他酒量不錯,但喝多了上臉,也因爲他膚色太淺藏不住紅暈,一看就知道他喝沒喝。

    夜色太濃,車進入小區後繞着湖泊開得緩慢,狹窄的石子路上有些顛簸,我坐在後面左右搖晃,胃口裡翻江倒海。

    周逸辭不只性格穩,身體平衡力也極好,他幾乎紋絲不動,我餘光瞥到他脣角噙着一抹笑,這抹笑意一路都沒有消下去。

    我盯着坐在前面開車的吳助理後腦勺陰森森說,“周先生婚還沒有離,已經有人迫不及待要當你的溫香軟玉,多少男人沒錢娶妻,多少家庭被一個媳婦逼得怨聲載道,周先生站在這裡不動,就有女人主動送上來,真是天之驕子。”

    他聽着我陰陽怪氣的話笑而不語,掌心抵住我下巴,輕輕撫摸着,彷彿我越是吃醋謾罵,他越是高興。

    周逸辭心裡比誰都清楚,那些女人在家族的安排驅使下靠近他是爲了什麼,他的優秀和魅力在他的資本面前遠沒有那麼貴重。

    穆津霖和周逸辭這對同父異母的兄弟明眼人都看得出,穆錫海更加疼愛後者,萬貫家財的繼承權大頭也掌握在幼子手中,在局勢跌宕起伏的濱城,錢和權是至高無上的籌碼,嫁給周逸辭意味着整個家族都得到了一份保護,即便他和白瑋傾不離婚,夫妻感情通過這樣的醜聞也都破碎得徹徹底底,再沒有死灰復燃的可能。

    一紙婚書牽絆不了感情,婚姻成爲虛幻的軀殼,做周逸辭背後的女人得不到名分得到他的心沒有任何虧吃。有些豪門是根深蒂固的,有些豪門是搖搖欲墜的,經不起半點風雨,必須得到更大的扶持,濱城除了穆家可以抵擋一切顛簸,任何家族都不敢保證自己的勢力能夠與世長存。

    從湖泊到莊園外這一段短暫的路程,我和周逸辭誰也沒理誰,吳助理將車停下等我們下去,便原路返回回他自己家休息。

    我們進家門時客廳內漆黑一片,安靜得沒有半點聲響,連保姆傭人都睡了,我大氣也不敢喘,生怕驚動了已經熟睡的穆錫海和齊良莠,我扶住牆壁摸索着往裡走,蹲在玄關換鞋,周逸辭在我身後反手關上門,他正要開燈,在他手還沒觸到開關時,啪嗒一聲,客廳內亮如白晝。

    突如其來的強光使我本能閉了下眼睛,等到適應再睜開時,我看到坐在沙發上的穆錫海,他臉色不太好看,像在隱忍着怒意,他左手邊坐着幸災樂禍等戲瞧的齊良莠,右手輪椅上坐着大太太,而穿着黑色睡袍的穆津霖正端着一杯溫水站在陽臺處,笑着凝望這邊。

    這樣煞氣逼人的豪華陣仗我從進門就沒經歷過,一時間嚇得失語,臉色發白。周逸辭比我鎮靜得多,他面無表情脫下西裝遞給保姆,懶洋洋打了個哈欠,“父親還沒睡嗎。”

    穆錫海語氣很冷漠,“你們都不回來,也沒有電話通知,我怎麼睡得安穩。”

    沒有電話…我手忙腳亂從包裡摸出手機,按了下開關,屏幕沒有亮,我趕緊解釋說,“沒電了,我不是故意關的,一直忘了看。”

    “呵,忘了看,三太太不知道穆家的家規嗎?”

    我將目光從沉默的穆錫海臉上移到恨不得壓死我的齊良莠臉上,她臉上沒有倦意,明豔動人,她睡覺也從不卸妝,她一天沒有任何時刻是素顏的,她爲了拴住穆錫海,爲了維持過人的美貌,在這張臉上花費了極大功夫,可這樣寂靜的深夜,這樣慘白的燈光,她一臉濃妝看上去有些格格不入。

    “我沒有夜不歸宿,不論多晚我也趕回來了。”

    齊良莠冷笑從沙發上站起身,她朝我一步步走來,“你作爲老爺的三太太,年輕氣盛,回來這麼晚誰又知道你外頭做了什麼,你不是代表你自己,你代表家族的顏面,你一舉一動都被人關注,做錯事丟的是老爺的臉。穆家有規定,穆宅生活的女人超過晚上八點誰也不許出門。”

    “我不是晚上出去的,我是中午,穆宅有規定幾點不許進門嗎?”

    齊良莠被我的反問噎得一愣,穆家確實疏忽了沒有添加這個規定,她找不到話來堵我,就轉身煽動穆錫海,以我不守婦道來落井下石。

    穆錫海聽着她的鼓動臉色鐵青,他這個人耳根不軟,但沈碧成的事讓他對這些太太的私生活非常敏感,稍微一點偏頗他都會懷疑,齊良莠的話無疑是掐着他軟肋,非要置我於死地。

    我偏頭看了眼周逸辭,“逸辭可以爲我作證,我始終在風月山莊和朋友用餐,津霖明天過去也可以詢問員工,調出錄像,看我是否撒謊,是否和其他男人接觸過,有沒有像二太太說的這樣不知廉恥。”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
    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